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零九章墨云乱(五)

第八部第四百零九章墨云乱(五)

        “属下在。”几个影子一般的人突然闪现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全天候密切注意木帅府邸一切动静,还有……木帅府中心腹的行动,一丝一毫,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一旦有了消息,立即汇报给我知道。”

        “是!”

        ……

        “究竟可不可以,借这个机会,将木天澜也一道干掉?”雨迟迟背负双手,站在窗前。

        想了好久,却还是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陛下也是决不会允许军方一人独大的,当初扶植我起来对抗木帅,就是这个道理……这一次虽然让木天澜伤筋动骨,甚至是伤及根本,但说要想将他真正连根拔起……却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陛下也不会允许他倒台,至少不能马上倒台。”

        “而且,相信只要陛下这段时间里的悲痛情绪过去,肯定还要照顾木天澜的个人情绪,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允许木天澜对我展开报复……”

        “以此来制造新的平衡……”

        雨迟迟心中翻滚着不同的念头:“不过这一次,我已经是与木天澜彻底撕破了脸皮……既然彼此立场明显,不如……就趁着眼下这个大好时机,再进一步。纵然干不掉木天澜,也要让他更难受一些,纵然要建立起新的平衡,也要我强他弱……单只是一个梦无涯,一支斩梦军……还不够!”

        打定主意的雨迟迟再次下令,接连三道命令下去,他整个人疲乏的坐在了椅子上,大伤初愈,身体其实还是虚弱得很。

        要想完全恢复,恐怕一两年之内,是做不到的,元天限给予的秘药纵然功效神奇,却仍未到相当于九重丹的程度。

        然而雨迟迟新下的哪三道命令,却是如同三口最锋利的刀,刀刀都会捅进了木天澜的心窝身处。

        “让天牢中的人抓紧一些,严刑拷打,不求他们给出口供,但要最大限度的折磨身体!唯一禁忌就是不能伤及姓命,却仍要尽量做到,若是有一天放他们出来……后半世就只能躺在床上过活!”

        “至于对女眷用刑!不许顾忌,死活不论!”

        “若有死者枭首示众!”

        三道命令,一道比一道毒辣,全然的不留余地。

        将一个明知道他是忠心耿耿地将士,折磨成残废!

        手段毒、心更毒!

        对女眷用刑本是天下大忌,更何况是将士的家眷?

        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算彼此立场对立,这手段也是太过了!

        死者枭首示众,等于昭告天下。

        将叛逆的罪名彻底钉死,再也没有转圜余地!

        雨迟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大机会会引起众怒。尤其是来自于军方那边的反弹。但,雨迟迟根本就不担心,因为,他等的就是对方的反弹!

        反弹越大,罪名也就越重!

        当反弹达到一定地步,木天澜就会在这次事件中,彻底一蹶不振!

        以后军方纵然还要出现双雄对垒的局面,但那时候的木天澜,无论如何也不再是自己的对手!

        起码,在势力和影响力上,一落千丈!

        但若是没有反弹,你木天澜连自己的属下、乃至属下家眷都护不住,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属下被陷害,家人遭**,你木天澜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军方第一大帅的位子上?

        无论结果如何,是否会出现反弹,木天澜的衰落已然可以预期!

        ……

        在雨迟迟的推动下,在墨云天帝元天限的默许之下,墨云天帝登基上位以来,墨云天庭第一大冤狱,就这么展开。

        冤狱所面对的对象,无一不是曾经为墨云天出生入死忠心耿耿的将士。这些将士,常年浴血厮杀,出征在外,每一个都是战功赫赫。

        或许在他们驰骋疆场浴血杀敌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自己最终的下场,竟然是在自己舍生忘死保护的天庭中。

        死在自己无数牺牲才保证了安全的那些贵族手上。

        这一场冤狱遗祸之深远,让人瞠目结舌,后世称为:改变了整个九重天阙的冤狱!

        连元天限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场冤狱会导致什么……

        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墨云天皇城上下风雪依旧。

        有雪亦有血!

        而喊冤的声音,趋势越来越见强烈、普及;而军方雨迟迟的手段,越发强硬,越发的肆无忌惮。

        有太多的士兵,就这么骑着马从路上飞马加鞭而过。

        而在马后,用长长的绳子拖着一个血肉淋漓的身体,任由那身体发出的惨叫求饶声响彻天地,骑者却始终那么大笑着,全无停留、飞驰而去。

        留下一地血痕。

        血痕伴雪痕!

        元帅府大门口前。

        形容更见几分憔悴的木天澜背着手,脸色冷冰冰的,静静地望着自己的部下一个又一个的被带走,部下的家眷惨叫着被抓,就从他眼前的大街上拖拉而过。

        一批又一批。

        木天澜身形始终稳立不动,似是无动于衷,唯有眸子中冰寒之意,越来越盛,越来越见森然。

        很多很多人,都是根本就没有必要从这条路经过的,但在雨迟迟的刻意命令之下,即便是要刻意绕上一圈也一定要从木天澜门前经过。

        挑衅!

        全无掩饰的挑衅!

        是的,我就是要看看,你木天澜到底能忍到何时?

        忍吧,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是无须再忍,还一忍到底!

        无须再忍!那你就等着陛下的雷霆震怒吧!

        一忍到底?那你一定可以等到人心涣散!

        正因为明白这个道理的木天澜进退两难,负在身后的双手骨节此际早已经发白,脸上虽然看似平静无波,但整个身子实则却已然绷紧得就像拉满了弦的弓!

        到底是一触即发,还是……

        终于,木天澜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到府邸之中,再不见其身影。

        身后,兀自遥遥地传来残虐的喝骂:“草泥马!给老子快些!断了一条腿就不会走了?给老子爬!爬!再爬不动老子一刀砍死你,省的耽误老子功夫!”

        一声喝骂,就会伴随着“啪”的一声皮鞭响,再接着就是尖锐凄惨的惨叫,周而复始,连绵不绝!

        木天澜却有如充耳不闻一般的走了进去。

        在院子里,早有上百位军方将领聚集在这里,看着木天澜走了进来,“呼啦”一声围了上来。

        “木帅!怎么办?”

        “木帅,您下令吧,我们与他们拼了!”

        “木帅,不能再拖了啊,再拖下去,那些人就真的完了……”

        “木帅……求您了……”

        ……

        木天澜鹰隼般的目光从属下们的脸上一一转过,眼底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痛苦,却是一闪而逝,沉声道:“大伙都回去都回去,都在我这里算怎么一回事?你们在这里聚集是想要干什么?难道打算要谋反不成吗!统统给我滚!立刻、马上、现在就全部滚蛋!”

        “木帅!”近百人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齐刷刷地整齐跪下,凄厉的大叫起来。

        “此乃是陛下决断,我亦得照此而行,天庭法纪,如何能破?”木天澜寒着脸:“斩梦军无罪,彼时自然会还他们一个清白;若是有罪,任谁也救不了他们!你们都回去吧,等候接下来的消息就是。”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木天澜,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惊奇以及陌生之色。

        这……这是木帅说的话吗?

        他怎么会这么说?!

        他怎么能这么说?!

        这些人现在只要是进了天牢,就算是以后还能侥幸出来,那基本也就废了,尤其还有那些个女眷。进过牢房的她们,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清白?

        在雨迟迟一手主持之下,这些他的老对手们,如何还能够有半点侥幸可言?

        “啊~~~~”外面突如其来地传来一声高亢的惨叫胜,拖着长音,声音嘶哑,却透露出难言的痛楚。

        “那是…那是老虎的声音!”好几个将军都听了出来,这是斩梦军副将李老虎的声音,他的声音很独特,却是因为有一次战场被俘,乃是被敌人酷刑逼供不果,最终被割了一半舌头,到后来虽然被救出,但以后说话却永远都说不清楚了……

        这样的铁汉子居然会失声呼痛,那他之前得遭遇什么样的痛苦?!

        “我要去看看!”不少人霍然起身。

        就算斩梦军真的有什么变故,也不该如此对待一个为了墨云天付出良多的铁血汉子!

        “全部都给我停下来!谁也不准去!这是命令!”木天澜一声厉喝,目中神光电射。

        “所有人都给我滚回家去!没我的命令,谁敢出门一步,就是违抗军令!就是谋反!就是叛逆!”木天澜铁青着脸,连声喝骂:“滚!滚滚!全部都给我滚回去!”

        所有人闻言都是如同三九天凉水浇头。

        军队军队,官面的说法是上级天大,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真正讲究的却是官兵齐心。

        军队长官,从来就没有不护短的:你连自己的兵都护不住,还谈什么打仗?木帅之前,从来都是最最护短的那一个。

        为了将士们不知道艹了多少心,做了多少事,所以大家人人心悦诚服,木天澜令之所至,莫有不从。

        但现在的木天澜,此刻的木天澜,却让大家感到了由衷的陌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