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一十章墨云乱之天兵阁

第八部第四百一十章墨云乱之天兵阁

        “木帅……难道这些兄弟的死活,我们就全不管了吗?”

        “难道这些兄弟的家眷,我们也都不管了么?”

        “就这么独善其身袖手旁观,看着他们被陷害,任由他们被**?”

        “木帅,难道您就真的忍心吗?”

        大家没有即刻离去,都愣愣地看着木帅,眼中满是不理解,还有一些恨意。.

        难道木帅真的被雨迟迟的这一连串手段给吓住了?这一次就此甘拜下风了??这一次真的要屈服了吗?

        “我说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木天澜脸色铁青:“来人!给我用大棍子,将这些人都给我赶出去!谁敢擅自出门违抗军令,以谋逆论处,全家抄斩,祸连九族!”

        “木帅!”所有人不敢置信的同时大呼。但却被元帅府的亲卫们连推带搡赶出门去。

        “砰”地一声,大门紧紧关闭,彻底隔绝了两边的空间。

        一众将军将领们站在门前,一个个浑身冰凉,相对而望,人人都是满脸满心的憋屈还有绝望。

        此事若是木帅当真袖手旁观,再不理会,斩梦军这些人,基本上就是宣布了死路一条的结局。

        “哎!”

        一声声深长的叹息。

        ……

        木天澜将所有部下都赶出大门,又在院子里站了一会,这才缓缓地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怎么样了?”木天澜在自己的书房中,静静地问道。

        似乎在自言自语。

        但,看似空无一人的房中,却有人立即回话了。

        “雨迟迟已经下令,让所有逮捕进去的斩梦军军官招供画押,而且,每个人都要折磨成废人,家眷死活不论,只要**,死者枭首示众。”

        “只要有人口风一吐,但凡是牵扯到其他军队的军官,也要立即缉拿归案,无论牵扯到任何人!”

        “这些军官的后代子孙,基本上是婚嫁不禁,各家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诛灭九族的命令之下,连带这些亲家,也都被缉拿到案,牵连之广,骇人听闻。”

        “目前为止,已经被抓入天牢的斩梦军中级军官,人数已经超过了七千之数,连同这些人的家眷,已经差不多超过了十万人,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监狱牢房眼下已经渐渐人满为患,在雨迟迟一派认为嫌疑过重、背景较高的一部分人都被关押到了私牢之中……”

        “然而搜捕还在持续进行,而且有渐次扩大的趋势,目前这还是只限于皇都地界。而周边各地的人犯,也都面临同一情况,总体来说,这一次,最少是有百万人因此遭殃,甚至这个数字,还是最最保守的估计。”

        “此外,斩梦军被解散的五十万人,整个的被打散,名为解甲归田,但每一个回家的,虽然并未拘押,其过程中也遭遇了百般折辱,惨不堪言,似乎只要是一个人,哪怕他本身如何的十恶不赦、罪大恶极,但只要是在斩梦军面前,都是高人一等,可以随意**他们,以任何形式方法侮辱蹂躏!”

        “这种肆无忌惮的迫害方式,越来越见强烈;目前已经发展到皇城周边的四十一个城市!”

        “而且还在持续蔓延,不断扩张。”

        “若是当真不管不顾,等此事落下帷幕,恐怕……最少也是三千万人,因此而遭遇不幸……”

        虚空中的声音淡淡的诉说着,诉说着如斯惨绝人寰的事情,偏偏声音中却不带半点情绪。

        木天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天兵阁方面如今怎么样了?大抵在什么地方活动?活动得可频繁吗?”

        “从昨天我们的人手开始向他们挑衅,不过,天兵阁的那个主持人谢丹琼现在越来越狡猾,不肯深入,而且他手下的高手也变得多了……他本人的实力也更加强横,很难引领过来。”暗影处,那声音说道。

        “你立即动身过去,当面告诉他,军方决定与他合作一次,让他带人赶到皇都五百里外,活动一下,然后,我们送他一份大礼。”木天澜沉缓的说着,眼中有一丝痛楚。

        “这个,恐怕谢丹琼不会相信,他之个姓,不仅谨慎,而且素来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暗影那人迟疑了一下。

        “这个不怕,你要做的只是确定了大致方位,然后,神魂传音给我,我会用神魂分身之法过去,亲自与谢丹琼交涉。”木天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此事务须保密。”

        “是。”

        ……

        一片密林中。

        谢丹琼一身黑衣,俊秀的脸上满是疑惑之色的,悄然站在树梢上,屹立不动。

        林中小路上,行走着一大队押解队伍,队伍中哭声震天,不绝于耳。这一路行来,越是靠近皇都地界,这种事情就越多,谢丹琼不得不诧异,这种情形当真诡异。

        因为那些个被押解的犯人之中,内中可是有不少英挺男子,雄壮健硕;以谢丹琼的眼力当然可以轻易分辨得出来,这些人个顶个都是高手,即便还不到独当一面的程度,却已经是相当不俗了……

        但为什么这么多的高手一起犯了事儿?而且其中有不少人甚至已经肢体残废!

        这样的人无论在任何天地都可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何至如此?!

        “此事只怕大有蹊跷,吩咐下去,重点调查一下!”谢丹琼下令。

        这件事,实在是没什么好重点调查的,相信只要随便抓住一个人问问,也就知道个中原委了。

        不外就是军方实力之间的角逐,眼前这些人就是失败的那一方之属!

        “斩梦军?竟是斩梦军?”

        “因为剿灭楚阳失利?残存人员悉数被楚阳收服?背叛了墨云天?”

        “留守在墨云天的斩梦军大部队因此而一道获罪?一人获罪,九族牵连?”

        ……

        知道了事情所以然的谢丹琼俊秀的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

        这件事,倒是有些趣味了……那么要怎么办呢?

        还有,这段时间里,墨云天方面的某些人刻意yin*着自己往京都的方向而来,却又分明没有恶意,只是态度委实暧昧得很……

        这又是怎么可情况?

        这个刻意的“yin*”与这件事又有没有关系呢?

        谢丹琼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自己几次险死还生,而且迭逢奇遇,修为大进,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但距离圣人层次,却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难以一举而至。

        甚至就算能够晋升成为圣人初级又如何,也绝对不是墨云天军方几大巨头的对手,何况还不是呢!

        若是他们真的想要动了真格的全面剿灭自己,恐怕现在看似兴盛一时的天兵阁,覆灭不过一曰半夜的光景,最后顶多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靠着老大的九重丹勉力逃生而已……

        但现在为什么会这样诡异的状况?

        谢丹琼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值得冒险尝试一下。现在,突然间又得到了这么振奋的消息,让谢丹琼又多了几分把握。

        原来,此事之始末与老大楚阳有直接关联。但,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我和楚阳的关系吧!但,我这天兵阁现在乃是墨云天最大的盗匪集团……既然如此,他们找我……

        谢丹琼卓立树梢,深深沉思,盘算下一步的方向。

        “魁首,那个人求见。请您定夺。”有人传音过来。

        那个人,乃是谢丹琼的属下们对于一位神秘高手的特定称呼,不知道此人到底来自何方,不知道此人具体什么身份,但就是这个人,一路yin*逼迫,用一种近乎通天的手段,逐渐将谢丹琼的天兵阁,引领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

        对这个人,谢丹琼全不了解。

        但,却还知道一件事:这个人的修为,远远高于现在的自己。若是他真的有什么不利的想法,自己这些人现在早已经死伤惨重,若是被这个人刻意追踪,自己连逃生的机会只怕都是微乎其微的。

        “好,我这就过去看看。”谢丹琼感受了一下身上几乎无处不在的琼花,深深吸了一口气。

        ……

        天牢中。

        皮鞭触及**的特有“啪啪”声音此起彼伏,到处都是这种‘呲啦呲啦’的声音,而在这种声音之后,往往就是一阵阵肌肉焦糊的味道传出来,同时,还有那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

        整个天牢,都充盈着这种味道,充满了这样的声音。

        昏暗的环境,狞笑的官吏,凄惨的叫声……让天牢中其他的犯人都是噤若寒蝉;连一些杀人无算、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歹徒,也尽都是浑身发抖,体似筛糠。

        就算是那些十恶不赦的囚犯,也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残忍对待吧?!

        这些人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了?竟会遭遇如此的“招待”?

        随着进驻的犯人越来越多,几乎在短短的一天里,就已经爆满天牢。

        雨迟迟一声令下,天牢中原本关押的犯人,若是罪恶深重的,直接集体处决;而那些罪行相对轻微的且服刑三年以上的,每人打一百鞭子,一并放出大牢,到处牢房空间。

        这个决定,让无数犯人如蒙大赦,心生窃喜。

        但哪里知道那一百鞭子可是不好挨,基本上这一百鞭子下来,一百个人也就死了九十九,侥幸能够幸存下来的那个也是五劳七伤,体无完肤。

        一时间天牢中血流成河,乱葬岗上尸骨如山……

        就在这天夜里…………

        …………

        这几天网站领导到我这里来了,只好暂缓爆发,但等我送走客人之后,会立即努力的。当然,保底更新无论如何一定会有……大家放心。

        更新会有,爆发也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