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一十一章惊梦!

第八部第四百一十一章惊梦!

        是夜,墨云天皇宫中戒备森严的一处宫殿之中。

        墨云天帝元天限此刻已经准备就寝了,在他身前,却是一位绝色丽人,此人正是元天限的发妻,也就是现在墨云天庭的正宫天后!

        只见那丽人皱着眉头,轻启朱唇,燕语莺声,温声说道:“陛下,虽然臣妾不应该过问国事,但,这件事这么处置,只怕是当真有些过了……木帅数十万年以来忠心耿耿、劳苦功高,何必要弄到如此地步?他可是您的老臣子了,何苦伤了忠臣之心!”

        元天限瘦削的脸上,目光莫名闪动了一下,轻声道:“无妨……”

        天后有些急了:“此事还请陛下千万三思。”

        “木天澜对本帝忠心耿耿,这一点我自然知道,从不曾怀疑,只是……木天澜已经在这个位子上坐了整整六十三万年了!”元天限轻声的说道,似在解释,解释给丽人听,又似在说给自己听。

        随即说道:“梓潼放心,我断断不会让木天澜彻底倒台,但他的势力,权力,当真已经到了需要削减一下的地步。”

        天后叹了口气:“陛下,这些年以来,即以臣妾所知的,木帅手中的权力,已经削减了数百次……但那些时候,却始终不曾有过如此的怨气滔天,此次委实往次大不相同,陛下千万斟酌……”

        “自然是不同的,所以往次的效果也就不如何明显,之前数百次削减的总和未必能及得上这次的一次过。”元天限淡淡的说道,语气平淡至极,但话中含义却是耐人寻味。

        然而话说到这里,关于这个话题,却已经无话可说。

        但元天限还是说道:“本帝相信木天澜会明白的。”

        这句似解说、似宽慰的话语,仍旧是想给那丽人,有或者是给元天限本人说的!

        天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或许在以前,木天澜肯定是会明白。但这一次,你动的,却是木天澜最为钟爱最重视的一支部队,同时还是木天澜真正的左膀右臂,这一次,已经彻底的动摇折损了木天澜的本源根基!

        他,真的会明白么?

        而元天限显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道:“纵观史书,所有最终能够坐上至高位置的那个人,往往他的初衷,未必就是为了坐上这张椅子,能够一登天门者,若非人杰,就为时势。”

        “除了少数的绝代人杰之外,其余绝大部分,都是被自己最忠心的手下……”元天限轻声的说道:“……推上去的。”

        “所以在有些时候,有需要也有必要削减这种推力?”天后幽幽的说道:“即使明知道这个人忠心耿耿,并无异心,仍要如此!”

        “这本就是身为帝王的悲哀,不断循环往复的宿命。”元天限闭了闭眼睛,眼神恢复无情:“没办法的事情。”

        天后不再说话。

        “夜深了,睡吧。”

        灯至此而灭。

        整座皇城也随即陷入了一片极度的寂静之中。

        “天,塌不了的。”

        ……

        天塌不了,这个却是真的。

        但,木天澜最终会是什么反应?又会有什么实际动作?到底会不会明白?会不会接受呢?!

        ……

        雨迟迟严命属下抓紧时间审讯,摧残人犯,所以晚上也几乎是连轴转的干活;而且,雨迟迟的属下智囊王半月,在分配审讯的时候,专门挑选了一些与斩梦军素有矛盾的,尤其是下级的军官,甚至就之是军士,让这些人去审理斩梦军的上层军官。

        原本天牢里面的刑部官员和吏员,只是协助,完全没有任何的决定权。

        这种以弱凌强,对方还完全反抗不得的舒爽滋味,让这些人过瘾不已,原本,这些斩梦军的军官,乃是他们连仰望都不可及的存在,但现在,此刻,却就在自己手下,任由**,任由虐待,凄惨的样子,再想想当初威风八面的样子,两厢比较之下,那份残虐的心理也就更加的变态满足。

        什么该用不该用的手段也尽都用出来了。

        而斩梦军的一干军官们却是一个个憋绝到死,屈辱到死!

        天牢中叱喝声音响成一团,凶暴至极;各式各样的惨叫声音此起彼伏,恍如人间地狱。

        夜已深。

        但天牢之中的拷打刑讯逼供,却仍旧在继续。

        惨叫声始终不曾停止,不绝于耳。

        时已三更。

        天牢中仍旧灯火通明,油灯闪烁,但在天牢特有的昏暗氛围下,仍旧是那么的阴森可怖、鬼影重重一般。

        天牢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加上驻军守护,刑部本军,当真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天牢外,军营如云,刀枪闪烁,巡逻队伍,每一刻都有两只巡逻队伍对接走过,明哨暗哨,更加的不计其数。

        甚至于,雨迟迟为了防备万一,在这里投入了重兵防守,天牢内就足足放了两万人,而在外面,更有二十万大军,分布在四面,将整个天牢,从外面也围成了一个铁桶!

        这样的严密防备,可以明摆着说:就算是一只老鼠,也休想自由进出!

        非得想进入,也行!只要你拿你的命做交换,这个叫——代价!

        ……

        就在这那一片兀自持续的飘雪夜幕之中。

        元帅府,木天澜出神地看着窗外大雪,喃喃道:“惊梦?”

        在他身后,一团暗影中氤氲了一下,有人阴森的出声:“一切都布置妥当了。”

        木天澜道:“雨帅那边怎样?”

        暗影中人道:“雨迟迟今夜,先是在听雨轩与军师王半月商谈,制定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策略,然后就是紧锣密鼓的传令,天牢外大军换防,这一波的统领将军,雨迟迟指定的是……然后,雨迟迟去了书房,王半月跟了进去,两人在里面饮酒。”

        “他们喝的酒乃是松云酒;桌上六个小菜,分别是……然后王半月告辞,雨迟迟又在书房坐了一会,回去睡觉,先去了九姨太的房间,却又在一刻钟之后出来,在雪中伫立,随即就在花园中小解了一次,然后去了三姨太的房间,中间,经过了两道回廊,雨迟迟进去之后,再没有出来。”

        “根据雨帅府邸的情况,在半月前,三姨太的房间里还没有任何异常,不会有暗道暗门等什么东西,所以,雨迟迟到现在为止,在三姨太房内,睡下了。房中有男女欢好的声音,发出男姓喘息声的,确认就是雨迟迟本人。”

        这番话,若是让雨迟迟听到,恐怕是先是会惊讶,然后是羞愧难当,但再接着却只会感到毛骨悚然。他的一举一动,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口气是什么,什么动作,包括吃的什么喝的什么生活细节等等等等各个方面,居然都在木天澜这边有着严格备案!

        甚至连小解、与女人欢好等等些么细节,都被一一记录。送到了生平大敌耳朵里。

        “雨迟迟小解,居然没有去茅厕,也没有让人服侍,就这么在一棵花树下?”木天澜皱皱眉,道:“看来他很急啊。”

        暗影中人笑了笑,道:“是的,他却是心很急。”

        “现在雨迟迟应该睡着了。”木天澜微笑。

        “是的,他很累,尤其是在那事之后,本就是重伤出愈,也不知道略微节制些。”暗影中人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男人笑容。

        “看来雨迟迟今夜会做一个好梦,累了自然需要好好休息。”木天澜淡淡道。

        “是的,关键是木帅肯不肯让他将这个好梦做下去,直至做完。”暗影中人咧嘴一笑。

        “好梦由来最易醒,个中缘由自清明。”木天澜没有回身,低低的说道:“今夜,便是梦醒时分,清浊分明之时。”

        “是。”暗影处的人恭敬的回答。

        木天澜卓立良久良久不动,等窗外,地上的积雪已经有了三寸的时候,轻声道:“去吧。”

        “是!”

        暗影突兀一闪,瞬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木天澜在书房中踱了几步,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脸上的线条牵动了一下,牵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惊梦……你斩我梦,我便惊你梦……五十万将士梦醒时分,而你雨迟迟……梦也该醒了。”

        ……

        夜虽已深沉,天牢里面的拷打刑讯兀自正酣,而天牢的外面,一片尚在持续降下的迷茫大雪之中,竟然有七八道白影开始渐次闪烁。

        闪动的白影数目越来越多,直接朝着正南面的军营潜过去。

        就像狂风卷起的雪花。

        这些白影的行动速度迅速至极,往往只是一闪之间,就已经是百丈距离眨眼而过。

        最外围的,乃是军营守卫,与巡逻队伍。

        一条白影就在雪中如同隐形一般飘了过去,一伸手,带出来十几道残影,在同一时间里,交接的两只巡逻小队同时被捂住了口鼻,随即就是无声无息的软倒在地。

        能够在这里担任守卫的每一人也都不是一般武者,但,在这些人的手下,却是连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被纷纷放倒在地。

        倒下之后,又被细心地搀扶到暗影处,靠着墙倚着起来。

        宛如玩忽职守的熟睡者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