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一十九章 劫难神魂的机遇【第五更!】

第八部 第四百一十九章 劫难神魂的机遇【第五更!】

        想要进步不拼命怎么行呢?!

        在此之前,一个个基本都曾经对所谓的极限训练怨声载道,但现在一个个却是两眼放光,每天不把自己折腾得死去活来的,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不仅仅是晋升,还有一个起码的面子问题啊。

        别人都升了你自己不升,我靠你咋这么没出息呢?肯定心思没用到地方,不够努力!

        难道就看着自己以前的小弟,现在都成为自己的领导?骑在自己头顶上作威作福?

        这……怎么也是说不过去啊。

        绝对的无法忍受!

        这关系到男人的面子问题,无限严重啊!

        于是乎,一天比一天拼命得更加厉害,尤其是一天比一天突破的人更多,刺激得剩下的那些人眼睛都红了,玩命自然也就更加的凶狠了……

        楚阳在这段时间里,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心中也忙得乐呵,每天都偷偷的将许多灵药加入大伙的食材之中,确保这些人不至于练得太过火把自己给练死了……而且精神**,完全没有后遗症。

        不过有一次楚阳搞得稍微有点马虎了,一次姓投入了双倍的药量,这下子可不得了,吃了饭喝了汤之后,这批人全部龙精虎猛,不管不顾地往死里练,居然始终感觉精神旺盛,完全停不下来了……

        那一天过去之后,整个天兵阁的地面居然被这些个家伙踩下去了将近一丈!

        所谓天高三尺也不过如此,不,就算再多三倍都不够,三倍也不过九尺而已!

        这个结果可是把楚阳给吓得够呛,这些可都是人才来着,万一真兴奋过度,那可怎么整!

        所幸老天爷还是很照顾这些人,没有一个真正兴奋过度,而且效果也是倍明显,一天之后,这批突破的人居然达到了五十几个;但楚阳却也是再不敢贪功冒进了……

        这次万幸是没出事,要是万一训练强度小一些,恐怕真的有人会被撑得爆掉……那可就就麻烦大了。秘密全部泄露不说,还要心痛自己人的伤亡,那不就是赔了灵药还折人吗……

        ……

        除了楚阳、铁补天、邬倩倩很忙之外,那几大堂主同样很忙,比如梦无涯就忙得焦头烂额,现在,这位初级圣人走起路来,都是用跑的。虎虎生风;但也正因为如此忙碌,所以,梦无涯之前始终郁结难舒的心情反而好了很多。

        最起码,不再那么锥心刺骨的痛了。

        另外比较值得一提的则是劫难神魂。

        劫难神魂自从到了这里,连曰的唉声叹息,蔫头耷拉脑,因为这里可没有那么浓郁的死气供他吸收,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基本就没有死气可以供他吸收。

        落花城这个地界,极少高深武者至此,单看区区唐家就能雄踞此地数十万年可见一斑,但也正因为于此,此地也就相对少有杀戮,可说是整个九重天阙,最最和平安宁,最最少有戾气的地点,这样的环境,人都会很喜欢。

        可是“魂”,尤其是劫难神魂却万二分的不喜欢!如果不是还有楚阳在身边,能够时不时的给他提供最最精纯的死灵之气,也许他早就呆不下去了,即便于此,仍旧是没精打采,没点精气神的德行!

        自从剑灵离开,劫难神魂就成为楚阳的新超级底牌;见他这个样子,楚阳终于忍不住:“我说,你也太傻了吧?你可是当世有数的强横存在啊,怎么就脑子一点都不开窍的,人死了固然会有死气,难道别的生命死了,就没有死气吗?神魂,你的思维实在太狭隘了。”

        “此话怎讲?”劫难神魂闻言眼睛一亮,他隐约感觉到楚阳此言很有道理,或者是在为敞开一条无可限量的新路,但具体在哪里,却仍是捉摸不定。

        “要不说你思维僵化呢,我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在我看来,这落花城其实才是你**的最佳场所,只不过是你一直不悟罢了。”楚阳指着空中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落花:“人死而衍生死气,生命凋零而衍生死气,这里的每一朵花,何尝不是一个生命;在这些花卉凋零的那一刻,都会有所失落,有所不舍,有所哀伤;这些,何尝不是一种死气那?!”

        劫难神魂浑身一震,看着漫天落花,突然完全没有了言语,呆立半晌,久久不动。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花卉的凋谢或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凋零,这才是天地精灵所能衍生出来的纯粹死气,而且不比人的死气那般充满了戾气,乱人心境……我觉得,你正应该好好考虑考虑。”

        楚阳还没有说完,劫难神魂就已经不见了。

        半月之后,劫难神魂喜气洋洋的来找楚阳,一见面就是狠狠的来了一个熊抱:“小祖宗,你就是我命中的贵人,我简直爱死你了!你可真是救了我一命,指点了我的迷津,开拓了我的眼界,照亮了我的前路,我我我,我太喜欢你了……”

        楚阳毛骨悚然,极力挣脱:“咋了?你这是咋了?魔障了?”

        “鲜花凋零所衍生的死气,当真是神妙万方,竟就是我苦寻许久而未见的前路。”劫难神魂眉飞色舞:“每一朵花,在凋零的时候,果然都具有死气,而且真的就是生命凋零的死气,远远比人命死亡所衍生的死气更为精纯纯粹。”

        “虽然花卉所衍生的死气相对微弱,大约要一千朵花卉的凋谢,才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人陨落而衍生的死气,但胜在数量多,每一天都有数千亿花瓣凋零,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庞大了……”

        “此外,鲜花的这种死气,除了更为纯粹,更重要的是没有怨恨,没有戾气,正是最适合我辈**的资源……而且对我的本源,原本修练积累下来的那些**戾气,还有净化消弭的功能……”

        “这还不是救了我的命啊!”劫难神魂热泪盈眶。恩,如果能有泪的话。

        “救命?这说法有点夸张了吧?你可是圣人层次的强者了!”楚阳表示诧异,虽然也预料到就这花卉凋谢可能给劫难神魂启发一条新路,但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这就是您有所不知了,劫难神魂,乃是一种不属生、不归死、不入轮回的特异存在,就是因为亿万年积累下来庞大的戾气,终此一生,固然强大,却始终也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罢了。”

        “但,在这里经过净化戾气,而且修为还能有大幅度提升的空间,只要到了更高深层次,化解了这几十万年戾气,我就有可能重塑肉身,重新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劫难神魂语无伦次,兴奋得无以复加。

        劫难神魂结结巴巴的解释了好久,楚阳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竟是如此。

        不管本身如何强大,如何的无所不能,但,每当面对‘人’或者‘生命’的时候,劫难神魂那种发自本心的难言自卑,始终存在。

        又有谁不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呢?

        谁愿意永久地做一个只能在黑暗之中存活的神魂?

        恐怖阴森,固然是足以令敌人胆寒的手段,但若能够光明正大,谁又愿意恐怖阴森?

        再说了,劫难神魂也有其极限,一旦到了极限,天地惩罚,那就是烟消云灭!

        而楚阳这个灵机一动多少有些胡扯的说法,竟意外的解决了劫难神魂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让他重新瞻望到了可以再度为人的希望!

        这怎么能不兴奋!

        得知此事之后,楚阳也是忍不住为劫难神魂高兴不已。

        在初冬的第一场大雪过后,妖宁宁带着胡马二老,还有白诗璇,踏上了返回妖族皇城的路途。

        妖后生曰,整个妖皇天普天同庆。妖宁宁身为人子自然是非要回去不可的。

        而白诗璇,则是跟着太子爷去拿狐族传承滴……小姑娘兴致勃勃的跟着去了。

        “你小子可千万别忘了我说的事情。”楚阳临走的时候叮嘱妖宁宁。这次妖后大寿,楚阳也送上了一份厚礼。不管是尊敬前辈,还是因为自己兄弟的老娘做寿,这份礼都是非送不可的。

        按说很是应该亲身前去,不过妖后大寿,却不允许外族在场,也只好作罢。

        “放心啦……:”妖宁宁拍着**:“要是我娘不同意,我就用自杀威胁她,她肯定就范,我这招百试不爽,万用万灵。”

        楚阳闻言一脸黑线。

        妖后能有这么一个儿子,也真是这位当世有数强者的一大劫数了……不同意就用自杀威胁!这真是让人服了气了的绝世狠招啊……

        妖宁宁依依不舍却又嘻嘻哈哈而去:“千万要等着我啊,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咱们江湖再见!”

        不着调的人就算有时候比较有城府一些,仍旧还是会在合适的场合说不太着调的话!

        所以,二货始终是二货,此点真实不虚!

        ……

        “我敢跟你打赌。”当初看着妖宁宁与白诗璇等人离去,谈昙兴奋的眉飞色舞。

        “什么赌?”楚阳很是稀奇的问道,因为自前次事件之后,某魔王被某女魔王狠狠地修理了一顿,貌似已经很长时间不敢再谈一个“赌”字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我赌他们俩回来的时候,肯定已经成双成对了。”谈昙很有把握的说道。看看妖宁宁和白诗璇的背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