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二十章 悲剧的谈昙【第六更!】

第八部 第四百二十章 悲剧的谈昙【第六更!】

        “滚!”楚阳怒道:“这点认知还用你说?玩废话练习吗?现在他们俩就已经有些眉来眼去了!”

        这段时间里,妖宁宁很彻底地对紫邪情死了心,一来,紫邪情心有所属,而且是自己的老大楚阳,妖宁宁怎么敢造次?二来,自从见识了紫邪情的狂暴之后,妖宁宁做梦都在做恶梦。.

        梦见自己娶了紫邪情,天天被打沙包玩……

        这实在是男人的噩梦啊!谁愿意天天被自己老婆当沙包打?

        妖宁宁毛骨悚然的同时,对楚阳的崇拜更加是高山仰止:也只有老大,才会承受得了……

        于是妖宁宁转而主攻本就已经有一些好感的白诗璇,天天鞍前马后的殷勤伺候,白诗璇本就有些不谙世事,在妖宁宁死缠烂打的攻势之下,心中自然有一点小女孩虚荣的享受感……

        于是乎一来二去,慢慢的有一种沦陷的趋势……

        楚阳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怎么会跟谈昙打这种必输的赌?也明白了为什么这货今天上赶着要跟自己打赌,打这种必赢不输的赌,是人就想赌了!

        “对了,昨天晚上你干嘛呢?怎么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楚阳眯着眼,满脸疑惑,满心狐疑。

        “没干嘛啊……”谈昙居然很罕见地有些扭捏。

        “没干嘛你昨晚上惨叫什么?简直就像是杀那啥似地!”楚阳一脸八卦。

        “滚!你要是再问我,我可跟你翻脸了!”谈昙老脸通红,转身拂袖而去。走路的样子,完全的就像一只大螃蟹,宽宽的八爷步。

        貌似甚为怪异。

        楚阳见状愣了半晌,突然好像想明白了什么,捧腹大笑。

        一个雪球被谈昙滚成了足有磨盘大小,兜头兜脑地砸了过来:“你笑个屁!”

        楚阳笑得喘不过气;具体原因,他这会已经全明白了,昨天早晨谢丹凤吞吞吐吐的来找铁补天问事情,而且说明要严格保密。

        结果铁补天听完之后当场不顾仪态地笑了个死去活来,转头就八卦给了“梓潼”乌倩倩,然后乌倩倩‘一不小心’,又告诉了楚阳。

        事情是酱紫的:谈昙前天晚上自觉地已经时机成熟了,而且,多久以来,一直与谢丹凤住在一起,就有些蠢蠢欲动的意思了。

        便问谢丹凤:“咱们的孩子有了没?我师兄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我可落后很多了!”

        谢丹凤闻言当场怔住:“不知道啊。”

        “怎么还没有啊?”谈昙有点急躁:“你说咱们都同床共枕多少时间了,怎么还没个孩子呢?”

        谢丹凤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诧异:“对啊,这不应该啊,咱俩身体都好,不该没有啊。”

        两个人整整研究了一夜,仍旧是没有丝毫头绪。

        就是啊,两个人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可是从在九重天大陆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早晨,谢丹凤黑着眼圈来找过来人铁补天:我们怎么就生不出孩子呢?

        铁补天也是被问得一头雾水,她虽然是过来人,但对于某些初哥事其实还是很懵懂滴!

        两个女人又埋头研究半天,始终不明所以。

        但到了最后,铁补天才偶然发现:谢丹凤居然还是处子!当场傻眼!

        既然未曾破身,哪里来的孩子?

        这样的白痴问题,居然也能问得出来?

        铁补天对此大惑不解,隐约怀疑,难道谈昙其实很不幸?不禁询问之。

        谢丹凤对此支支吾吾,满脸通红,半天才说出来。

        原来……这俩白痴一直以为,只要睡在一张**就是做夫妻了……只要一男一女睡在同一张**,那就应该有孩子!

        所以,两个人一直是安安稳稳的睡在一张**,各自打各自的呼噜……井水不犯河水!

        就这么也能有孩子!?

        铁补天当场就爆笑出口,连眼泪也因为笑得过火飙了出来。

        这样的奇葩实在是天下罕见。

        谢丹凤局促不安的边听着大笑,边了解了情况之后,等了解明白之后,有如逃命一般的回去了。可怜的姑娘现在才知道,原来,想要生孩子……并不是睡在一起就能生出来的……

        那还需要其他的“基本”步骤的……

        于是乎,当天晚上,谈昙兴致勃勃的问:你问了没?到底是咋回事儿?

        谢丹凤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加上羞得无地自容,自以为这家伙害得自己大大的没了面子,一时间愤怒的抓住谈昙的要害,狠狠一扭咆哮道:“妄你自称什么情场圣手?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整明白,你这东西从来就没有发威,哪里来的孩子……”

        或者是谢丹凤因为用力太大了,毕竟还是小女孩,下手没个轻重……

        谈昙猝不及防之下,当场就是一嗓子惨绝人寰的嚎叫,随即就是浑身蜷缩成虾米在**打滚不已……

        真心的疼死了……

        就算是大魔王,那地方也基本跟普通男人没啥区别,顶多稍微威猛一点,但肯定是不抗“捏”滴!当然,这么扭更加受不了……

        谢丹凤见状不禁吓了一跳,却也知道一不小心把谈昙弄的受伤了……

        两人这么一搞,谈昙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碍,但短时间之内估计不能有那啥那啥的了……恩,这种情况,需要静养……

        所以说,现在虽然俩人是明白了怎么样才能有孩子,但却是短时间内无能为力了。

        当然,若是谈昙肯放下面子跟楚阳讨要一颗九重丹,那效果肯定就是立竿见影,当天就能好,但这种事谈昙遮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明摆着去说?

        到时候楚阳若是当真问一句:你要九重丹做什么?

        谈昙岂不就立即就是瞠目结舌,无地自容?

        亏了自己还是个大魔王呢,亏了自己一向自诩摧花圣手,搞了半天,居然连最关键的一步都没弄明白,其实就是白到不能再白的小小初哥……

        委实是忒丢人了……

        这个人,谈大魔王实在是丢不起的。

        万幸小弟妖宁宁已经不在左近,要是被他知道了,估计谈昙也就没脸活了!

        所以此刻一听楚阳这么问,谈昙当场就爆发了……

        楚阳劳累了这么久,终于找到这么一个笑料,哪里肯放过,自然是隔三差五的问问谈昙:“师弟,咋样了?”

        一来二去之下,谈昙甚至有了离家出走的冲动……

        ……

        不知道内讧会不会传染,墨云天军方内讧激烈,而落花城这边同样有内讧发生,不过发生内讧的对象不是楚阳的天兵阁,而是唐家!

        唐家在这段时间里,足足发生了三次内讧;一方面赞成搬家,一方面赞成不搬家。然后吵吵闹闹;但到了最后,唐家三少直接以死相胁,终于用最最无赖的极端手段,阻止了家族的基地大搬迁。

        这货觉得楚阳说的话太有道理了,唐家能发展到现在,完全就是风水好!

        所以不惜一切代价跟家人火拼,死活也不搬家!

        但,他为这份坚持付出的代价就是:唐家大少要求:你可以不搬家,留在原地,但你要自己新建一个别院,就坐落在城南……可是要建立一个新的班底谈何容易?不说别的,基本资金要从哪里来呢?

        那可是一笔相当不菲的天文数字来着!

        换言之,你唐阳伟想要唐家大宅不移,行!自己去建立一个就是,当然,前提是不准动用家族的钱!

        唐家三少被激起了火气,当场拍着瘦削的胸膛慷慨承诺:“我自己建一个就自己建一个!而且我一定保证的建起来,绝对不让任何人失望。为我唐氏家族的亿万年兴盛,做出贡献!”

        “空口吹大话谁不会?但若是你建不起来怎么办?”唐家大少步步紧逼。

        “我一定能建起来!”唐家三少脸红脖子粗,丝毫不让。

        “我也相信你能建立起来,无论给任何一个人一万年时间,谁都能建立得起来!就算是一只猫一只狗都没问题。”唐家大少斜眼。

        “我三年就能建起来新别院!”唐家三少勃然大怒。

        “三年!?别吹了,这里没灰!”唐家大少嗤之以鼻:“你若是能够三年建起来,以后家族之主的位子,我再也不跟你争,拱手相让!但你三年若是建不起来呢?”

        “三年我若是建不起来,我从此退出家族核心,什么也不跟你争!而且,我他么也不叫唐阳伟了,我改名叫真阳痿!”唐家三少脸红脖子粗,指天骂地赌咒发誓!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击掌为誓!”

        “击掌为誓就击掌为誓!”

        “来!”

        “啪啪!”

        话赶话,居然一路赶到了这里,兄弟两人有如斗鸡一般争吵,一句跟着一句,别人根本就插不进嘴去。

        周围的人貌似还来不及劝解,两个人已经是啪啪啪了,将一切都定案了。

        恩,莫要**,这里的啪啪绝不是说唐家三少和自己的哥哥兄弟两个人啪啪啪了,而是唐家三少兄弟两人的手掌在互相的拍在了一起,啪啪啪了……

        击掌为誓!

        下一刻,这份誓言赌约居然还得到了天道承认!

        正式成立,不得反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