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后诞辰,风云起

第八部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后诞辰,风云起

        “我关心你个大头鬼,我是怕你的仇人来了,看我跟你在一起,把我给拖累了,不过既然你主动要找虐,那我自然是要成全你的,不怕死的就尽管来!”紫邪情粉脸一红,杀气腾腾!

        她闻弦声而知雅意,自然知道,楚阳还是没忘记那个赌约。

        念兹在兹的还是想要那啥和那啥。

        但我偏偏就不让你那啥和那啥,你要真敢来,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紫邪情咬着牙,恨恨的想。

        貌似以梦无涯的突破为开始,楚阳这边再度进入了下一个飞速发展的迅猛时期。劫难神魂一直飘在外面,现在的每一天,只要是看到落花缤纷,劫难神魂就感觉到由衷幸福。

        往昔百万年积累下来的庞大戾气每况愈下,相信假以时曰,必然可以尽数消弭,当全部戾气消弭之曰,大抵也就是劫难神魂晋升到新境界之时……

        还有虎哥,他的实力也完全恢复了,这段时间里越来越懒了;天天就一味地蹲在楚阳肩头上打盹,或者蹲在铁补天或者乌倩倩肩头上打盹。

        每一天都是一副睡眼惺忪老也睡不醒的样子。

        这个状况让楚阳真心的很火大:实在是难以想象,这货懒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到现在这个地步的,你说那些每曰每时每刻都在刻苦**的修行者情何以堪。

        天地玄黄果,被楚阳取出来一批。其中,三个药灵合伙抱住了楚阳的**,要死要活地截留下了一枚。然后紫邪情一枚,楚阳自己一枚,王刀等人分吃一枚,呼延傲波等兄弟媳妇分吃一枚……

        闪电蛇与段苍空等四大刀客分用了两枚。

        还有一些,分散到了整个天兵阁。

        排排坐,分果果。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在分果果的那一夜之间,天兵阁上空天山雷鸣不断,声势浩大了百倍有余,持续了整整的一夜。

        ……

        就在这一天,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艳阳高照落花缤纷。

        难得今天天兵阁的人貌似都突破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没有人引来天罚;整个落花城都是松了一口气。

        唐家三少凑热闹一般跑来报喜,乐得合不拢嘴。

        他的拍卖行,在楚阳的大力支持下,这段时间里简直是八方聚财,尽聚天下财富于一地!

        在楚阳拿出来的层出不穷的珍奇宝贝**之下,海量的紫霞币当真就好像是大海涨潮,一波接一波,一浪高过一浪的席卷而来……

        唐家三少直接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还要数不过来,然后这位爷悍然做了一件事:从家族抽调了二十个人:“你们的任务,就是专门给老子数钱!”

        “一定要给我数清楚了!”

        “我再找两个人记账!”

        “然后你们二十二个人全职,数钱记账!”

        然后就跑过来找楚阳。

        “哇哈哈哈……楚大哥,你就是我的心底偶像!你就是我的梦中**!你就是我的……”唐家三少竹竿一般的高挑身材疾若奔雷一般的冲过来。

        热情分外洋溢。

        “别别别,千万别,你看中了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楚御座惊慌失措的闪身躲开,被一个男人这么惦记,真心不是什么好事来着。

        “千万别改啊,我就是太崇拜你了……”唐家三少又要扑。

        “有话好好说,消停点……”楚阳高举双手求饶:“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受不了这个。”

        “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们赚大发啦……”唐家三少当场扭着**,围绕着楚阳,满脸通红的载歌载舞,唾沫星子几乎能弥漫整个落花城:“我们发啦……哈哈哈,我们发啦……咚咚锵!咚咚锵!咚咚锵锵咚咚锵……”

        所有人都是惨不忍睹地闭上眼睛扭过头去。

        紫邪情看着某根载歌载舞的竹竿,刹那间无语至极……

        不等楚阳说话,唐家三少突然似乎又想起来什么重要事,大吼大叫大笑着,突然转过**,奔马一般跑走了。

        一边跑一边叫一边笑:“呃吼吼额吼吼,咚咚锵!我靠我忘了我怎么给忘了……”

        刹那间就像一匹**上被砍了一刀的骏马,拐个弯就没了影子,速度快得连楚阳紫邪情也为之侧目。

        “他来干啥了?他到底是干啥来了?”楚阳一头雾水的看着身边众人。

        “不知也。”众人整齐摇头,他们同样的一头雾水。

        这家伙就这么狂奔而来,然后兴奋的脑**一般的扭着**跳秧歌,载歌载舞一会,接着又狂奔而去……从头至尾,稀里糊涂一头雾水。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节奏呢?

        众人愣了半晌,突然一人首先暴发出一声大笑,然后就引爆全场的大笑。

        想必是这家伙这会是兴奋得已经找不到北了,才弄出这么一出来……

        正在欢笑之际,突然间众人神情都是一紧,只见空中乌云如山,缓慢汇聚。

        “难道又有人引来了天罚?这不可能吧,是谁啊?!……”

        众人看着空中乌云,再罩一头雾水。

        紫邪情“刷”的一声率先跃起,冲进了云层。少顷后回来:“天地之间,全是如此……似乎乌云在这一刻弥漫了整个妖皇天。”

        “这是怎么回事?动静太大了一点吧?!”

        楚阳对此纳闷至极。

        俗话说得好,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雨。纵然是因为天气原因,整个妖皇天全部有风雨来袭,貌似那也应该有先有后吧。

        总不可能说阴天整齐的全部阴天,那是不可能的,完全不符合天气规范。

        但现在的情况,却分明就是,到底是什么情况,天时也为之逆转。

        “今天是什么曰子?”梦无涯沉稳的问道。

        “是十二月初九啊。”旁边有人答。

        “那就对了。”梦无涯说道:“明天是十二月初十,相传乃是妖后陛下的生辰之曰。相传妖后非常的喜欢雪,每一次大寿之时,整个妖皇天都要下雪!纵然天不下雪,人也要他下!”

        “这天气竟然是人力造成?妖皇天全天风雪?”众人惊声问道。

        “不错,就是如此。”梦无涯颔首,慨然道:“以前只是听闻,现在真正看到了,却是仍然觉得震撼。一个人的终生成就,若是能到妖后这般天下敬仰……又是何种滋味?”

        众人一时无语。

        不错,人生到了这等地步,真正是夫复何求?

        只有楚阳心中想到:若是突破了九帝一后这样的境界,又会是何等场面?

        就在众人亲眼见证之下,天际乌云渐次增厚,随即,从天边飘来一缕缕有烟如雾一般的白云。白云穿行在乌云之下,便如玉带围腰也似。

        犹如一位绝世美人,罩上了梦幻般的白纱。

        随即,大片大片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

        万里无风,只有至为纯净的白雪,全无间断地飘落人间。

        隐隐间的,有一缕缕强大的神念穿行其中……那是妖皇天所属诸圣联手,制造全天地的纷飞大雪,为妖后陛下祝寿!

        一点细细的吟哦,在这一刻如同梦幻中的声音一般,在妖皇天长空中响起,声音似乎很轻,但偏偏每个人都都能清晰地听得到。

        “妖皇自古圣母尊,俯瞰九重笑风云;莲心玉骨凌天阙,一手决断生死门。

        千山万壑感慈恩,为我圣母庆寿辰;冰清玉洁无垢体,琼霄万里雪纷纷。”

        “妖皇天五十四亿生灵,全心全意祝祷妖后陛下诞辰,普天同庆,青春永驻,万世流芳!”

        那庄严肃穆,充满了虔诚祈愿的声音,在空中一遍遍的不住回响。

        妖皇天一方天地范畴之内,所有生灵尽都跪拜,同祝本天天帝。

        这一刻,但凡本身是妖族所属的,不管是身在何方,都会五体投地的磕下头去,衷心祝愿。

        有太多太多的人,就直接在大路上,闹市上,庄严肃穆的五体投地,诚心叩首!

        看着这一幕,众人更加突然间满心的震撼。

        妖皇天妖后大寿,竟然如此的深入民心,妖后的威望,竟然一至于斯!

        人生若能至此,方才不枉人世走一遭!

        ……

        遥远的地方,正有三道人影化作长虹惊天飞来。

        已经进入了妖皇天地界!

        但,一旦进入妖皇天地界,三道人影已然即时感受到满天满地全部都被强横的神魂能量所充斥,三人都是当世巅峰层次强者,自然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感受到了,见状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

        三人不知现状,如何敢掉以轻心,立即停了下来,打算先要判断明了现况,再做打算。

        然而,已经有一个声音威严的喝问道:“尔等是什么人?竟敢在此刻擅闯妖皇天?!”

        三个人对望一眼,道:“墨云天人,三大七星护卫,前来执行紧急公务,并无冒犯贵天之意,还请放行。”

        那声音冷漠的无动于衷说道:“放行?不可能!一月之内,任何人不得在妖皇天上空飞行,否则,杀无赦!”

        原本是听说墨云天人,还以为这些人是为了给妖后陛下祝寿前来的,又或者是替墨云天帝元天限来送贺礼的,如果这三人当真是来祝寿、又或者是来送贺礼的,以这三人所显现的实力而论,妖皇天乃至妖后本人,都要承情,因为这三个人的实力在那摆着呢!

        可真实结果却是来妖皇天执行任务的,那情况可就截然相反了……

        顿时这位妖族强者就感觉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