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四十四章 这不是王老五吗?

第八部 第四百四十四章 这不是王老五吗?

        自从重生以来,楚阳养成了一个很特殊的习惯,只要是走在路上,虽然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目不斜视,只是很单纯地走自己的路,但,他的神识却早已经笼罩了他身周的一定范围,绝无例外,而这个范围随着他的修为增长而渐次增大,如今,这个已经达到了方圆五百丈的范围。

        方圆五百丈!

        方圆五百丈!

        这个探测范围在九重天阙,基本就是一位圣级初级高手全力侦测的极限范围!而且边缘地带一定或多或少有所疏漏。

        这样长时间无间歇恒定释放的长距离神识探测,而且还要是随时随地全天候释放的。对于一般的高手来说,即便是圣人级别的强者,也都是一种很奢侈的举动。

        但对于楚阳来说,却只不过是一个起步神识;不外就是最基本的防范范围而已。

        自重生到现在,楚阳十之六七以上的时间都是在与敌争斗之中度过,这种恒定的神识探测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防卫机制,尤其现在更要面对整整一方天地的敌人,自然要更加的小心。

        二来,楚阳目前的神识实力,超出了同级别的人数十倍以上。这样消耗应付起来还不算什么太大的负荷……

        其实说句实话,五百丈的范围,看似不小,但若是真正要面对高阶圣人出手的话,这点距离,充其量也就够楚阳勉强来得及躲过要害而已,受伤还是在所难免的。

        既然这样的探测范围还不足够,而楚阳本身犹有余力,为什么不进一步扩大神识探测范畴呢?

        这个却不是楚阳不想或是不能,而是这样的神识探测已经不能再进一步扩大。再放大的话,就会干扰到危机时施展逃命的神识极限扩张,五百丈这个距离,刚好是探测与极限扩张的分界距离!

        就在他往唐家三少的拍卖堂那边走的路上,在他神识范围内,却突然间察觉到一阵悸动。同一时间,一道有如彩虹一般的极速白光,透彻在九劫空间。

        随即就已一闪即逝。

        若是单纯用肉眼探测,甚至是神识洞悉,只怕都不能发觉;但,楚阳的九劫空间,却能够感受危机的气息!

        楚阳浑身一下子毛骨悚然!

        “那道白虹竟是圣人高阶巅峰高手?!怎地会出现在这里?到底什么情况?!”楚阳心中顿时震骇了一下。

        妖后派来的高手,基本上都在妖宁宁身边,所有人自己都面熟。而这样**作之后,妖后也绝不可能再派来,就算派来,也不会不通知自己。

        这么说来,此地出现的这位圣人高级的巅峰高手,有太大的几率,是敌非友!

        难道是……墨云天的?

        如若不然,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落花城?

        楚阳心中的警觉姓一下子提到了最高;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悄无声息地拐了一个弯,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距离某一地点越来越近的时候,楚阳发现了几个人。

        楚阳很隐蔽地把脸一抹,瞬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如是声色不动的走过去,早已锁定了一个目标,那是一个身着青衣的中年人。

        那人虽然一副平平淡淡,如同常人的样子,但,楚阳却敏锐地感觉到,这个人那种毫不在乎的态度。

        对待天地,对待生命,对待一切,包括他自己,都是毫不在乎的那种态度。

        这人身上那袭青衣也有斑斑血迹,似乎是受了伤,但依然可以看出来,质地很好。

        在现在的落花城中,这样的伤者实在是随处可见,丝毫也不会引人注目。

        楚阳目光只是一眼撇过去,就立即感觉到,这个人受了伤。

        虽然他极力的掩饰,将自身气息全部屏蔽,但,毕竟受伤太重,举动之间的虚弱,还是瞒不过别人。当然,这个‘别人’,也只能是圣人级别以上的人。

        一般武者,也决计发现不了。

        楚阳心中一动。

        突然想起来,就在前段时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那几道曳空而过的长虹。

        若是此地有巅峰高手,就只能是那几个。

        若是妖皇天这一边的,不会这么遮掩行迹……

        难道……

        楚阳心念电闪间,那人似乎已经察觉了楚阳在注意自己,正迈步走开。

        楚阳眼珠一转,突然快步走了过去,直接就冲到了这人面前,一脸的诧异道:“咦,你不是王老五吗?你小子怎么在这里?你这个王八蛋,可是好多年不见你了哈哈哈……”

        口气之中,那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热络,就简直是呼之欲出。

        楚阳一只手亲亲热热的拍着对方的肩膀,就像是离散了三百万年的亲兄弟,突然在战火纷飞的街头重逢!

        那人皱皱眉,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楚阳:“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王老五……”

        楚阳哈哈大笑,指着这人,乐不可支:“看看看,你这个王八蛋,真是个王八蛋啊……居然连老乡也不认识了,就算你怕我讨债也不用这样吧?王老五,你说你咋能这样呢?乡亲们可都说你发了大财,但你也不能发了财就不认老乡吧,你欠我家那点小钱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那人哼了一声,道:“不可理喻。”说罢拂袖而走。

        楚阳在后追赶说道:“喂,王老五,你可不能这个样子啊,想当年你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的,可是真金白银借的我家的,当时你还有你妹妹王老六,你爹王老实,当初曾经承诺,说一旦苦曰子捱过去,就把你妹妹王老六嫁给我当老婆,后来你家没还钱就搬走了,我家也没说什么,这可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啊……现在你居然装作不认识我了,你这可过了吧……”

        楚阳无限委屈的说道:“虽然我现在过的很穷,但你也不能这样对待我啊……王老五!王老五……你等等我……”

        这句话大喊大叫出来,旁边众人顿时都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这人怎么能这个样子呢?”有人嘀嘀咕咕:“有了钱就这样……这叫忘恩负义!真真猪狗不如!”

        “就是,现在的有钱人都咋了……怎么都有这样的臭毛病呢!”

        “简直就是个混蛋!”

        “你站住!把话说清楚!”

        更有人横身拦住这个中年人:“走?!你往哪里走啊?人家在你家最危难的时候帮助了你们,你如今发达了居然翻脸不认人?人品怎地如此卑劣!我鄙视你!你好意思吗?”

        这个中年人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老夫不是什么王老五,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谁!老夫都这么大岁数,他才多大?老夫怎么会借他家的些许东西!”

        楚阳一副委屈的样子:“王老五啊……我没想过跟你要债啊,我也没想过还要娶你妹妹,我自己也老大不小,也有老婆了……只是突然间在异乡他地看到你,我忍不住的有些惊喜罢了,想要找老乡叙叙旧啊,你咋变成这样了呢,真和了那句话,翻脸就不认人了呢……”

        周围人越来越多,纷纷指责:“就是,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人家也没说要怎么着你啊,你就不能说句人话吗……”

        “有钱人都这毛病,看到人就以为人家要跟他借钱,把一点点钱看得比天还大……”

        “鄙视之!”

        “我也想有钱,不过我有钱也不会像某人这样……”

        “草!”

        这位中年人胸膛彻底的炸了。

        什么时候蹦出来这么一个老乡?他么的老子离开故乡怎么也得有一百三十万年了吧!就算是真有老乡也早已经变成了白骨……再说了。我啥时候叫王老五了?居然还有个妹妹叫王老六……

        我爹就算是再脑残,也不会给女儿取个名字叫王老六吧?那得脑残到什么程度啊?!

        怎么着不得叫个什么花啊什么桃之类的吧?

        要不是之前不好彩身受重伤,万不得已混迹在这里疗伤,早就将这家伙一巴掌拍死了!那里还容得这猥琐的家伙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唧唧歪歪?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啊?!

        许久不曾动用“演技”的演技派高手楚阳如今的演技俨然已经晋升到了另一个境界,将演技完美融入了声色形象之中,涕泪横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王老五,你说你怎么就能酱紫呢?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么?我是高大全啊,我真的是高大全啊,你的发小啊……你回过头看看我,难道我高大全的脸你都忘了么?这才几年啊,我没啥大变化啊,我都认识你,你咋就不认识我了……”

        围观众人显然被某人的演技所惑,陷入一面倒的状况之中,七张八嘴,纷纷指责。

        人,在什么时候也不会忘掉了喜欢看热闹的本姓,而且,什么时候也都是同情弱者滴。

        纵然是素不相识,萍水相逢的,也是如此。

        只是,这个中年人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个武者,而且脾气还很绵软的说……

        大家的曰子真心都不富裕,难得见到这么好欺负的有钱人啊……

        这要是不趁这机会好好欺负欺负,怎么对得起自己的那份贫困!

        妈的,白穷了不成!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