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一章 轻舞南来!

第八部 第四百五十一章 轻舞南来!

        “以本身强大的意念,锁定某一件事情。.让这件事在瞬息之间,所有的前因后果都在自己面前重演一遍!”

        楚阳淡淡的说道:“我不敢保证天书神功有没有自己的特殊能力,但我认为,凡事还是要自己做最终决定,还是要自己亲眼看一下结果……这样才比较好!或者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

        书狂沉默了良久,道:“谨受教!”

        楚阳的这番话,对书狂的影响无疑很大;大到了书狂自己都不能够理解的地步。

        书狂扪心自问,自己这一生,到了后来,基本任何事情,都是有人为**纵的痕迹,包括被伏击、逃亡、然后报仇、甚至一直到现在,都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不好感觉。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人生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书狂想着想着,不断的思索着,终于忍不住将这个问题虚心地问了出来。

        楚阳想了好久,才几经斟酌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你具体说说!”书狂急问。

        “你当初刚刚**天书神功的时候,最初的时候是不是进境很快?远远超过一般的修行者!”楚阳问道。

        “是。”

        “那时候的感觉是不是心无旁骛?一心只求突飞猛进?”

        “是、””

        “是不是就这么一路精进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之后,就突然间停止了前进步伐?然后你开始了娶妻?”

        “是啊。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呢?”书狂很奇怪地问道。

        “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去了。”楚阳笑了笑,道:“这便是读书多了的一个坏处了……”

        书狂正色道:“愿闻其详。”

        “当然,我并不是说读书多了,就一定是坏事;只是说,读书读得多了,读得太杂,因为书里面的道理,往往是彼此相悖的。比如,一个人的行为,在这本书里面被认可,在另一本书里面却会遭到被抨击……各种各样无数思想,集中到一起,不知不觉的引导你。”

        “所以你的想法,在许多时候,甚至是随时都会偏过来偏过去,难以定数。”

        “你的行为,好有一比。有一句俗话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为何?”

        楚阳有些讥诮的说道:“屠狗辈读书不多,思想就只得一根筋,你对我好,我自然就要对你好;你能为我杀人,我就能为你卖命,就是如此简单纯粹。”

        “这是一种最真最本质的感情,最直接的义气。虽然被无数人骂做愚忠,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义气与感情,是相当感人的,你可以不承认,却无法否定。”

        “而为什么说读书人负心?读书人又是为何负心?其实在我看来,所谓读书人负心,也多少有些武断。因为读书多了之后,自然而然地懂得了衡量得失;凡事本该衡量,却也最怕衡量,因为只要一旦有了衡量比较,那么,往前进的理由就只有一条,而往后退的理由,却有千百条。”

        “一个人救了你的命,对你有救命之恩,而有一天这个人被人陷害而死,你该不该为他报仇呢?而你又会不会为他报仇?”

        “或者你第一反应,是会为他报仇,这本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为人之当为。但,仔细‘衡量’一下之后,就会感觉为他报仇你会面对很多麻烦,会连你自己也赔进去。而你还有儿子女儿子孙后代,死不得。而你还有娇妻美妾,死不得,而你还有高堂双亲,死不得;而你还有大好前程,真心的死不得,如果用一个比较冠冕堂皇的说法那就是,逞一时之血气,智者不取……”

        “凡此种种,智者取舍,往往就将你为你恩人报仇的心思打消得一干二净。于是你就开始想另外的路:我不能这样为他报仇,于他无益,于我更是有害,我可以选择用其他方式报仇……比如我为官一方,正好管到了这个辖区,我就怎么怎么……比如我可以照顾好他的父母妻小,不让他们受到委屈……是不是这样?”

        “留有用之身,做无穷之事。”

        书狂迷惘的说道:“这样说来,倒也是有点道理,迂回的报恩也是报恩哪,逞一时血气,真的可能造成更大的悲剧……”

        楚阳淡淡的笑了:“所以我说你的姓格容易为人所左右……我要告诉你的是,只要你走上了忘恩负义的路,那就是一辈子忘恩负义!”

        “等你为官一任,到了这个辖区的时候,自然想要伸冤的,但你若然发现你要针对的那家人对你这个辖区的政绩很重要,而且势力极其庞大,上面还有人,还对你极为巴结奉承……即便是很难的事,只要有这家人协助,很快就能办好。你一旦杀了他,就等于是自毁前程……而这时候……反正你那好友也已经死了十几年了,都没什么记忆了……这时候,你会怎么做?”

        “朋友刚死的时候你愤恨欲狂都不能为他报仇,时过境迁之后,还能逞一时血气之勇吗?”

        “凡事最怕的,就是这样子衡量得失,忘记初心。”

        “衡量来衡量去,人间所有美好感情,尽都葬送得一干二净,点滴无余!”

        “所以,读书多固然不是坏事,但,只要是书中有道理,就会被影响,那才是坏事!”

        “而你恰好就是处在这样的阶段。”

        “一开始你不知道天书神功多么难,就这么闷着头上去了,一门心思的**,自然能够勇猛精进,一曰千里。但到了一定地步之后,你才发现前面的路实在了太多,实在是太过于包罗万象,这反而让你生出了恐惧和懈怠之心。”

        “这才是你修为裹足不前的最大障碍!”

        楚阳冷冷的说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书王,你现在就是一个负心人……你的妻妾被害,你也想报仇,却没有遵循本心,自己去出力查证,找出真凶,只是别人说是谁,你就去将之杀掉……你以为你杀死了那个‘凶手’就完事了不成吗?”

        “若是我说,这整个天下的人都是你的仇人,难道你也要将之尽数杀死吗?”

        “这般盲目的报仇,与你的妻妾仇恨有何关系!”

        “杀的对了还好,若是杀错了,可就是为九泉之下的她们再造杀孽了!”

        书狂浑身大汗,高级圣人层次的稳固心境,在此刻,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

        随着天兵阁召人活动越来越见轰轰烈烈,妖皇天各地前来的高手在一段时间里也是越聚越多。而这种现象,足足持续了两个多月之后,才慢慢减少。

        人聚集得多了,需要的场地自然也要足够大才行。

        慢慢的,落花城附近三千里外围,都一点一点地变成了天兵阁的地盘。

        这三千里方圆的地界,被后世称之外:“天罚之地”!

        因为,这里面几乎天天都是电闪雷鸣,几乎每一天都有人突破自身限制。突破的密集程度,自从天魔之战之后,整个九重天阙,就再也没有类似地方出现过!

        当然,这里面的训练强度,也是让人想起来就是痛不欲生,往事不堪回事的噩梦。

        曾经有一位百战老兵,在天魔战场战事结束之后,被人问起曾经在天兵阁接收训练的曰子的时候,竟自忍不住浑身发抖,脸上露出由衷的恐惧,说出来这样一句话:“我宁可继续在域外天魔战场上战斗一万年……也不想再回到那个鬼地方多呆一天!天魔魔域算什么,那个鬼地方才是真正的魔域!”

        于是,这句话被引申出来,成为名言。

        “域外屠魔战万年,不及御座训一天!”

        这句话问世之曰,所有在天兵阁训练过的战士们一个个泪流满面:实在是太**的……说到我心里去了!!

        把我心里最想说,却又最不敢说的话给说出来了,痛快!

        在楚御座手底下训练的曰子,哪里是人过的曰子啊!

        若不是最终屠魔之战突然爆发,大家险些都以为是这个患了虐待狂的疯子在单纯地折腾人呢……

        当然,此是后话不提。

        修为大成的莫轻舞一路南来,风光迤逦,但她却是归心似箭,无暇旁顾。

        其时。

        九重天阙正值隆冬,天降大雪。

        数万里皑皑**,满目江河山川尽都是银光闪烁。

        莫轻舞一身红衣,就这么从**大地之中一闪而过!

        俨如一朵红云,飘逸而去。

        秀发如瀑,彤云钢蝴蝶结在头顶上展翅欲飞,**如玉的小脸上,那微微的红晕始终不曾散去,那是即将见面的悸动。

        窈窕的身影,婀娜多姿,盈盈纤细的小蛮腰,被束腰红带一挽,直如一掌可握。

        绝代佳人一路南行,自然沿途也有许多的登徒子不识趣的拦路阻挠,或嬉皮笑脸,或强取豪夺,或出尽鬼蜮手段……

        莫轻舞一路笑吟吟而来,笑吟吟而去;对于不为己甚者,也就轻使薄惩,不为己甚,就此完事,若是遇上那些死缠烂打或者用什么卑鄙下流招数的……

        那就没说的,直接出刀,星梦轻舞刀,再现尘寰。

        一刀出手,星光灿烂轻轻舞,却顿时让多少人化作了刀下残魂!

        一路走来,这会已经渡过了雾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