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六十三章楚阳的惆怅

第八部第四百六十三章楚阳的惆怅

        ……

        凡此种种,话题貌似正常实则却又很非常的不正常;四女表面上一团和气,你好我也好,实际上却是明枪暗箭层出不穷,从外貌、气质、修为、身高、体重……等各个方面,在竞争,在打击其他人,彰显自己。.

        从眉毛、眼睛、眼神、头发、发型、发质、气质、鼻子、耳朵、耳垂、皮肤、小嘴、肤色、脖颈、肩膀、胸口、腰部、臀部……一直到脚丫子等等,各个细致方面的来攀比……打击……

        包括谁的肩膀削得好看,都能例举出百儿八十个的证物证言,引经据典,辩论不休……

        往往吵到最后,就拉楚阳来评理。

        “楚阳你说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楚阳你说说,是不是那个样子?”

        “对不对?”

        “错不错?”

        每当这个时候,楚阳就是满头虚汗的干咳,可怜巴巴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每个人的脸色,如坐针毡。

        能怎么说啊?迎奉了一个肯定得得罪另外三个,就眼前这四个,谁也是不敢得罪的啊。万般无奈、百般无计地只好挠着头皮:“咳!咳咳!咳哼咳哼……”

        女人太可怕了。

        尤其还是好几个女人在争风吃醋的现在,一个个满脸温柔的望着自己,美丽的眸子深处却闪着寒幽幽的冷光,每一个眼睛里面都在无声的说:你敢说我说的不对就要你好看!

        楚阳头大如斗,体似筛糠,不知该如何自处。

        “苍天哪……大地啊……救命啊……!”楚阳心里在哀嚎,将所有心事全部归结于最后那三个字。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几个妞这么可怕呢……

        若是其中一人穿上了新衣服,必然会有其他三人啧啧连声的赞叹。

        “呀,楚阳你看,倩倩今天真漂亮是不是?比我漂亮吧?”

        “就是,倩倩姐今天这是国色天香,可是将我们几个庸脂俗粉都给比了下去是不是?”

        你说楚阳该怎么回答?

        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偏偏不说话还不行。

        “你怎么哑巴了,快说啊。”

        “就是,事实求是的说。”

        “我们不会在意的。”

        “我们不会怪你的。”

        “就是就是……”

        楚阳心中在哀嚎:我要是真的相信了你们,那才见了鬼……

        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们这张嘴呀……

        不过这些还都只是小儿科而已,真正要命还是等到晚上的时候。

        “楚阳,今晚上你去陪陪两位姐姐吧,我有点乏了。”

        “楚阳,你今晚上陪轻舞好好聊聊吧……你们可是好久不见了,去吧去吧……”

        “就是,楚阳你就听我的……”

        这么温柔款款的互相着想之下,于是楚御座晚上就是很悲催的坐在院子里的花树底下,对着月亮长吁短叹……

        真正的哪都不敢去啊!

        “这曰子真心的没法过了!”

        楚阳仰天长叹,苦恼至极!

        在莫轻舞刚刚到来的那会,楚阳还在美妙的幻想着,这段时间可是好久好久都是半饥不饱;这回总算可以吃饱一次了吧?

        哪里想到居然是连半饥不饱的曰子也没有了,成了天天饿着!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四个和尚呢……

        眼看着每一个都是倾国倾城、动人心魄的绝色佳丽,愣是一个也吃不到嘴里了……

        这样的曰子,如是连续的过了几个月,楚阳憋得几乎要爆炸了;而几个女人则是天天在各个方面别苗头。

        修为,我要苦练,超过你!

        打扮,我要超过你!

        处理事情的能力,我一点不比你弱!

        其他方面,我也要比你强……

        这种明争暗斗的相互促进氛围,让楚阳头痛之极!唯一选择,也就只好眼不见心不烦,搬到了训练营去,天天把自己当做死狗一样的训练去了,至少不会憋得那么辛苦了不是……

        偏偏让他发不起火来的是:四女虽然在别苗头,但彼此之间的感情却是真的很好!只要楚阳不在旁边,大家即刻就摇身一变,变成亲亲热热的,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但只要楚阳在这里……那么味道也会即时全变!

        这到底是咋回事?

        楚御座自认自己也算是聪明绝顶,不管是心思武功都是当世一流,但却对着眼前这种情况束手无策,一筹莫展,无可奈何……

        适时,久违的猫腻腻带着喵族的高手赶来加盟,听说了楚阳的窘境之后,给楚阳出主意。

        “揍!一个个的猛揍!”

        “俗话说得好,棍棒下出孝子!棍棒下出贤妻!”

        猫腻腻六根胡子兴奋得上下抖动。拼命地出这不找四六的馊主意。这货显然对当时楚阳陷害他的那一幕还在耿耿于怀,如今得到机会,还不极尽毁人不倦之能事……

        楚阳鄙夷的看他一眼:“就您这种先天姓的怕老婆的人,居然还敢出这样的主意?你咋不去揍猫小懒呢?”

        菊花刀王李观渔出主意:“御座大人或者可以多陪陪她们,散散心,说说话,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俗话又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俗话还说:女人是需要陪的;俗话还说:女人是需要哄得;俗话还说过:女人是需要宠的……”

        楚阳很不客气的竖起一根中指:“你说的这些俗话,恰如一个屁!”

        劫难神魂忙里偷闲的下来给楚阳出主意:“小祖宗,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关键是你还没有真正的那啥和那啥……只要你成功的将她们都集中在一张床上……”

        “你丫的速度给我滚!”楚阳一指门口。

        劫难神魂即时抱头鼠窜。

        这么浅显的道理楚阳又岂能不知?

        但,以现在的情况,将这四个女人弄在一张床上……

        这个想法很美妙,可是实在太难实现了!

        那么做的唯一的后果,就是……这张床就算是星辰钢打造,也会瞬间塌掉!

        楚阳只感觉自己的白头发貌似也多了几根。

        老婆多了,居然还有半数都没有搞定……

        这实在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

        这一夜,楚御座大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半夜里发挥了自己超凡脱俗的轻身功夫,趁着夜黑风高,潜入了铁补天的房中,准备和女皇陛下探讨一下人伦大事,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者能给小鉄杨弄出个弟弟妹妹什么的……

        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之前的那个最大梦想竟然呈现在自己眼前了!

        铁补天、紫邪情、莫轻舞、乌倩倩四个美女正在铁补天床上联床夜话!

        四美同床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只不过,楚御座的那个根本设想却没有真正实现。

        事实是,这一夜,某阎王被四个人联手揍了一个狠的。几乎是猪头猪脸地狼狈逃窜……

        身后兀自传来四女的浅浅娇笑。

        楚阳悲催不已。

        你说你们彼此之间的感情都这么好了,却非得要在我面前吃醋,明明注定要进行的大事就是拖着不进行……女人的心里真是难以琢磨……

        其实这是一句标准的废话练习,即使是最睿智的智者也不会妄图猜测女人的心事!

        如是连续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过去了,楚阳从头到尾,也就只抓到过一次机会,偷吃了乌倩倩一回!而且第二天乌倩倩就被其余三女群起而攻之,险些羞臊得晕过去……

        有前车之鉴在前,铁补天对楚阳严防死守……

        莫轻舞如是……

        紫邪情不如是,只要楚阳敢过来,她大姐就敢接着,当然,前提还是楚阳得打赢她,问题却是,楚阳能吗?!

        于是乎,楚阳发疯一般的练起功来!

        最大的阻碍——紫邪情!

        必需要尽早拿下!

        至于莫轻舞,说实话,现在楚阳还是真心的不舍得吃掉。莫轻舞,就像是楚阳心中最美的一个梦,只能静静观赏,一旦破碎了,梦就再无遐想了……

        所以楚阳决定要先拿下紫邪情!

        但最最无奈的是……紫邪情的无赖手段太犀利,犀利到了极点,此招一出,楚阳根本就不是对手;往往被一个挺胸就逼得占尽上风的楚阳瞬时间就变作了那个挨揍的。

        楚阳无数次鼻青脸肿的从院子里气冲冲的走出来,脚步带风。

        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想法:真想一次姓把剩下所有的天地玄黄果全部吃掉,然后把紫邪情完全压制,让她没有机会没有余地施展那个该死的无赖大招!

        可惜的是,天地玄黄果每个人之多只能吃一枚而已,而且现在也早已经差不多没有了……

        除了留给各位兄弟每人一枚之外,目前已经所余无几了。

        楚阳不想浪费在自己身上:自己之前已经吃了一枚,多吃又有何用处?

        所以,楚阳不禁打起了那些黑色果子的主意。

        黑色果子比天地玄黄果稀罕,一共就是只有五枚。

        没有任何香味,没有任何的特别,就只有圆溜溜的样子,就像一颗黑色的李子。

        但楚阳却知道,这黑色果子非同小可,其中蕴含的威能只怕还要多倍于天地玄黄果!

        原因无他:数百枚天地玄黄果,只是摆放在外围,但这五枚黑色果子,却是在核心位置!

        最里面!

        那位赠送果子的大能既然这么安排了,焉能没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