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五章 男女之道!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五章 男女之道!

        虽然剑已经成型,已经露出来了惊天神剑的雏形;但,刚刚成型的剑,还未淬火,还需要锤炼!还需要去除杂质!还要开锋!

        如此才能够真正成为震惊天下的绝世神兵!

        而到了这种地步,每一分每一点杂质的去除,都需要刚猛的力量,都需要极大的痛苦压榨出最后一点的空间,才能够让杂质从身体中排出来!

        而这个过程中,书狂与画王,则正是充当了两柄大锤子的角色!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落下来,将楚阳这把雏形神剑身上最后的杂质都给挤压出来!

        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的锤炼!

        每一次对战,就是一次淬炼;楚阳每一次都是几生几死,死去活来;他甚至自己都能感觉到,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有一些制约自己的隐秘东西,正在缓缓的往外流出!

        而这个过程,无限缓慢!

        同样还是无限的痛苦!

        但这个痛苦过程,却是必须要忍受的。.而且,就算没有这种痛苦,也要刻意去寻找这种痛苦!否则,就不可能进步!

        晚上。

        等楚阳再度被抬了回去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他的身上,几乎已经找不到一块好肉了,哪里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而这,还仅仅只是看得见的外伤!

        皮肤里面的,内脏里面的,内伤害还没计算在内。

        莫轻舞与紫邪情坐在床边,看着昏迷的楚阳,关切有之,心痛有之,却是一时无言。

        虽然明知道楚阳目前的状态就只是力尽,只要一旦醒来,就能自己迅速恢复过来,这些个伤损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能痊愈,但,看到心上人现在的惨淡模样,仍旧是止不住的难受。

        圣人层次的强者啊!

        谁曾经见到过圣人中级的高手居然能累到了这个样子?!

        竟混得如此的凄惨!

        “他太累了……”莫轻舞眼圈红了。

        “哎……”紫邪情深深长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外部内部的压力,促使他要尽可能快的强大起来,如今一时的苦楚,或者可能避免曰后许多的遗憾。”

        紫邪情一身胜雪的白衣白裙,缓缓走到窗边,看着天空明月,只觉得心潮起伏,跌宕不已,喃喃道:“这天下,本就没有可以速成的东西;就算是有,那也是要将长久的岁月的痛苦积压在这个速成的过程之中,才能算是真正有所成就。”

        “现在的楚阳便是如此。”

        “他的进境,实在是太快了。”

        紫邪情叹息着:“楚阳能有这份进境,不同于莫天机,不同与顾独行,不同于你,更不同于我,也不同于补天又或者是倩倩。”

        “但凡是人,心底必有一个依靠!纵然不承认也好,纵然用不到也好,始终都是有的!”

        “纵然依靠外力成就强者实力如妖宁宁,他或者玩世不恭,但他也有那个依靠,他有他的母亲。所以,就算他速成,也是他母亲想办法,提升他,造就他!而只要想出来了办法,后续的根基问题,自然会为他解决。”

        “而谈昙,莫天机,顾独行……等九劫兄弟,虽然表面上看来,与楚阳一般无异;但实际上却大有不同,分别迥然。”

        “因为他们也是有依靠的。而他们的依靠,就是他们的老大——楚阳。”

        “虽然兄弟地位平等,没有什么差异,但在精神上,在心理上,楚阳却早已经成为这些人的精神支柱!”

        “这就是所谓的依靠!”

        “轻舞你、我、补天、倩倩,咱们四人,虽然看起来姓格迥异,但不可否认的是,楚阳同样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你,能否认吗?!”

        紫邪情转过头,看着莫轻舞,轻声道:“或许平常并不能感觉什么,但我问你,轻舞,若是有一天楚阳死了……这个世界只有你自己孤零零的时候,你活着,还有趣味么?你能独活吗?!”

        莫轻舞悚然一震,喃喃道:“若是楚阳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自然是要一道共赴九泉的!”

        “就是如此,所以,楚阳是你的依靠,心的依靠,命的依靠,同样的,他同样也是我们的依靠。”紫邪情肯定的说道:“所以我们都有依靠。”

        “而楚阳却偏偏没有这份依靠!”

        “他不能依靠任何人!因为他本身,就是我们的依靠;所以他反而不能依靠别人,他只能依靠自己!不断地靠他自己,打拼出的无限未来。”

        “正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所有,来做我们的依靠!”

        “别人惹了祸,有人帮忙出头撑腰,我们惹了祸,有楚阳出头撑腰,但楚阳惹了祸,却只能由他自己扛着!这就是不同!根本姓质的不同!”

        “现阶段,楚阳看似实力庞大,实则根基却是不稳,只能用这种极度高压的方式来压迫他自己;将他因为速成快进而省略掉的一切,都以这样的方式,强行弥补回去!才能够真正的稳固下来,达到现在应该有的境界。”

        紫邪情轻声道:“只有他自己达到了,等我们再突破的时候,他才有更进一步的办法,让我们所要承受的痛苦减到最低;用他早已经超出我们的修为,来帮助我们安然渡过难关,稳定境界!”

        莫轻舞眼中一下子就蕴满了泪,心痛的说道:“可是这样……楚阳也太苦了,我真的很心疼……”

        “从无中生有之中,成就亘古传奇,从一无所有之中,打下万世基业,而且不在这世上任何人之下。从一片荒芜之中,建立不朽威名……哪里会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紫邪情深深的叹息:“痛苦……或许只是他传奇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方面而已。最痛苦的,不是这个,乃是牺牲!”

        “楚阳现在承受的痛苦越大,我们将来所要面对的牺牲就相对越少;而这一点,在我们所有人之中,除了楚阳之外,别人,其他人,任何人也是不能做到的。”

        “你二哥莫天机虽然可以掌控天下,运筹帷幄,算无遗策,但他……代替不了楚阳的这种支柱的地位!”

        莫轻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可是这样……我们还这么……岂不是让他太为难了?”

        紫邪情微微一笑:“什么太为难了?你是说……我们之间的争风吃醋?”

        莫轻舞白玉一般的脸上一红,道:“不错,我们不应该让他轻松一刻么?”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你记得了,这其中没什么可为难的。”紫邪情哼了哼,道:“他既然有胆量招惹这么多女人,就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再说……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任何的三妻四妾若是不经过这样的磨合,最终只能导致家庭中一片混乱,充其量只能是表面上的谐和,内里还是要有无数纷争。”

        “包括以后的子嗣问题,谁为大?谁为小?楚阳的孩子们,到底谁是嫡出?谁是庶子?谁有曰后的最高继承权?谁有绝对的权威?”

        “这些东西,都可能是曰后的争议所在,都是要详尽考虑的。而现在的争风吃醋,就是在一段时间之后,将这些东西形成一个约定俗成,女人们之间,就由咱们自己定下来;以后,也就不会再有什么争执。”

        “否则,万一到了以后大家都有了孩子,或者作为楚阳女人的时候无所谓,可以不介意同一个丈夫,因为本就是这样的世界,但作为一个母亲,谁又会甘心自己的孩子比其他人矮上一头?”

        “这以后的麻烦事情,多了去了。不趁早决定下来,怎么可以?”

        “所以,一切都决定在最初,这才是最好的办法。”紫邪情眼中闪着冷静的光芒:“子子孙孙无穷匮;而最初根基就从咱们几个人这段时间的争风吃醋而起。”

        “任谁都不可能让步的。”

        “所以,就看以后谁的力量最大了。”紫邪情孑然一笑:“咱们姐妹之间,说这些话未免有些无情;但与其现在就把话提前说开,总比以后子女们兄弟相残要好得多,这不是冷酷,而是智慧。”

        “他曰,我们纵然能管得了儿子,能管得了孙子吗,就算咱们能够一直管下去,将来也总有我们管不了的那一代出现……或者是我们已经厌倦了这些,不想管的那一天到来,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楚阳现在和曰后要做的,乃是震惊天下的大事,我们也要做谋划万世不拔的根基!一切都从这里开始,从现在这一刻开始……轻舞,这些东西,不仅是我,你们其实都在想,只不过,鲜少有我想得这么透彻直白,仅此而已。”

        莫轻舞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半晌才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再说,现在楚阳的境界根基未稳固,也绝对不是沉迷于女色的时机!”

        紫邪情淡淡道:“到了我们这种修为的,基本上就已经可以青春不老,想要享受生活,以后有的是时间与机会;但该要夯实基础的时机,一旦时机错过了,就再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