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双王离去

第八部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双王离去

        “现在这些痛苦不忍受过去,或者以后的好曰子将会延迟了无数倍,甚至可能永远不会拥有……”

        “所以,不仅是楚阳要忍,连我们也要忍;不仅是楚阳要练,我们也要练。.”

        紫邪情轻声,但却是坚决地说道:“女人的元阴,尤其是像是你我这等修为高深的女子元阴之力,对于楚阳这种人的**,用处是极大的!”

        “而你我的本身修为越高,彼时进行阴阳双修之时,彼此得到的益处,也就相对越是强大!”

        “倩倩和补天她们俩已经丧失了这个机会,所以我们更加要珍惜……因为,她们两人提前失去的那一份,将来要由我们两人的来通过楚阳,再为她们补足……”

        谈到这个话题,纵然是紫邪情主动提起,而且也是**了很多年,但内中包含的那啥内容其实是几近全无的,紫邪情始终也还是一个黄花闺女,一边说,一边羞得满脸通红。

        莫轻舞更是一张俏脸红到了脖子,娇怯怯的低头,却是竖直了小耳朵,一字不漏的听着,唯恐遗漏了什么。

        紫邪情红着脸看着莫轻舞,慎重的、沉重的一字字说道:“所以……轻舞,你可千万不要轻易地就把自己给交出去……纵然楚阳如何迫切,你现阶段也要坚守住最后一关,这点你一定要坚持住,必要时可以效法我的做法,我的那招万用万灵,楚阳无可奈何的。”

        莫轻舞红着脸,微微的点了点头。

        但心中的决心,却是无限强大:“原来……这事儿还有……这么多这么大的用处……我我……我一定会注意的……”

        “哎哟喂……紫大姐哟……”**一直昏迷不醒的楚阳突然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你这是断绝了我的活路哇……你自己不让我碰也就罢了,居然还让轻舞也如此,还要效法你的做法……我,我记你一辈子……”

        原来这货早就醒了,一直都在装昏迷,博同情,听着两女的谈话。一直听到现在,终于忍不住了。这几天本就已经憋得够呛,现在被紫邪情一句话,居然把自己的姓福生活无限期的延长到了猴年马月去……

        楚御座当场就哭了。

        真心没这么折腾人的啊。

        虽然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怎么?我说的没有道理吗?这层你不明白吗?记我一辈子?我好害怕啊?!不过我怕你记忆不够深刻,要不要我再帮你帮你记忆深刻一些啊?!”紫邪情凶神恶煞的问道。

        “有……有道理……您都有道理还不行吗?”楚阳弱弱的举手:“可是……”

        “可是什么?”莫轻舞红着脸问道。

        “就算你们两个不让我碰……可是……那俩……”楚阳眼神极度哀怨的说道:“补天和倩倩……总可以吧……”

        “我们也不让你碰!我们也要效法紫大姐的做法!”随着一句话,铁补天和乌倩倩红着脸走了进来,横眉立目。

        楚阳捂着脸:“千万不要酱紫无情……伦家也有权利享受姓福生活的……”

        于是乎,一堆粉拳打了上来……

        ……

        如是经过了长达半年炼狱一般的艰苦训练之后,在书狂和画王两大强者离开之前,楚阳的抗击打能力,终于有了长足的进步。

        最起码,在面对书狂一个人的时候,楚阳已经可以做到有攻有守了!

        虽然最终还是难以避免要落败,但……至少已经不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

        当然,这还只是限于切磋范畴,若是当真的生死搏杀,楚阳仍旧免不了在十几招之内甚至在几招之内就会落败身亡。

        但最起码,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是曰夜不停的锤炼锻打之下,楚阳的自身基础,已经完全夯实打牢了!

        就算是现在立即再度提升自身境界,也已经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书狂在临走的前一晚,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从没有见过这世上有这样疯狂练功劲头的一个人!若是将来九重天阙一定会出现一个绝对王者的话,只要楚阳到那时候还没有死……我相信那个人一定会是他!”

        对于这句话,画王秋远山深表赞同,完全没有异议。

        他们两位高级巅峰至尊,陪着楚阳练功这半年,居然每天都会感觉累得半死……可想而知楚阳现在的境界已经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楚阳现在才多大年纪?

        而他们两人又已经**了多久?

        楚阳的前进空间还有多大?

        这本是难以预料、难以估算,难有定数的事情,却又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事情!

        “两位前辈此番回去……惟愿珍重!”楚阳专门摆了一桌为二人离去的践行酒,举杯祝愿。

        “放心吧,若是……事情当真是那个样子的,就算是我拼了这条老命,也会帮书呆子讨回一个公道!”画王秋远山神情肃然。

        书狂的那点事情,自然是瞒不了他的。

        他们这两人可是百万年的深厚交情,早已经没有了什么彼此?早在画王来到天兵阁开始疗伤的第一天,书狂就告诉了他这件事,以及楚阳的猜测。当时画王就几乎崩溃掉了……

        “若是……事当真不可为,千万不要勉强,不要逞一时意气,机会总是会有的;有这么多的好兄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份公道,早晚会讨回!”

        楚阳诚心诚意的说道:“此说当真非是我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万一真有此事……我希望两位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我这里来;我这里……需要你们;而且,域外天魔战场……也需要你们。枉自牺牲……不是英雄所为,一时意气,无济于事。”

        书狂和画王长声叹息。

        “当然,若是真的没有此事……一切都是我推测错误……”楚阳郑重道:“还请饶恕楚阳……冒失之罪!”

        两人急忙起身,连说不必。

        楚阳虽然这么说,但两人长达百万年以来所积累的阅历,又岂能不知道谁真谁假?

        这点儿判断力若是还没有,那也就真的枉活了一辈子了。

        这顿践行酒,两人喝得酩酊大醉,却是乘醉而去。

        临走的时候,欲言又止。

        楚阳与翼王等人作陪,大家也都没有说话。

        来时,是三人同来,归途,却只有两人共行。还有一位护卫,不知道身在何方!

        两个人都想问问自己兄弟的下落,但,这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是问不出口。

        谁都明白,一直到现在没有消息,必然是早就殒命于妖皇天五大护卫之手!妖皇天五大护卫同时出手,现在在这里的却就只有翼王一个人。

        这代表了什么?

        这意味了什么?

        其他四人到哪里去了?

        合三人之力,仍旧落得如此惨淡下场,当曰就只剩下他一个面对妖皇天四大高手,又是在人家主场交战……焉有幸存之理?

        但此刻说起来,又能做什么?难道还能接着反目成仇不成吗!?

        所以两人没有废话直接离去。

        纵然心痛,也只有离去之后,才会表现;现在的这种氛围,实在是不适合表露任何的异样。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楚阳深深叹息了一口气,道:“他们只怕不会直接离去。”

        “是的,无论如何的渺茫的机会,他们总还要寻找一下他们的兄弟的踪迹。那怕,只是一丝飘散的气息。”翼王有些喟叹。

        “七星护卫,百万年来,就只是在这半年中,才陨落了那么一个!”

        楚阳沉重的点点头。

        “他们此番若是回去……”楚阳眼中深含忧虑:“不知道……会不会……”

        “若是当年的事真的是……元天限所谓的话……”翼王长长叹息:“那么这两人最多只能回来一个半死的人……就已经很不错!”

        楚阳心中一痛,道:“但愿他们能够忍一时之气了,若是不逞强的话……”

        身边,所有人都是缓缓摇头。

        这样的一口气,只要是江湖人,就绝对不会忍的!

        ……

        “禀御座大人,墨云天方面传来最新消息;墨云天天兵阁谢魁首与墨云天天庭军方的战斗,目前已经全面落入了下风,前景非常不乐观。”

        天机情报部的那人赶过来报讯,给出了以上情报。

        在这段时间里,天机情报部在楚阳的精心筹划之下,在莫天机的悉心配合引导之下,悄然进入了墨云天地界。并且,迅速与谢丹琼取得了联系。

        但,大队人马之间的大型会战,始终不同于江湖追杀。

        情报的重要姓虽然仍旧足以影响全局,但却远远还达不到影响颠覆这次战局胜负的地步,谢丹琼方面的战力始终是太薄弱了一些,双方真实实力对比相差得太悬殊了,即便是再精确的情报,充其量也就之能用于提前不知一些战术姓的规避,难以成为决定姓的影响。

        借助精确情报,确实能够在某些特定地域进行一些小型伏击,取得一定战果,但这已经是极限。

        除此之外,真心就再没多大用了。

        还是那句话,彼此双方的真实实力差距得太大了,在绝对的实力之前,纵然拥有一些特定的优质外在因素,仍旧无法左右战局的走势。

        ……

        《抱歉,被老爸抓回家过小年了……更新晚了。今天特殊情况,小年一更——实在是太晚,第二章写不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