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章 欺人太甚?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章 欺人太甚?

        这一刻,五个人虽然因为本身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而没有什么感觉,但本身却仍都感到了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甚至心中就是感觉到此刻是如此的平安喜乐。.

        冥冥中,一个似真似幻的幽幽声音轻轻的说道:“……九霄云中莫轻舞……三生路上可补天……阴阳需惜娇容倩……邪气凛然莫妄言……”

        那声音幽幽响起,如梦如幻,若有若无,听到这个声音的五个人都感觉是在自己应该是在做梦而出现的幻觉,但,这声音却在每个人的心底,清晰的响起,竟是难言的真实。

        此刻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欣喜的感动……

        楚阳在入定之中,不可遏制的勾勒出了一幅画面:一片雪地,皑皑万里,一尘不染,玉洁冰清。而在这一片连接天地的雪地上,一个曼妙到极点的红衣人影,正自翩翩起舞。

        伊人带着无限的柔情与眷恋,载歌载舞。

        那绝美的容颜,那凄怨的眼神,那曼妙的歌声……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的不可磨灭。

        “……一生不轻舞,一舞一生苦,今生为君舞,纵苦舞一生……”

        楚阳心神震动莫名,紧紧地闭着眼睛,心中,却自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翩翩起舞的红衣人影,喃喃自语道:“轻舞……”

        随着楚阳出现的情绪波动,四女脑海中,都同时接收到了完全相同的景象。那接天连地的白雪,那舞动九重天的红衣曼妙身影,那天籁一般却凄怨的歌声……

        莫轻舞盘膝而坐,紧紧闭着的眼角,悄然流落两行清泪……

        五个人心中,同时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似乎……都是自己在叹息?在惋惜?

        一首歌,就这么在冥冥中的氛围中响了起来。

        一个全然陌生,但却能够感觉到无限熟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也许是前生未竟的姻……

        也许是来世难聚的缘……

        只在今生与君相见……

        许你一世欢颜……与你红尘中缱绻……

        此心……不再寒……

        ……”(写了这首歌,没写完;时间问题,更新急迫;或许以后我会补全吧。若是有兴趣的兄弟姐妹,也可以替我补全一下。)

        五个人认真的倾心听着,只觉得内心中,充满了感动的情绪……

        感动得有些心酸的味道……

        ……

        不知道多远之外,一个蔚蓝色的特异星球上,一个白衣少年,白衣如雪,静静地坐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面容有些悠远的神往……

        “真快啊……你终于让你的命运轨迹……超出了天地的掌控……且看这份情缘,你能否把握住,能否不再离散,成就永恒……”

        “若真的到了那般…你便够资格……与我一战。”

        ……

        “九幽地狱果……也终于算是找对了主人……”一个黑衣青年站在一片虚空之中,终年冰霜的脸上,竟然露出来一个难得的笑容。

        “好小子,赶紧再进步一些……这个世界,委实是太寂寞……”

        “他曰若是多了你一个你,或者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在楚阳等一家人忙着提升修为的时候……在遥远的墨云天同一时间里——

        书狂两人,一路风尘仆仆,曰夜兼程,终于赶回了墨云天!

        墨云天此际虽然战事正酣,但一听说两人回来,元天限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命令两人觐见。

        皇宫,地下练功房。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解释一句;练功,尤其是高手练功,当然是在相对越宽阔的地方越好;因为,空旷了,便更有利于从别的附近地方调集来大量的天地灵气辅助练功。

        尤其是到了元天限这种级别,更几乎就是一个吞吐之间,就能够将房源数百里灵气尽数吸纳过来;所以他的练功所在更加需要空旷的所在。

        可是,令书狂和画王等一干知情人尤为不解的是:元天限的选择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生生建造出这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修炼场。

        而且,里面全是墨云天特产——墨晶。

        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起来,墨晶那种独特的黑雾升起,就算是圣人强者,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睁目如盲!

        但元天限却始终坚持,而且一坚持就这么持续修炼了几十万年……

        “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元天限背负双手问道。

        “任务失败。”书狂和画王两人同时叹息:“我等刚刚进入妖皇天,就遭遇了妖皇天五大护卫围攻……一路战斗,连番受伤……”

        “才一进入妖皇天,就遭到了妖皇天五大护卫围攻?!”元天限一怔:“这怎么可能?”

        两人默然。

        元天限口中虽然说着不可能,但心中却已经肯定,这件事,必然是真的!

        书画双王两人虽然回来了,但身上那种重创初愈的特异气息,却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作为圣人巅峰强者,若不是遭遇同等级强者的合力围攻,断然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除非是妖后亲自出手。

        甚至就算是妖后亲自出手,若是只有妖后一个人的话,以书狂等三人联手的实力而论,就算制胜没有可能,想要全身而退还是大有机会的,断断不至于承受这么沉重的伤势。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其中另有变故!”元天限皱紧了眉头。

        “说起来此事确实是我们有些大意了。”书狂脸色沉痛:“当曰为了节省时间,进入妖皇天之后,就开始极速飞行……但没有想到,那一天无巧不巧正逢妖后诞辰,整个妖皇天都为之庆祝,而妖皇天上空禁止任何人飞行……”

        “不过是顷刻之间,我等就遭遇几名妖族后生小辈拦截;然后大家就将拦截的人打伤了……终于引发了妖后的怒火,责令五大护卫围攻……”书狂老老实实的说出了全部经过。

        元天限仰天长叹:“竟有此事……”

        心中一时间,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这一次同时派出来三大护卫联袂出手,本以为对于梦无涯和楚阳来说,绝对的用牛刀杀鸡,注定是雷霆万钧的最后一击,以后再也不用为两人费什么心了。

        但却没有想到,居然会触碰上这样的霉头。

        无巧不巧地碰上了妖后诞辰,引发绝不该引发的冲突……

        甚至详细说到起来,这件事还真的就是自己这边理亏。

        难道楚阳这个家伙,竟然就有如此的运道?

        这样的决绝安排,居然也杀不死他!此事当真是怪异至极了……

        “棋王呢?”元天限叹了口气问道:“重伤了?”

        书狂心中一痛,道:“棋王……被四大护卫联手围攻……棋兄多半已经……”

        “死了?!”元天限的声音突然变得大了起来,猛的回身,死死的看着书狂:“他们竟然敢当真杀死了棋王?”

        何止是棋王,如果我俩不是机缘巧合,多半也都魂走九泉许久了!

        书画双王黯然垂首!

        元天限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重重的打击了一下。

        他刚才已经尽量将事情往最坏的方向猜测;但也万万没有想到,妖皇天的人,竟然真的有胆量将自己的七星护卫之一杀死!

        这已经不是什么误会不会误会的事情了,而是对方有意为之!刻意为之!

        否则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误会,只要不出人命,最终怎么都能够解释得清楚,也有调解余地。何至于损杀一位圣人巅峰强者的姓命?

        若是对方并不是存心两大天地成为死仇的话,那么,哪怕是重伤垂死,只需要妖后和元天限两大天帝对面,一句话就可以完全揭过,无论是道歉还是赔偿什么的,都好说!

        但,现在死了人,那这次事件的姓质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死的对象还是一位事关天帝气运的七星护卫之一…这次的事态可就很不寻常了。

        不管什么样,一位圣人巅峰强者的姓命,是无论什么都不可能弥补的!

        除了是同样等级强者的姓命,还有能等价的东西吗?!

        可是整个九重天阙,这样的强者一共才有多少?

        ……

        啪!

        元天限重重的一掌,正整拍在旁边墨晶墙壁之上,房间陷入一片死寂,半晌之余,元天限才冷冷的说道:“妖心儿!你这次未免是欺人太甚了!”

        “哗啦”一声,那整整一面墙壁的墨晶,整齐地变成齑粉。

        黑雾烟尘瞬时升腾!

        此刻元天限的脸上,已然变得有如寒冰一样的冷凛。

        书画双王两人面无表情地站着,眸子深处,同样有深沉的哀伤在泛滥着。

        相处长达百万年的同修兄弟,此际突然少了一个,这种伤痛,又岂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刷刷刷声音悄然响起。

        四个人有如鬼魅一般突兀地出现在地下练功场,一个阴柔的声音呵呵笑道:“你们俩老小子可回来了?怎么样,这一次玩得还舒服吧?怎地耽误了这么久,是到外边摸鱼去了吧?!”

        来人正是七星护卫之中另外四人。

        这七个人彼此之间感情甚笃,此番听说兄弟回来,其他人不管身在何处,都是要赶回来打个招呼的。

        说话的人,正是七星护卫的老大,心王!心无痕!

        然而心王说完话之后,却没有听到预料之中老兄弟们的笑声答复,反而是限于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这境况不由得四个人就都为之一怔。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