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为王练功……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为王练功……

        “怎么了?”紧跟着心王第二个进来的魂王眉头皱了起来。.

        随即就发现,房间中就只有书画双王。

        其他的四个人心中都是一跳,隐约觉得不好的心王,阴柔声音突然间变得阴沉暴躁,似乎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压抑:“棋王呢?”

        书画双王垂下头去,一言不发。

        “棋王人呢?”其他四人一起大喝出口,神情语气,都变得非常急迫,焦躁!

        明知不好,却仍存在万一的指望,哪怕是重伤待死,神魂俱伤也不怕,只要一息尚存就好!

        “都不要问了。”元天限长长叹息一声:“棋王他……遭遇妖皇天五大护卫围攻,已经……埋骨妖皇天!”

        密室中,气氛瞬时变得异常的沉静,压抑!

        只听见四个人呼呼的喘气的声音!

        圣人巅峰强者,哪怕是十年百年不喘气,也玩玩不会发出这样粗重的喘息声,但现在,四个人的喘息声音,都如同是拉风箱一般。

        “死……了?”心王的声音变得干涩,噶声笑道:“咯咯…大人您…您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哈哈……棋王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他说着,眼睛在书画双王脸上梭巡着,充满了希冀的意味。

        希望两人突然如往常一般,一下子从佯装的悲痛表情化作哈哈大笑的告诉自己:你受骗啦,你个傻子……

        那样,自己决计不会动怒,只会很开心的扑上去,快乐的抓住这两个家伙狂揍一顿!甚至,让他们揍自己一顿也无所谓,只要他们说棋王没死就好……

        其他几个兄弟也在等待着,殷切地期待着,眼巴巴的看着书狂和秋远山的脸。

        两人只感觉心中如同吞了几万斤黄连;喉头如同被堵住一般,一时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有如泥雕木塑一般的呆呆站立着。

        喉结滚动了几下,却就只咽下了一口唾沫。

        其他四人的目光从希冀而逐渐的变得无神、无力、绝望!

        “死了?”心王茫然的说道:“真的死了?棋王,真的死了?我的兄弟,真的死了?!”

        突然仰天长啸,怒喝道:“你们两个混蛋还不快告诉我,这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啊!!!”

        突然间飞身上前,一把揪住书狂和画王两人的衣襟,怒喝道:“快说!快说是开玩笑的,快说啊!”

        一阵疯狂的抖动。

        书狂和画王两人的身体被摇得犹如筛糠一般急速抖动,却是绝望哀伤地眼神无力地看着心王,并不稍作抵抗。

        终于,心王不再摇晃。

        他凌厉万状地眼神看着两人,瞬时已察觉了两人之前也曾经身受重伤的情况,脚下缓缓退开两步;与另外三人并肩而立。

        突然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咱们这些人都活了几百万年,该死的,也早该死了……生生死死,大家都早已经看得开了,也看得淡了……没什么的,谁能真正不死呢。”

        说这话,似乎是在宽慰自己,又似是在安慰其他人。

        然而他的声音,比哭还难听;他的脸色,比哭还难看!

        他的胸口,起伏得也是越来越剧烈,终于忍不住一声大吼:“但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怎么死的!?事情始末如何?!”

        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盯着两人看。

        一言不发;连呼吸,也全部摒弃!

        瞬时,整个密室落针可闻。

        元天限瘦削而威严的脸上,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只是用一种很奇异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书狂和画王两个人。

        随着他们的诉说,元天限眼中那种莫可名状的神色,也越来越是变得幽深。

        深不见底。

        听双王说完,心王发出一声悲愤的大吼:“我们这就去妖皇天!找妖后报仇!”

        “我们去妖皇天!报仇!报仇!”

        魂王等人纷纷鼓噪。

        “肃静!”元天限眼中的奇怪神色突然消失不见,完全隐藏,只是怒喝了一声:“此事事关两方天地数百亿生灵之战,岂能如此儿戏行事!”

        “尔等也算是大有身份的人物,人生阅历也并不一般,怎地如此冲动!”元天限怒容满面。

        “但,兄弟被杀,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难道就此搁置此事,绝无可能!”

        心王怒容满面,声音尽量的压抑着,却是越来越是阴柔,阴柔得渗人,如果有修为稍低的人在场,不用别的,就他的这个声音,就能给人造成内伤。

        “难道我会不痛心吗?!我也痛心!但……现在咱们这边内乱未息,若是一旦贸然开战,胜负还在其次,怕今后就没有给棋王报仇的机会了……”元天限长叹一声:“所以我们只能暂且忍耐,等内乱结束,我自然会……兵发妖皇天!”

        元天限重重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本帝他曰定当为棋王,讨回一个公道!”

        沉默半晌之后,元天限异常沉重地说道:“棋王去了……你们只知道他是你们的好兄弟,却又可曾想过……他也是我的兄弟!共同经历百万年岁月的生死兄弟!”

        心王魂王等人闻言尽都沉默了下来。

        良久良久,心王沉重的说道:“希望天帝大人记得今曰之言……勿要忘记这笔血仇!”

        在悲愤之下,心王甚

        至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与天帝大人这么的说话,已经有些逾越的意味了。

        但,天帝大人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等于是立下了保证,若是心王还坚持去妖皇天复仇,就有些过分了,太过不近人情,无理取闹了……

        元天限深深点头,一脸的郑重。

        “多谢天帝大人!”六大护卫一齐躬身。

        躬身的刹那,终于有几滴浊泪,啪啪的落在了地上,掷地有声。

        “陛下……”书狂上前一步,欲言又止。

        元天限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和声问道:“还有什么事?”

        “此次任务失败……兄弟殒身;属下实在难辞其咎!”书狂沉痛的说道:“究根到底,都是因为我实力不济,若非……我……”

        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一时难言。

        其他兄弟几人长长叹息,纷纷说道:“这事有怎么能怪得到你……书狂,你何必如此自责……”

        元天限心中暗道:“敢情是因为这个……难怪我觉得书狂不大对劲……以他多愁善感的个姓,如此态度才是正理!”

        顿时心中释然,语气愈发的温和,轻声道:“书王,这件事委实怪不得你……哎,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死胜败对我们江湖人来说,实在是寻常事……或者,棋王虽然身陨,但他拼死努力能让你们两个兄弟平安归来,对于棋王那等重情重义来说,或许还是死得其所,笑赴幽冥……你不必太过于自责。”

        众兄弟纷纷附和,出声安抚。

        扪心自问,若是自己也去到了那等地步,说不得也会选择牺牲自己,以确保兄弟安全离去为第一要务。这么一想,心中也都是感怀不已。

        或许,对于棋王来说,在那样的危险情况下,能够掩护书狂与画王安全离去,他……已经无憾了吧?

        书狂深深吸了一口气:“属下在此之前,这么多年里,心下总是有所保留……辅佐天帝陛下练功,也是很少全力以赴……如今,竟然导致了自己的兄弟就这么……”

        书狂突然匍匐在地,放声大哭:“此事当真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藏有私心……”

        众兄弟眼眶又红了。

        元天限叹息一声,上前一步,轻轻地拍了拍书狂的肩膀,温言说道:“无妨……这笔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书狂以头抢地,大声说道:“属下一定鞠躬尽瘁,协助陛下,神功大成,压服妖后,为我那兄弟报仇雪恨!”

        “好,好好。”元天限心中大慰,连连点头:“你能有此心,相信棋王有知,亦会九泉含笑。”

        “陛下,属下今次身负重伤,几至殒命,却是祸兮福所伏,意外领悟到了一种较之以往更为有效的练功法门。”书狂站了起来,一脸坚毅:“陛下,只是书中万端,并不能突破,缺少一种直视的感觉,那等江山如画,一眼天下的感觉,总是不能全身心的彻底融入……”

        “不错……”元天限为了此事,实际上也发愁了好多年,闻言精神一振:“你具体想到了什么?可仔细说说,看看本帝能否给你一些个意见!”

        “这事还需要一个特殊的媒介参与,画王!”书狂沉沉的说道:“有道是书画不分家!但这么长久以来,我们却始终忽略了这一点。”

        元天限闻言沉思起来。

        “书,固然可以包罗万象,承载万事万物。而画,却可以更直接的方式观视万里河山!”书狂说道:“若是能在包罗万象之中,加入画面质感;那份参悟……才是真的面面俱到,至少较诸以往,强盛多多。”

        元天限道:“这件事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我们曾经也曾尝试过多种方式,但是……收效甚微。”

        “属下这次确实参悟出来了新的更可行的法门!”书狂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发出湛然的光辉:“只要我和画王联手,毫无保留的放开自身精神,让两人的精神世界完全融为一体,然后,由我主持发动万象**,启动最高层次,定然可以做到书画合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