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四章 决裂!死仇!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四章 决裂!死仇!

        若是自己是那些人,只怕也会感觉怪异吧:我杀了你的老婆,杀了你的爱妾,杀光了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但你现在却跟我这么亲亲热热……哈哈,还要口口声声,诚挚万分的感谢我!

        这世上,难道还有比这个更爽更赏心悦目的事情吗?

        一个圣人巅峰的强者,就这么有如煞笔一般的一辈子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书狂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我怎么会这么的傻,怎么的被人玩弄,还要是被一群人玩弄……

        元天限的精神波动突然强烈了起来,显然反噬即将来临!

        一边的画王脸上已经露出来焦急的神色;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精神力可是与书狂一起压制着元天限,甚至于他才是压制的主力,书狂分心于查探元天限记忆,心神波动极大,若是只靠书狂,反噬早就来临了,然而到了现在,却也已经去到极限了!

        书狂将心一横,继续向着记忆最深处翻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片黑暗!

        满目尽是一片奇怪的生物!

        每个人脸上都有刺青!

        书狂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震惊,失声脱口惊呼:“天魔!?域外天魔?!”

        便在此时,元天限突然发出了一声暴吼,声音充满了愤怒与惊愕!

        身后的画王即时发出一声闷哼,七窍之中猛地喷出鲜血!

        而元天限的七窍之中,也随即猛地喷出来许多血液,然而血液的色泽却是漆黑如墨!

        竟是完全漆黑的血液!

        元天限的本身修为远远高于两人,就算两人合力,也是大有不及,但现在他的精神已经被书狂全盘掌控,急忙竭力回缩,凝固,抢夺掌控权限,然后才是反击,这个变化过程艹之过急,让他自己也受了相当沉重的内伤!

        但他不能不急!不敢不急!

        书狂现在已经掌握了他所有的秘密,包括他那个最大的秘密,绝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元天限愤恨之余,更是惊惧,现在早已经是去到了心急如焚、刻不容缓的地步,便说是五内俱焚、惊惧万分也绝不为过!

        天魔身份!

        元天限乃是域外天魔!

        这正是他最大的秘密!

        这个消息一旦被天下所知,他之数百万年以来的所有努力就将在转瞬毁于一旦、烟消云散!所有的图谋,都会付诸流水!

        这个紧急当口,怎么能能不急!

        一直以来,书狂一直都在尽心地辅助他练功,这个过程已经长达百万年岁月!又有谁会相信,居然在百万年的忠心耿耿之后,突然间变生肘腋?倒戈相向?!

        纵然是元天限的老谋深算,机关算尽,也不曾想到!

        所以他几乎就是毫无防备的踏入了这个陷阱!

        但等到他发现自己竟被控制的时候,已经晚了,秘密被人洞悉已成定局!

        毫无疑问,书狂肯定是侵入了他的内心最深处,洞悉了他的所有大小机密!

        所以元天限几乎就是以拼命的姿态,猛地爆发了所有的力量!宁可不要这一次的巨大收获,也要尽快的脱身出来!

        为的,就是尽可能快的挣脱书狂的控制!

        “轰”的一声,密室之中猛然间发生了一次异常剧烈的爆炸!

        这却又是异常全无声息的爆炸!因为爆开的,乃是最最精纯的精神能量!

        以及,心灵能量!

        三个人几乎在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气场猛然爆开,三个人应声分做三个方向的飞跌了出去。

        但,又在同一时间里,同时往回扑!

        三个同怀杀心杀意杀机的人,同时使出杀招!

        元天限嘴角流血,七窍出血,一双眸子整个的变成了黑色。一身杀气,浓郁的黑气,不断地往外冒,正是天魔黑气!

        他要杀死书狂,一定要杀死他!

        书狂非死不可!

        因为他已经掌握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书狂不死,元天限寝食难安!

        此刻书狂也是七窍流血的往回疾扑!

        杀死元天限!报大仇!

        妻妾的仇!百万年来,书狂从无一时或忘!

        这长达百万年的仇恨,百万年间的欺骗,百万年的无穷羞辱!

        这一切,已经让书狂彻底失去了理智!

        心中唯有一念,杀死元天限这个元凶,这个罪魁祸首!

        谁能甘心这样被欺骗百万年?百万年啊!想起这一百万年,自己简直就如同一个超级大傻逼一般,供仇敌驱策,为仇敌卖命,而且,还豁尽心力地帮仇敌练功,就这样,还要对仇人感恩戴德,铭感五内。

        这对于一位超级高手来说,这种羞辱,简直是已经超越了所有底线的极致!

        毫无疑问,此刻书狂已经拼了老命!

        无论如何,也要杀死元天限!

        而画王也在被爆炸的气流冲开的同时,拼命地往回冲!为了自己的兄弟:书狂绝对没有可能是元天限的对手!

        若是书狂现在就死了,那么,就只能将冤仇永沉海底。

        没有人比画王更加了解元天限与书狂的实力差距,也没有人比画王更加了解书狂对当年那段仇恨的执着!

        自从那次之后,书狂等于是一生前途尽毁!

        三个人都处在拼命的在爆炸的外冲之力之中,往回飞!三个人,在强烈的爆炸之下,竟然将外冲之力再度压了回来!空中不断地发出啪啪的音爆。

        竟然有无数的空间裂缝,卡卡裂开!

        这间密室本来很小!

        他们三人又都是最顶峰的强者,只不过一瞬间,也许还没有一瞬间,他们就已经顶着爆炸的力量冲回来了。

        砰砰砰……

        三个人同时出手!

        书狂恶狠狠地拿着判官笔,画王手持逍遥扇;他们和两个人,都是心中早有准备,暗藏应手兵器,做乾坤一搏。现在就只有元天限是赤手空拳而已!

        但,元天限面对眼前恶劣局势却是丝毫不惧;左拳直冲,一拳正整轰上书狂的判官笔,而右拳同时硬撼画王的逍遥扇!

        又是一声剧烈至极的爆炸!

        书狂和画王同时踉跄后退。

        如此硬拼,力强则胜,力弱则败,全无花假,高下立判!

        元天限再发出一声长啸,在如山劲气之中猛地前冲,一只手化作了盖天掌影,狠狠的向着书狂头顶飘落。

        此时此刻,再没有比击杀书狂更重要的事情!

        漫天掌影铺天盖地而来,却尤是掩饰之招,真正的杀招竟是脚下,元天限脚下诡异的一动,一只脚竟是全无征兆地猛的蓦然伸长,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狠狠的一脚揣在书狂的小肚子上。

        书狂惨叫一声,身子即时翻滚后退,然而手中的两只判官笔却已然狠狠地扎在了元天限的小腿上,元天限一腿受创,竟不收脚,反而另一只脚又是如前一般无影无踪的出现,一脚正整揣在书狂胸口!

        随即,又是一只手狠狠劈落,意在必杀!

        然而一道身影鬼魅般的一闪,却是画王拼命地赶至,两只手猛地上举,死死地架住元天限下落的巨手,怒吼一声:“你还不快走?!”

        这话却是对书狂怒吼。

        一句话普才出口,口鼻之中同时迸出大量鲜血。

        这只手乃是元天限的独门绝学,地狱之手!

        之前两脚虽然命中书狂,已是重创了书狂,却尚未能彻底摧毁书狂的全部战力,而这一记地狱之手才是元天限的决绝杀招!

        这一击,着实是已经动用了全力,正是元天限的最强杀招!

        画王之前本就已经精神身体心灵三处受创,战力大打折扣,此刻更要硬接元天限的最强杀招,却已是力有未逮,才只是一个接触已经受了重伤,但他却是死死的勉力支撑着。

        一直到此时,刚才那股异常强大的爆炸力量才终于扩散出去,整个密室,轰的一声,整个飞上了天!

        元天限飞身而退,径自冲向出口!

        他竟然在这个时刻舍弃了杀死书狂画王的良机,反而冲向了出口!

        为什么?

        为什么书狂和画王瞬时已经明了,张嘴欲叫,可是口中狂喷鲜血,身子因巨爆之力连连跌退,神情焦急万分,想要叫出声来示警,但就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这才将一口已经憋得肺部几乎爆炸的气吐了出来,同时拼命出声:“小心啊……”

        但元天限已经去到了出口处!

        如元天限一般的绝代强者,身法速度何等之快,竟比那示警之声还要快许多!

        七大护卫同气连枝,百万年岁月的生死兄弟,感情之深早已经去到了同生共死的地步!

        既然未能在第一时间杀死书狂,那么,这在外面的四大护卫,就变成了足以威胁到元天限生命的存在!

        趁着现在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还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当口,尽快诛杀!

        这就是元天限此刻的想法!

        因为,若是自己当真的要与书狂画王生死搏杀,无论自己有什么理由,他们都绝不会帮着自己!只看这一次画王豁尽死命帮助书狂对付自己就可以看得出来!

        此刻元天限心底再也不存任何的侥幸!

        不能放过任何一点泄露自己秘密的可能!

        实际上,在察觉了书狂侵入他内心洞悉了他最大秘密的时候,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允许七星护卫剩下的这六个人活着!

        他们全部都要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