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八章 灭你九族!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八章 灭你九族!

        “真该死!”元天限再次骂了一句,不知道他到底是在骂谁,是在骂书狂、画王还是心王。

        直到此刻元天限才有时间看看自己的周围环境,但这一看之下,元天限竟是即时愣住,呆呆的发愣!在他面前,哪里还有什么皇宫?

        这里只是一片比废墟还要凄惨的地方!

        比狗窝还不如的荒地!

        触目所及,尽都是飞溅的血肉,刺鼻的血腥味,一阵阵的扑鼻而来,元天限怔了一下,才突然间发出一声空前凄厉的惨叫!

        “我的皇宫!”

        “我的皇后!”

        “我的儿子!”

        “我的家人!”

        元天限愤怒地仰**吼!

        在圣人巅峰强者的庞大神识极速搜索之下,元天限瞬时发现了一时事实,那就是那些自己在乎的人……现在,半个都搜索不到了!完全没有了任何反应!

        这样的结果,就只能昭示着一种可能:死了!

        全部都在刚才的自爆之下,灰飞烟散,神魂俱灭!

        元天限浑身冰冷!

        原来心无痕……对我最大的打击,竟然是在这里!

        我曾经让他们家破人亡,但今曰,他拼了一条姓命,尽散肉身与神魂,也要让我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吗?

        元天限愤怒地大骂起来。

        往昔灭人血亲的时候,只有伎俩得逞的快慰,今曰,血亲尽丧之余,竟是如此的痛心疾首!

        嗖嗖嗖……

        远方,有无数的人影正纵跃而来。

        “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来着正是皇城外围的许多守卫,此次事件发生得太过出人意料,而过程又是极其短暂,修为相对一般的他们,直到此刻才赶过来。

        至于皇城之内原本的守卫军,不管原来有多少,也不管这些人都是些甚么修为,此刻,都已经尽数变作了死人!整个皇宫,此刻便如一个乱葬岗!

        在如此惊天动地的爆炸之下,皇城之内所有人,无一例外,尽数死于非命,甚至外面还有许多被波及的地方……

        初步估算,最少有五十万人,在这一爆之中,死于非命,共走九泉!

        轰轰轰……

        外面仍自持续不断地传来轰轰的响声,大地竟也为之震动。

        却是刚才那一场爆炸引起的后续状况,墨云天皇城附近千里方圆内,同时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地震。几乎是将周遭所有的陡峭山峰,都同时发生了山崩与山体滑落!

        放眼看去,方圆数千里地域满目尽是一片哀鸿!

        元天限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射出空前凌厉的杀气,挥挥手喝道:“让丞相过来……开始……围剿叛逆!”

        说到这里,只觉得心中一口怒气仍自难平,且愈演愈烈,终于忍不住恶狠狠的一声大吼:“杀杀杀!统统杀掉!杀死!!”

        随着这犹如霹雳一响的暴喝声,让正在进行中的地震山崩,动荡得更加剧烈起来……

        元天限的眼中,却也终于浮现出了浓浓的哀伤。

        就算元天限本身乃是天魔,对别人可以做到冷血无情……但对他自个的家人,又岂能当真无情?若是当真无情,之前又岂会为了死去的儿子花偌大气力针对楚阳,如今,他最最关心的那些人几乎被心王这一爆彻底地诛灭了九族!

        往昔,只有他元天限灭人九族,今朝,竟是他元天限被人灭了九族!

        天道轮回,果报不爽,谁说苍天无眼?!谁说天数无凭?!

        “杀!”元天限红着眼,再次恶狠狠的大吼一声!

        木沧澜正在府中书房里,状似悠闲地喝酒,只是那眉头,却是始终紧紧的皱着。

        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是身为高层次修者的直觉,这种唯有高深修行者才拥有奇异的预感。这种特殊灵觉告诉他,有某种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这种玄之又玄的灵觉往往非言语能形容,却真实不虚,应验如神,可惜这份灵觉更近似一种直觉,非人力能够掌控,从来只有它警醒你,你却绝无可能主动触发它!

        木天澜正在思索斟酌着,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又或者是哪里可能会不对劲,突然间感觉一股异常强大的危机破空直袭而来,这份危机比之前的灵觉更加实在,木沧澜大吃一惊,情知必然有极重大变故发生,圣人巅峰层次的强横修为立即全力发动,已然护住了自己的整个宅子,随即身子一晃,整个人已经站到了房顶,正待散出神识探测到底是哪里来了敌人,竟来到墨云天的国都来搞事……

        突然间只觉得地下一阵莫名震动,随即,一阵足堪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就是从远方皇宫方向席卷而来。

        心志素来坚毅的木沧澜这一刻却几乎亡魂皆冒,再一次的全力施为,抗御这股突如其来的恐怖力量……

        然而……

        轰!

        整个元帅府,整个地从地面跳了起来,离地至少一丈!

        然后“轰”的一声直落下来,大部分房屋,瞬时四分五裂!

        府中到处都是惊叫的声音,总算在木沧澜护持之下,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但即便是这样,仍旧是让木沧澜震动不已!

        不能不惊讶,自己这边,可是有两个绝世高手在合力护持!

        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影子!

        这样的阵容,居然还抗拒不了这一波的震动!

        要知道,这不过只是冲突中心扩散出来的余波而已啊!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高手在墨云天国都之中交战?

        若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会全然不知情?

        还有就是,冲突发生的地点,可是由皇宫方向那边传过来的……皇宫!

        木沧澜心头突地一跳,不详的感觉愈发的炽烈,就要展开身法前去皇宫。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凄厉至极的破空声音瞬时从远而近;单只听这声音,以及那种如欲裂开的音爆,木沧澜已经知道,对面来了两个高手,两个超级高手!

        影子鬼魅般一闪,已然出现在他的身边,脸上同样露出了由衷的慎重之色。

        强敌现身!

        今夜的墨云天,注定将要天翻地覆了!

        还只不过瞬时光景,就在影子出现在木沧澜身边,才刚刚站定,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询的时候,对面的那两道人影,已经极速出现在木沧澜的面前!

        木沧澜定睛细看来人,这才真正的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书王!

        画王!

        竟是元天限贴身两大护卫!

        还有就是,这两人的状况很不好,书画双王面如金纸,浑身浴血,然而浑身上下流溢的杀气,几乎要冲破天际远扬三千里!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皇宫怎么了?”木沧澜急急地问道:“陛下现在怎么样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惨烈状况,能够让双王伤成这般模样?

        刚才皇宫方向出现了恐怖到难以想象的空前冲击,此刻元天限身边的贴身护卫又出现在此地,修为绝顶的两大护卫更身负重伤,一切的一切都将事件发生的源头指向墨云天帝元天限那边发生了巨大变故。

        “元天限是域外天魔!”书王突如其来的第一句话,实在太出人意料,让木沧澜的脑袋如同被大铁锤狠狠地砸了千百下,不由得一阵头晕目眩,连身子也摇晃了几下。

        这可能么?

        这怎么可能?!

        “元天限,墨云天帝,是域外天魔!”画王一边说话,一边吐血,眼神无限悲愤,沉沉道:“心王,我大哥他们,都已经完了,都死在元天限这个魔头手中了……”

        “木帅!你多多保重吧。”画王怆然的说道:“后会有期!”

        书王的口气与画王一样的怆然:“木帅,千万小心魔王毒手,我们屠魔之战再会!”

        话未说完,两道身影已经冲天而起,摇摇摆摆地化作两道长虹,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头没脑的几句话之后,两人立即离开!

        木沧澜,乃是墨云天军方第一人,万一被元天限颠倒黑白,巧言蛊惑,必然遗祸深远。所以两人逃离皇宫之后,尽管明知时间紧迫,仍没有直接离开,径自赶到木沧澜这里,给予警告!

        只要木沧澜知道了这个信息,无论他此刻相信不相信都不重要,哪怕只是有一点点怀疑,那也足够了!

        木沧澜此刻还没从那句话的震撼之中醒转过来,只觉得头脑中尽是一片混沌。对两人的离去,竟然忘记了阻拦或者道别的说话。

        天帝陛下……竟是域外天魔?

        这……

        “木帅,您看此事是真是假?”影子沉沉的问道。

        “此事…只怕…有八成是真!”木沧澜始终是心智沉稳坚毅之人,迅速冷静下来,目光中散发出来寒幽幽的光芒:“九帝一后各有来历传承,就唯有墨云天帝横空而出,事先竟始终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底细……虽然事后他也曾做过解释,履历也是无懈可击,如此突然冒出来的绝世高手本就是众人的疑惑所在!”

        “但当时圣君陛下说没有问题,所以也就如此了结了……”

        “而且,书画双王,作为是九重天阙文明的传承者;是不会说谎的,更不可能在这等大事上说谎,此事定然确实无疑。”

        木沧澜望着远处尘烟蘑菇云一般冲起的皇宫,眼中充满了深沉的忧虑,喃喃道:“影子,你在这里看着,我要去皇宫那边看看。”

        …………

        疼不疼,主要是那种莫名的不得劲,有时候就抽一下的那种神经跳动,让我感觉不舒服……太影响码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