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决裂之墨云天

第八部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决裂之墨云天

        影子大吃一惊:“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放心,没事的!”木沧澜淡淡道:“我们若是不去,或者两人一道去,才当真是一战难免,我若只是只得一个人前去,九成反倒没事。”

        “而且,陛下的本身修为虽然远远高过我,但,刚才那么的动静,显然是七王联袂与他战斗……他纵然功高参天,但连续格杀了五大护卫之后,相信再也没有足够杀死我的力量!”

        木沧澜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我愿意相信书王的话,但,这件事若是不曾亲眼确认一下,始终是心中不安!”

        “若是此事属实,元天限当真就是天魔又如何?”影子追问一句。

        “那我就……与之决一死战!”木沧澜迟疑了一下,随即就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我更要去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的机会要大。”影子坚持说道。

        木沧澜沉默了一下:“不可以,这里更需要你。若是我死了,更需要你!若是我没死,也更需要你!我需要你为我活着,不需要你为我而死!”

        影子沉默了。

        良久良久,涩声道:“好!那你一切小心,不要逞强!”

        木沧澜点点头,身子飘然而起,随即就是“忽”的一声,向着皇宫方向闪电般掠去!

        元天限身着一身淡黄色衣袍,背负双手,游走在一片废墟之中,身后,是陆续不断赶来的各位大臣。百官之中,丞相居于首位,此刻就在元天限身侧拱卫。

        元天限虽然身形略显佝偻,但在这一刻浑身散发的气势,却是一片杀机四溢,惊天动地!

        随着时间推移,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但元天限始终一言不发,就在废墟之中大踏步的走着。看着四周散落的无数血肉,被活活震死摔死砸死掉的人,都变成了一堆堆的肉饼,肉渣,肉屑肉糜。

        这些模糊血肉,有绝大部分乃是后宫的宫女,妃子,秀女,皇子皇女皇孙……

        不管生前是如何的千娇百媚,但在这等无妄惨祸之下死去,就是一般的惨不忍睹。都是一般的鲜血淋漓,骨肉残渣!

        元天限终于停下不动了。

        他的眼神,万分留恋地在整个皇宫散布的血肉上闪过,眼底深处露出一丝由衷伤痛,以及,一点淡淡的厌恶!

        淡淡道:“心王心无痕,率领六大护卫意图造反,诬陷本帝乃是天魔……围攻本帝!一战之后,五王被本帝当场击毙,书王画王逃之夭夭!”

        “传我命令,立即全面搜捕七王家属,诛灭九族!”

        “立即搜捕书画双王,不惜一切代价将之诛杀,诛杀其中任何一人者,封王爵,赏紫晶玉髓十万!”

        “立即安定军方政方,不得有半点搔乱。”

        “南方剿匪行动,持续正常运作,尽速剿灭一干叛匪,靖我云天!”

        ……

        “丞相!”元天限条理分明地如是安排了一遍,声音竟是异常的沉稳安定。突然转头对着丞相说话。

        “臣在!”丞相大人身子一挺。

        “你且随朕来。”元天限往前举步,丞相跟在他的身后。

        元天限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摆明只是点了丞相一个人,等于是命令其他的人都不准跟来。

        风声骤响,木沧澜凌风而落:“陛下,您没事吧……这……这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木沧澜一脸的震惊,看着眼前皇宫的废墟残骸,目瞪口呆,震撼不已。

        但眼神,却是偷偷在元天限身上闪了一闪。

        元天限停住身子,转过身,眼神木然地望着木沧澜,口中淡淡地道:“木帅当真不知此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木沧澜恭敬的道:“皇城发生此等大祸,乃为国之大不幸,然而此事来得太过突然,变生肘腋,防不胜防,臣那边的宅子也因意外冲击的余波而尽数震毁……臣安排了众将集结之后立即赶来,听候陛下吩咐……这……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天限定定的看了他一会,沉声道:“七王叛乱!”

        话落,目光却依然凝注在木沧澜脸上,一瞬不瞬,似要在木沧澜的脸上看出什么。

        木沧澜闻言之下,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随即才似乎是反应过来,道:“七王?心王他们?他们七个人一起作乱反叛?”一时间,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撼得有些怅惘和反应不过来。

        元天限沉沉点头。

        木沧澜即时破口大骂:“这般乱臣贼子!怎敢做这等逆天之事!死有余辜!真真是死有余辜!”

        他义愤填膺的说道:“陛下,老臣请求主持追缉一事!务必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尽数抓捕归案!”

        元天限大表欣慰的道:“木帅,此事自然断断不会饶了这几个叛逆!追杀叛逆,正是人人有责!木帅不必担心。”

        “是。陛下天威,乱臣贼子,必然为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木沧澜说道:“老臣回去之后,立即布置缉捕事宜,务求在最短时间之内清除叛逆,靖我云天!”

        丞相缓缓抬头,眼神变得阴鸷,定定的看着木沧澜,这一刻,这位一直表现的文弱的丞相,突然间变成了一头猛兽,伺机待动。

        木沧澜眼神一眯,看着丞相,微微一笑。

        元天限半晌不语,良久,才长长吸了一口气,展颜笑道:“既然木帅有此卫国之意,我心安矣,有木帅出面,叛逆必然冰消瓦解!”

        木沧澜义愤填膺,立即起身出宫,一路骂骂咧咧,满腔怒火,回府而去,还在路上就接连发出消息,军方全部将领,点将台集合!

        他走得很快!

        元天限看着木沧澜离去的背影,目光中寒光闪烁不定,片刻间寒芒尽敛,恢复淡然。

        却是一言不发,跟丞相两人走了出去。

        此刻的皇宫早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只怕连一条狗都难得寻觅到可供容身的地方,更不要说墨云天帝大人。所以元天限暂时就到了行宫之中安置。

        这边受损坏程度虽然也不小,但由于距离相对过远,总算是保全了不少。

        “陛下,那木沧澜的态度只怕有些不对啊。”丞相沉吟着说道:“刚才他第一次请求抓敌的时候,陛下已经委婉地表示了不用他出力;但他接下来却是说回去之后立即布置……这种做法分明就是无视君上,独断专行!这个兆头,很有些不好啊。”

        元天限沉着脸,淡淡说道:“木沧澜此番回去,墨云天便注定是将要分裂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还有,他也相信了我的天魔身份……书画双王,看来从这里逃走之后,并没有即时遁逃,而是去了他那里,向他诉说了本帝真实身份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到底说了多少,但肯定是说出了重点,本帝乃是域外天魔……”

        “陛下,既然如此,为何刚才不直接擒下那老贼?干脆断绝后患!”丞相眯着眼睛问道。

        话刚出口,就看到元天限原本如常无异的脸色就是一白,随即就是一口黑色血液猛地喷了出来,身形摇摇欲坠。刚才明明还自泰然自若,似乎完全无恙的样子,此刻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陛下!”丞相大吃一惊。

        元天限喘了几口气:“你道我不想擒杀那木沧澜么……委实是现在,我身受重伤,已经快要压制不住那伤患了!若是此刻再贸然与木沧澜交战……不管最终胜负,内伤都势必将加剧许多;恐怕百十年都不能恢复……而百万年大计,就要在这几年功成,如何能受此重伤!影响大局……”

        说到这里,元天限眼中露出强烈到极点的恨意:“书王心王这几个混蛋,竟然在如此关键时刻发现真相,发动叛乱……真真是死有余辜!”

        “木沧澜此去,必然将会有大动作,丞相,这件事,就由你来处置应对!”

        丞相大人两眼一闪,一股浓郁如墨的黑气从眼中冒出来,声色不动,道:“今夜,老臣当亲手擒杀木沧澜!为陛下一泄心中闷气!”

        元天限咳嗽了几声,道:“务须计划妥当,一击必杀!”

        丞相缓缓的点了点头。

        ……

        木沧澜急匆匆地赶回到府中,众将已经陆陆续续来到点将台集合。

        “咚咚咚……”

        点将台上,沉闷的鼓声不断的响起,每一声,都似乎远古战场的重锤敲击,重重的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中。

        一股萧杀苍凉之气,随之风起云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