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一章 文武之战!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一章 文武之战!

        木沧澜将已然沉寂了数十万年的澎湃战意,一股脑的引爆出来,如同野火燎原,汹涌而起,甚至还不止是战意,刹那间,更将自己的灵魂与所有修为,所有杀气,也尽都燃烧了起来!

        渴求一战!

        丞相,你还不过来么?

        ……

        此刻已是傍晚时分!

        整个皇城寂寂无声,安静至极,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然而安静却不等于安稳,更不同等安全,制造这个“安静”的氛围却是一股沉沉的压抑气势,这股气势却是将全城都笼罩了起来!

        好强大的气势!

        木沧澜正自负手站在房顶,在院子里,乃是九个黑衣人。.

        这九人正是木沧澜的私人贴身护卫!

        所有人都已经离去,所有军队高手,都已经出城!

        此刻还留在这里的,就只有陪同木沧澜纵横天阙,生死都未曾分开过的,九大护卫!

        这支原本由一百二十人组成的队伍,在这长达百万年战斗之中,陆陆续续的身死身故,最终,就只剩下这九个人!

        然而这九个人,每个人都是千锤百炼的顶峰高手!

        战斗,战争,对他们来说,就只是家常便饭!

        此刻,纵然即将面对的乃是墨云天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最惨烈的战争,但,九个人脸上一片平静,不兴半点波澜。。

        木帅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在他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再用什么语言进行沟通,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彼此全部明白!

        “今夜血染皇城!”木沧澜幽幽地说道。

        九个人默然不语,似是不为所动,但,眸子中的神色却突然间变得异样的炽烈!

        “他们已经来了!”木沧澜淡淡一笑。

        木沧澜话声刚落,就听见远远传来一声厉声长啸,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萧萧沧水天波澜;依依寒风吹落月,双雄并立墨云上;丹心铁骨铸天阙!木沧澜,我来了。”

        那正是丞相依落月的声音。

        这本是元天限当初即兴做的一首诗,更是将木沧澜与依落月两个人的名字嵌入其中,可谓是对两人的最高褒奖!

        事实上,这首诗在今曰之前,对木沧澜而言都是终身荣耀的象征。

        但此刻,木沧澜再次听到这首诗,却顿时感觉五内俱焚,前所未有的耻辱感觉充斥了心田!

        “依落月,既然来了,就索姓出来吧。”木沧澜眼中精光一闪,沉声喝道。

        “呵呵呵……”

        一声清雅的笑声,遥远的天空中,突然间出现了一袭青衣。

        青衣飘扬,便如是依风踏月而来,潇洒出尘。

        在刚刚看到这一袭青衣的时候,依落月的身影,就已经落在了十丈之外的房顶上,与木沧澜遥遥对望,佝偻的身体,花白的头发,都在风中徐徐摇曳,满脸的皱纹中,却有一双精光熠熠的眸子,闪闪发光的看着木沧澜。

        “木沧澜……你老了,我也老了……”依落月低低的叹息一声:“何必在我们临死之前,还要做这样的反叛呢?毁去一世英名,徒留无数奈何!”

        木沧澜目光如刀:“依落月,相信这是我最后叫你一次依落月了,因为我要问你,你的真名到底叫做什么?”

        依落月眯着眼睛笑了笑:“木沧澜,看来你真的老糊涂了……我的名字你早已知道,明明朗朗上口,却又废言再问?糊涂啊糊涂!”

        “呵呵……”木沧澜目光锐利的盯着他:“既然如此,你我之间注定无话可说!动手吧!”

        依落月突然哈哈大笑:“木沧澜,如今当了叛徒的你,身为一个叛逆,竟然也能如此的理直气壮么?”

        木沧澜冷冷道:“叛徒?身为域外天魔的汝等,如今身在九重天阙,竟也敢如此的嚣张么?”

        依落月爽朗的大笑:“域外天魔?你在开玩笑!”

        木沧澜冷冷道:“是不是开玩笑,大家彼此心知肚明,何必自欺欺人!”

        “哈哈哈哈……”依落月当真笑得欢畅之极,前仰后合,而他的身影,面容,然而就在这一阵大笑之中,发生了突兀至极的诡异变化!

        他的满头白发,突然间一根一根的变得漆黑如墨,他原本满是皱纹的老脸,也在瞬息之间变得光滑如玉!

        大风吹来,他的黑发飘扬,中间一道束发玉带,显得风神如玉,俊朗不凡!

        鼻如悬胆,目似朗星,面白如玉,直如玉树临风,竟然从一个锤锤老朽,弹指之间变成了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大笑声中,他把腰肢一挺,整个人也突然间挺拔直立,卓立于房顶,整个身子却自缓缓往空中飘起,大风凛冽,须发飘扬,衣袂飞舞,一股强大异常的凛冽气势,突然间就充斥于天地!

        依落月双手负在背后,目光紧紧的盯着木沧澜猛砍,眼神中再无丝毫感情,却是有优雅的声音继续传出来:“木沧澜,真的想不到,你我相交百万年,到头来,竟还是终须要有这么一战!”

        木沧澜低下头,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已然居住了百万年的宅邸,轻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完,他霍然抬头。眼神直直地瞪着依落月,声音如同金铁交鸣:“屠尽天魔魔孽,我墨云天人人有责!”

        “谁是天魔?”依落月在空中长笑,笑声隆隆而出,铺天盖地:“你木沧澜,才是天魔!”

        木沧澜睥睨冷笑。

        “木沧澜,乃是域外天魔一方潜入我墨云天的卧底,隐姓埋名,百万年来步步经营,用尽了心机手段,陷害无数忠良,终于爬上高位,如今,天魔大军入侵在即,你木沧澜身为内应,自然要予以配合,编造种种欺心之言,蛊惑人心,意图揭竿而起,行大逆不道之事!我今奉天帝陛下旨意,将此僚诛杀!”

        “逆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此刻的依落月风神如玉,就站在高空侃侃而谈,声音清朗,传播遍了四野八方。

        木沧澜对此却只是冷笑。

        对如此颠倒黑白的话语论调,他实在已经不想再多费什么口舌!

        若是能用文征还需要什么武斗,最终还不是得用拳头说话吗?!

        “下手!”依落月一声大喝之下,顿时,四周风声飒飒,数以百计的白衣人突兀出现,当先的三个人身子刚刚出现,已经化作了三道长虹,冲向木沧澜!

        “杀!”下方,九大护卫便如一阵黑色旋风,化作了整齐的一匹黑色长虹,截住了四面八方冲来的敌人,一声不吭,照面就直接猛下杀手!

        这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冲过来的那些白衣人才是被攻击的一方!而这边这仅仅的九个人,却是攻击的一方!

        这九个人的攻击模式简直就是疯狂之极!

        九个人一起出手的瞬间,空中竟然出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等九种条理分明的色泽,当真便如一道道色彩斑斓的彩虹!随即,就是一道道的血箭“噗噗”的喷溅出来。

        依落月那边冲过来的人都在喊打喊杀,显然是在壮大己方声势,然而木沧澜这边这九个人却是连半点声音也没有!

        仿佛声势、气势、威势对他们而言已然没有了意义!

        一时间,九个人纵横飞掠,不断地换着方位,变换自身位置当真已经娴熟到了极点,虽然他们在人数处于绝对的劣势,但却竟然在空中交织出无数的残影!

        单纯一眼看去,竟然比来进攻的依落月一方人数还要更多一般。

        无数的兵器,在刚刚交手的那一瞬,第一次碰撞之下就都已经粉碎!到了这个层次,能够承受得住他们的全部修为挥发一击的神兵利器,实在已经是少之又少!

        还就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元帅府府邸所有房屋,无一例外的悉数倒塌了!

        甚至连根基也纷纷从地面被震将出来,凌乱在半空!

        其中一位黑衣人默不作声,原本高速移动的身形突兀一定,双手一挥之下,空中所有的残桓断壁突然间有生命一般聚集在他的手中,随手一搓,就变成了一条足有数十丈长数丈粗细的巨大棍子,就那么搂头盖脸,不由分说地一棍子砸了下去!

        他的对手,一位白衣人双掌硬接,“轰”的一声,白衣人应声踉跄后退,黑衣人也发出了闷哼一声,却是继续前掠,等他到了那边上空,本已经在刚才那一击中粉碎掉的大棍又再度在手中凝结了起来,仍是狠狠的一棍子砸了下去!

        依落月微微冷笑,看着空中的双方激战,一袭青衫,依然是一尘不染;面如冠玉,依然是一片从容!

        木沧澜站在空中,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的盯着依落月,对周围战局也是不闻不问。

        这两人都知道,对方才是自己真正的生死大敌!

        只要自己稍稍一分神,自己手下的所有兵马,都在对方一击之下,即时损毁大半!盯住了这个最大的敌人,就等于是保全了自己手下!

        “木沧澜,我本来始终不明白一件事!”依落月看着战局,声音格外的轻柔,似乎在与老朋友讨论什么事情一般:“你为何不让这些人也都参战……但凡所有的军方之外的人,不管是什么战斗,一律不准参战……这是什么道理……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木沧澜淡淡道:“明白?你明白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