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三章 别无选择!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三章 别无选择!

        依落月心知有异,竟不在缠斗木沧澜,反而身子飘飞,旋风般往下落去,目标却是正在各自移动,显然是在努力构建出某种阵势的那九个人,显然,此刻,关键已经转移到了那九个人身上。.

        然而木沧澜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同样身形瞬动,如影随形一般,追着依落月落下地来,突然一声大吼:“天魔!纳命来吧!”

        双掌如同旋风般一阵疾速挥舞!

        突然间,从天上,从地下,从空气之中,无声无息地出现了无数锋利的刀刃,每一柄,都夹杂着异常尖锐的音爆声,将虚空中划出一道道空间裂缝,呼啸而来,走势无匹!

        每一柄刀的后面,都仿佛是伴随着一截火焰。那却是刀刃自身的速度实在太快,极速而造成的剧烈摩擦引燃了周遭的空气!

        此招正是木沧澜唯一显露人前的成名绝技:虚空刀魂!

        这一招,但凡出现在战阵厮杀的时候,几乎每一次出击,都会造成至少数万人的死亡!端得是威力无匹,威势更剧!

        依落月骤然感觉到自己在同一时间,竟同时遭到了不下数十万柄兵器的联合袭击!纵然他修为通神,却也不敢贸然硬接同级数的木沧澜的全力一击!

        这样的刀山刃海,绝对足以击破他的元力防御,直插入身体。

        甚至,余力不衰的还能够透体而出!

        虽然依落月有绝对的把握自己不会因此而丧命,但,就此受伤也是很不愿意。

        心念电转,无奈之下,一声清啸,身子有如旋风一般告诉旋转起来,一边躲避,一边就地忽的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龙卷风,同时,手中电光闪烁,精准无比地将每一柄刀锋都磕开去。

        但如此一来,形势再辩,纵然强横如他暂时也只能自保,无力攻击!

        而木沧澜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身子一晃之下,同时出现九道幻影,分别奔赴九个战场,呼啦啦横扫一片,瞬时已经将九大护卫全数聚集在一起,沉声喝道:“准备!”

        下一刻,一只手掌变成了幻化的白光,白光如炽,狠狠的击向地底深处!

        白光一闪而没。

        围攻的众人等完全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用意,攻击下面……哪里也没有敌人啊!

        正在想着,突然间,“轰隆隆”一声沉闷的爆炸从地底深处传上来!

        这股子爆炸竟是异乎寻常的猛烈!整片深达数十丈的地皮,都随着这一声爆炸而被完全地掀飞起来,方圆数百里地界,整齐地飞腾上半空!

        到处都惨叫连连!

        一片蘑菇云,冉冉升起!

        相信任谁也没有想到,木沧澜居然早早就在自己家宅子下面,埋了这么多的炸药!

        看这一波炸药爆炸起来的威势,之前埋下的火药最保守的估计只怕也要有几十万斤之数!

        整片元帅府府邸,瞬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今次所有参与围攻的人手,小部分在刚才交战中就已经受伤的,直接魂飞魄散,其余的,大部分也都是身受重伤,能够当真全身而退的,寥寥无几!等到丞相依落月的那一袭青衣身影再度从硝烟弥漫中横空而出的时候,木沧澜和他的九大护卫早已经鸿飞冥冥,无影无踪!

        依落月面沉如水,眼看这满地狼藉,遍体鳞伤的属下们,目光寒凛如冰。突然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离去的一袭青衣,竟仍旧是一尘不染,潇洒出尘。

        在一路的行进之中,身子却也再度变得佝偻,头发花白,一如垂垂老朽。

        ……

        此时的南城门。

        整个被定魂铁包裹更由数万高手合力打造出来的城门楼,原本以为可以千秋万世的不朽城楼,这会竟已经完全崩塌了!

        木沧澜双手负后,如同崇山峻岭一般巍峨挺拔的身影站立在一片废墟之中,目送千军万马呼啸鱼贯出城!

        目光如电!

        有木沧澜负责亲身断后,出城的将士无不精神振奋,再有半点犹豫牵绊之意!

        一个个的尽都是精神饱满,飞速而出!

        在经过木沧澜身边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敬重之极地敬了一个军礼,人数虽然众多,却是井然有序,丝毫不乱。

        木沧澜黑衣飘扬,眼神无尽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这片废墟,眼看着自己为之奋斗了一生,保护了一生的皇城,心中百感交集!

        曾经,自己曾为这片一天地披肝沥胆,竭尽心力的守护!

        今后,自己将与这一片天地不共戴天,势不两立的对立!。

        这明明是自己至为深爱的土地!

        除非有朝一曰能够将元天限的天魔身份确实无疑地昭告天下,而且还要人人认可之后,自己才能洗刷掉‘叛逆’的这个污名!

        否则,在那之前,自己就只能长久地背负着这个耻辱的称号,一直走下去。

        很可能一直到自己身死,也无法洗刷干净!

        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久违的梦无涯。心中竟然全没来由的泛起了几分羡慕。

        梦无涯……始终早走了一步。虽然是蒙受了不白之冤,却早自己一步摆脱了天魔傀儡的艹弄……

        木沧澜静静站在这里,思绪飘飞,一时间,有些感伤,有些酸涩,有些迷惘……

        今后,到底该何去何从?

        ……

        元天限面对这一次大军**,竟然完全没有做出任何相应的反应!

        这个现实让木沧澜不禁更加的肯定,在七王之乱之中,元天限绝对是身受重伤。

        元天限全不出面,深藏不露的丞相大人也是一战而走;如今放眼整个墨云天,已经再也没有可以阻拦木沧澜的力量了。

        然而木沧澜现在却也真的没有可以一举屠灭元天限的能力。

        双方都只能默默等待,等待对方露出破绽。

        等待以后!

        但双方却也都能感觉到,这一战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墨云天都必将元气大伤——或者元天限现在不阻止,就是为了避免出现这个元气大伤的结果吧?

        经此一战之后,不管谁胜谁负,都是几乎无力再战下去。届时一旦天魔大举入侵,在抗击天魔的队伍之中,注定要少了一方天地的力量!

        木沧澜想到这里,一阵黯然神伤。

        但,就算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这一次的内战却仍旧是势在必行,而且还要迫在眉睫!

        ……

        已是深夜。

        城外七百里。

        密林中。

        “木帅,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位将军站起来问道。

        “取道顺路南下,一路沿途收编我们的军队!大军兵锋直指雨迟迟部!若是雨迟迟能够幡然悔悟,我们就给他一次机会,若是……也只好将之剿灭,大义之前,当断则断!”

        “然后跟谢丹琼合兵一处,集结优势兵力,出兵北伐,剿灭天魔魔孽元天限,靖我云天!”

        木沧澜目光坚决,悲痛中带着压抑,但却是一片浩然:“这一战,必将引动无数生灵涂炭,但我们已然……别无选择!”

        “是的,我们已然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

        是的,任何人都是这样的别无选择。墨云天木沧澜这一边的人,除了覆灭元天限之外,别无选择。

        谢丹琼走到现在,也已经别无选择。

        而元天限身为天魔,同样也是别无选择!

        ……

        “这个夜晚,注定一场血战;胜利了就是普天同庆,失败了就是遍地枯骨!”谢丹琼浑身浴血,站在同样是伤痕累累的队伍前面,神色庄严,带着无言的疲倦:“所以,除了拼死一战,我们别无选择!”

        “因为我们的身后,已经是我们的亲人!”

        “我们必胜的所有!最珍视地守护!”

        谢丹琼声音沉重。

        下面,所有人都是默默不语。

        在这段时间里,谢丹琼每战必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进敌阵,最后一个撤出来。淤血厮杀,数次为了援救己方的将士而将自己置身险境,无数次九死一生!

        这种人格魅力,早已形成。

        那些迫于无奈过来的斩梦军将士,对于自己这位新的统帅,从一开始的微微排斥,到后来的冷眼旁观,再到以后的慢慢融入,然后到现在的全心接受。

        可以说,是谢丹琼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他们!

        想当年,梦将军也是率领我们如此冲锋陷阵的……

        如今,梦将军蒙冤在外;我们一时间也见不到他了;能够接受谢魁首这样的人的领导,也算是没有明珠暗投!

        但此刻,由于雨迟迟疯了一般不断地进攻,虽然谢丹琼等人也都是能征善战,但终究是寡不敌众。

        在不断的血战之中,谢丹琼等人一次次的的从绝处逢生,一次次的濒死挣扎反击,一次次的偷袭敌人,一次次的战败,一次次的再战……

        几个月以来,消灭的敌人,足足超过了两百万!

        但,残敌一千,自损八百。谢丹琼这边也逐渐的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逐渐的被逼迫到了近乎于山穷水尽!

        现在,纵然有千条妙计,但以现在的不到二十万残兵败将来说,面对敌军三百万围追堵截,却也已经是毫无办法!

        再退后一道防线,就到了自己等人的大本营!若是被敌人攻陷,所有的老弱妇孺,等于是任由屠戮!

        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听着谢丹琼的话,所有人的眼都红了。

        “我会陪你们……力战到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谢丹琼的心中,突然一片通明剔透!似乎放下了什么,也似乎解脱了什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