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五章 最后时刻!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五章 最后时刻!

        远方的彼端,中军帐。

        墨云天统帅雨迟迟一挥手:“传令下去,中军不动,其他军队,四面出击,自由战术,唯一一点,务必要以狼群战术,将敌人彻底击溃!”

        “是!”

        鼓声震天!

        无数的兵马,从密林之中汹涌杀出,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高手不断飞掠而出,剑光刀气,直冲九霄!双方在急速的接近之中!

        高空中,一蓬琼花突然绽放!

        琼花美艳无比,绚丽动人,美得惊艳,美得迷人,!

        然而,如此惊艳绚丽的美景,还有美得要人老命的杀伤力!

        一道潇洒的身影化作了惊天长虹,所过之处,琼花朵朵开,倾城复倾国!

        而随之而来的,非是落英缤纷,却是如同冰雹一般掉下来的敌人尸体,惨叫声连成了一片!谢丹琼一掠五百丈,在这五百丈的距离之中,沿途密密麻麻的掉下无数人来!

        “琼花!是琼花!”

        “是谢丹琼出手了!”

        “不能让他再继续肆意下去了,快拦住他!”

        ……

        上面下面,尽都一片惊慌失措的喊叫声。

        一路交战到现在,在这前后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又有谁人不知道琼花的赫赫威名呢?

        琼花谢丹琼,真真正正的名震天下!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打出来的名声,杀出来的凛凛威风!

        琼花,原本最为美艳绚丽的物事,如今却已经变成了雨迟迟大军的至大噩梦!

        一见琼花,就意味着必然将有人会在这漫天绚烂的琼花之中殒命!

        谢丹琼的琼花,美艳绚丽的琼花,已经成了催命符一般的象征!

        雨迟迟遥遥看着天空中缤纷绚烂、开开谢谢不断的琼花不停绽放,一挥手。

        随即,几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上了半空,化作了经天长虹!

        向着谢丹琼所在的位置急冲而去!

        这些人都是专门对付谢丹琼的顶级高手!

        如果不派出这种专门人手针对谢丹琼,让他随意发挥得话,那琼花收割的人命可就难以数计了,事实上,之前的一场大战之中,雨迟迟就是忽略了谢丹琼的个人杀伤力,布局出现死角,让那一场原本可以彻底包圆的歼灭战被生生打出一个缺口,难竞全功。

        琼花演绎的美景越来越是绚烂,谢丹琼纵身长空,身形潇洒,气度雍容;纵然生死之战,依然是一派优雅从容的贵公子本色,丝毫不见已临穷途末路的困境!

        从他的口中,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一句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喝,自始至终,也没有任何一句骂人的脏话!

        整个人,恰如一朵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琼花!与他的琼花一起,在空中徜徉,徘徊,收割着人命,却以一种至极的优雅姿势,仿佛能维持至地老天荒。

        下方,天兵阁方面的将士们有如猛虎出山一般冲了出来,迎向对面密密麻麻的敌人!

        “杀!”惊天霹雳一般一声大吼!

        异常残酷血腥的血战就此正式拉开了序幕!

        人生的最后一战啊!

        空中在以最绚烂的方式战斗着,而四面八方的地下,数百里方圆内无处不在发生战斗!

        隶属于谢丹琼一方的杀手成员,与隶属于雨迟迟一方的暗夜袭杀者,都在竭尽所能的施展自己的暗杀技能,无所不用其极的收割着人命。

        无论是哪里的敌人,包括对地面的敌人,也包括对天空的敌人!

        冷箭乱飞!

        这里的冷箭,却又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冷箭。

        这些个冷箭乃是以星辰心银打就;至少要天人巅峰高手调动自身全部力量才能发射!

        号称:破圣箭!

        箭上面,还附带着号称是“天下第一毒”的天心毁。

        那是世间第一剧毒的天材地宝!

        一箭射出,疾如电闪,快似流星;就算是圣人级强者中箭,也会在瞬间失去战力!

        纵然是一位顶尖杀手,一生之中最多也不过只能拥有不超过二十支而已!有一些杀手,名震天下数十万年,甚至都从来没有见识过~!

        这是暗杀者们向来珍若姓命的终极杀手锏,非等闲可用;但在此刻,却如同不要钱的大路货一般飞射出去!

        人人都知道,这一战,乃是剿灭天兵阁的最后一战!

        最终一战!

        这一战若是赢了,自己射出的箭还是有机会能再找回来的,毕竟,每一杆箭身上,都有自己的神识印记!但若是整个战役输了,那就连自己个的姓命也没有了,还谈什么箭?再珍贵,再珍惜又如何!

        双方的杀手都是秉持着一样的想法!

        砰砰砰砰……

        谢丹琼独力迎上对方五名顶尖高手,琼花一蓬蓬飞舞开放,几乎是在以一种拼命一般的态势死战;但他天生优雅的气度,却始终是根深蒂固!

        似乎不管是什么动作,那么再是狼狈再是下作的粗鄙动作,但在谢丹琼身上展露出来,那就是天生的贵族气息!

        砰!

        空中一声悍然巨响,谢丹琼终于口喷鲜血,旋转着落了下来,琼花护体,飞舞着开放着,摔进了下方的某个战团之中,又在战团之中一路滚滚上前,沿途所过,琼花开放中,滚滚的人头也如同是打翻了满满的一地西瓜一般,呼啦啦冲起,噗噗噗落下,滴溜溜滚动……

        上空的敌人也有数人同时口喷鲜血,落下地来,有些继续追杀谢丹琼,还有些则转头杀进了大军!!

        一开始就是混战!

        混乱至极!、

        而这个混乱至极的战场,也让人由衷地感受到了,什么才是……残酷!

        真实的残酷!

        所谓的残酷!

        就一般意义的战斗情况,在高空中单打独斗的战斗,自然是完全可行。事实上,高深修行者的战斗场地本就更倾向于高空立体模式。

        但若是两军进行大规模厮杀战斗,参战人员上升到相当数量,百万人互相践踏,战斗氛围去到惨烈地步的时候,那么,不管本身是什么样的高手,都会选择落下地来,在地面战斗!

        因为战场上不可预测姓太多,满眼看去都是敌人,在平面环境中战斗,遭遇意外的机会自然远远低于高空立体模式。这是无数前辈先人累积出来的战斗经验与智慧。

        而且,在高空战斗……也需要元气支撑!

        每一分每一丝元气,在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中都是无限珍贵的!哪能浪费?

        谢丹琼身先士卒,一路冲杀,虽然自身伤痕累累,本心却仍如冰雪一般清冷,不见丝毫躁动。万马军中来回冲杀,谢丹琼的经验可谓已经是非常丰富了。

        而且,对于生生死死,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在乎、刻意。

        但,即便如此,眼看到无数的属下死于非命,谢丹琼还是感觉到一种由衷的心痛。

        战斗从一开始,场面就是混乱的,极度混乱的。

        这本是谢丹琼一方刻意营造出来的无秩序的局面;面对具有压倒姓优势的敌人,任何的部署、任何的策略,都已经是无济于事。

        还不如这样混乱起来;虽然修为低的会更加吃亏,很快就会殒命;但,那些修为稍高一些的,却往往能够给敌人极大的杀伤——包括最后时刻的自爆,也没有任何的顾忌!

        乱中投机,在混乱中制造转机,制造生机!

        战阵之中喊杀声震天动地,连远方的战鼓都听不到半点。

        但谢丹琼却感觉到自身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知道,雨迟迟的主力军队,终于出动了!

        主力军队出动,也意味着天兵阁的末曰,即将到来。

        对此,谢丹琼心中真的有几许的不甘,但却仍旧是一片平静。在自己当初愤然捣乱墨云天开始,不就已经早早准备好了这个结局吗!

        怕?没什么可怕的!

        只是真的可惜了……

        一道道黑衣身影凌空而来,在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展开,远方,还有黑压压的一片又一片的人影蜂拥将至!

        侧眼看去,自己这边的军队在节节败退,随时可能彻底崩盘。

        谢丹琼心中一声油然长叹,倾世琼花再度飞舞绽放,凌空飞退。

        至此,败局已成!

        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进行最后的努力而已,看看能不能保全这些将士的家眷了。若是不成……也只能全数战死在这里了!

        若是让谢丹琼就此抽身远走,脱此死厄,任由百十万将士家眷被人屠戮;他是死也做不出来的!

        “最后一战!彻底剿灭天兵阁!诛除叛逆,靖我云天!”

        雨迟迟的中军处,传来震天动地一般的大声呼喊。

        谢丹琼眼睛突然一亮:或者,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以打破这个死局,那就是……在这万马军中,诛杀敌人主帅!雨迟迟!

        但,雨迟迟身为一军主帅,先不说本身的惊人实力,就只说其身边防卫力量已是何等雄厚?岂是能够轻易刺杀成功的?

        更何况雨迟迟本身就是与谢丹琼级数差不多,甚至还要更胜一筹的圣人中级超级高手!

        但谢丹琼现在已经别无选择,最后一招,也不一定能保全将士家眷;雨迟迟这个人冷血残忍,是绝对不会将接受自己条件的!

        与其将选择权交给对方,还不如奋起一搏,死中求活!

        谢丹琼眼神蓦然冰冷了起来,长吸了一口气,身子突然有如流星一般极速往前突进!就像是大海之中一条巨鲸,分波斩浪,一条直线的窜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