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七章 绝处逢生!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七章 绝处逢生!

        一招换一招,显然谢丹琼吃亏更甚。

        谢丹琼一声闷哼,虽然心不想退,但现在却控制不住,凌空退后,然而在这个退后的过程中,又有前后左右的许多攻击临身!

        噗!

        谢丹琼的双脚普才落地,踉跄了几步,勉力站定,这才发现,自己又已经回到了大帐之外,刚才的入口之处!

        他的嘴角,有一缕鲜血控制不住的缓缓流出,一滴滴滴上白衣。

        就像是一片雪地上,徐徐盛开了点点梅花。从他的身上,身前身后上身下身双腿,几乎所有的位置都有一缕殷红从白袍中渗出来。

        只是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谢丹琼遭遇、承受的打击,就已然超过了数百记之数。

        人人看着谢丹琼的眼中,都多了一丝惊骇!

        在这样密度的打击力度之下,你竟还能不死?

        “好厉害!”谢丹琼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却又咳嗽了两声,随着那两声咳嗽,鲜血涌泉一般从口中流出。

        他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多半是完不成了!

        还不仅是自己要死,自己一手创建的天兵阁,也必然会覆灭在这里。

        但,谢丹琼还有一招,最后一招!

        自爆!

        他春风一般笑了起来,带着至极的优雅,缓缓道:“一二……**……呵呵……这里一共有四十七人,四十七个当世绝顶高手,却不知道最终有几人,会为我陪葬!”

        此言一出,人人心中凛然。

        显然,这位天兵阁的头子,九重天阙墨云天有史以来势力最大的盗匪,要拼命了!

        面对这样的人的自爆,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有把握活下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生出了退缩的心思,同时更滋生了怨恨雨迟迟的心思,居然放任这样的人来到近前,根本就是把所有人的姓命当儿戏么!

        但,军令如山,此刻若是退了,无异于临阵逃脱。

        那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

        谁也担负不起这样的责任!

        就在心情极度的复杂矛盾之中,谢丹琼俊俏白皙的面孔上,突然流溢出来一丝耀眼的鲜红色,瘦削笔直的身子,也逐渐地鼓胀了起来,自爆迹象全无掩饰……

        便在这个紧急关头,突然间数道人影闪过,有几个人出现在谢丹琼身周。

        有一人轻声道:“谢魁首务须如此,情势还没到哪一步,咱们天兵阁犹有余力未尽!”

        谢丹琼闻言一怔,此时此刻,天兵阁哪里还有什么余力?而且此行根本就没有人跟随自己过来啊,不会是敌人措词乱自己心神、阻止自己发动自爆吧!

        谢丹琼丝毫不敢怠慢,自爆的动作也未止息,转头一看,却见五个黑衣人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当中一人,脸容瘦削,目光锐利,见谢丹琼转身,警惕姓丝毫不减,瞬时已知谢丹琼心意,即时躬身下去:“谢魁首,实在抱歉,我们兄弟来晚了,致令魁首陷身陷阱。”

        谢丹琼气势仍是不变,冷冷问道:“你们当真是本阁中人,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心下疑窦更甚,将已提至极限的功力,勉力再催三分。

        那瘦削的人见状连忙说道:“我们都是楚御座座下的人!乃是专程赶来……”

        他后面说了什么,谢丹琼已经全然听不到了。

        因为,他只听到了三个字之后,就感觉一阵莫名的狂喜突然间席卷了自己!这一刻,谢丹琼有一种狂喜的几乎要爆炸的感觉!

        楚御座!

        除了自己的一干兄弟,除了一起从九重天飞升的人之外,九重天阙,当真就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

        单只是这三个字,就足以打消之前一切的疑窦!

        我大哥!

        是我大哥那边的人手到了!

        看着眼前这瘦削的身影,谢丹琼晃了晃头,道:“是你们!竟是你们!”

        他的心中,终于泛起了些微熟悉的感觉。

        在近期最后的几场战斗之中,始终有一股来历莫名的力量一直在参加战斗,一直在协助自己,自己一直都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来自什么人,还一度以为是情报组织出的力,原来真正的源头就是眼前这些人!

        楚阳的人!

        “我叫王刀!参见谢魁首!”这瘦削的汉子,正是王刀。

        “我们这一队此来,共得三千人手;至于其他的队伍有没有潜伏力量,小人就不知道。”王刀说道:“之前连番战斗下来,还有……不到一千五百人幸存……此刻,他们都还在战斗之中,是小人看到谢魁首单身赴会,担心魁首有失,是以带了四位兄弟前来支援……”

        王刀的声音中,有淡淡的黯然。

        三千兄弟联袂来到这里,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的一流高手,但只不过几场战斗下来,就损失了一大半。

        谢丹琼深深吸了一口气:“多谢了!”

        “我们到来时,御座大人托付给我,为谢魁首带来了一件东西。”王刀伸手入怀,从怀中掏出来一个紫晶瓶,递了过来。

        谢丹琼目光一亮,并不迟疑,接过瓶子,完全没有丝毫犹豫地就打开瓶口,倒出来一粒丹药,一仰头就吞了下去。

        瓶中,这样的丹药还有九粒。

        “这样的瓶子,一共有十个。”王刀恭敬地说道。对谢丹琼的尊敬,一如面对楚阳!

        来到墨云天之前,楚阳曾经说过:“那是我兄弟,你见到他,要像见到我一般的尊敬!”

        “谢丹琼在墨云天,可以全权代表我!”

        这是楚阳的原话!

        谢丹琼心神莫名激荡。

        只因为他知道,这瓶子里的是什么!

        九重丹!

        久违的九重丹!

        而且,从刚才入口一瞬间就可以感觉到,这貌似还不是一般的九重丹!

        功效更远超之前的超超级版的九重丹!

        同样只有谢丹琼自己才知道,自己刚才实在是已经受了极其致命的重伤!要不然,也不会选择自爆这一条终极之路!

        而这一枚丹药下去,自己的所有伤势,,连同刚才强行终止自爆而带来的强烈反噬,都已经复原了大半!

        而且这枚药力还没有完全化开,有余未尽!

        这样的九重丹,楚阳竟然一次姓就送来一百粒!

        谢丹琼这会是真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心中无限的温暖。

        说话间,雨迟迟方面的人已经全数退后,就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帐!四面八方,超过十万的敌人已经将这里包围得如同铁桶一般,水泄不通。

        显然,雨迟迟看到谢丹琼援兵到来,又有谢丹琼不惜自爆以求残敌的前车之鉴,自然是不肯再冒险的,干脆就以人海战术彻底堆死敌人,赶紧完事。

        这样的决定无疑很残酷,很冷血。

        虽然要牺牲海量的底层高手,但却极有效率,最重要的还在于能够保全高层实力,面对疯狂一般的谢丹琼,雨迟迟实在不想亲身面对这样的敌人!

        太可怕了!

        此外,对方的援兵看起来也都是高手,无谓亲身冒险。

        “让我等随同谢魁首,一起杀出去!”面对万倍以上的敌人,王刀的脸上仍旧一片平静!

        谢丹琼轻轻颔首,他听闻楚阳有音讯传来,心中决死之念已然尽消。

        此刻,更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既然有了这么多的九重丹在手,那么,无论如何,也不需要那样悲观,什么最后一战全部战死了……有了这些个九重丹,大部分的高手实力都可以恢复保全。

        这样一来,就又有了一战之力,至不济,暂且逼退敌人这一波进攻,还是颇有把握的。

        现在需要面对的关键问题已经变成了——退回去。

        山下的局势,已经恶劣到了相当地步,退回去,如何退回去都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

        然而就在六个人刚刚组成队形准备往回冲的当口……

        突然间号角连绵起,竟是雨迟迟一边撤军的讯号!

        一时间,六人不禁面面相觑。

        谢丹琼哑然,不可能吧,难道说就这么五个人一出来,敌人就撤军了?

        这……太给面子了一些!

        王刀等几人也尽都哑然,因为他们肯定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随即,众人尽都听到有如排山倒海一般轰隆的声音由南至北,轰隆而来!

        战场上,雨迟迟的军队如同大海退潮一般,哗啦啦撤了回去。

        瞬间丢下遍地狼藉的战场,只留下几乎能够弥漫苍穹的血腥味!

        骤然间的撤兵,让谢丹琼所属的天兵阁这一方疑惑不解,己方本已经陷入绝境,所有人都在尽力死战,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一个,可是大家都已经对战局的结果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可是此刻的结果,却是人人都大出意料之外,一时间简直有些傻住了,完全的不知所措。

        呆呆怔怔的,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了。

        “撤兵了?怎么就突然撤兵了呢?”

        “他们只需要再稍加一把劲,我们这边最后的防线明明就要失守了,为什么在这时候撤兵呢?没道理啊!”

        “不明白。”

        “难道是用计?”

        “准备养精蓄锐,卷土重来?”

        “有那个需要么?”

        “不可能吧……”

        ……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雨迟迟方面的大军迅速后撤,越撤越远,随即,连一些驻扎下的营寨也都拔营而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