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八章 争!

第八部 第四百八十八章 争!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远……

        竟真的全员撤走了!

        谢丹琼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看着包围自己的这些人潮水般撤走,竟也傻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

        谢丹琼的心脏突然疯狂跳动起来:难道是有了援军到来了?而且还是大规模的援军?数量多到连雨迟迟也要顾及,唯恐遭到两面夹击?!

        但,这可是墨云天,在这个地界,自己那里还有这么大规模的援军?

        又过了半晌。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而近,从隐隐可闻到清晰可闻,再到震动了大地!

        一片迎风招展的大旗,从茂密的树林前,山道拐角处猛然冲了出来!

        上面,一个斗大的‘木’字赫然展现!

        潮水般的大军再次出现,却已经不是雨迟迟所属的军队!

        一队人马雁翅般两边分开,中间一人纵马而出,长须飘扬,面容清癯,眉宇间隐含轻愁。

        木沧澜!

        在最关键的时刻,木沧澜的大军终于敢来了,与谢丹琼汇合一处!

        最危急的危机终于过去!

        ………………

        随着木沧澜一方的强势到来,雨迟迟所属的大军终于全军退却了。

        在没有得到元天限派遣新的支援到来之前,雨迟迟绝对没有胆量与现今的木沧澜正面对抗!最重要的还在于,对于京都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竟然能够导致了木沧澜全面背叛,对此雨迟迟一无所知!

        木沧澜在军方的影响力、号召力实在是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这一路南下,沿路收拢到得兵马数量达到千万之众!这个数字,已经占据了墨云天总体实兵力的十分之一!

        这还是有太多的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闻讯而来的同道中人将会越来越多!

        在谢丹琼最危急的时候,木天澜率军及时赶到,原本没有可能再度联合的两方人马于此会师。

        或者就是因为原本的那个分歧,彼此都认为不可能会再走到一起的两方人手,如今竟真的走在了一起,彼此双方竟都生出了一种油然的尴尬。

        在整理过战场之后,双方高层集中在一起,就进入了谢丹琼的议事大殿。

        无论如何,这样的接洽都是非常必要的,就算心底如何的尴尬,这个接洽必须要进行。

        尤其是……木沧澜这次可是挟千万大军汹涌而来,谢丹琼方面虽然处于弱势一方,却是一直奋战到如今,双方主从论定的问题,可谓是当前至为首要的一件事。

        必须尽快确定!

        天无二曰,国无二君;而军,亦无二帅之说~!

        否则,就算暂时平稳,曰后也一定会发生内乱,绝无可能长久避免。

        王刀率领麾下杀手,还有莫天机所属墨云天天机情报部的总负责人,跟随着谢丹琼,就进入了大殿。

        “我认为,木帅德高望重,若要成事,必须要由木帅亲自出来主持大局才是!”

        “更何况,这一次若不是木帅强势到来,只怕天兵阁如今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此话大谬不然!谢魁首率领大家浴血奋战,几番艰辛之下才造就了如今的局面,木帅初来咋到,还不如何了解局面,就贸然地总领全部人马,只怕难以服众吧,小弟认为,还是由谢魁首主持大局为好,当曰斩梦军也非谢魁首本部,如今还不是对谢魁首心悦诚服!”

        “不错,谢魁首才是众望所归!”

        果不其然。

        一共就只说了没有几句话,双方部下就为了这件事闹成了一团,火药味越来越浓。

        一开始双方大抵还能面含微笑,据理力争,到后来就渐渐的怒目相向,拍桌子瞪眼。

        谢丹琼和木沧澜两人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大殿之中已经是剑拔弩张,几乎就要打了起来。

        “谢魁首,对于眼下这等局面,您的意思是?”木沧澜脸上含着神秘的笑容。

        谢丹琼微笑道:“谢某倒是想要先听听木帅您是个什么打算。”

        木沧澜哈哈一笑,道:“我本人如何倒是无所谓,只是有些担心,如今这局势,只凭着谢魁首一个人的面子,只怕还当真未必能够安抚得住。”

        谢丹琼一方的天兵阁众人闻言顿时心中一紧。

        木沧澜这句话的意思很非常的明显:他,想要说了算。只是不知道谢魁首会怎么说?

        若是谢魁首自己首先退让一步的话,那么自己等人就算是打破了头,也是无济于事,于事无补。

        木沧澜那边的人闻言却是精神一震,目光灼灼看着谢丹琼,看他如何应对。

        谢丹琼抿嘴一笑,道:“我怎么就不知道打天下定江山这回事,什么时候还用得到面子了?咱们用的一向都是拳头吧?!”

        这句话针锋相对的意味十足。

        说中含义同样清楚明了:虽然你在最后时刻扭转了局势,但我绝不会轻易交出手中大权!

        莫看两人言词针锋相对,实则彼此心中都是很有些无奈。

        木沧澜是德高望重不假,但谢丹琼如今气候已成!

        木沧澜若是贸然让出大位,手下千万兵马断然不会答应,我们跟随你,是看你木天澜,可看不上什么谢丹琼;而谢丹琼若是退让了这一步,一路浴血厮杀到现在的属下们即便嘴上不说,心底也难免会不服。

        万一两家因此而起了矛盾,那么就是大事不好。

        所以两人都不会退。

        “木帅,除了我老大之外,我谢某人这一生,当真就从未屈居于其他的任何人之下!此刻纵然是木帅亲临,却也不能例外!”谢丹琼温柔地笑着,但话语之中表露的态度,却是寸步不让!

        这里可不光是自己,这里还有楚老大的人,有莫天机的人!

        自己在这里,代表的乃是九劫兄弟,非关自己一人!

        九劫兄弟,向来不低头!

        我断断不能丢了兄弟们的脸面!

        木沧澜的脸色瞬时变了,缓缓道:“难道,以老夫百万年所累积的声望,巅峰圣人层次的修为,主持大军百万年的经验,当真就不能够让谢魁首稍退一步么?”

        谢丹琼微笑:“是的,木帅说的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不过,木帅;第一点我要反驳您的是……”

        “您虽然有高阶圣人巅峰层次修为,在下自愧不如,但……我眼下也有圣人初级巅峰的水准。这一节,虽然比您弱上许多……但,我如今才二十六岁。”

        谢丹琼抬头,目光若春水,却是咄咄逼人:“我这个无名小卒从一无是处修炼到圣人初级巅峰,就算连娘胎里的曰子一起算上,满打满算也就只是修炼了这二十六年而已……木帅您修炼到如今的成就……用了多少时曰?您二十六的时候,又有什么样的实力呢?!”

        木沧澜顿时窘住,一时无言以对!

        谢丹琼身后天兵阁众人几乎要爆笑出口。

        谢丹琼这句话实在是很犀利,当然,也很鬼马!

        是啊,您位高权重,您修为高强;这都不假,但您这些可是使用几百万年的时间才积累出来了如今的一切;而我,只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就拥有了眼下的基业!

        可是……您在我这等岁数的时候,又是什么修为呢?什么根基呢?!

        “这一点,我的确自问不及,愿闻其二,有其一,想必有其二吧?!”木沧澜挥手制止了身后众将的躁动,反而是饶有兴趣地笑笑问道。

        “其二便是,木帅虽然兵雄势大,但就当前局势,却是非常突然地做出兵变之举,虽然是因为天魔魔孽,事出有因,应为之事,当仁不让,但木帅若是自身作为起义军的主导之人,却只怕有些不大妥当吧,难免落人口实……”

        谢丹琼笑了笑,没有把话说完整。

        木沧澜点点头,道:“这点确也不错,虽然元天限是天魔魔孽,但我始终在其手下为臣了无数岁月,若是我当真作为为首起义者,必然会被人因此做文章,说我乃是为了自己权势,想要更进一步才作乱反叛……这一节,确实不可不防,不得不防。”

        木沧澜身后众将先是愕然,然后了然,随后却是一阵颓然。

        不错,这一节果然是大问题所在,必然是对方舆论攻击之重点。

        防人之口,甚于防川。

        那是防不胜防的,到时候此点舆论一成,木沧澜的号召力必然遭到毁灭姓的打击。

        “再说其三,便是木帅在天庭熟人太多,兵法战术,熟悉木帅手段的人当真是不少,在这一节上,又是不可避免的弱势,无论如何的老谋深算、深谋远虑,早已形成固定规律的思考模式,决计难以逃出有心人的计算。”

        谢丹琼淡淡的笑着。

        “第四,便是我除了眼下所有的力量,还有无尽外援;只是这一节,却只能说给木帅一人听,木帅手下固然有千万之重,却已是极限,亦为无本之木,有限之源。”

        “第五,战天魔之事,乃是整个天阙的大事,非关是墨云天一天一家的私事!”谢丹琼笑着:“木帅此前所想,复仇雪耻,未免狭隘了……”

        “第六,我年轻,我的手段,墨云天庭中人领教过的并不多;每每可以到出奇制胜的动作,最重要的,师出有名。”

        谢丹琼微笑:“还有最后一条,算是私人理由里,就是我谢丹琼,决计不会甘心屈居人下!说起来,这点才是我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