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六章黑白颠倒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六章黑白颠倒

        这个时候,谢丹琼不禁无限地想念着久违的莫天机,还有老大楚阳。.

        不管是莫天机还是楚阳,相信他们两人只要有一个人在这里,就能够猜得到对方的打算;不至于像自己现在这般的被动,混无头绪。

        现在局势明显,明知道对方定然有很大的图谋,却偏偏就是一点蛛丝马迹也看不出来……

        莫天机属下的天机情报部之人对此也都在表示郁闷,因为,现在元天限相关的那一方,竟是任何一点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有。难道对方的情报系统竟真的封锁得如此严密?

        前方到处皆是如火如荼的连绵战斗。

        但后方却是坐拥愁城,一筹莫展。

        木沧澜派出了海量的探子,甚至发动了现在还滞留在墨云天官方的所有内线,却仍是半点有用的消息也不曾打探出来。

        但逐渐的,一股反对声音的浪潮却蓦然兴起。一开始的时候这种只有很少一点,几乎就不被人注意,但逐渐的,竟然演变成了星火燎原之势。

        “天帝陛下是天魔?这等说法,何其愚蠢!何其可笑!”

        “这个木沧澜难道是昏了头?自己想要造反也就罢了,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想要更进一步主掌一方天地,有这种想法大家也都可以理解,毕竟已然是位极人臣,想要更进一步也就只有造反一途了,甚至于你说天帝陛下什么罪名也好,什么昏庸无道啊,什么恋栈美色荒yin无节制啊,这都不出奇,可是你居然诬蔑天帝陛下是域外天魔化身,这个说法未免就太也幼稚了一些吧!”

        “人家天帝陛下执掌墨云天已历百万年岁月,这百万多年以来,难道就只有你木沧澜有火眼金睛,看出来天帝陛下是天魔化身吗?其他人都是瞎的聋的?完全不会分辨人魔吗?”

        “既然天帝陛下是天魔,那你木沧澜又是什么?”

        “木沧澜,处心积虑,阴谋计算,纯粹的乱臣贼子!”

        “试想,百万年来,墨云天几经变故,天帝陛下便如是定海神针一般,震慑着整片天帝……若真的是天魔,有心想要颠覆墨云天的话,机会真不知道有几千万个……何以一直不动?”

        “综上所述,天帝陛下绝对不是天魔,绝对没有可能是域外天魔化身!”

        “所以木沧澜根本就是妖言惑众!罪不容赦!”

        ……

        这股子浪潮渐次兴起,逐渐成形,声势渐趋浩大,慢慢地席卷整个墨云天,矛头直指木天澜本人。

        而且,竟然无法遏制!不管怎么样子的辩白控制,都是越描越黑!

        “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图能过个安生曰子,之前明明过得好好的,凭什么你说一句天帝陛下是天魔就要掀起内战,大动干戈?”有人不满,却是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战火一起,民不聊生,难道这些道理你木沧澜不懂?”有人痛心疾首。

        “别说天帝陛下不是天魔,就算他老人家真是天魔,也没有去祸害墨云天的老百姓啊!相反,我祖祖辈辈都在天帝陛下统治之下,吃得饱穿得暖!咋地了?要是这就是被域外天魔统治的曰子,我心甘情愿!”有人蛮不讲理,说着似是而非的歪理。

        “如今墨云天烽烟处处,战火燃烧,难道这就是你木沧澜所谓‘屠魔’的初衷吗?”有人正色质问。

        更有一些儒生奋笔疾书,挥挥洒洒,洋洋万言,大骂木沧澜。

        “木沧澜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心家!为了自己的野心,为了自己的霸业,无所不用其极!”有人断言。

        “乱臣贼子一个,偏偏却要为自己安上一个道貌岸然、冠冕堂皇的造反理由,无耻至极!”有人不屑。

        “你说的那些简直就是废话,没有造反理由,木沧澜凭什么造反?”有人一脸智者的样子剖析。

        “有理有理。”大部分人赞同。

        “木沧澜,你说天帝陛下是天魔,怎地不拿出确凿的证据来!难道你的嘴一张一合,就能给人定罪了吗?你算什么东西?!”有人愤慨至极。

        更有无数的舆论檄文横空出世!

        “《万言书:我论木沧澜十大罪状!》”

        “《征讨木沧澜!还我墨云天!》”

        “《木沧澜必败的十大理由!》”

        ……

        凡此种种,铺天盖地的袭来。

        前后不过是几天的时间,众人尽都衍生出一种感觉:一觉醒来,突然全天下都在反对木沧澜!千夫所指,万众唾骂!

        这个世上,什么群体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那就是,群众!

        不明真相的群众,这部分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最大的!毕竟在任何一个世界,真相都只是只有少数有资格的人才知道。

        而,十万个人里面,也未必有这么一个明白人!

        元天限本身虽然并没有做出任何辩白,但却采用另一种非常行之有效、简单易行的方法,狠狠的反击了木沧澜与谢丹琼!

        我不辩白!

        我为什么要辩白?清者自清!何许辩白?!

        若是这种荒谬无稽的事情我作为一方天帝竟还要专门出来辟谣,那我真丢不起这个脸!

        木沧澜你爱说什么,就由着他说就是。

        难道他说我是天魔,我就真的是天魔了不成了吗?

        这些话,元天限根本就不必说,自然会有人替他说。

        而且,替他说的那些人,远远比他自己说的要更加好听!更加来的中肯!

        然而讽刺的是……所有这么说的人,都是一帮不明真相人云亦云的人。

        而且,更讽刺的是……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个饱学之士,自以为自己的认知即为真理的那些人!

        这样的情况简直是让知道内情的人人人都是一声由衷的叹息。

        但现在这种情况,坚持说元天限就是天魔,还真没有证据!至少没有能得到所有人都认可的那种证据!

        七王之乱……普通老百姓又有谁知道七王是些什么人?

        更加的无从解释!

        这种舆论一旦兴起,根本控制不住;甚至连源头在哪里都找不到,愈传愈烈之下,就连谢丹琼和木沧澜的大军营中,也在悄悄流传类似的消息。

        有一些人甚至觉得:“到底是还是不是呢?”

        “我们就这么跟随木沧澜造反,到底对还是不对呢?”

        “当初只是听木帅一面之词,血一热,就盲从了……但现在想一想,其中实在是有太多的不解之处,有太多的蹊跷地方啊……”

        “说的也是,道理还真是如此……”

        “噤声!这话也是现在在这里能说的?”

        “是是是,对对对。”

        不在这里说,又要到哪里去说呢?

        难道还有专门说这种话题的地方吗?

        一时间,军心浮动,兵无战心,将无战意。木沧澜的心腹手下们连着斩首了不少稍散播谣言的下层军官,但这种行动,却反而让这类谣言越演越烈。

        “这传闻只怕当真是真的,要不然为什么杀人?那是恼羞成怒!”

        “看来木帅心虚了,否则清者自清,怎么不见天帝陛下斩杀说他是非之人呢……”

        等到木沧澜知道了这杀人灭口的事情之后,立即明令制止,但,舆论却已经扩大再也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就在某一天夜里,有一支军队突然发生了逃兵事件。

        人数不多,一共就只有几个人而已。

        但,第二天,逃兵数量突然间大幅度增多,各个军营,不过一夜之间居然出现了几千命逃兵。

        第三天;有一支军队将领突然宣布脱离起义军队,率军撤退,动向不明。

        接下来……第四天……第五天……

        这样的情况竟然是越来越多、愈演愈烈。一开始还能够以军纪治罪;斩杀逃兵,平息混乱;但到了后来,已经形成了法不责众的局面。

        大批大批的逃兵持续出现。

        面对这种状况,木沧澜与谢丹琼几乎愁白了头发;万万没想到,好不容易才制造出来的大好局面,居然就在这样的流言之中,毁于一旦!

        现在,号称总数七千万的起义大军,就只有一开始追随木沧澜的那些人留了下来,总兵力已然不足两千万。

        其他的,基本已经散得差不多了,还留下来的人之中,也根本不知道谁还值得信任,谁是专门留下来做内应准备关键时候反水将功折罪的……

        或者有些人还在观望,还未决定走不走的……

        面对这样的局面,木沧澜与谢丹琼完全无计可施!

        对方甚至还未出什么大招,自己就已经败在了区区流言之下!

        不战自败!

        这无疑是木沧澜一生之中,最大的耻辱!最大的失败!

        但,却毫无应对办法。

        元天限身为天帝陛下,统治墨云天这方天地已经经历百万年之久!实在是根深蒂固,深入民心。

        ……

        木沧澜与谢丹琼终于决定暂时停止进攻,先整顿内部,稳定军心再说,要不然,就这么持续下去,只怕连现在的铁杆心腹都要被动摇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元天限的反击终于到来了。

        这个反击的手段很简单,很单纯,却也是很致命的!

        反击只是一封信,就只是一封信!

        一封给木帅的信,昭告天下的信,却如一封言词犀利、威力巨大的讨逆檄文,几乎将木沧澜逼上了绝路!

        “朕很痛心!”

        …………

        本想开个单章,又改主意写在这里,我尽量简略。

        这两天家里很忙。昨天上午情人节陪老婆买戒指,接到电话说我伯母去世了(关系很近,我爸和我伯父是同一个爷爷……嗯这样的关系)。匆匆赶到家里,然后被告知送去医院抢救。下午六点半多,电话通知说人没了……那时候我正更新第一章。伯母没了总要请假的,于是就在章节后请了假……然后还未发布,就接到消息说……稳定了,但是成了植物人……

        所以我赶紧有修改…于是大家就看到了章节后面那一大串省略号。

        《不过现在伯母病危中……电话一会接一个,所以这两天更新很不规律……

        但具体情况……咳,我现在也在提心吊胆,其实一大家子都在提心吊胆……

        哎,不知道咋说了,反正……这两天有可能会请假。但我真不敢确定是哪一天……这个…现在说很难启齿……

        大家理解吧……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