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七章千夫所指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七章千夫所指

        元天限的檄文,甚至抛弃了以往的格式,直接以‘朕很痛心’这四个字开头,表达了内心的无限愤怒。

        “……木帅一向与朕风雨同舟,可说现在的墨云天,离不开木帅!每一分每一寸领土,都充满了木帅的功劳!”

        “……木帅一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劳苦功高!朕深以为豪,与木帅私交更加是如兄如弟……”

        “……如今,木帅被歼人蒙蔽,竟诬蔑朕为天魔魔孽……朕并没有觉得如何愤怒,就只是痛心!”

        “朕很痛心!”

        “朕自思自醒,百般思量,竟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对不住共事百万年的老兄弟!朕也始终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变故让你有了这样的转变,就只为背叛者的一句诬枉之言吗?!但,不管是因为什么……沧澜,只要你回来,朕愿意不计以往,便是向你致歉又如何!”

        “朕,舍不得你!墨云天,少不得你!墨云天的无数民众,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苦楚,他们承受不起一场剧烈内战,这些艰难苦楚本不该他们承受的!沧澜,朕最重要的臣子,回来吧!”

        “为了我们百万年的深厚情谊,为了墨云天的平安宁静!为了无辜的亿万子民!沧澜,请你想一想,这样做,是不是值得!”

        “浪子回头,尚且金不换!更何况还是彼此相处长达百万年的生死兄弟!”

        “朕在这里宣布,只要木沧澜肯迷途知返,即时官复原职!所有追随者,概不治罪!一切从宽。若是朕当真的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愿意下罪己书,昭告天下!当面向木帅道歉!”

        “朕在这里,面对天下子民,做出以上承诺!若有一件做不到,朕,当接受天谴临身!”

        “木帅,回来吧!”

        “朕盼你好好思量,朕会等你的回复。在你回复之前,朕再不会动用任何一兵一卒征讨,本是骨肉,何忍同室艹戈,骨肉相残,乃为世间之大不幸……”

        ……

        墨云天帝元天限这封信,姿态可说低到了极处。作为一方天帝,一天至高之人,能够如此的委曲求全,其中诚意当真让人感慨莫名!

        这封信一出,整个墨云天,即时震惊了!

        继而,尽是一片沉默!

        然后,就是连天接地的歌功颂德,无处不是赞扬之声。

        甚至有人因之痛哭流涕:“天帝陛下为了我们墨云天,为了一个欺心叛逆之徒,竟能做到这般,这是何等的忍辱负重啊……呜呜呜……”

        “天帝陛下为人真是太好了……对于这样十恶不赦的罪孽之臣,居然还能如此的宽宏大量……哎,当真一代明君啊,我墨云天何其幸甚,竟得以如此明君为皇!”

        “哎,天帝陛下乃是为了墨云天的亿万子民,才会做出这等妥协啊,为了避免生灵涂炭,百姓灾殃才肯如此的委曲求全……”

        “呜呜……天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现在就看这个欺心妄为的木沧澜了,是不是能够迷途知返了……”

        “天帝陛下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若是木沧澜还要造反,还在做着登上帝位的春秋大梦,真是猪狗不如!……”

        “哎,等等看看吧,天帝陛下如此宽宏大量,那木沧澜只要但凡还有一点人姓,想必也会幡然悔悟的……”

        “切,木沧澜要是真有点良心,赶紧自尽谢罪才是正经,如此卑劣行径之人,尚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间……”

        ……

        “元天限!”

        木沧澜深深喘出了一口气,看着这篇不是檄文的檄文,一时间只觉得五内俱焚!

        分明他自己就是天魔魔孽,但却能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如此的委曲求全,如此的高风亮节,深明大义!

        “元天限,这话你是如何能够说得出来的!你还知不知道廉耻两字?难道人至贱就真的能天下无敌?!”木沧澜满脸通红,“砰”的一掌拍在桌子上,直拍得那张紫檀木桌子哗啦啦碎成齑粉。

        木天澜显然忘了一个重点,元天限可不是“人”啊!人至贱是否能天下无敌这还未可知,但“魔”至贱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却已然确确实实的现于尘寰,当真威凌天下,纵是英雄莫能当!

        真真是太犀利了!

        木沧澜的胸口不断起伏,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心潮跌宕,好像随时都可能晕过去一般!

        以木天澜百万年以来累积下来的沉稳,此刻不适至此,却也并非是因为元天限那番颠倒黑白的说法,也不是为了这封信中抹黑自己到了一无是处的原因,而是因为……

        木沧澜深深的知道,这样的一封信,在昭告天下之后,所能够起到的惊人作用!

        这样的一封信,足以将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正在犹豫摇摆,保持观望态度的那些人全部拉到元天限那边去!

        甚至,就在自己军队之中,也将会有不少人产生动摇,甚至正式离弃自己!

        这本是针对天下所有人的攻心之策!

        这片看似姿态放得甚低的一纸书函,所能发挥出来的效果却是这样的恶毒!

        谢丹琼沉默了一下,道:“哎,相信这还只是开始。元天限既然选择这么做了,必然还有其他的后手!”

        “域外天魔在九重天阙,始终是异地作战……还能有什么更强的后手?”木沧澜深深吸了一口气,浓眉皱起:“难道,当真能召唤大量的魔军前来协助作战吗?若是当真如此,反而是不打自招,帮我们解去了眼前的困局!”

        谢丹琼负手在后,俊秀的脸上一片忧虑,淡淡道:“决计不会那么简单的,等着看看吧……若是我的感觉没错,这个天下,将会变得非常有趣,有趣到你我完全无从预测,无法想象。”

        木沧澜瞠然不解,此刻的他早已心绪不宁,往昔的沉稳十不存一。

        谢丹琼的心中却自泛起一种极为不好的微妙感觉,那是一种灵光一闪,难以言喻,甚至难以意会的特异。

        现在局势虽然恶劣,却始终尚未明朗化,但他却已然隐隐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将自己这边笼罩其中!

        竟似挣扎不脱。

        他虽然得知天机情报部传出了消息,但却还不知情,自己的一干兄弟们,将会在短时间内全数齐聚墨云天!

        这其实是纪墨的主意,要给谢丹琼一个惊喜,但却得到了大多数兄弟的支持!大家都想看一看,谢丹琼那张永远俊秀从容的脸上,突然间满布欣喜若狂将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那个情景简直想想都让人期待,让人无法抗拒。

        楚阳和莫天机虽然感觉那个样子貌似会有些不大好,但面对大家的一致要求,也只好默许。

        所以谢丹琼现在对一干兄弟们的下一步动向一无所知,心中自然也很没底气。

        只觉得自己孤身一人面对着风云诡谲的墨云天,真心的有些孤单。

        但事到如今,自己不能轻言放弃,坚持挺住腰,直直的走下去!

        不管在哪一个战场,自己都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

        ……

        三天过去。

        墨云天的舆论风潮丝毫不见减弱,反而越来越盛,一发不可收拾!

        “木沧澜,这都已经三天了,你怎么说啊?一言不发,妄图瞒哄过关吗?”

        “木沧澜,天帝陛下对你如此宽宏大量,当真是天高地厚之恩义,你若是还不迷途知返,简直是猪狗不如!”

        “木沧澜!做人要有良心,不能那么的无耻啊!”

        “木沧澜,你怎地如此的没有廉耻呢!”

        “各位因为木沧澜的迷惑加入天兵阁的兄弟们,赶紧悔悟吧……家中亲人在等着你们……”

        “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木沧澜,你就是罪该万死,万死难恕其弊!”

        “木沧澜,你辜负了天帝陛下的期望,你野心勃勃,死有余辜!”

        “木天澜,你这欺心妄行的卑鄙小人,复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间,赶紧自尽了事吧!”

        ……

        就在舆论风潮达到了最盛的时候,墨云天的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朵五色彩云!

        彩云在墨云天上空久久的盘旋,一个声音,如同洪钟一般,瞬时传遍了整个墨云天万里山河。

        “圣君有旨!”

        四个字,当真有如振聋发聩一般,在整个墨云天,久久回响,绵绵不绝!

        整个墨云天,瞬时轰然动荡了起来!

        圣君,圣君大人终于出面了!

        在一阵搔乱之后,所有人都是屏息静气,等待着这一道圣旨。

        圣君的旨意,向来便是九重天阙神圣不可侵犯、不容怀疑、最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

        谢丹琼此刻人在数万里之外,竟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如在耳边传达一般。

        “人的声音绝对没可能传出来这么远……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特异的手段!”谢丹琼扬眉说道,然而眼神之中的忧虑之色却是更加的浓厚,显而易见。

        木沧澜捋着胡须,看似从容沉稳,但脸上笑容却早已经变得僵硬。

        甚至,连手指骨节,也因紧张显得发白。

        …………

        电脑出了点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