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八章圣君的话!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八章圣君的话!

        “是的,这是圣君在各大天地布下的天圣传音,每次传达旨意,都是使用这个手段。.”木沧澜的声音似乎也僵硬了,强笑一声:“可是圣君在这个时候颁下旨意,他是……想要……做什么?”

        说到最后三个字,木沧澜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恐惧。

        谢丹琼叹息一声,道:“只怕未必是帮着我们的。”

        “怎么会?圣君……他是绝对不会和天魔同流合污的!怎么会不是来帮我们的?!”木沧澜声音中带着轻微的颤抖,这句话声音虽然低沉,但,其中已经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竭斯底里的味道。

        他说的这番话,与其说是在向谢丹琼说明,给予谢丹琼信心,倒不说是在鼓励他自己,振奋他所余不多的斗志与信心。

        若是圣君于此公然支持元天限,那么,自己这一生的冤屈,势必将再也无法洗刷!

        自己这一生耻辱,也再也无法洗雪!

        他脸上虽然满布淡然,但实则却已经集中了所有的精神,在竭力的等待倾听那一刻的宣告!

        谢丹琼心中叹息无限。

        他有一种预感,木沧澜这一次,恐怕不仅仅是要失望,而且还要绝望了……

        ……

        “圣君有旨!”

        这四个字之后,乃是长久的沉寂。

        那五色彩云在空中随意徜徉荡漾,在浩然的阳光照射下,散发出照耀天地的五彩霞光,神圣之极,圣洁之极,庄严之极,梦幻之极!

        所有人,都是亲眼目睹到了这样不可侵犯,不可动摇的天赐圣景!

        “墨云天叛乱四起,民不聊生,本座心中极为震怒!”

        这是圣君的旨意第一句话;很平实,很单纯。但却已经将自己心底的情绪表达了出来。

        所有人都在翘首盼望:您愤怒?这个可以理解,也可以有,但您到底对谁愤怒?

        这个才是重点的说!

        威严的声音继续响起:“墨云天军方统帅木沧澜,私心贪婪,妄行无端,欺君罔上,贪赃枉法,野心勃勃;这一切,本座早已经知悉源头始末,但却没有想到,竟然有这样的一天,木沧澜为了一己之私欲,居然做出来诬陷一方天帝这等大逆不道、不知所谓的事情出来!”

        “本座当真是无比痛心!”

        “墨云天帝元天限,乃是本座生平挚友,本座可以保证,元天限身家清白,绝非天魔之属!传言其为天魔之属,尽属无稽之谈,妄行污蔑!”

        “木沧澜野心勃勃,遗祸人间,累及苍生,正是墨云天叛逆,亦是我九重天阙叛逆,一切祸乱的源头所在,但凡九重天阙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

        这句话一旦出来,整个墨云天的地面,都能感觉到一种强烈至极的震动!

        显然是无数人对这番话的内容感到了由衷震惊,情不自禁之下修为外泄,太多的人在同一时间里同时受到震动,以致于整个墨云天,都感觉到了这种颤动!

        此言一出,木沧澜即时眼前金星乱冒,圣君的旨意之后到底还说了什么他已经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

        只觉得耳朵里就只有轰轰作响,本是笔直地站着听着圣君旨意的身子,现在,挺拔的身子却渐渐的佝偻了下去。

        整个人,突然显得老态龙钟。

        似乎在这一瞬间,那百万年没有留下痕迹的岁月突然全部回到了他的身上!

        一瞬百万年,一息万世远!

        “木帅!”跟前一位侍卫惊呼一声,一个箭步窜过来,意欲扶住木天澜。

        “苍天呐……”木沧澜突然仰天厉呼,锥心泣血:“难道,当真是天魔当道,竟然连圣君也为其蒙蔽了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声音未落,已经“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魁梧的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元天限乃是天魔,这件事本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事实,除了书画双王的鼎证之外,元天限的头号心腹丞相依落月更显露了天魔真身,早已是证据确凿,毋庸置疑。

        纵然圣君不相信这些,起码也应该仔细调查核实一下的,毕竟,空穴来风,并非无因。可是,任谁也没有想到,圣君居然没有经过任何的调查,直接就给出了这样的定论!

        直接将木沧澜彻底地钉上了耻辱柱!再也不得翻身!

        谢丹琼孤身站在风中,长发白袍在空中猎猎飞舞,眼神中,似乎在斟酌着什么,一片出神。他隐隐的感觉到,或者,当下已然不仅仅是墨云天要变天了,连整个九重天阙……也要全数变天了?

        对于木沧澜的气极绝望吐血晕厥,谢丹琼何尝不是感同身受,感慨万千!

        他非常明白木沧澜现在心中在想什么。

        但,谢丹琼却没有上前劝慰——这个时候,任何劝慰,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全无意义!

        圣君旨意一下,等于是将一切都做出定论!

        看着周围属下们一个个面如土色,就算是心姓修养极好的顶级高手,此刻也是脸上一片惨白。

        显然,人人都是预感到了,随着圣君的这一道旨意一下,自己等人即将迎接到来的,将是何等的狂风暴雨!

        又会带来什么样惨烈的后果!

        那真的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又或者是完全不敢想象!

        谢丹琼深深吸了一口气,俊秀的脸上重新恢复了一片镇静,甚至,还微微地笑了笑,再现往昔的一派从容。沉凝的笑容落在下属们眼中,却似乎是迷惘的心中突然多了一分难得的依靠!

        木天澜已经被这一连串打击打到了,那自己就绝对不能再倒下!

        “传令!”

        谢丹琼微笑着说道,眼神坚定锐利,如同凝成实质一般的射出,冲向目标的利箭,是那样的森寒冷峻:“传令全军……全员备战!”

        谢丹琼缓缓的一步步走向中军帐:“告诉他们,接下来,将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即将到来,即将展开!”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生死存亡之战!”

        谢丹琼猜的不错,的确是一场恶战降临!

        而且,内忧外患,无可断绝。

        圣君的旨意,元天限的信,这双重打击,直接让整个墨云天几乎翻了过来。

        就在圣君旨意之后,元天限正式发出了讨伐木沧澜的命令!

        虽然那道命令中仍旧是表示了不舍,表示了遗憾,但,那道冲天杀意,却是难以掩盖,又或者是根本不曾掩饰。

        “无论谁人斩杀了木沧澜,木沧澜生前所有权势地位官职爵位,皆由此人继承!”

        “叛逆兵马中,若有投诚者,一律前罪不究!”

        此时的墨云天,简直就是众志成城,齐心协力,一讨叛逆!

        超过九成以上的民众,都在支持墨云天天帝元天限!

        而,剩下的一些摇摆不定、保持观望的,也被元天限许下的条件诱惑得不能自已!

        只要杀了木沧澜,那自己就会成为墨云天军方新的第一人!第一公爵!兵马大帅!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这是何等地位!何等的荣耀!何等的风光!?

        只需要杀一个木沧澜就能得到这一切,那也太容易了一些吧。

        既然如此容易,那么为什么不做呢?!

        无数的人,原本还保持中立、观望的态度,现下却是嗷嗷叫着,冲向南方。

        元天限亲自挂帅,御驾亲征;雨迟迟率军为先锋先行,统帅数千万雄壮兵马,兵分二十五路,四面八方,同时出征!

        “诛杀木沧澜!靖我墨云天!”

        整个墨云天,都在响彻这样的口号!

        与此同时。

        天兵阁方面大营之中,却尽是满目的愁云惨雾。

        连番的变故之下,让跟随木沧澜一路走过来的将士们,居然有一小半,都是心生迷惘。

        究竟对不对?

        究竟是不是?

        究竟怎么办?

        究竟……

        无数的人,在心中思索,斟酌,权衡;其中有不少人,凑在一起,秘密的说话,说这该说的以及不该说的话题。

        仓促起事所带来的不良后果,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而且,正值暗潮汹涌,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场众人所承受不起的变故,正自默默酝酿之中。

        但,军营之中,难道还不让人与人接触了不成吗?

        面对这种恶劣情况,相信就算是神仙,也要一筹莫展。

        木沧澜一夜间似乎是老了数十万岁,满头黑发青丝,尽数变的雪白。

        谢丹琼坐在木沧澜床边,脸上兀自带着从容的微笑。

        一干木沧澜的心腹大将都是满脸忧色,各自的军营之中不良状况都有不少;兵已无战心,将也未必有战意,甚至不乏反叛之念,在这种情况下,还如何能打得了仗?

        眼下对面的二十五路大军四面八方十面合围彻底堵死了所有的漏洞前来围剿,恐怕,大军一到,不用打这边就得全面溃败。

        现在人数占据多数的跟随木沧澜的人军心不稳,反而是原本天兵阁的人,仍自岿然不动!

        他们本就是叛逆,这段时间下来貌似也已叛逆了不少时间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几乎就是司空见惯。甚至还有些不屑一顾:这样的阵仗,咱们可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又什么大不了的……

        “惭愧!”木沧澜长长一叹:“谢魁首,面对天兵阁一干手下的镇定,我方的沧澜军……实在是无地自容!”

        众位将军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

        今晚上很怪,电脑突然无法开机,我写半章了,不得已重新换了一台电脑重新写……

        明天让老婆去修电脑,这等小事我从来不管的……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