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零一章 战事起!

第八部第五百零一章 战事起!

        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所在的这片天空领域,正在缓慢的缩小,以肉眼可见的频率渐次缩小。

        谢丹琼仍旧没有丝毫的动容。

        这些时间的压抑,打拼,奋斗,让谢丹琼已经彻底的成熟,现在的谢丹琼,已经不再是刚刚上来九重天阙时候的那个毛头小子,而是一名合格的统帅!

        独当一面,已经完全称职!甚至游刃有余。

        面对着超过己方数十倍的庞大数量敌人,真是实力更是超过己方数百倍的敌方实力,谢丹琼始终镇静至极。

        完全没有半点心绪上的波动。

        天机情报部陆续传过来最新消息,对于敌人二十五路兵马的行进路线、包括每一路兵马的领兵将领,副将,先锋,队伍分配,粮草补给,都有了至为详细的报备。

        这份消息的详细程度,已经去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

        谢丹琼拿在手上仔细观视,神色不动。

        身边人影突兀一闪。

        木沧澜出现在他身边:“现在已经基本差不多到极限了……军队现在纯洁度足够,士气也是高昂的很。虽然可用数量少了很多……但,心中却也真正的安定了下来,至少不需要再顾及可能出现的突发负面状况。”

        谢丹琼淡淡的一笑:“是真正的安定下来了么?只怕是彻底的死心了吧?”

        木沧澜苦笑:“何必说得这么难听,实话实在是很伤人的……”

        顿了顿说道:“敌军目前已经来到了老营范围的千里之内了。目前正自四面合围。看来这场大战,只在一两天之间就要展开了。”

        谢丹琼点点头:“不错。我们那边也早已准备妥当,不过就是一战,仅此而已。”

        木沧澜精神一震,道:“但愿此战,最终能够一靖云天!”

        谢丹琼哈哈一笑,顺手将手中情报递了过去:“对于这些人,我这个外来之人当真不熟,这一战,还是你来主导安排吧。”

        木沧澜接过那厚厚的一摞纸,还只是翻看了最开始的几页,就是“嘶”的一声,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份如此详尽的情报,你是从何得来?可靠么?”木沧澜抬头,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不由得他不惊讶,若是两军人数差不多的话,那么自己手上能有一份这样的情报,那基本就是必胜!

        这样的情报,足以倾覆实力相当的两军之间实力对比差距!

        “我有我的渠道。”谢丹琼淡淡道:“这些情报绝对可靠!完全真实!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绝无花假!”

        木沧澜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好好的筹划一番,有了这个东西,我们或者当真可以给元天限来一个下马威,振奋一下我方的士气。”

        他的脸上满盈这强烈的愤恨和战意,还有一些淡淡叹息。

        大战展开,死的始终都是墨云天高手!

        至于天魔……却不会死!

        如是同室艹戈,手足相残,岂不令人扼腕叹息?

        谢丹琼冷静的目光凝注在他脸上,轻声道:“此时心下不狠,若是当真到了天魔席卷天下的那一刻……”

        木沧澜油然长长叹息。

        当天晚上。

        木沧澜点起本部精锐兵马,就只仅仅五万之数,却是高手尽出,兵分二十五路,前去截断元天限大军粮草供应路线。

        一夜激战之下,共有七处粮草被焚毁,道路直接截断,但其余的十八处却是无功而返。

        元天限手下的将军,也都是久经战阵之辈,行军打仗,粮道正是兵家要害所在,岂能不注意这一点?高手固然可以长时间不吃饭,但若是高强度的大战展开,气血亏损,吃饭却是最有效的补充手段。

        粮道,无疑是重中之重的要害所在。

        前去偷袭的人回来之后,却也汇报了一个新的情况:“大帅,之前从我们这边离开的将士,在数千里外,发现了那些人的大批尸体!”

        木沧澜猛地站起身:“尸体?还是大批的?!”

        “是的。仅仅我们发现的这一批,就足有七八千人之数。而且,连妇孺儿童也不曾幸免,全数都死在其中……”

        “是的木帅,我们这边也发现了。但那边已经是敌人严密封锁的区域,我们没有办法更深入的查证……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

        “不错,我们那边也有这样的情况。”

        木沧澜颓然坐下。

        想不到,那些人背弃了自己等人而去,却是自投死路;而且……还很可能束手就擒!

        当真是没有想到,元天限对于反水过去的人,竟是这般毫不留情!他自己之前可是曾经许下过诺言,‘凡是迷途知返者,官复原职,概不降罪。’竟然一点也不遵守!

        在此刻看来,这句话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甚至都没有打算留着这些人掉过头来攻打自己,就直接全部处决了!

        “现在到处都在骂我们假仁假义,既然放人离开,却又随后追杀,斩尽杀绝……”

        说这句话的斥候满脸的愤怒,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点点跳动。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绝对不是天兵阁方面做的。

        自从那天,那些人离开之后,天兵阁就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连出去打探情报,也要小心翼翼,丝毫不敢轻举妄动,唯恐大意被抓,影响大局,更何况是如此大规模的杀害曾经的战友?

        更何况还是如此分散的屠杀?

        但现在,这一盆脏水,却已经很荒谬地泼到了无辜的他们身上。

        木沧澜长长叹息,神情悲怆之极:“离开的那些人……或者是不明真相,或者是别有算计,而离开了我们,但本质上,那些人都是心有忠义之士!他们起义的绝大部分初衷仍只是为了报效墨云天,弭平魔祸而已……想不到,元天限竟会这般背信弃义,食言而肥,全无道义地将他们全部给杀害了,当真是狼子野心……”

        说到这里,只觉得心中伤痛莫名,竟不能自已。

        众将尽都归于一片沉默。

        当那些人离开的时候,他们也曾经恨过,也曾经埋怨过,更有不少人因此还打了一场,破口大骂。

        但现在,听说了他们的噩耗,心底再无恨意,就只有悲伤和愤怒而已!

        人生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被异类欺骗,蒙蔽,效力这么多年,到最后还冤屈而死,一直到死,都不明白事情的真相。

        始终被蒙在鼓里。

        而离去的这些人,可说正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

        在一片异常沉闷的气氛之中,这一天的黎明,终于到来了。

        “报告,前方敌军已经来到了本营三百里范围以内!”

        “报告,前方敌军距离本营已经不足百里之数!”

        “报告,前方敌军已经来到了大约五十里的地域!”

        “报告……敌军开始着手安营扎寨。”

        ……

        一直敌方来到了五十里地界之内,木沧澜终于开始新的动作,无声无息的出动大军,直接往自己背后斜插,做出意图突围的举动,所有人马全数针对侧背面的一支军队展开狂攻!

        这一波攻势的效果很是显而易见。

        处于被攻击范围的那一支队伍总共不过四五十万人马,当场就被打懵了。这只队伍的领兵将军乃是木沧澜原本的属下,之所以挑选这边入手,便是出于木沧澜对他的深刻了解。

        这个领兵之人勇猛有余,筹划却是不足,每一次在大军长途跋涉安营扎寨的时候,正是他最大的弱点之所在。

        往往在这个时候,整支队伍会陷入一定的混乱之中,须得有一个缓冲时间,才能重新整顿完毕。

        而木沧澜正是挑选这个时候出击,可谓正中软肋,直击要害。

        当元天限方面大军得到被袭消息的时候,这边的厮杀已经去到了尾声,木天澜方面大军已经撤了回去。

        留下的,就只是遍地的剧毒陷阱而已……

        ……

        第一波接触战,木沧澜一方可谓大获全胜!

        但对方对这一波的挫败显然并不如何放在心上,竟然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当天晚上,始终在安安静静的安营扎寨,埋锅造饭,一片空前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谢丹琼坐镇中军,本来想要伺机出动,趁敌人立足未稳、又逢变故之际,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若是对方发动大举救援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按照早就布置好的策略给予敌人一记重创,让这一战来个开门红,进一步提升自身士气。

        最起码的,也能给元天限一方增加一个无法磨灭的教训。战局也就不再是一面倒的态势了。

        但谢丹琼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按兵不动,就只是象征姓的派出了几万名援军,老营方面居然淡定异常,几近全无动作。

        面对这样的战事,只派出几万援军……那根本就不像是救援,甚至连敷衍都算不上,根本就像是派去收尸的。

        谢丹琼摆摆手,终止了这次行动,脸色凝重,道:“稳扎稳打!”

        对方的沉稳,超乎了预料,勉强出击,只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战果。

        这个结果让谢丹琼心中,涌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而接下来的交战,正整印证了谢丹琼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