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零三章都去抽风!

第八部第五百零三章都去抽风!

        元天限嗯了一声,道:“战事要尽可能的拖延,死人越多越好……都如这几天这样的战斗的话……相信再有十来天的时间,我的伤势就差不多完全恢复过来……那个该死的书狂!竟然让我的精神力和灵魂力受到如此重创!”

        依落月老神在在的说道:“我马上命令雨迟迟继续出动人马讨战,制造双方大量的死伤!”

        ……

        接下来的后续战斗,不仅是雨迟迟木沧澜这等百战统帅看不明白了,就连刚入军伍的战士,也是直接看不明白了……

        反正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数十万人马捉对厮杀!

        雨迟迟每一天都只是安排一个方向的人马予以出战!而其他的方向的数千万大军,全数按兵不动,但凡有擅自妄动的,虽功不赏,过杀不赦!

        这让他自己一方的军队抱怨连天,完全不能理解:一起上,对方再怎么顽抗,几天之内也就全数解决了。.可采用这样的打法,简直就是添油战术……你雨迟迟不是木沧澜那边打入我们内部的内歼吧……

        但那边,木沧澜和谢丹琼同样郁闷。

        为了迎接这一场大战,周围地下都布满了无数恶毒的陷阱,甚至连每一棵树,都挖空了树心,添装进了炸药、毒烟。

        所有埋伏,都是布置周全、天衣无缝。

        但所有埋伏,仍是要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在敌人四面八方同时进攻的时候,同时发动!如此,才能大规模大范围的重创敌人。

        可是现在这么打,那些个埋伏根本用不上……

        因为,你充其量只引爆一面的埋伏,其他的方向根本就是白费了,收效甚微不说,更徒自暴露自己最后的杀手锏。

        那样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天里付出的庞大人力物力?再说了,现在两军真实实力对比比例悬殊,若是那些埋伏废掉了,自己这一方还凭什么打下去?

        完全就不是对方的对手啊!

        现在可倒好,对方老神在在大爷似得不紧不慢的进攻,温水煮青蛙起来。

        “元天限肚子里究竟在打什么盘算?”木沧澜皱着眉头在帅帐之中踱来踱去:“也不大规模进攻!也不出动高手攻坚!天天就是用一般的军队来进攻我们这边的精锐,简直就像是送死……难道说是要借助我的手,来消灭墨云天的军事力量?可这也不应该啊……只要他一天还是天帝,这些力量就全部都属于他的……怎么可能这么就把这些有生力量牺牲掉呢?可若是不是……那又是为什么?想不通啊!”

        饶是木沧澜跟随元天限百万年岁月,此刻也是完完全全的一团迷糊。

        谢丹琼静静地坐在首位,一言不发,有如一尊石像。

        心中却在盘算着这几天以来诡异战况,隐隐的生起一种猜测,但一时间事情实在太过众多,却是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报!雨迟迟又派人前来攻击!”

        木沧澜长叹一声,道:“让罗将军带兵迎敌;侯将军今曰战了一天,士卒都已经很疲累……且撤下来好好休整一番。”

        传令官领命去了,不多时,就听见外面喊杀声震天响起,声震四野,不绝于耳。

        木沧澜脸色更见忧虑,叹息道:“这一战,当真是生灵涂炭,不管最终谁胜谁负,死的其实还不都是我墨云天的大好儿郎……可如今却又是不得不战,眼前种种岂不令人扼腕叹息!”

        旁边一位将军也是连连点头:“若是对面出战而死的英魂得知,自己之死居然是在为天魔卖命流血……纵然魂归九泉之下,想必也是难以安心的!”

        “你说什么?”正在思考盘算中的谢丹琼悚然而起,猛地站起来,看着刚才说话的马将军。神色竟然有些骇人。

        马将军被谢丹琼的突然反应吓了一大跳:“我…没……我没说什么啊……”

        “英魂……魂灵…九泉…”谢丹琼只觉得脑海中灵光一闪,瞬时想起在九重天大陆的时候激战天魔的那一幕,不由得连连拍额,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相竟是如此,竟是如此的简单,我竟现在才想到……”

        “魁首可是想到了什么?”木沧澜目光凝重。

        “元天限之所以会围而不攻,只采用小规模作战的用意,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谢丹琼缓缓说道。

        “哦,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暗藏阴谋么?”

        “确实是暗藏阴谋,不过跟战事无关,先前七王之乱,元天限虽然狙杀七王,却是不免身受重创!”谢丹琼缓缓道:“我听人说过,天魔若是神魂受损,可以用大量的人类灵魂以献祭的方式,从中吸取灵魂能量,补足恢复他自己的创伤。”

        “如今,想必就是元天限因为自身灵魂受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便采用这种借助人类的灵魂来补足自己的手段,若是当真大规模决战,死的人虽然更多,但,元天限却也未必能够吸收得过来,只能眼白白地看着大量灵魂力量流失……如今只是小规模战斗,而且地点相对集中,元天限就可以大快朵颐,借助亡者的元灵之力恢复伤势……”

        谢丹琼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的……元天限采用如此诡异的作战策略就是为了吸取灵魂力量疗伤啊……”

        众人闻言齐齐大惊。

        复又冲冲大怒!

        “此话可真?”木沧澜睚眦欲裂。

        “千真万确!”谢丹琼沉重的点头:“我敢担保此事,绝对真实,绝无花假!”

        “该死的元天限!该死的天魔魔孽!”木沧澜站起身来,指天破口大骂!

        众人纷纷骂不绝口。

        “这么说来,如此作战的最终结果只会便宜了元天限那个魔头,若是元天限再让雨迟迟前来挑战,我们是不是还要迎战呢?”一位将军忧心忡忡,带着难言的愤怒:“可是不应战,难道要束手待毙吗?”

        木沧澜痛心疾首:“真没想到雨迟迟这个魂淡,他平常阿谀奉承、人品低下,也就罢了;但在如此关头,居然甘心帮助天魔,把自己的同袍战士送上战场,送入死地,变成灵魂力量滋养天魔!真真是猪狗不如!”

        “当真是丧心病狂!”

        骂归骂,但面对眼前这个棘手的问题,众人却是束手无策。

        有时候,知道了真相,面对真相,竟比不知道真相的时候还要为难,还要不知所措!

        “接战,势必就会继续增加死亡人数,就有了更多的灵魂之力让元天限吸收,恢复伤势,可若是不接战,咱们总不能束手就擒吧……就现在的营寨,对方人马一冲,所谓的工事不过就是一个笑话,根本就不堪一击……”

        木沧澜一拳砸在桌子上:“怎么会搞出来这等事情,天下间,怎么会有这般邪恶的种族?!如此进不能退不能,难道要活活的把人憋死不成吗?!”

        “可惜我那位哥哥不在这里……”谢丹琼低声叹息说道:“我那军师哥哥最是精通阵法,可以借助阵势呼唤天地之力;若是他在这里,只需要摆出一座引风大阵,引来狂风,将刚刚形成的灵魂之力完全吹散……元天限也就无处可以汲取了。”

        “风?”木沧澜目光一亮,猛地抬头。

        “是否可以用高手发力,人为的造成狂风呼啸?这样做会有效果吗?”木沧澜问道。

        “这个……或者可行,但只怕对方也会派出同等级的高手加以干扰,收效极微……”谢丹琼皱着眉头:“但眼下,我们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暂时使用此法应对眼前局面。”

        “我来安排,无论如何,不能眼白白的看着天魔肆虐,吞噬英灵元魂!”

        木沧澜低沉说道。

        ……

        第二天的战斗,仍旧照常进行;但,高空中却是多了几个伏兵,几位木沧澜麾下的中阶圣人高手站在了高空,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便如同发了神经一般,每人挥舞着一颗大树的树梢,人为地制造出呜呜的狂风,声势骇人,震耳欲聋,只刮得飞沙走石,人站立不稳。

        “这些人莫非是闲得没事干了,傻*了不成?”雨迟迟得报,走出帐门仰头看着,百思不得其解:“挥舞大树刮大风……难道还能刮死人?真真是笑话!”

        他身边众人,一起大笑:“大帅,看来木沧澜那边肯定是已经快要崩溃了……竟然这等离奇的举动都做了出来,真真是不知所谓,哈哈哈……”

        雨迟迟也是快意的大笑一声,正在笑,突然间丞相阴森的声音出现在耳朵边上:“立即派人把上面那几个抽风的家伙赶走,越快越好!立刻马上!”

        雨迟迟霎时间怔住!

        这是咋回事?这算个什么说法?难道对方抽风,自己这边也必须跟着抽风不成吗?这这这……挥舞着大树就只是抽打空气而已,可就是真的抽风了啊……

        “还不快去!”丞相的口气严厉到了极点。

        雨迟迟浑身一颤,不敢怠慢,立即安排:“赶紧去几个高手,去把天空中那几个家伙赶走!”

        众将正在笑,突然间就愣住。

        什么?让我们也去抽风?

        ……

        今天有点事,沧州的一位书友带着父亲到济南来看病,遇到些难处,联系到了我,我去济南省立医院一趟。今天一更,明天补吧。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