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一章物极必反!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一章物极必反!

        真的被吓死了,自从听说莫天机随身携带几百万斤炸药十七万里跋涉而来,芮不通只感觉脑后有凉风嗖嗖的灌进来。

        险些就吓得腿软了。

        至于说对付莫天机的念头,直接就如同烈阳融雪,一点都不剩了。

        “这才乖啊,知道进退才是明白人。”莫天机哈哈大笑,倍见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自己的这一步策略还是相当有成效的,对付元天限固然是主要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同样是很有效果的……

        “当然了,顾独行他们几个也都被我设计追杀过,他们来的时候你可以联络一下他们。”莫天机提着建议:“联合起来一起揍我,我不介意的,真的不介意,这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的。”

        芮不通心中正在打着这样的主意,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你……”

        莫天机笑的很和煦:“到时候,我或者会联合他们来对付你,只是不知道,哥几个是想要得罪我呢?还是得罪你呢?你说他们会怎么选择呢?”

        谢丹琼哈哈大笑起来。

        面对这样的选择,恐怕兄弟几个都不会做出帮助芮不通的选择。

        因为……兄弟们之中,最可怕的一个人,就是眼前这位神盘鬼算莫天机!

        就可怕程度而言,连老大楚阳都要逊色于莫天机滴!

        坐在帅帐里,莫天机正自仔细地听着谢丹琼解说当前形势,以及自身状况。

        在这段时间里,谢丹琼这边不管是从整体实力上,还是从群众舆论上,都是处在全面挨打的惨淡境地。

        木沧澜本人更是几乎已经被骂翻了祖宗,其实又岂止是祖宗,简直就是祖宗十八代都到了血霉,如果祖先有知,就算明知木沧澜无辜,也得给他托梦,教训一下这个拖累祖宗的后代子孙。

        面对这件事,谢丹琼自问无计可施,无法以应,一筹莫展。

        此刻莫天机来了,有这个玩心眼的祖宗来到,这个的难题自然而然,理所当然交给他处理了。

        “不过旬曰之间,怎么就会去到这等糟糕透顶的境地?”莫天机皱着眉头,来的路上一直都处于高速赶路的状态之中,在飞舟上面难以收不到消息,他在当前消息方面仍自停留在十天之前。

        十曰之前,谢丹琼方面可是高歌凯奏,一派盛大之象,数千万大军举旗伐魔,军容何等壮盛,不过短短十曰光景,竟如摧枯拉朽一般,现存兵力已不到最盛之时的三成,最最重要的,兵士战心严重不足,为将的战意也非鼎盛,不过只是为外力强行摧谷,一旦那股气散了,这支军队随时可能瓦解崩溃,局势至此,几乎就是回天乏术了!

        真心的没有想到谢丹琼这边居然搞成了这么狼狈,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

        “你们这边举旗伐魔,消灭潜入九重天阙的天魔魔孽,分明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之上,现今居然被逼成了这个凄惨境遇,实在……”莫天机深深叹气,不屑之意难以掩饰。

        木沧澜的一张老脸也变成了猪肝色……

        这话实在是太打脸了……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全权处理吧。”莫天机只是想了一会,就立即说道,语气竟显得异常自信。

        “你想要怎么做?”谢丹琼眼睛一亮。

        “呵呵,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物极必反的?”莫天机问道。

        说完,又是呵呵一笑,径自去休息了。

        木沧澜满腹狐疑地看着莫天机离去的背影:“现在都已经到了这般境地,战局随时可能崩盘,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扭转乾坤?”

        “若说这天底下还有一个人能够改变这种局面,那么,这个人必然就是他!”谢丹琼充满了信赖的说道:“放下心吧,莫天机肯定能够做到的,在玩心眼方面,连我老大楚阳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这是一个绝世阴人!”谢丹琼不知道是褒是贬,下了结论。一脸的宽心大放的样子。

        木沧澜怀疑的眼神。

        莫天机在查看整合了现在的所有情报之后,立即展开了行动:“第一步,进一步掀动天下舆论,继续狂骂木沧澜!怎么夸张怎么骂,怎么恶毒怎么骂,越夸张、越恶毒的越理想!”

        天机情报部迅速的将这条命令传了出去,莫天机的指令在天机情报部就是不二法门,任何指令都能得到百分之百的精确执行,绝对不存在任何一点的偏差……

        于是乎,只得顷刻之间,墨云天所有天机情报部的各个堂口都收到了这个消息,再过片刻之后,一股面对木沧澜的声讨,以轰轰烈烈、前所未有的壮阔形势澎湃展开。

        “木沧澜为人卑鄙无耻,无才无德,且居高位多年,如今阴谋造反,就是想要自己做皇帝!”

        “木沧澜曾经霸占了数十万美貌姑娘,只是为了一呈私欲,简直就是禽兽,禽兽之中的禽兽……”

        “木沧澜为了修自己家的祖坟,强行迁移了多达的八百万人口……占据了数十万亩地……令到无数家园颠沛流离,妻离子散……”

        “那年木沧澜为了霸占一个姑娘,逼死了人家全家,卑劣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木沧澜为了讨一个帅哥的欢心,不惜杀死数百人以搏帅哥一笑……”

        “木沧澜一千条大罪列述如下……”

        “木沧澜……”

        木沧澜原本也就只是一个反贼的名头而已,现在,只不过一天时间的光景而已,就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十恶不赦,恶贯满盈,丧心病狂,毫无人姓的超级巨恶人。

        天下不明真相的群众惊见如此之多的真相,自然一个个义愤填膺,随同大骂不已。

        原来那欺心妄行,欲窃帝位之人尚有如此之多卑劣行径,那他之前的动向也就在情理之中,大家一定痛斥他,不骂他简直就是不对的行为!

        如木沧澜这等卑劣之人,尚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间,反正在人们大众心中,他已经死了!

        一天之后,木沧澜才接到这最新的消息,险些就是一口血喷出来,立即去找到谢丹琼:“他就是这么为我澄清的……我真是……我真是……”

        连续说了七八句‘我真是’,憋得一张老脸通红,才终于怒骂一声:“草!”

        谢丹琼咧咧嘴,捂着额头道:“这…这是策略……等等看再说吧……”

        木沧澜怒火万丈出帐而去。

        接下来的几天,一边战斗,一边听到外面的谩骂不断升级。

        “木沧澜大肆残杀同胞,每年死在他手中的天阙同胞多达千万之数!”

        “其实木沧澜以前的战斗都是为了谋取私利,否则以其人品、所为,如何能得墨云天军方第一人之高位!”

        “对,不建立威望他怎么造反呢?造反初时,他如何能聚拢那么多的人手!”

        “木沧澜用心恶毒至极,眼前的这个局他已经布了足足几百万年!”

        “当真其心可诛,天地不容!”

        “木沧澜前段时间遣散了所有不忠于他的手下,假仁假义说是人各有志,却又在人家离开之后开始截杀,其暴行简直是天人公愤!”

        “木沧澜,你怎么还不去死啊,你赶紧去死吧……”

        整个天下都在狂骂,都在狂骂一个人——木沧澜。

        但,慢慢的,渐次有了反对的声音。

        “这个说法好像有点过分了吧……木沧澜造反是有罪,这个毋庸置疑,但也不至于这么说他吧?好女色也还罢了,不至于连男色也好吧?还真能男女通吃?”

        “是啊,怎么突然间所有罪过都成了木沧澜的?”

        “别的我没有发言权,这一条肯定不对……木沧澜家的祖坟就落在燕京,那里怎么也没有有数十万亩?我之前曾经专门去量了一下,充其量也就只有上百亩地……木家算来也是至少上百万年的大家族,就这么点墓地,已经算是相当少的了?怎么在你们嘴里成了几十万亩地?这点肯定不对!”

        “是啊是啊,这也太过分了。”

        “是的,木帅不光不好男色,也从来没有强抢过民女;这一节,相信整个帝京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你们骂叛逆什么我们无话可说,就算是骂他故作姿态,道貌岸然也可以,但,也要有个限度,总不能什么脏水都往木帅身上泼啊。还数十万民女……这世界上有那个男人能够满足那么多女人?就算真是禽兽中的禽兽也没那能耐,说话太也没谱了!”

        “还有这个更加离谱,整整一千条大罪……就算木沧澜天天雇着智囊团帮忙想方设法、变着法的犯罪,却不至于有一千条那么多吧?这般散播谣言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太变态了吧?!”

        “这条残杀同胞……怎么也不至于一年杀了一千万人吧,就算真让木帅杀,一千万人得杀多久多长时间啊?!太也离奇,木帅常年出征在外,就算想要杀也没那么多的机会吧?怎么还每一年都杀一千万?那墨云天的人岂不早就被木帅杀光了?这罪名编排得也太脑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