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四章九劫重聚!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四章九劫重聚!

        依落月点头:“这些青年的潜力,当真是有些恐怖。.”

        元天限的眼神有些阴沉,缓缓说道:“这些人,只怕他曰当真会变成一群紫豪也说不定……若是当真羽翼丰满了,只怕我族危矣!”

        依落月赞同的点头,道:“岂能任由如此英才再有成长之期,索姓就在这里,将之一股脑全部毁灭了!若是一举尽灭之,当为我族大幸!”

        那边,在谢丹琼和木沧澜的合力指挥下,迅速的空出来一大片场地,以供飞舟降落之用。

        飞舟盘旋着,第一艘,终于落了下来。

        空中的一龙一凤这会也不打架了,迅速的落了下来,随即变作了两个青年,纪墨罗克敌顾独行等人飞奔了过来。

        谢丹琼素来淡然的一张俊脸这会变得通红,激动得无以复加,手足都在颤抖。

        再也没有什么比自己身在绝境之中,随时可能败亡之际,突然间得到了强有力的援军,而且还有自己最好的兄弟,全员到来与自己共患难,同呼吸,并肩战斗这样的事情更加让人兴奋了。

        莫天机不紧不慢、施施然从帐篷里走出,脸色虽然看似镇定如恒,但,脚步却是越走越快。眼中,隐隐的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期待。

        飞舟舱门缓缓打开。

        人影一闪,一道黑影率先出现在飞舟舱门口,剑眉,星目,身材颀长,黑发飘飘,长身而立,便如君临天下一般。

        只是,此刻那一张俊秀的脸上的激动之情,稍稍破坏了那股威严的气息。

        红衣一闪,莫轻舞亦已出现在楚阳左首,白袍飘扬之际,一身白衣的紫邪情出现在楚阳右首边。

        三个人,一白,一黑,一红。

        就这么同时飞掠下来。

        男的英挺超逸,女的风华绝代!

        就是这如同天上飞仙降落的时刻,多少年之后,在场的将士脑海中都是牢牢的记住了这一刻的惊艳风采!

        “当我看到御座大人与他的两位夫人从飞舟之中飞下来的那一瞬间,呼吸简直都要窒息了!我敢打赌,那绝对是我一生之中所见过的最美妙的风景!”——多少年后,一位当时在场的将军如是说道。

        ……

        “老大!”

        “大哥!”

        “老大!”

        “轻舞!”

        “二哥!”

        “嗷呜嗷呜嗷~~~”

        “狗大姨!哇哈哈哈……我今天狗大姨……”

        …………

        一片乱糟糟不知所云的嘈杂叫声,让围观众人都是先是震惊,继而就觉得好笑,然后,却又觉得眼眶里湿湿的……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莫名感动。

        真的很真实,丝毫没有花假。

        罗克敌和纪墨飞身而起;傲邪云芮不通横空而来;莫天机和谢丹琼并肩而立,嘴唇哆嗦着看着前方;董无伤蛮横地撞出一条路,带着墨泪儿往前飞奔。

        但最快的,却是一人一剑的顾独行。

        剑光一闪,身剑合一的顾独行已经出现在楚阳面前,四目相对,竟然停顿了一下,随即,两人就紧紧地抱在一起!

        随即,董无伤一个虎扑跳了过来;下一刻,罗克敌等人嗷嗷怪叫着,都是先把自己抛起来,然后狠狠落下去。

        刹那间,兄弟七人已经在地上摞起来一座人山。

        莫天机目光一闪,颤抖着声音说道:“快去!”

        谢丹琼声音颤抖的大吼一声,飞身跃起,落在了人山的最上方位置。莫天机哈哈笑着,最后跳起来,可是他怀里居然还抱多了一块几千斤的大石头,狠狠的连同自己一起砸了上去……

        “卧槽,要人命啊……”

        “莫天机你这小子太阴了,真不知道你那脑子是怎么生长得!”

        “我勒个去……压死我了,压死我了……”

        “哎唷……你这混蛋怎么还不起来……”

        顿时一阵海啸一般的怒骂。加上哈哈大笑的声音,这一刻,就在这里,完全就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兄弟们全无仪态的胡闹了一会,虽然大家彼此间只是两年余不见,但众人都感觉是分别了三生三世一般,个个都是激动得如同要爆炸了一半!

        趁着搂搂抱抱打打闹闹的热闹时候,兄弟们都是用一种很隐蔽的方式,悄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然后才又重新继续笑闹。

        到得最后,实在控制不住激动地要爆炸的情绪,纪墨率先一拳砸在罗克敌脸上,罗克敌大叫着站起身想要反击,一把揪住始作俑者纪墨,两个人噗噗噗互殴起来。

        看到这一幕,真不知道这俩货究竟是高兴呢还是激动呢还是激动呢?

        楚阳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大叫一声:“弟兄们!”

        声音很是有些做作的粗豪,活像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强盗头子。

        众兄弟一声大叫:“老大,咱们在!”

        楚阳大吼一声:“那个龟儿子元天限敢欺负咱们兄弟,咱们该怎么办?”

        “抄家伙!”董无伤一声大叫:“去砍了他妈的!”

        “走!”楚阳意气风发一挥手:“大家抄家伙,跟老大去砍人!”

        “嗷呜嗷呜~~~”

        “砍了他!他妈的,太烧包了,居然敢欺负我纪墨的兄弟!看我不揍死他狗大姨的!”

        “劈了他!”

        “做了他!”

        “干掉他!”

        “弄死他!”

        “吼吼……我要把他强J致死!~~~”

        最后一个说话的芮不通顿时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顿时又像是菜市场一般唧唧喳喳起来。

        “还是凤凰厉害哇哈哈……居然把元天限强暴致死,这也太自信了,你有那能水么……”傲邪云笑的鼻涕眼泪都一起出来。

        “哇哈哈……芮不通,上啊!让咱们兄弟们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兄弟们簇拥着芮不通,一个劲的撺掇。

        芮不通唉唉大叫:“这里还有女眷呢……咱们要文明,文明报仇,那个口味太重了……卧槽,你们这帮流氓……!”

        ……

        木沧澜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呆呆无语。

        这就是谢魁首口中所说的那帮兄弟……一个个咋一看确实是人五人六的,可怎么一说话就跟一伙棒老二似得?这反差也太大了,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却是哪里知道,其实这些人,不管是哪一个,揪出来就绝对是一片天地最大最厉害的强盗头子!

        绝对不存在任何花假、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正在惊讶,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叫道:“木帅!”

        木沧澜转头一看,不由大喜过望:“无涯,是你?!”

        来人正是梦无涯;在战场中突然遭遇自己原以为今生再难聚首的老兄弟,木沧澜与梦无涯都是一阵难言的激动。想起就在不久之前彼此的遭遇,也是唏嘘不已……

        ……

        最初的那股兴奋劲儿一直没有停歇下来,楚阳等一干兄弟胡闹了好久好久。

        直到一个很粗矿的声音响了起来。

        “纪墨,你这个混账东西!还不给老娘滚出来么!”

        这句话一出来,众兄弟如遭雷击,顿时全焉了,连号称要**元天限的某鸟也不例外,一个个灰溜溜的躲在了一边,唯恐被这头母老虎看到了自己,将无妄之灾牵扯到自己身上。

        能够有这般威势的,除了呼延傲波大小姐之外,还能有何人?

        当真是一声断喝,九劫退避!

        纪墨的脸上痉挛着,脖子扭曲着,脸上露出一个相当夸张、相当做作的惊喜,僵直的不动,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中。

        却见一个身材高挑,膀大腰圆、气态俨然的女子虎虎生风走过来,一把揪住了纪墨的耳朵,冷笑道:“这两年我不在你身边,听说你挺风流的嘛,据说还找了十房八房的小妾,很惬意啊……”

        口中在胡说八道的责问,眼中已是蕴满了泪水。

        “苍天啊,大地啊,这都是谣传,到底是谁在造我的谣啊,我哪里有啊!我哪里敢啊!”纪墨撞天屈的叫起来:“**,我对你的爱,惟天可表!海枯石烂,天崩地裂,魂飞魄散,风流潇洒也不改啊……呃,错了……我其实是想说……我想说什么来着……”

        呼延傲波几乎要笑,却还是揪着纪墨耳朵:“不用那么着急,跟老娘过来,慢慢说,有的是时间,我会好好的审问审问你!原来没有是不敢,要是你敢的话……”

        在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揪着纪墨耳朵扬长而去。

        一干兄弟这会心底都已经是憋笑憋得几乎要内伤,木沧澜和梦无涯等没见过的纷纷眉框狂跳,眼珠子几乎飞射出来,如果不是有眼眶当着的话……

        纪墨……这名字真好啊。

        而且,找的老婆更好……这两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恩,小鸟依人,相当的标准。

        “小弟……”一个声音呼唤。

        顾独行闻声之下如同遭遇了轰雷闪电袭击,猛地扭转头,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位一身白衣飘飘,瘦弱窈窕的佳人,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小妙姐?”

        正是顾妙龄。

        顾妙龄孤零零的站在风中,那一声竟有几分怯生生的味道。

        顾独行虎吼一声,大叫着冲过去,一把将伊人搂在怀里,低低的叫道:“小妙姐……小妙姐……小妙姐……”

        狂喜之下,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翻来覆去就只是小妙姐这三个字,但就只这三字,却已经蕴含了太多太多的感情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