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五章九劫重聚【二】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五章九劫重聚【二】

        顾妙龄脸上升起了满足之色,还有女儿家独特的羞涩红晕,低声道:“赶紧放我下来……你这小傻瓜,还这么多人看着……”

        顾独行呆呆的放开,连连点头,道:“对!对!小妙姐脸皮薄,我等没人的时候再抱好了。”

        “嘤咛~~”顾妙龄顿时捂住了脸,真真是羞得无地自容。

        这个一辈子只知道剑,不知道其他的糊涂家伙,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旁边,因这一句而响起一连串幸灾乐祸的大笑声,当然是只要有热闹就看的罗克敌等人。

        在顾独行要杀人一般的目光逼视之下,罗克敌仍旧大笑如故,一派宁死也要笑个过瘾的德行。

        难得有了嘲笑顾独行的大好机会,罗克敌若是轻易放过了,简直是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更对不住这些年在他手下遭到的毒打,今天一定要笑个痛快,笑个够本……

        便在这时候,梅夫人已经与谢丹琼汇合,而傲邪云的妻妾也与他凑在一起,大家都是久别重逢,简直就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尽的话题。

        莫轻舞也已经与久违的兄长莫天机凑在一起叙话;只是,莫天机在最初的兴奋之后,神色间却有些淡淡的焦灼,眼神也有些游离,似乎在寻找什么期盼久已的物事……

        却又偏偏寻找不到。

        莫轻舞见状大发娇嗔,连连跺脚:“二哥,我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欢喜得傻了不成?自家的亲妹妹就在你身边跟你说话,你却在哪里神思不属,你真对得住我。”

        莫天机啊啊两声,急忙道:“对,对,这件事实在是应该好好考虑。”

        这话说,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甚至是欠揍至极!

        如果真要要按对话上说,那可不就是欠揍至极么!?

        莫轻舞为之气结地望着自己二哥,干脆一扭头,再也不理某人,气鼓鼓的回到了楚阳身边。

        二哥真真是太讨厌了!

        亏我这些年一直想着他,没想到他却是半点也不想我这个妹妹,太伤心了……

        这时,谢丹琼的人已经将飞舟上的人都迎接了下来,划出单独的一处营地,殷勤接待赶来的援军。整个大营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氛围空间的欢快。

        纵然是在战场上,那种兴奋之情,却也让人明显的感觉到。

        尤其是斩梦军久别重逢,多少好兄弟都有一种恍如隔世重逢的感觉,彼此抱在一起,再也不肯撒手。

        便在这时,待在楚阳身边的莫轻舞突然发现莫天机好似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不由一怔,偷偷循其目光看去。

        这会的莫天机心中眼中只得一人,显然就没想到会有人在刻意观察他,只见他居然整了整衣服,抚了抚头发,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确定了没什么任何的问题,才猛地一下子挺直了腰杆,摆出一副玉树临风的做作造型,用一种很沉稳很大气的表情,大踏步往前走去。

        口中爽朗的大笑:“哈哈哈……乐儿姑娘,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真真好久不见,乐儿姑娘风采更胜往昔,真是可喜可贺!”

        在他的对面,有一名俏丽的白衣少女,正自从飞舟上走下来,瘦弱的娇躯,似乎要被风刮起来。

        莫轻舞一双眼睛几乎就要震惊得鼓出了眼眶。

        原来是这样?!

        她太明白自己二哥的心思了。

        自己这位二哥,素来就是大山崩于面前也不会变变脸色;纵然是面对皇帝,天帝,圣君之辈,也不会让莫天机这么注重自己仪表,还很刻意的专门检查……

        可今天居然对楚乐儿这个处处跟我作对的黄毛丫头露出这幅猪哥像!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二哥叛变了!”莫轻舞轻轻跺脚,显得懊恼至极!

        你难道都不知道这小丫头经常为难你妹妹么?经常和我吵架么?你都不知道她死活都不同意我和楚阳的事么?天天打击我,没事就来找我打架!……

        莫天机,你可是我亲哥哥啊!你居然就这么立场不坚定的叛变呢……这小丫头到底有什么好!

        察觉了莫轻舞的异常,楚阳诧异的低头:“咋了?咋的了?”

        莫轻舞愤怒地说道:“你看看那个莫天机,可是把我气坏了!真混蛋至极!”

        楚阳举目看去,只见莫天机和楚乐儿在彬彬有礼的说话,没发现什么异常,纳闷道:“没事啊……你在生什么气?这不挺正常么?”

        莫轻舞由衷无力的长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更加没精打采起来。靠在楚阳怀里,一句话也不想多说了……

        在这一刻,突然体会到了楚乐儿之前对自己的感觉:就这小黄毛丫头,居然也想要当我嫂子……

        原来,这就是对抢了哥哥关怀之人的那一份嫉妒么?!

        最外围,最后才以“高姿态”现身的谈昙谈大魔王正在与芮不通、罗克敌大打出手!

        当然不是那种高来高去真的火并,而是就在地上,有如地痞流氓一般、拳拳到肉的恶劣斗殴;你抱住我,我抱住你,你这边打我一拳,我那边就还你一脚!

        打的鼻青脸肿,打的兴高采烈。打得鼻血长流,打得重彻心扉,却兀自在哈哈大笑,竟是乐在其中,你说这上哪说理去?!

        这让正在激动之中的几个女人都是心中慨然长叹:男人之间的友谊,真真的难以理解,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说打就打呗,就不能往肉多的地方招呼,就是喜欢眼睛上瞄,好像不是所有人都变成熊猫就不算完。

        久别重逢,难道就不能好好地坐在一起说说话么?叙叙离别之情么?非要先打一顿,还得打到鼻青脸肿来发泄兴奋,要不都不算完……男人啊,真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好一阵的忙碌之后终于一切都重归秩序,全部都布置得井井有条了。

        谢丹琼家人团聚,纪墨夫妻重逢,谈昙携眷而来;傲邪云妻妾围绕……

        谢丹琼专门给这些人布置了好几个单独的帐篷,让这些久别重逢的鸳鸯们进去叙话;随即,就带着剩余的人一路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进了大帐内中。

        谢丹凤撅着嘴走进来,那表情竟是跟莫轻舞差不多的样子,一脸毫不掩饰的不高兴。

        因为谢丹琼也没说几句话之后,就在一片‘重色轻友’的指责声音里,带着自己的老婆溜了。

        这让看到了自己哥哥兴奋莫名的谢丹凤被兜头浇了一瓢凉水。

        而谈昙那边,偏偏还在那边大呼小叫的跟罗克敌打架,自己想要找个肩膀靠靠都找不到人了,能开心才怪了呢!

        最后,谈昙和芮不通罗克敌这几个货都是鼻青脸肿、顶着两只熊猫眼的进来了,坐了末席。

        木沧澜在一边陪客,好歹先招待着吃了一顿饭,来者是客,这顿接风宴怎么也是不能省的。

        这顿饭吃下来之余,木沧澜心中竟是放心了许多。

        这帮人刚才看起来疯疯癫癫,没点正形,但现在看起来却是顺眼得多了,一个个彬彬有礼,尽显大家风度,宛如世家子弟一般。

        不管是谈吐学识,一个个都是不凡。

        这个情形让木沧澜心中安定了下来。

        最害怕的就是,若是都像先前那个莫天机一般疯狂,这个墨云天恐怕真的要在这世界上消失了……

        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这些人除了谈昙之外,全都是货真价实的世家子弟,世家子弟的基本做派早已烙印在其骨子里,适当的场合做适当的仪态本就是恰如其分,理所当然。

        至于谈昙,这家伙的王者气派早已融入身心,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王者之风,尽管这货长得磕碜,但那王者气派可是货真价实,就算比诸铁补天、元天限、甚至雪泪寒也是丝毫不差滴,而木沧澜对这个气度可是至为敏感,自然是半点小觑之心也不曾有滴。

        但木沧澜还另外感觉到一种味道,虽然大家都在热火朝天的喝酒,但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多多少少有一点:你这老头还不退场,怎么这么的没眼色呢……

        就是类似这样的一种意味。

        这种心情,木沧澜绝对可以理解;因为他现在真的想要退场了,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他现在又何尝不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和梦无涯两个人好好聊聊,安安静静的喝点酒……

        这种心情,大家其实都有。

        但老夫总得要把今天这个场面先稳住,先过一圈,这是起码的礼数啊……

        酒过三巡,木沧澜站了起来:“各位久别重逢,想必有不少话要说,老朽这厢年纪大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诸位恕罪则个;无涯,你跟我来我有点事情问你。”

        梦无涯也是如蒙大赦的站了起来:“好。”

        两个人走了出去,才刚走出帐门,就听到里面“轰”的一声闹了起来,一个声音洪亮的大叫:“哇哈哈……来,开喝!罗克敌,你不喝得钻桌子你就不是个男人!”

        随即就是嗷呜一声狼嚎:“好啊,只要我喝多少你就喝多少,就绝对没问题!你敢么?”

        “我还能怕你这个混账家伙!来来来!我先来,你丫的跟着我喝!”

        “我今天要是喝不趴下你,从此用jiji走路!”

        ……

        木沧澜苦笑一声……用jiji走路?你丫真行!真有那么了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