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第五百二十一章九劫、天帝之战【二】

第八部第五百二十一章九劫、天帝之战【二】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开始进行反击。.”莫天机看着谢丹琼和木沧澜;眼神锐利:“你们的任务是……牵制住敌军绝大部分的战力!”

        木沧澜和谢丹琼同时脸色沉重起来。

        牵制住敌方的绝大部分战力!

        这毫无疑问将是一个巨大的付出!

        这一句话,就意味将有数以百万计、甚至更多的生命因之流逝!

        本就是处在弱势,又要主动出击,还要牵制对方绝大部分的战力,那就完全是全员出动了!

        “我的人,还有和楚阳带来的生力军,都可以交给你们全权指挥!”

        “但你们两人本人却不能亲临战场指挥;今天可以,但,明后天却不行,你们要配合我们的行动,将元天限给逼出来。”莫天机淡淡道:“我想……梦将军应该可以担此重任!”

        梦无涯踏前一步:“必将不负所托。”

        “今天一天一夜,我不要看到战斗有任何一点停止的迹象!务必……要将敌人在两天一夜之内,压制到人困马乏的地步!这是死命令,坚决要执行到底,就算是所有人全部都死光了,也要持续执行!”

        莫天机一字字的说道。

        随着说话,一股异常浓烈的血腥味道,已经浓浓地开始扩散!

        从这一天开始,这个几番变易的战局再度发生了根本姓的变化。

        双方实力对比,木沧澜一边本来是处于绝对弱势,甚至是绝对败势;就算是有了楚阳一干人人的强力援军到来,其作用即便不是杯水车薪,但对于整个大局而言,仍旧没有多少妨碍,根本无法影响局势。

        弱势仍旧是弱势,顶多不再是死势而已。

        但这段时间以来,真正改观了战局的因素却是:原本是木沧澜那边兵无战心,将乏战意;但现在却换成了对方猜疑重重、顾忌多多,无论兵将尽都再无战心。

        如此换算下来,木沧澜这边原本的绝对劣势居然被扯平了不少。

        虽然这只是一个暂时现象,甚至只是构建在虚幻结构之上的假象,但当前局势就是如此。

        现在,雨迟迟那边正自发愁要如何调动兵将战心,激励军事战意的当口,木沧澜那边突然主动地展开了进攻!

        而且还是全方位,无差别、无节制,无规律的多批次强力进攻!

        面对这一局面,雨迟迟、元天限都是大喜过望。

        不管对方抽了什么疯,又或许是以为援军到来了,腰杆硬了,一时间冲昏了头脑,所以居然主动起来?

        但,元天限对这些根本不在乎,因为那些都不是重点,也不重要,就算你来了一定的援军,就那么几艘飞舟,就算是满载兵源,全加起来又能有几个人?于是立即传令雨迟迟:“全力应战!”

        雨迟迟对此自然是不敢怠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然有相当一部分将军不愿意出战,心中仍旧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雨迟迟麾下也还是有大量的将军可以动用的。

        这些人都是与木沧澜集团作对多年的人,属于雨迟迟的嫡系部队,与木沧澜集团作战从来都处在弱势,如今难得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一个个都是斗志昂扬。

        于是乎,空前火爆的战斗就此如火如荼的强势展开。

        木沧澜更是强势出击,横空而见,正面挑战依落月。

        依落月对这约战岂肯示弱,当即迎战。

        再说,若是让木沧澜这种个人力量足可改变一场战争的人加入到战场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依落月并无丝毫犹豫,挺身而出,高空迎战木沧澜。

        而地面上,在谢丹琼的精密指挥之下,天兵阁大军从各个方向,多批次复数出击;有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

        最高处,莫天机坐在一张椅子上,轻摇折扇,慢条斯理,仔仔细细的观视着下面的战场动静,当然,最主要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元天限的主君大营之中。

        无声无息之中,自身神识已经悄然渗透进去了。

        就一般状况来说,在这样的大战氛围之下,后方的军营中没有参加战斗的将士也都应该是热血贲张、张扬欲战才是,但现在,元天限那方未出战的将士们居然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显得有些极为茫然,甚至是百无聊赖。

        这一部分可不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而是……很非常相当的多!

        前方厮杀正酣的时候,喊杀声震天,震耳欲聋,但彼端的许多兵士居然只是漠然的抬抬头,就又重新回到了神游天外的状态之中。

        不仅仅是士兵,甚至有不少的统兵将领,也都是这样一幅心烦意乱的德行;其中还有一些人,凑在一起商量什么,讨论什么,谋划什么。

        任外面天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

        莫天机脸色沉静异常的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演变,没有半点波动。轻轻下令:“让支持木沧澜一方的舆论更高一些,然后,刻意制造出一波最后的疯狂舆论出来!”

        他重重的说道:“要一天之内完成此事!”

        他身后有人恭敬的答应道:“是!”

        随即,那人就从随身的空间戒指里面拿出来天机情报部的专用传讯工具,将老大的这道命令很郑重的发了出去,然后又在命令末尾加上了一个特级命令的标志!

        这是老大发出的第一个特级命令!

        从来未曾动用过的特级命令!

        顿时,处在墨云天的天机情报部即时疯狂地运转了起来:老大第一次发特级命令,若是执行不当,那可是要有**烦到来滴……

        别的不说,最低处罚都是直接开除出去,那么从哪里再找这么高薪而没风险的大好工作啊……

        ……

        战斗在持续进行,别人或者还没有计算出具体的伤亡数字,但莫天机的脑子里面却是无时无刻不在精密计算彼此人员数据:恩,八个方向一起协同战斗,现在总计战斗场次,已经达到九十次……而时间却还只不过是到了中午而已。

        “曰落之前,战阵冲击三百场次!”莫天机淡淡的说道:“然后,连夜鏖战!第二天,继续如此战斗!务必要让所有参战人员疲不能兴。”

        这个命令即时传达下去,连一直在旁边伺候的谢丹琼眉眼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一场如此紧锣密鼓的战斗,外人眼中都是在谢丹琼的指挥之下,但实际上,每一次出兵,如何战斗,什么道路,什么战术,都是出自莫天机的手笔!

        真正大手笔、不计代价的超级消耗战役!

        用自身只得对方十一的弱势兵力,却能匪夷所思地制造出有如潮水一般源源不绝的攻势!

        兵力明明占据绝对优势的雨迟迟一方,竟逐渐生一股应付不过来的吃力感觉;对方的攻击源源不断,而且奇诡百出,进攻路线更是诡异莫名,变化莫测,完全违反常规战阵行进路线,雨迟迟从一开始的镇定自若,井然有序,逐渐变得有些手忙脚乱,再过一段时间,竟自变得应接不暇,然后……等到了入夜时分,已经是脑子里面一阵一阵僵木的感觉传来,貌似还伴随着一股一股的疼痛感。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在指挥!”雨迟迟怒发冲冠,有一种不可忍受的痛苦感:“绝对不是木沧澜,也绝对不是谢丹琼!他妈的,这个人难道是个疯子么,竟能搞出这么多的花样……”

        麾下众将也是一阵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不得不承认,对方现在指挥军马的这位统帅真心是一位天才,纵然是在敌对立场,但众人不佩服都不行!

        但对方除了是天才之外,还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施展出来的手段实在是太疯狂!众人尽都认可一件事,正常统帅绝对不可能做出来他今天的那一系列的决定,所以说,这肯定就是一个疯子。

        彻头彻尾,无可救药的疯子!

        不间断的疯狂进攻,纵然你手段再如何巧妙,如何诡诈,但,兵将的体力却还要无可避免的损耗!雨迟迟这边从最初的相持,到后来的勾着鼻子走,自然是疲累不堪,可是……天兵阁的将士的疲累,却只会是这边人的一倍以上!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一点的轻松!

        就这么毫无间断,全无止歇进攻,却又绝对不是意图突围,就只是最单纯的战阵厮杀,纵然你有绝世之才,有如何巧妙策略加以运用,最终结果仍旧只有死路一条!

        正因为如此,雨迟迟才会如此的怒火万丈!

        你们那些明明都是些快要死的人了……你们他么的还跟我们这么拼命干什么,就不能老实的等死么……我们可是还有大把的荣华富贵要享受呢,谁有那股子蛮劲跟你们死拼呢?!

        一边指挥,莫天机一边注意着空中氤氲弥漫的云气,有那么一团,虽然看起来与别的云气并无不同,但整体却是不怎么移动的,若短时间还不觉如何,可是在较长时间的可以观察之下,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另类了。

        方向既定,莫天机反而不会加注更多的关注,也就只是偶尔扬起脖子,如同活动活动一般的扭扭脖子,顺便观察一下。

        莫天机已经确定,那道有别于其他的云气就是墨云天帝元天限的神魂力量。

        莫天机冷然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冷冷的寒意。

        ……

        回趟老家,回来的早就加班写第二章,晚了就明天补。

        今天自摸的生曰,让我们祝他生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