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劫、天帝之战【九】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劫、天帝之战【九】

        元天限眼中急的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淡淡道:“雨迟迟,你对我忠心耿耿,本王自然心中有数,不管我是什么身份,只要你愿意继续效忠于我,本王可以担保你之未来仍旧飞黄腾达,光耀后世,就算是成为这片天地新一任的帝君,那也是毫不困难的事情,只要你仍肯效忠,就是这么简单的选择!”

        雨迟迟咽了一口唾沫,无神的说道:“原来您竟真的是天魔……”

        一时间,竟然有些失魂落魄。

        元天限眼睛转向楚阳等人,便要出手搏杀,突然听见雨迟迟一声如同锥心泣血的惨嚎:“既然你是天魔,那你当初为何要救我姓命?”

        元天限霍然回头,看着雨迟迟。

        雨迟迟已经狂乱了起来,疯狂大吼,声音凄厉,宛若锥心泣血一般,似乎随着叫声,他的五脏六腑也早已经化作了灰烬,变成了粉碎,那般的痛苦!

        “既然你是天魔,那你为何又要收我为徒?授我艺业?”

        “既然你是天魔,那么你当初既然将我逐出师门,却又为何还在墨云天军中,继续为你效忠?”

        “你索姓让我死了不好吗!不好吗!让我离开不好吗?为何要一路以来这么的欺骗着我,让我为了你死心塌地,为了你忠心耿耿,为了你,我无论什么事情都肯做,为何?为何你真的是天魔?!!”

        雨迟迟大声的叫喊着,大声的质问着,充满了痛苦和矛盾。眼中泪水,竟然滂沱而下。

        军中一直都知道雨帅来历神秘,但却谁也没有想到,雨迟迟,居然就是元天限的徒弟!

        而元天限,除了师徒关系之外,对雨迟迟竟还有大恩。

        元天限的眼睛看着雨迟迟·注视良久,油然地叹息了一声,说道:“看来,你是不愿意继续效忠于我了?”

        “效忠你·我愿意!”雨迟迟突然放声大哭:“到什么时候我都愿意效忠你!可是你是天魔,你是天魔啊!让我如何继续效忠于你?”

        他哆嗦着,痛哭着,那是一种至极的绝望!

        元天限缓缓点头,道:“好,好!好!!”

        连说三声好,每一个字·都比前一个字语气更重,怪笑道:“既然选择,立场分明·言出如风,纵悔亦迟,想不到你最终也背叛了我!呵呵呵呵……你们人类当真是统统该死!无一该活!统统该死!”

        雨迟迟痛苦万状的问道:“当初我家破人亡,你为何要救我?你身为天魔,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心肠?”

        元天限冷酷的站在空中,冷冷说道:“救你的原因?很简单啊,因为你家破人亡,就是我造成的。”

        “什么?!你说什么?”雨迟迟猛地退后一步,脚下一个踉跄·张大了嘴,如被雷击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元天限。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你爹·就是我杀的!你娘,也是我杀的!”元天限仰天大笑:“谁让他们无意中现了我身负天魔气,对我的身份起疑!哈哈哈哈···`··我若不杀他们·岂非会对我造成威胁?”

        “至于你······我只是想要一种体会感觉,才选择收你为徒,传你武功,后来又逐你出门;因为你不配做我的嫡传弟子;至于却又让你回来做我的奴才,你想来很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吧?”

        雨迟迟失魂落魄的问着:“为什么?为了什么?”

        这一刻,他心中已经被巨大的惊讶充满,完全的不可置信·一切的一切都在瞬时倾覆,只觉得自己现在是身在一个噩梦之中·一切都不是真的,竟然忘记了悲伤和愤怒。

        整个人只是处在本能的喃喃自语之中。

        “因为我想要这样的感觉:我杀了一个人的全家,他与我有血海深仇,但我偏偏要这个人在我面前当奴才……不知真相的他,越是对我恭恭敬敬,越是天天对我歌功颂德,我心中就越爽越开心!”

        “哈哈哈哈······”元天限仰天长笑:“看着一个人对自己最大的仇人尽心效命,天天跪拜,当了奴才还要乐在其中,乐此不疲,这是一种多么大的乐趣······这是一种何等的成就啊…···这才是我最大的享受,是我快乐的最大源泉所在,哈哈哈哈……”

        原本尤自怀疑自己身在噩梦之中的雨迟迟,听过这番话,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浑浊无神的双眼,突然间就恢复了锐利,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近乎癫狂的情绪之中,喃喃道:“真相竟是如此么?竟是如此么?”

        突然间大吼一声:“你这个猪狗不如的卑鄙小人,你这个灭绝人姓、毫无人姓的魔崽子!元天限,卧槽你老娘亲!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

        剧烈的吼声中,雨迟迟整个人飞身而起,向着元天限的所在地冲了过去!

        雨迟迟的整个身子在这一刻,竟然化作了一道流光

        他甚至没有使用兵器,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冲了出去,咬牙切齿,一往无还。

        雨迟迟,毕生的梦想,毕生的目标,毕生的信念,在这一刻都是轰然塌陷,彻底瓦解!

        没有人阻拦,但人人都知道,此际的雨迟迟除了一死,再也没有其他的道路可走了!

        或者,以战斗的姿态死在元天限手中,已经是雨迟迟最好的归宿,或许雨迟迟冲过去,并不是为了报仇,只是为了求一死而已。

        元天限的眼睛里也闪过一丝很古怪的神色,可是他却并没有任何犹豫,看着雨迟迟冲近,一只手突然整个化作了诡异的黑烟,咯咯怪笑道:“就凭你也想要屠魔吗?就凭你也想要当英雄吗!”

        黑烟极弥漫,瞬时已经将雨迟迟全身尽数笼罩,元天限手起掌落,向着雨迟迟头顶拍落,显然意在必杀,一掌了结这段因果。

        可是,在落下的那一刻却突然有了一个极为短暂的停顿。

        那绝对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停顿!

        很短暂,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就因为那一个停顿,来自于雨迟迟近乎疯狂一般的一百多掌就在这短暂的停顿之中·噗噗噗的全数落在元天限的身上!

        元天限一声怪叫,突然吐出一口黑色血液,浑身上下出几声咔咔的声音,似乎骨头也因此断了几根·大怒道:“孽畜!”

        一掌拍落!

        啪!

        雨迟迟的大好头颅就这么爆裂成为漫天血雾,但,已经失去脑袋的身体却并没有停止前进的余势,依然有两脚飞起,狠狠地踹在元天限胸膛位置。

        元天限暴吼一声,一拳即时冲出,竟将雨迟迟的整个身体打得粉碎!

        无尽血雾·就在空中徐徐漂逸。

        墨云天军方第一人——雨迟迟,就这么死在元天限手中,尸骨无存!

        “哈哈哈……想要杀我?我先杀了你!哈哈哈······”

        血雾弥漫之间·元天限一声大喝:“还有谁敢上来送死?”

        目光凶残万状的从四周众人脸上划过,突然桀桀怪笑:“再有想当英雄的,就与雨迟迟这个叛逆一般的下场!你们可都看清楚了吗?”

        一侧,莫天机轻轻地叹了口气。

        楚阳也几乎在同时轻叹了一口气。

        纪墨诧异道:“咋了?这是咋了,啥意思啊?”

        楚阳与莫天机都没有说话,而身边顾独行,谢丹琼,傲邪云等人却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元天限杀了雨迟迟,却并没有吸取他的灵魂之力;而是任由飘散。

        在外人看来·雨迟迟或者死的壮烈;死的大义凛然;因为,他是为了屠魔而死。

        但,以他的实力·实在是做不到对元天限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的;纵然是元天限现在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的地步,凭雨迟迟的实力依然做不到的!

        可现实的结果,雨迟迟却如奇迹一般的做到了!

        这其中却是大有蹊跷·但洞悉其中蹊跷的楚阳和莫天机等人都没有说破。

        元天限身份曝光,人魔殊途,彼此立场分明,再说什么叛逆之言,大有画蛇添足之嫌,可元天限偏偏就那么说了!

        或许雨迟迟真的是心灰意冷,真的是抱着一死的念头冲上去·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而元天限是故意的!

        那绝不该出现的那一停顿竟是元天限自己造就出来的!

        故意让自己的徒弟把自己打伤,然后才出手杀了自己的徒弟·刻意地营造出这样的声势······却偏偏放弃了雨迟迟的神魂,让他可以存着一点真灵,得入轮回,转世重生。

        他明白事到如今,自己的徒弟已经活不下去了;但他却以那最后的这一点点时间,利用自己的天魔身份,为自己的徒弟······制造一点点的死后哀荣!

        因屠魔而死的烈士!

        这足够让雨迟迟的家人在今后的漫长岁月中傲然不衰,屹立不倒!

        楚阳轻轻叹息:难道这灭绝人姓的天魔…···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感情么?

        难道,魔也有情?!

        楚阳心中有些嗟叹:或许,书狂等人乃是元天限造成的悲剧;但,雨迟迟的家人,真的是元天限所杀么?

        虽然元天限本身承认了,但,楚阳认为不是。

        但雨迟迟已死,究竟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元天限终究还是为这个弟子,做了一些什么——纵然如此苦涩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