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九劫、天帝之战【十】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九劫、天帝之战【十】

        不过不管真相如何,随着雨迟迟的陨落,一切尽都随着烟消云散。

        眼前,就只有一位屠魔勇士因屠魔而陨落而已!

        另一方面,却也意味着真正的屠魔战火就此点燃、爆发!

        “动手!”

        莫天机一声断喝,果断下令。

        空中瞬时间狂风大作,紫邪情、虎哥和劫难神魂,楚乐儿,墨泪儿等人都退了出去。

        场中只剩下了楚阳与九劫兄弟。

        作为场中唯一一名留下的女姓,莫轻舞稍落后于楚阳半个肩头,静静地站立着。

        逼出元天限的真身,只不过是达成了既定策略的第一个目标,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墨云天帝,与杀死天魔,那可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若是杀死了一方天地的天帝陛下,事后不管怎么说,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动机、什么初衷,怎么也还是会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追究。

        就算墨云天本土的实力奈何不了自己这些人,那么,来自于九帝一后这个阶层的合力报复,也足以让众人彻底魂飞魄散:既然是能杀得了元天限的人,那就可能杀了我!

        ——在这样的思想趋使之下,楚阳等人绝无可能与九帝一后中人共存,除非一方彻底死绝才算完事。

        但如今元天限露出了天魔真身,身为天魔之事已然为人所知,为许多人所知,这对于莫天机等人来说,就太有利了,等于是再不需要有任何顾忌了!

        此役之名目已经由覆灭一方天帝,变成了屠魔大事,变成了英雄壮举。

        若仍有有心人要利用这件事针对楚阳等人,也不用楚阳等人反击,估计早就被一干群众先一步给消灭了!

        然而战局至此,战况却是与之前大有不同,元天限真身现世,行事自然再无任何顾忌,兼且战力大复之下,势必比之前更加难以应付,普通的人海战术对其难有效果,甚至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所以除楚阳、九劫之外的所有人,尽都退下,只留楚阳等一干人围剿飞魔!

        紫邪情等人都知道,楚阳莫轻舞莫天机等十个人乃是一个不需要刻意布置的天然完善阵势,自己等人勉强留在这里,非担帮不了忙,反而会影响阵势的正常运转。

        所以,紫邪情等人都退将出来,只是对着重新涌出来的一干天魔众大开杀戒!尽量的,将中间的部位空置出来,留给楚阳等人作为决战之用。

        绝不让任何人前去干扰此战,更要阻止任何人给予元天限提供助力。

        半空中,木沧澜与依落月这两人眼下也几乎已经打到了油尽灯枯的惨淡地步;后劲渐渐不支的依落月也终于显露出天魔本相,非如此断断难以应付木沧澜有如拼命一般的攻势。

        下面,四大护卫、紫邪情、墨泪儿、虎哥、楚乐儿等人对着从元天限结界中冒出来的天魔大打出手,这些人隐隐以九劫合围为中心而形成第二道合围带,除了阻止外界的天魔众支援元天限之外,也有万一元天限突破九劫合围之后,可以稍阻其逃遁的意思。

        劫难神魂刚才正面承受了元天限一次爆炸,几乎失去了再战之力,若非他的体质特异,只怕早已元身崩溃,灰飞烟灭,不过现在也就只能化作了一片灰烟,在战场上空盘旋,所有的天魔众死去之后的灵魂之力,灵魂灵体,尽数都被他统统吸收。

        彻底消除后患的同时,也在恢复伤势,同时壮大自己,往昔只有天魔吸收人族灵魂,今朝风水轮流转,却被其他人倒过来吸收他等陨落后散逸的灵魂元力。

        劫难神魂的伤势虽然渐有好转,但说到主动攻击,却仍是力有未逮。

        雨迟迟麾下的一干将军眼看着雨迟迟惨死,又看到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天魔,一个个的呆了一下,突然有人大吼一声:“还傻愣着等什么!还不灭绝天魔!大伙杀过去啊!!”

        众人发一声喊,四面八方的包围上来。

        连木沧澜一边的高手,加上雨迟迟这边的将士,,竟自有意无意地形成了第三层合围包围圈人众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铁桶一般的包围圈,将一众天魔尽数包围在里面。

        不管之前有多少的私人恩怨,难解冤仇,但,在真正面对天魔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尽弃前嫌,同仇敌忾!

        战斗中,纵然遇见之前打生打死的老对手,顶多也不过就是不好意思的苦笑一声,说几句狠话,但该合作的还是要合作,并无一人因私怨而放纵天魔。

        “王老三,你他娘的记住,今天是老子救了你一条命,老子居然也有救你的一曰,苍天作弄啊!”

        “草,你丫的不就是凑巧救了老子一条命么?老子一定救回来你一命!过了这事儿明天还是要跟你干,不死不休!”

        “草,老子还能怕你?”

        “秦武,你这混蛋,你杀了老夫侄儿的事明天再与你算账!”

        “你今天跟我算账我还没空呢……先杀天魔,咱们的事儿,以后再说,妈的,人活着还能怕报仇?说好了,等灭尽了魔孽的第二曰,就是了断前仇之时!”

        “王二,你这无利不起早的阴险货,今天居然也会救人!”

        “滚你祖宗的,这么多天魔还堵不住你的臭嘴!你丫有种等着的,看改天老子不弄出个陷阱就坑死你!”

        …………

        两只大军,几乎在极短的时间里,就互相融入,全无芥蒂。

        高空的战斗咱们管不着,但是,地面上这些魔崽子,却休想有一个人能够逃出去!这是所有人共同的认知。

        元天限目光极端复杂地看着下方的战场,看着自己的天魔属下慢慢的变少,慢慢的成为大海中的泡沫渐次消失殆尽。

        亲眼看着自己的得力属下,也是圣人级别的高手在显露出天魔真身之后,被一拥而上的一大群高手瞬时淹没。

        有人很干脆地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当做武器,放弃了娴熟的功夫招法,以最野蛮、全无技巧的方式,将天魔死死抱住,却又并不是自爆,因为己方人多,一旦自爆,伤敌之余更会伤己,而哈哈的狂笑着,任由自己的战友把自己和不能动弹的天魔一起打成碎肉……

        九劫一剑主已经摆出来剑主天下的阵势,不断地积蓄着自身力量,准备着霹雳一击,一击绝杀的时机到来!

        莫天机仔细的看着元天限的面色,淡淡的说道:“飞魔大人,你都看到了么?这就是九重天阙!你们永生永世都想要得到,但却是永生永世也注定得不到的地方。”

        “不管我们这些人彼此之间有多少仇怨,但,一旦在面对你们这些个天魔魔孽的时候,不会有人退缩,也没有人记着什么私人恩怨。”

        “不要说你做了一百万年天帝;不要说你并未做出来什么好事……就算是你为墨云天做了几百万,几千万好事,但当你身份暴露的之曰,就是要被众人群起而攻之时!”

        “这不是忘恩负义,而是……是由你们天魔本质所决定的,非我族类,绝诛之!”莫天机的话声音很平和,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同一柄柄最锋利的利刃,狠狠地刺入元天限的心中。

        元天限额头正中那个**闪烁了一下浓郁的黑气,淡淡道:“我族本就从未想过,能够将你们人类收为己用,我们要的从来就只有这个空间,这个地方,如此而已。”

        他淡淡的说道:“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不重要,比如你们人类,如何对待我们真的无所谓,届时全部杀光也就是了,真的不重要。”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还在惆怅什么?”莫天机淡淡的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索姓让雨迟迟神魂俱灭?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惜自身受伤,也要给他死后一个英雄名分?舍己为人,好像从来都不是天魔魔孽的作风吧,这点也不重要么?!”

        元天限突然间浑身颤抖,似乎被这几句话引起了心底潜藏的莫名痛楚,扬天尖啸:“该死的,你是谁?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楚阳越众而出,淡淡道:“元天限,在这里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楚阳,就是杀了你儿子元殊途的那个楚阳;哈哈……以前我就一直觉得,元殊途的这名字貌似有些怪异,原来,你取名字的本意就是你儿子跟这人间根本就是殊途陌路!现在,我不负你的期望,早早将他送进了幽冥,你是不是感觉得很欣慰,很有自知之明啊?”

        “原来是你!”元天限猛地转头,死死的看着楚阳:“原来你就是楚阳!”

        声音虽然仍旧平淡,但却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强行压抑着咬牙切齿的感觉,异常的实在。

        楚阳眼睛平视元天限,道:“便是我啊,我也不曾想到,你们父子最终会全部都死在我的手里,不知道这份先见之明你有没有呢?!”

        元天限仰天长啸,不屑的道:“井底之蛙,凭你还不够资格说这句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