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天魔之密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天魔之密

        “哈哈……闻弦音而知雅意,不愧是莫天机。”楚阳此刻使用的也是传音之术,悄然道:“除了一批物资之外,最重要的却是元天限留下的相关记载!”

        这件事情的关系,委实是非同小可,两人纵然在完全放心的自己的地盘,谈论这件事,也是极为谨慎的不约而同使用了密语传音!

        一听到楚阳这么说,莫天机即时精神大振。

        “赶紧拿出来看看啊,不是这个当口你还要卖关子吧?”莫天机深深吸了一口气,先一步施展手段,将自己的房间以精纯精神力密密地封锁了起来。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外面的劫难神魂即时化作了一整团烟雾,在莫天机的精神力之外,又形成了另一层防护!

        在如斯严密保护之下,相信纵然是圣君那等层次的超级强者到来,也绝无可能无法无声无息的接近,窥伺其中秘密!

        但,即便是在这样防护完全的情况下,莫天机和楚阳依然是采取了密语传音,杜绝万一的可能。

        甚至连桌上的灯光都被莫天机一口吹灭。

        楚阳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了那一本册子。

        以两人的目力,在这等黑暗中视物,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熄灭烛火,归于黑暗却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被注意的可能性!

        “一生得意之事!”

        这或许是元天限的这本小册子的名字,又或者是他的最大心声。最得意的成就。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有记日记的习惯,作为一个合格的潜伏者,这个习惯可不是太好啊。只要有物证的存在,自身机密就不是完全。”莫天机微笑了一下,随意调侃道。

        “这可不是日记来着……”楚阳挤挤眼:“这混蛋早已不知道活了多大岁数,起码也得几百万年了,若是一天一天的记录下来的话,八个库房都放不下了,就算是一年记一篇。都得记好几百万篇呢,相当恐怖的数字来着,不算天文数字。也差不多了。”

        莫天机嘿嘿一笑,两人在这一刻,居然都笑得都有些猥琐。

        翻开扉页之后,记录的正是元天限一生之中“光辉历程”的开端。

        “……余生于圣魔大陆。飞魔一族……十五岁被誉为飞魔一族的天才……三十岁被誉为飞魔一族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意气风发、目无余魔……”

        “……此生过百年,修为已臻至地魔层次,飞魔一族三万年以来,唯有余一人尔……遂身负重任,进入花花世界……”

        莫天机看到这里,却已经翻过去三页,不由叹息一声:“这货的这一辈子,也当真够辉煌了。老大你当年,大抵也就比他稍强一筹而已……”

        楚阳点点头。道:“他所说的那个‘花花世界’,应该就是这九重天阙了吧?”

        莫天机点头,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花花世界?嘿嘿……只可惜域外天魔永远也不可能占领这个花花世界了,所谓‘花花’永远只能存在于他们的臆想之中。”

        两人继续看下去。

        “……魔主封印了余之魔气,就这么长途跋涉而来;一路行侠仗义……说起行侠仗义这四个字,余当真唏嘘万分……难道行侠仗义就不是杀人么?就不是刽子手了?就不是满身罪孽两手血腥?不外就是合情合理合乎道义的杀戮,负荷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罢了,哈哈哈……对于九重天阙的人的观念着实让余啼笑皆非,所谓聪明、愚蠢、卑鄙,不外如是……”

        ……

        看罢这段话,让楚阳和莫天机同时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洋洋洒洒数十页,都是在写如何的‘行侠仗义’,帮助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人群,将敌对一方全数斩尽杀绝。反而更能获得了之前救助的那些人真心拥戴的许多事情。

        很显然,对于这段经历,元天限认为很过瘾,很快慰,而且还很可笑。所以写的也就多一些,篇幅占得相当不小……

        “……终于,我的化名元天限,被誉为墨云天第一少侠,声名鹊起,名动天下……在得到这样的殊荣的时候,我心中的那份错愕,当真无与伦比,这未免太简单了,也太……。”

        妈的,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心中的错愕也是无与伦比,也是不知道该怎么措词了!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太黑色幽默了吧?!

        楚阳与莫天机同时心中愤愤的怒骂。

        “接下来余继续闯荡江湖,东飘西荡,慢慢的,自己居然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根基,还有了许多附属实力,其中不少余根本就不知道因何而来……而余之修为也是一路飙升,有一些修炼的天材地宝,完全不用费力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这在圣魔大陆,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斯天材地宝,非是暴力强抢,如何能的,但在这里,却是如此的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忆往昔,能提升修为的东西,但凡在圣魔大陆出现一个,就能让好多人打破了头——不管对手是谁,哪怕是亲爹老子,只要有能力,就绝不会想让分毫,可是在这里……余想了好久,好久,始终难以参悟,或者是余之历练还不足够吧!”

        这段话,让楚阳和莫天机更加无语。

        “难怪天魔可怕,在那般氛围之下,但凡能够不死,成长起来的,就是天然的魔中之魔,傲视群魔的大魔之属。”莫天机想到了这里:“但这却是人性又或者是魔性所共有的一个弱点。或者可以好好利用说不定。”

        楚阳却想到了另一个方面,只不过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只好将之压在了心底,没有说出。

        “……在回归族群,第四次再出来的时候,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魔的层次,也就是这与此一次,我意外地结识到了一个人,一个我绝对不曾想到,能够影响我一生走向的人。”

        看到这里,楚阳和莫天机的呼吸同时变得有些沉重。

        这个人,无疑是一个关键,可能就是元天限能够成为墨云天一方天地的契机起点,然而,这个到底是谁呢?!

        “……那是一场绝对不对称的战斗,将近五百人,合力围攻一个人,围攻一方的每一个人,都是绝顶高手。而被围攻的那人,却是永不言败,永不言退,一路厮杀,虽然最终身负重伤,却仍是突围而去。”

        “这个人的修为,已臻惊天动地之境。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竟然是当时九重天阙的第一高手!”

        “见到他突围逃走,我一路尾随而去;隐隐觉得,此人若是活下去,只怕会是我天魔一族进军九重天阙的莫大障碍。眼下正好他身负重伤,或者可以借此良机杀了他。”

        “这一追踪,却从一开始就追丢了;一直追出三千里路程,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可是人生的际遇就是那么特异,仿佛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就在我放弃初衷的归途之中,居然出乎预料的再度遇到了这个人;他之前身负重伤,竟是藏在了一处大湖身处,隐遁了一切气机……”

        “而我到湖边喝水的时候,正是他重伤后终于内息耗尽,憋不住呼吸冒出头来,而正是在那个时候,我也发现了我之前的想法是如何的幼稚可笑,即便是身负重伤的他,我仍旧全无抗拒之能,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他擒住了,并且从我身上搜走了所有的疗伤药物……”

        “接下来那段时间里,他将我当做了他的奴仆一般,指使我帮他做一切事情,并在我身体中下了禁制。一直等到他的伤势稍有起色之后,才放开了我。”

        “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云上人!乃是九重天阙第一高手。”

        看到这里,楚阳和莫天机同时身体一震。

        云上人,正是圣君的大名。

        原来元天限在圣君还未成为圣君的时候,就已经与他相识,彼此之间有这么一段过往。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很怕被他察觉我的天魔身份,一一伏低做小,刻意卖好,然而彼此接触的时间久了,慢慢也就熟悉起来;我渐渐发觉这个云上人乃是一个相当有野心的人,而我自己,同样是有野心的人,或者是因为意气相投,想法接近,我们竟成了知己一般。于是,我们两个人合作一统九重天阙的计划,慢慢的开始商量,形成。”

        看到这里,楚阳与莫天机满身冷汗。

        云上人的野心,乃是一统九重天阙。

        而元天限的野心,最终结果却是吞并九重天阙,让九重天阙被异族奴役!两者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但,两个人却偏偏就这样的联合了。

        在圣君不知道元天限的真正身份的情况下,两个人开始了统一江湖?

        这能说是荒谬呢?还是荒谬呢?或者是荒谬呢?

        “……五年之后,我们两人再一次碰面,彼此都有了巨大的进步,在彼此利益牵绊之下,我与云上人锸血为盟,结为生死兄弟。嘿嘿,嘿嘿。”

        后面这两声冷笑,虽然只是行文,却仍是让楚阳两人浑身发寒,不寒而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