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六章 此人是谁?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六章 此人是谁?

        纪墨余悸犹存的回头看了看,喃喃道:“怎么可能?当曰就算是面对元天限这个天魔霸主,我也没这么恐惧吧……难道说这人的实力比元天限还要更加可怕,甚至是可怕许多!?”

        纪墨喃喃自语本是无意,随口而出,然而一旦说出这句话之后,却是立即被自己这一句话吓了一跳,刹那间几乎呆滞!

        比元天限还要更加可怕,甚至是可怕得多的人……能是什么人?又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再努力地回想那个擦肩而过之人的长相,却意外地发现竟然完全记不清楚了,就只记得了一脸的方正威严,浑身的凛然气度,还有……还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无双’味道!

        纪墨摇摇头,转头走向木沧澜的府邸,此刻,木沧澜还没有回去安歇,意外见到纪墨到来,不由得惊喜了一下:“纪七爷?您怎么来了!”

        “草!”一听这话,纪墨一句粗口脱口而出。

        最新的兄弟排名,纪墨从原本第三,一落千丈滑落到了第七的位置;眼下最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自己‘老七、七爷、七侠、七少’之类的称呼。

        反正只要一听见‘七’这个数目字,就是一头的火,一脑门子的官司。

        “你这是咋了?”木沧澜皱着眉,一头雾水。

        “哎……叫我纪墨叫我小纪叫我小墨甚至叫我小狗小猫也比什么纪七爷来的好听啊,你到底是叫我还是损我呢……”纪墨满脸惆怅的叹息。

        纪七爷?机器也?机器爷?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纪墨心中怒骂!

        “这样……那老夫就托句大,就叫你小纪吧。”木沧澜哈哈一笑。

        “小纪……小鸡……**……还小鸡…巴,我靠!你不损我不开怀是不是,怎么说也不行!”纪墨满头黑线:“还是直接叫名字好了……我他娘的这个姓真是不好啊。”

        “……”木沧澜愕然。

        两人之间的开场白,仅仅就只是为了一个称呼的叫法,纪墨就将木沧澜大帅搞得彻底地头昏脑涨,不知所云。差点儿就此崩溃。

        木沧澜真心不知道该如何说了,眼前这位可是高人哪,货真价实的高人哪!一共只得二十几岁就已经是圣人中级层次的高手,可谓是毫无疑问的天才哪,数十万年也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啊!可是怎么就没有那么一丁点圣人层次高手的气度呢?这也太……太那啥了吧?

        苍天无眼呢,如此惊人的天赋、际遇、气运怎么就落到这么一个货色身上呢?!

        算了算了,类似这样的货色,至少还有三四个呢,真心生不起气啊,上面还有比这类货色更**的妖孽级**呢,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该琢磨下去了!

        木大帅哭笑不得地将这位到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的爷迎进门去,兀自满头黑线。

        对了,还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有空来自己这里串门子呢?尤其是手里居然还拎着一袋水果,难道这是礼物?就更加的让木元帅摸不到头脑了……

        简直就是受宠若惊!

        真心的受宠若惊!

        当然了,主要还是惊!

        不是惊喜的惊,而是尴尬的惊!

        若是说平民百姓你拎着水果串门子也就罢了,但……咱这可是元帅府啊,位高权重的军方第一人家里啊……你拎着这么一袋时鲜水果就施施然的来了?

        哪怕你俩肩膀扛着一个脑袋啥也不带……貌似也比这个强吧?

        看着这种一紫霞币就起码能买几千万斤的寻常水果,木沧澜又是一脑门子黑线——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不得以为我木沧澜已经穷到了连水果都吃不起的地步,虽然老木之前被千夫所指,可是已经平反了不是么,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

        而纪墨显然并没有想到这些,因为在他心里,这水果本来是自己的,一会儿还是要拎走的,这些都是老婆指定要的;哪怕是把自己的剑丢在这里,老婆要吃的水果也是万万丢不得的,真的丢了,动辄可是要出人命的。

        “咳咳……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实在是太见外了……”木沧澜哪里知道这位爷的来意,貌似很不自在地干笑了两声,勉强应付了一句场面话,随即就招手:“来人,将纪……纪兄弟给夫人买来的水果送进内堂去。”

        真心是不知道该叫点什么称呼了,纪七爷不行,小纪不行,偏偏这货还没有个官职,偏偏这货身份还挺高,货真价实的高人呢——思来想去,木沧澜也只好捏着鼻子采取江湖叫法——叫兄弟。

        “慢!”纪墨闻言即时愕然,一只手推开上前打算接过水果的仆役,下一手就将水果藏在了**后面,诧异道:“木老……这些可是我给我老婆买的,怎么就成了给你老婆买的了……这些水果我是要带回去的;不过就是路过你这里来串个门子,怎么你就要给留下呢……你这这这……雁过拔毛?”

        仆役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地愣在了当场,彻底的傻了。

        木沧澜也当场瞬时石化,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啥米?!

        这闹了半天,这袋破水果居然还不是给我的?!

        丫丫你个妹的,你他么得拎一袋水果过来串门子,一会儿居然还要拎走?

        居然还要当着我的下人这么说……我居然还成了雁过拔毛?

        这他么的叫点什么事啊?!

        今天这事要是这他么的传出去……我木沧澜以堂堂元帅之尊,居然落魄到了要勒索讹诈你一袋水果的地步?

        那老夫……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太尴尬了!

        某大帅一头黑线的挥挥手,那仆役表情古怪到极点地退出了大厅,肩膀颤抖,脚步踉跄。

        木沧澜面如重枣,瞪着眼睛盯着纪墨,一时间也不想说话了,又或者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纪墨可是丝毫也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的意思,向着居首的那张太师椅上一坐,将水果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翘起了二郎腿,道:“我说老木啊,刚才走的那家伙是谁啊?真是好强大的气势!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吧?”

        纪墨可是看到了那个人乃是正儿八经地从木沧澜府上走出来的,如此强大的高手,岂能不好奇的问上一问?

        木沧澜眉头跳了两下:“是我一位旧曰好友。”

        “你这位旧曰好友……什么来头啊,可真真是了不得啊!”纪墨咝咝的吸着冷气,道:“整个九重天阙,恐怕他的修为最少能够排进前三甲!”

        最少能够排进前三甲!

        这是纪墨的评价,来自于心灵最深处的直觉!他甚至想要说第一,但考虑到还有圣君的存在,没敢说出来。

        但,惊闻此言的木沧澜已经彻底的懵了。

        最初纪墨说那人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木沧澜倒也不觉得太意外,毕竟风扬乃是圣君身边的近人,自有上位者的气度风范,说是了不得的人物虽然有些谬赞,但也还说得过去!

        可是纪墨后边的那句评价,可就太……太那啥了吧?!

        啥?整个九重天阙,恐怕他的修为最少能够排进前三甲!

        风扬的修为是不错,但也禁不起纪墨这样的夸奖吧!风扬在上一次与自己见面的时候,不过就是一个初级圣人;按照自己的推论,他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水准了,只怕再难有存进,现在就算是有什么天大的奇遇,又进步了,充其量最多也就是一个中级圣人而已,最多跟眼前的纪墨水准相当。。

        这等的修为,就算是在自己的一干手下们之间,也是绝对排不到‘‘前三甲’的!

        可如今,纪墨居然直接给出了‘整个九重天阙前三甲’这样的评价!

        这太过分了吧?!

        这个评价的分量可不是一点半点,别说木沧澜本人了,就算元天限复生,也达不到九重天阙前三甲的程度吧?!

        “呵呵……恐怕……他还达不到吧……您太过奖……”木沧澜目光呆滞,说话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不知所云,显然是被纪墨这句突如其来的评语给雷到了。

        “过奖?!没有过奖,绝对没有过奖!”纪墨难得的用一生之中少有的严肃的声音和表情说道:“我的直觉,绝对不会有错!这家伙,看我一眼就带给我的压力当真是恐怖至极,不说别的,至少是要超过元天限的!”

        木沧澜再度石化了!

        原本木沧澜还抱着万一的想法,琢磨这纪墨这家伙说话貌似不是很着调,可能凑趣的胡说八道,一个能往大元帅府邸带水果,然后还能带走的人,什么话说不出来啊!

        可是现如今,貌似情况很不对劲,纪墨说话的态度实在太严肃了,太郑重,太像那么回事了!

        纪墨就算再怎么二,但现在也拥有中级圣人巅峰的实力,距离高级圣层次人,也就只有一步之遥而已。这样的人的直觉,那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既然如此,难道是自己错了?

        可是,就算自己再怎么眼拙,风扬真能有那样的实力吗?那可是比元天限还要更强的实力,岂不是至少可以与东皇、妖后等人相比较的实力,甚至是直追圣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