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木帅的惊恐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木帅的惊恐

        “就是长得磕碜点……眉毛太浓了些。”纪墨咂着嘴歪着头:“……不如我英俊。”

        看着纪墨的那张肉包子脸,再想起老友风扬那一直没变形的玉树临风的造型,木沧澜嘴角抽抽着,艰难的敷衍说道:“还算是挺帅的……”

        突然顿住!

        纪墨刚才说什么?

        眉毛太浓了?

        风扬眉毛太浓了么???

        木沧澜霍然站了起来:“你说他眉毛太浓了!?”

        他突然站起来毫无征兆的一问,几乎把纪墨吓了一跳,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水几乎呛了出来,很努力地咽下去,才惊恐的眨着眼睛:“是啊,两道眉毛都快连在一起了……黑的像是一把刷子,这还不浓密么?”

        木沧澜目光莫名地闪了一下,眼神竟有些茫然的意味。

        风扬自幼男人女相,柳叶眉,白嫩的脸,双眼皮,一笑一个酒窝,英俊是相当英俊,甚至可以说是漂亮;那又怎么会……眉毛太浓了呢?难道是纪墨看错了?

        但,修为到了纪墨这等地步的强者,纵然只是惊鸿一瞥,却又怎么可能看错呢?

        “过来!”木沧澜一闪身到了门口,指着一个侍女吼道。

        那声音中,简直就是充满了杀气,似乎是在战场上下达绝杀命令!

        这个面容娇俏千娇百媚的侍女,在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霹雳大喝下,在那种冲天的杀气面前,脸色煞白,一**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就被吓尿了裙子。

        一滩水渍,从这位美女的裙下淅淅沥沥的扩散而开。

        木沧澜现在哪里还顾这些,将她一把拎起来,拎到纪墨面前放下,用手指着说道:“你看到的人的眉毛和脸庞,是不是跟她差不多给我好好看看再说。”

        随即又对那少女下令说道:“笑一笑!”

        那侍女闻言下意识的一声尖叫,终于被吓晕了过去。

        木沧澜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这一刻,他的情绪就像是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汹涌澎湃,充满了毁灭!

        甚至眼神都有些狰狞。

        纪墨见状吓了一跳,立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用手捂住了鼻子,大怒道:“我说老木,你发什么神经啊?那么一个浓眉大眼威严方脸的大老爷们,你居然抓住一个美女来让我辨认?这能比么?”

        一边说着,一边又退了远了些:“你是在是太过分了!而且你还是先把人家吓尿了再拎到我面前……”纪墨气急败坏:“而且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让人家笑一笑……究竟是你脑子抽了还是我脑子抽了?!他么的,被这么一熏我给老婆买的水果还能吃么?你什么意思啊,不是在报复我没给你老婆带水果吧?你可真行啊,为了这么点一枚紫霞币就能买几千万斤的水果你至于么?”

        这货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记得他给老婆买的水果,还能想起来木沧澜因为敷衍而提到的他老婆。

        但木沧澜却没笑,他为将百多万年,心思何等慎密,就只是纪墨的那一句话,他就已经知道出了大问题。

        ‘那么一个浓眉大眼威严方脸的大汉’!!

        这一连串的四个形容词,任是哪一个也不能用来形容风扬!

        这个风扬……是假的!

        居然是假的?

        木沧澜立即就想到了这里。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的脸上一片煞白!

        既然风扬不是真的,那么,此人是谁?他易容假扮风扬,怎么可能如此的惟妙惟肖,甚至来风扬的习惯小节都能演绎得如此淋漓尽致,自己竟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破绽!

        再想到纪墨说的话,木沧澜整个人如堕冰窟。

        “他的实力绝对可以列入九重天阙所有高手的前三甲!”

        “他只是瞪我一眼带给我的压力当真是恐怖至极,不说别的,至少是要超过元天限的!”

        “就是眉毛太浓了些。”

        “两道眉毛几乎连接在一起,黑的像是一把刷子!”

        “那么一个浓眉大眼威严方脸的大老爷们!”

        木沧澜呆住了。

        能够带给纪墨这样的震撼,这样的压迫,而且还是那样的相貌……

        据他所知,整个九重天阙,至多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你仔细地描述一下,刚才你遇到的那个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木沧澜只觉得心中砰砰乱跳,口干舌燥,却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真是见鬼啊!我的记忆力从来就是过目不忘的,就算只是惊鸿一瞥,也足以完全记牢,可是这次,我明明跟那人大了个照面,现在回想,居然完全回忆不起他的具体长相了,就只凭印象留下了的那么一点点。再细致一些,实在是说不出来了。”纪墨也很沮丧。啥时候自己居然连刚见过的人的相貌都记不住啊——这**又不是相亲害羞!

        这他么的太丢人了!

        “你是说……那人给你的感觉很威严?”木沧澜深深地吸着气,目光如鹰隼,努力的想要排除心中的那个面目:“是一种什么样的威严感觉?”

        “那是一种……”纪墨紧紧地皱起眉头,搜肠刮肚的找着形容词:“那是一种……对了,跟我看我大嫂时候的感觉很类似!”

        “什么?跟看你大嫂时候的感觉很类似?”木沧澜差点没直接暴起!

        这到底啥人,现在是在说一个男人,一个给人威严感觉的男人,你丫的居然能扯到你大嫂头上,这什么情况!

        但木沧澜始终是百万年心志磨练,强抑暴动之心情,心念电转之间,突然想到了纪墨所说的大嫂可能是谁,一念至此,脱口问道:“你是说,那人给你的感觉跟楚阳的妻子铁补天很相似?!”

        “是啊,就是我大嫂铁补天哪,目无余子,眼空天地,让人一见就想要膜拜臣服……还有,君临天下……对了!”

        纪墨终于想了起来:“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心中就升起一种感觉:这样的人,九重天阙绝对没有第二个!只有他自己,天地无上!”

        “九重天阙绝对没有第二个,只有他自己……天地无上……”木沧澜的目光有些涣散,喃喃的道:“……君临天下……”

        一时间,木沧澜有些失魂落魄。

        木沧澜其实没有见过铁补天,但他自梦无言口中知道了这个具有无上王者之风的超级女人,梦无涯给铁补天的评价实在太高了,说道铁补天的王者气度,当真是君临天下,无可比拟,只怕还要在元天限这个墨云天天帝之上。

        曾经,木沧澜对梦无涯的这个评价很怀疑,甚至根本就不信,一个女人,就算再怎么有上位者气度,也不能有什么王者之风吧,更别说是比元天限还要更胜一筹的王者气度!

        但此刻,木沧澜相信了!

        综合眼前的一切,就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这个解释,实在是太震撼了!

        随即,他就猛地跳起来,眼中射出来近乎疯狂的光芒,把声音压得低低的传音说道:“楚御座在哪里?莫军师在哪里?琼花陛下在哪里???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声音森然,脸上的肌肉在抽搐,连瞳孔,也有些奇异的放大!

        纪墨完全被他这幅表情吓住了,吃吃的说道:“老木……你别这样……那个男人……难道是你的……老**??”纪墨咽了一口唾沫。

        饶是在现在的心情之下,饶是知道这个消息的震撼是如何的惊天动地的关键时刻,饶是木沧澜现在心急如焚砰砰乱跳,饶是木沧澜百多万年的沉稳心境,但听到纪墨说的这句话还是眼前一黑,差一点就要晕过去了。

        咬牙切齿的瞪着纪墨,看着对方那充满了八卦的眼神和正在抖动着的想要挖掘什么小道消息的耳朵,木沧澜定了定神,强行忍住想要将他暴打一顿的强烈愿望,长长地叹了口气,突然霹雳一般一声大吼:“我**你大爷的!那是个男的!”

        这句话,木沧澜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的。

        纪墨不以为然掏掏耳朵:“男的与男的……也是可以有真爱……我可以理解……尤其是对长期见不到女人的……”

        木沧澜**一声,瞬时升起了一种要晕厥的冲动。

        但他这一声大吼,却是很意外地将地上昏迷过去的侍女震得清醒了起来,察觉到自己现在的情况,羞愤欲死的放声大哭的跑出了大厅。

        在外面的仆役侍卫一脸的暧昧地看着这个裙子上明显湿了一片的少女,满心满眼都是八卦。

        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这女的表白被拒绝了?

        而且木元帅还大吼:“我**你大爷,那是个男的!”

        恩,这女的的大爷,当然是个男的……难怪这位妹妹伤心得都哭着跑出来了……

        我他么连裙子都湿了,你丫的居然喜欢男的……

        真正的情何以堪啊!

        所有侍卫依旧站得笔直,一脸正经,但心中都在这一瞬间转过了千万个猥琐的念头。

        随即,就看到木帅大步流星的走出来,手里还拉扯着一个男的……恩,纪七爷。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