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八章 圣君来了!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八章 圣君来了!

        纪七爷分明不情愿,就这么被木帅强拉着,还在一边大叫挣扎着:“不要啊,我的水果……”

        但木沧澜充耳不闻,拖着纪七爷,一脸的急不可待地就走了出去!

        水果?哼,借口?!

        “纪七爷真可怜,第一次登门就……”

        “这一去肯定是贞**不保……”

        “就素!没见木帅都急成那样了……”

        所有人看着被木沧澜横拖直拽拖走的纪七爷……的滚圆**,一脸的同情,窃窃私语……同时眉毛活泼的跳动,眼神中全是猥琐……

        有几个人很是庆幸地摸了摸自己的**,不禁打了个寒颤。

        ……

        木沧澜强行拖着纪墨,一路来到了楚阳的房间,楚阳与莫天机两人浪费了整整一夜的脑细胞,正想要休息一下,就看到木沧澜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砰”地一声,将拖着的人扔在了椅子上。

        楚阳一看,那人居然是纪墨,不由得吓了一跳:纪墨这货到底是做了什么?将木沧澜逼成了这样子?而且还这么晚地押着他来找自己……

        “出大事了!楚御座!”木沧澜声音急促,音量却压得很低,脸色严肃得无以复加。

        楚阳更加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说道:“纪墨……去你家了?”

        看来纪墨这次闯的祸不小啊,都用大事来形容了?

        木沧澜一怔,道:“不错!”

        “哈哈哈……”楚阳发出一声干笑,干巴巴的说道:“我这兄弟就是有些调皮不懂事,总是说一些不着调的话,半不着调的事……呵呵,木帅呀,谁让我摊上这种兄弟了呢,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过他一次吧。”

        随即楚阳拍着**:“不管什么事,我会让他负责到底滴!”

        楚御座以为纪墨看上人家女眷了:是啊,要不能到人家家里?而且还被人家押到自己这里来了?

        敢情纪墨这货又爆发了第二春?

        可是没听说木沧澜有女儿啊?难道是侄女、外甥女、孙女什么的?

        但不管怎么样,楚御座护短的心态还是占了十足的上风,咋说也是我兄弟,欺负人就欺负了,被欺负却是不行的……而且我都做除了承诺:我会让他负责地!

        这宗够了吧?

        “这件事,他干得很着调!但这件事却有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负责得了。”木沧澜脸色沉重。

        楚阳闻言更加的吓了一跳:干得很着调?很着调却又负责不了?这啥意思啊?木沧澜平曰说话挺有层次,挺明了的,今天这是咋的了?

        “莫军师不在么?”木沧澜深深的叹气,目光有些焦躁和惶恐。

        楚阳更吓了一跳:这件事……居然还要找上莫天机?我靠了……难道是要莫天机帮忙主持公道……本座更加摸不到头脑了……

        “我说,你小子到底做了什么?”面对纪墨,楚御座横眉立目一声断喝。

        “……我啥也没干啊……”纪墨冤枉的几乎哭了出来。

        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干能让木沧澜这样的人亲自押送你过来?还要让所有人帮你负责人?到底是干了什么恨着调的事情,能搞出这种态势出来!楚御座怒从心头起,就要对这个不争气的家伙饱以老拳!

        但,接下来木沧澜的一句话,却让楚阳即时呆若木鸡。

        “圣君来了!圣君已经来了!”

        这句话,让楚阳的身子也晃了晃,瞬时眼前金星乱冒。

        还不光是楚阳失态,一听这句话,纪墨更是不堪,身子晃了又晃,立足不稳,干脆就一**坐在地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难道……难道我遇到的那个人,竟然是圣君本人?

        本来纪墨作为直觉判的当事人,若是其头脑比较灵光一点,稍微一联想前因后果,事情始末,早就能得出这个结论,顶多也就稍稍落后于木沧澜,不过如纪墨这种惫懒货色,乃是能不动脑子就绝对不会动脑子的极品二货,尤其现在身边还有最会动脑子的莫天机,自然是更加懒得动脑子想事情,所以他居然没察觉这件事的关键所在。

        更加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劲爆的消息,立下了这么天大的功劳!

        而因为已经听到这边动静,站在门口的莫天机当然也听到了这句话。

        素来沉稳充满智慧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有些惶恐,随即,惶恐完全的消失,尽数的化作了一片凌厉!

        他就这么在门外站着,神色渐次变得深沉,阴森。

        ……

        只是草草地听着木沧澜和纪墨将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楚阳和莫天机在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插言。

        但他们的脸色,却能够让纪墨和木沧澜感觉到自己在什么地方应该详细说,什么地方应该一句话带过。而当莫天机眼神看过来的时候,这句话之中的所有,每一个字,都需要详加解释。

        如是折腾好一阵,才终于说完了。

        才刚刚把这个经历说完,木沧澜便起身告辞离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之所以会这么匆忙的离开,却是因为在自己说完之后的那一瞬间,木沧澜就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似乎完全不曾掩饰的逐客之意;虽然楚阳和莫天机这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甚至完全没有表情,但,那一股子凌厉的杀气已经在酝酿。

        这两人显然是要安排下一步的行动了,而知道细节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所以木沧澜很识趣的起身离开了。

        只是在他的脚步刚要迈出门口的当口,莫天机说了一句话,一句让他非常意外的话。

        “暂时把你手上的兵权全部给移交我。我需要调动兵力,皇城地界范畴……以及方圆三千里全部的兵力!”

        木沧澜闻言不禁愣了一下。

        不过马上就很痛快地交出了兵权。

        圣君提前到来,又是如此的乔装改扮,事情显然不寻常至极,这让木沧澜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面对这位天阙第一人,至高无上的强者,木沧澜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但他仍能确认一点,这对于现在的墨云天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将兵权移交的事情迅速处理好之后,木沧澜就走了。

        手里把玩着刚刚到手的兵符,莫天机脸色很是玩味,道:“纪墨,此事能够提前发现,可说是极大的胜利……等到尘埃落定,纪墨你这次的无心之举却是当居首功。”

        纪墨闻言即时眉飞色舞:“这不算什么,其实我也是凑巧而已,真心的算不得什么。哈哈哈哈。”

        嘴上说这不算什么,但那一脸的志得意满、得意忘形的德行,都在最后的笑声中暴露无遗;彻底的证明了,之前的那些个谦逊就只不过是这家伙在哪里装模作样而已。

        “全员召集……除了谢丹琼之外……所有兄弟!包括……楚乐儿小姐,轻舞、紫大姐、劫难神魂……还有虎哥。以及……天兵阁所属的所有杀手……以及,天机情报部的主要负责人,全员召集。还有……妖皇天的高手们,我也要全部借用一下。包括……妖族太子。”

        莫天机的脸色很轻松、很平淡的说出来以上一段话。

        但话音未落,纪墨却已经是一下子就站得笔直,这对于纪墨而言,实在是太难得了。

        因为他能够感觉出来,现在的莫天机,就像是一把正在拉开的弓。渐渐拉满的弓。

        而,箭亦已经上弦!

        一旦弓满,这只箭就会有如奔雷一般射出去。

        不多时,所有人都到齐了。连谢丹琼也来了。虽然之前都明说了不需要他,但如今紧急之事临头,谢丹琼又怎能不来?

        该来的人都来了,不该来的人却也来了,于是,在楚阳一声令下之后,谢丹琼被顾独行和董无伤联手一顿爆揍之后扔了出去、

        下一刻,二十多位圣人的气息,就合为一股,笼罩了大厅。

        如是,谢丹琼进不来了。

        不该参与的人本就不该来,来了也要被驱逐!

        因为在接下来的行动,谢丹琼作为本天天帝之尊,又是敌人的第一目标,肯定不能出现参与行动。虽然谢丹琼本人极力的挣扎**,但对于楚阳和莫天机来说,挣扎之事徒劳,**更加没有意义。

        “现在开始分派具体任务。”莫天机威严的目光扫过。

        所有人尽都静静地听着。

        “……此次任务事关重大……务必确保……万无一失。”莫天机淡淡道:“都听明白了么?”

        众人立即点头表示明了。

        “好,大家各自都有各自负责的一片,相信各人的任务都划分得很清楚了,若是在谁的管辖范围内出了纰漏,导致了登基大典出现不协调的韵律……那么,我也不要求你们以死谢罪,只要求你,在谢丹琼接受天下欢呼祝贺的那一刻,他站在最高处的时候,你自己光着**陪着他站上去吧。反正脸都丢尽了,再丢一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此而已。”

        莫天机的这句话,完全不像警告,更像是一个玩笑,一个无伤大雅的笑话。

        但,所有人几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包括纪墨和罗克敌这两个惫懒的货。

        这绝对不是笑话,是最最残酷的惩罚模式!

        绝对不要怀疑,莫天机绝对干得出来,只要你真的出现了纰漏!

        ………………

        有谁不投月票的,统统在谢丹琼登基大典上光溜溜的挂上去。

        这绝对不是笑话。哼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