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二章 开始了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二章 开始了

        吴运至今记得,那一刻,强烈的震惊几乎让自己疯狂。.

        绵延数千里地界的深深悬崖,竟然已经快要被森森尸骨填满了!那是一些幼小的骨骼。

        这些年里,多少孩子承受不了残酷训练而死亡,他们的就如此的暴尸荒野,全都扔在了那里。

        永远忘不了那时,教官找到自己的那一刻,望向自己的森寒眼神。

        下一次再去的时候,悬崖依然是那座悬崖,但内中的累累尸骨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自己上一次的所见就之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甚至自己每每午夜梦回,也常扪心自问,当曰,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

        走出来的那不到三千人之中,其中有一小部分,会走入各大天地,尝试考取功名,获得一官半职,管理一方;但绝大部分的,却是走入了茫茫江湖。

        每一个从哪里走出来的人,在刚刚走出来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地级实力。

        保守自己秘密,不准对任何人说,乃是第一律条。

        就算彼此曾是山庄旧识,在江湖上机缘相见,彼此也就只是陌生人。

        有违者,杀无赦!

        此外,山庄就只有一个要求:每五百年,当事人必须突破一个小境界。晋级圣人之后,可以改成十万年一突破。

        随时等候任务命令。

        不能突破的,只有死路一条。

        多少万年过去了。

        一开始的境界提升,自然是用不了五百年,但越是往后,尤其是在突破圣位层次之后,想要五百年突破一阶,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若是没有足够的机缘,有足够的天材地宝辅助,几乎就是十成十地完不成这个进阶任务。若是完不成任务,那么,不管你之前有多少贡献,多少功勋,多么努力,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已,绝无例外。

        与进阶任务相比,其他的什么财富势力等等东西,统统的不值一提。

        有了姓命,才有希望,才有明天,姓命不存,一切不过云烟,从那里走出来的人都深深地明白这一点!

        活着不容易,死却很简单,只要是主人意念动处,深藏在自己心脉的毒素立即发作,即时死于非命,神魂俱散。

        跟自己同一年出来的那一批的三千人,一直到现在,还能够活着的,还有几个呢?吴运摇摇头,苦笑。这个问题,自己回答不出,但,唯一能够肯定的那就是:肯定是不多的!

        或者,存活下来的人连十个人也凑不满。

        甚至于,就只有自己硕果仅存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在自己之后出来的那些人还有多少活着呢?之前的呢?

        这个严格的规定,让从那里出来的人都是发疯一般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发疯似得去偷,去抢,去不择手段获取一些天材地宝。

        而越是如此,就越是有人死得快。

        每个人都是独自战斗,没有外援,一个人扛。甚至,有很多时候都在自相残杀,夺取那一个晋级活命的机会。

        每一年三千人,可说是很多;但,这三千人出来之后,一年之后最多的也绝对剩不下一半;五年之后,基本最好情况也就只有一两百。

        等到第一个五百年的期限到的时候,绝大部分已经是小猫两三只;随着江湖的淘汰,这些人越来越少。

        有很多年份的人,都早已经灭绝。

        往往会有这样的情况:某一年出来的人,很久时间之后只剩下了一个,但从他开始往后数,连下数十年的人都死光了;才能再次连接上。

        但,也有一点可以保证:凡是这样可以活下来的,每一个都是精英。

        这些精英,现在还活着多少,就只有山庄之内的记载之中才能得到正确的数字。外人,包括吴运这种人自己,一向就只当做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吴运油然地叹息着,背负着自己一生的伙伴——一把又细又长的无鞘剑,徐徐走进了琼花城。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苍凉。

        有些落寞的死气。

        我已老迈。下一个境界,无论如何也是突不破了。

        这一次,恐怕就是我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了吧?

        这些年为了执行任务,杀了多少人?屠戮了多少无辜?又陷害了多少无辜?

        当真已经记不得了、数不清了……

        ……

        四面八方的人潮,持续汹涌而来。

        莫天机背负双手,站在南城门城楼上,望着四面八方有如潮水般涌来的人众;长风吹,他的黑发在飘飘飞扬而起。

        强劲的风,迎面而来,让莫天机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形成了两道缝。但,这两道细细的眼缝之中,迸射出的森然寒光,却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心寒。

        不断地有人来来往往,传递信息,这些人尽都以圣级高手的极限速度动作着,将各个城门进来的一些人的资料,在第一时间送到莫天机这里。

        “圣君绝对不会允许谢丹琼如此顺风顺水的登位,所以,必然有动作将来。”

        “但他又势必不能动用明面上的势力,在明面上,他还要褒奖,支持谢丹琼,所以官面力量肯定是不能动用。”

        “而民间江湖一些与圣君,甚至与各大天帝有联系的高手,也是不能动用的,毕竟容易找到蛛丝马迹。”

        “还有超级门派方面的力量,他同样不能利用。”

        “同理,他更加不可能自己亲自出手!”

        “但圣君却一定有另外一些私密人手可以来完成这次的任务。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若是他没有这样的力量,我反而要轻视他,他也就不配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不管如何卑鄙无耻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但我们必须要承认,圣君现如今的位置无疑是一个胜利者的位置,赢家的奖品。”

        “他能取得这样的胜利,就是他的骄傲和成就。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有半点轻视。”

        “既然所有人都排除了,那么,有可能出来捣乱的人会从哪里来呢?”

        莫天机声音很低,话语刚刚出口就随风飘散,他的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片凝重。用手指头轻轻摁了摁面前已经堆得三尺余厚的名单,淡淡道:“就只可能在这里面!”

        “风雨欲来,无论到底是好戏还是祸事,都将从今天这个晚上开始。”朔风吹起莫天机的头发衣袍,猎猎有声。

        楚阳微微一笑,淡淡道:“现在已经确定了几人?”

        莫天机笑了笑:“目前至少有一百多名可疑对象,不过,能够确定的就只有三人,还有二十多人有重大嫌疑。其他的人,也都有各自的疑团在身,所以……要从今晚上开始摸索了。”

        莫天机沉重的叹了口气:“这才第一天而已。”

        从庞大的登记资料之中,第一时间找出这些人来;莫天机已经殚精竭虑;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莫天机付出的心力,难以估计!

        楚阳点点头,道:“好,既然如此,今晚上乐儿陪我一起行动。我需要借助她的毒功。”

        莫天机皱眉道:“让她一个女孩子亲身涉险……这不太好吧?要不换个人?”

        楚阳严肃的、正经的、义正词严说道:“这是什么话?身为江湖儿女,这些总是需要面对的风险怎么能够刻意回避?总是要在风刀霜剑血雨腥风里闯荡的,才能真正安然江湖,不习惯怎么行?再说了,你若是能够找到一个如乐儿一般的绝顶用毒高手试试,能找到不?”

        看着楚阳严肃的脸色,莫天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半晌,颓然垂下头:“好吧。”

        一来楚阳说的确实有道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经历血雨怎么得祥和,二来,莫天机纵然学究天人,却也实在无能另找一个绝顶用毒高手给楚阳。

        天阙之上,用毒之人本就稀罕,而楚乐儿连番奇遇,毒术修为早已激增至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以其目前的修为、用毒造诣而论,即便还未至空前绝后之境,放眼当世只怕也再难有可匹敌者,就算是舞绝城亲临,在用毒方面也未必就敢说一定能在如今的楚乐儿之上!

        三来,莫天机真心的不敢再反对下去了,因为——

        楚乐儿一直就俏生生的站在城墙上,俏脸满布期待之色,听闻楚阳之言嫣然一笑,道:“还是大哥最好。知道我想要出去活动活动了,老是呆在房里,当真是闷也闷死了。”

        莫天机心底由衷地叹了口气,道:“我仍是要提醒一句,这些人可都是实打实的高手,这个……你……你们一定要小心从事,一切都要以自身安全为首要,其他所有都是次要。”

        楚阳翻了翻白眼:“真啰嗦,我还用得着你嘱咐吗?”

        说罢拉着楚乐儿的纤手扬长而去。

        身后,莫天机背转身去,没有人看到的脸上,尽是一片挫败之色。擦,谁嘱咐你了?这个楚阳真是自作多情!……

        走下城墙的楚乐儿翻了翻娇俏的白眼,楚阳脸上却是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丝微笑,随即又变成了严肃。

        ……

        胡不归孤身一人盘膝坐在客栈房间里,不知道为何,自从进来琼花城,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断侵袭心头。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