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四章 来一个,杀一个!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四章 来一个,杀一个!

        刷刷刷……

        两个人陷入沉默胶着,与一般武者战斗无异。

        但,看似平凡无奇的剑身上实则却是依附着隐而不发的庞然力量,一旦触发就是惊天动地,只要稍稍接触血肉,就能瞬间摧毁神魂,让人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一连十九剑,吴运一直在闪避着,但他赫然发现,自己已经退到了墙角,再无可退。

        而面前的剑依然如跗骨之蛆,仍旧紧追不舍。

        寒光再闪之际,剑尖在咽喉之前顿住。

        吴运眼睛里闪过一丝绝望。

        自己竟完全不是对手!

        “你到底是谁?”吴运干涩的问道:“这天底下只用一口剑,不过三招两式之间就能够把我逼到这等地步的,屈指可数,你是哪一个?”

        黑衣青年冷淡的说道:“我叫顾独行;很陌生的名字吧,想来不会是你以为的那些人之中的一个。”

        吴运目光闪亮了一下,喃喃道:“浑天剑帝顾独行,这么如雷震耳的名字怎么会陌生……竟然是你……你怎么会驾临此地?而且还参与了琼花保卫?不怕别人说你自贬身份么?”

        浑天剑帝?自贬身份?

        顾独行貌似还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拉风的外号。

        原来,诸位兄弟之中有“帝者”身份的居然不是谢丹琼,居然是自己!

        这个拉风到极点的外号让顾独行心中有些不爽。

        哪怕叫独行剑客,或者就孤独剑客,在他自己看来,也要比这什么‘浑天剑帝’要好听得多。

        顾独行可是绝对不会忘了,谢丹琼定名号的当天被一干兄弟们耍成什么样子,只要一把当曰的谢丹琼替换成自己,心底就要不寒而栗,胆寒万状!

        心中不舒服的情绪极需一个宣泄途径,貌似眼前的这个吴运就是宣泄的最好道具,这一切的不快情绪本就是他引起的!

        “我想,你应该有一些正经东西要说吧。”顾独行剑尖指在吴运的咽喉,剑尖上,一团毁灭的剑气凝成了青色的一团。

        只要稍稍一吐,这股青色剑气就会即时进入吴运的身体,将他的五脏六腑悉数化为齑粉,让他魂飞魄散。

        吴运面容惨淡地笑了笑:“我一生之中,杀了那么多人,毁灭的无辜之家,不下数万之数;哪有那么多的话要说?浑天剑帝在前,还有什么可为!”

        顾独行面色愈寒,目光更见凌厉:“说,你们这一次到底来了多少人?”

        吴运嘿嘿笑了起来:“剑帝大人这可就问错人了……包括来的人之中,绝对没有人知道具体来了多少人,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根本就不认识;剑帝大人问我……我们这些人何尝不想要问这个问题的答案呢,哈哈哈……”

        顾独行心中叹了一口气,黑龙剑身上云雾一般腾起。青色剑气一涌而出。

        吴运喉头咯咯作响,喃喃道:“我吴运,今曰无运。”‘

        突然露出一个怪异的笑:“不过能死在剑帝之手,也算有运……”

        最后一言未尽,身体已然直挺挺的扑倒。

        顾独行沉默了一下,抽剑离去。

        ……

        同一时间,楚阳望着在楚乐儿极限之毒侵袭下尤自不断辗转挣扎的这个黑衣老者,有些不忍的说道:“你只要说出一个人,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老者惨笑:“我真的想要一个痛快,只可惜……我真的连一个人都不知道。”

        楚阳闭目一叹,九劫剑出,一剑终结。

        ……

        下半夜。

        一干兄弟们全部都集中到了莫天机的房间里,人人面色沉重。

        这一夜下来,大家找到的人基本上都能确定就是来捣乱的,而且也都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但大家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是格外的沉重。

        “什么都没有发现吧?”莫天机仰头看着房顶,轻轻的问道。

        众人闻言尽都一阵沉默。

        是的,这一晚上死在众兄弟手下的天人级高手,超过了五十个,圣人级高手,也超过了十人。

        这才只是第一天!

        若是以清剿力度而言,出手命中率达到了百分之百,并无任何一点逃脱,漏网,行动应该算是很成功的,可是行动成功只是最起码最基本最低的要求,大家这一通忙活,却也只完成了这最低的要求!

        除了清剿成功之外,再无任何的收获,因为被狙击的对象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切都只是自己接到命令之后的个人行动。

        甚至,他们连自己单线联系的那条线,也都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并非是不想说,而是确确实实的没法说,又或者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芮不通曾经将一个人用涅槃之火焚烧一直到成为灰烬为止。

        但,在这样的极致痛苦下,那人情绪崩溃,痛哭,流泪,下跪,求饶,只求速死的情况下的,却仍旧什么有用的都说不出来。

        “或许,这才是对方真正最可怕的地方。”莫天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对方潜进来的人,绝对不止这三十多人,绝对还有漏网之鱼存在。”莫天机轻声道:“但是……感觉找到了么?”

        楚阳坐在上面,淡淡的道:“今夜,我和乐儿一共处置了八个人,对这些人隐隐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些人或者真的彼此不相识,但他们却是出自同一个地方的。”

        这句话看似矛盾的话一说出来,纪墨等人却是即时七张八嘴的附和:“是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单看外貌真看不出什么来,但一旦战斗的时候那种沉默与狠毒,却都是如出一辙。”

        “简直就好像是同一个娘生的。”

        莫天机沉沉叹了口气。

        “这是我最担心的情况。”莫天机吐出来一口气,静静的道:“终于发生了。”

        “他们自然不可能是同一个娘生的,但他们的一身技艺却是来自于同一个组织,这也佐证了为什么他们彼此互不相识,某些深层地方却又极尽雷同,而这些人的上头,乃至上头的上头全部归拢、受命于同一个人;同样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现今的局面,这些人虽然目标相同,但彼此之间却是全无联系,自己就需要做自己的事情,若是用于战争,这样做无疑是一盘散沙;但若是用于在大典捣乱,却是极佳的一招,甚至是最佳的招法。”

        “各自有各自的盘算,各自有各自的行事方式,十个人有十个人的思路,百个人有百个人的想法,你防得了一个,防得了十个,能防得了一百个,一千个个,甚至更多的么?只要有一人除了纰漏,让其得逞,登基大典就会成为一个笑话……”

        楚阳就是早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是以现在也是眉头紧皱,他虽然足智多谋,但面对这样的混乱情况,当真是千头万绪,实在没有更好的应对办法。

        “眼下之计,唯有继续找出这些人清理掉;但,在清理掉的同时,一定要特别注意一下对他们的那种感觉……靠武者的天姓直觉去找出那些隐藏的人,至少是……在表面身份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人。”

        莫天机慢条斯理的说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楚阳闻言一震,道:“不行,决不能滥杀无辜,眼下情况虽然不妙,仍不可放弃原则。”

        莫天机眯起眼睛说道:“敌人根本无法确定,为了大局,偶尔杀错一两个,也是在所难免,成大事者,不拘……”

        楚阳断然道:“绝对不行!必须要有了把握,才能对目标出手,绝不可以妄开杀戒!”

        貌似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出现争执。

        莫天机垂下头,细细的考虑着,良久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尽量不要伤害无辜。”

        楚阳也叹了口气,楚阳明白莫天机能够这么说,已经算是退了一大步。

        这一次登基大典,对于莫天机来说,担子实在太重。只是加上一句‘不能伤害无辜’,就得使得莫天机的工作量凭空增加了数倍。

        因为他需要更加细致去排查,去排除,所耗费的脑力心力,至少也要是之前的三倍!

        众兄弟一个个面无表情,但看着莫天机的眼神都有点幸灾乐祸。难得见到莫天机吃瘪,大家都是暗爽在心——包括顾独行在内。

        让你丫能的,看你还能不能?!

        不滥杀无辜,乃是众人的底线;虽然明知道楚阳与莫天机争论的乃是原则问题,但只要看到莫天机吃瘪,众人还是觉得舒爽不已。

        “乐儿姑娘的毒……不知道准备得怎么样了?”莫天机的声音一下子柔和了下来。

        “差不多了,再过两天就可以随时动用了。”楚乐儿低眉说道。

        莫天机脱口大力夸赞:“干得好!不愧是蕙质兰心的乐儿姑娘,事情交给你天机就是能够放心,哪里像那些不着四六的二货,干什么事都要我去收拾事后。”

        楚阳两眼看天。白眼乱翻。

        莫天机这话说得可是直接就是无差别大范围的得罪人,所有兄弟全部无辜中枪!

        “呕~~~”

        纪墨罗克敌连董无伤三个人一起呕吐了起来。

        莫天机要杀人一般的目光转过来,三人一脸讪讪的笑:“不好意思,之前吃得撑了,谁让咱们都是二货呢,见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