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天下布疑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五章 天下布疑

        莫天机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随即又摆出一副玉树临风的造型。

        现在连董无伤这等愣头青也明显地听出来莫天机那句话之中谄媚、讨好的意味了。

        连董无伤都能听出来的事情,其他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楚乐儿脸上面色不动,似乎全然没有听到这句话,只不过,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奇怪的笑意。

        莫轻舞高高的撅起了小嘴。

        这才几天没见,二哥怎地变得如此没骨气了,居然要拍这个小丫头片子的马屁了!

        真真是士别三曰当刮目相看,哥别年余如从不识兄!

        “禁卫军那边准备得如何了?”莫天机面色如常,淡淡问道。

        “准备得差不多了。再过两天就可以派上用场。”傲邪云挺胸回答。

        “什么叫差不多了,这都多长时间了,居然还要再过两天才能派上用场,这进度也太慢了,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莫天机大怒:“前后都已经四天了,你居然还只是一个差不多,差一点是差不多,差一成也是差不多,你的差不多到底是差多少?!傲邪云,若当真是从你这里出了事,莫怪我不讲兄弟情分,千万不要忘了当初我是怎么说的,仔细你那身皮!”

        傲邪云目瞪口呆,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

        我了个去!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和楚乐儿说的明明是一样的话,而且楚乐儿一共就之准备一个人的毒,自身绝对熟悉的领域;一切都是驾轻就熟;而自己却是要统领数十万人的禁卫军,而且之前完全不认识,从熟悉到磨合然后快要派上用场一共只用了短短四天时间,这效率在哪也不能算是慢了吧?

        自己这四天里基本上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大小便都憋着呢……没想到会招来莫天机一顿骂。

        傲邪云险些被气得大小便失禁!

        楚乐儿说还有两天就得了毫不掩饰的嘉奖,自己说两天就要扒了自己的皮?

        你莫天机也太厚此薄彼了,厚此薄彼也就罢了,可是你也做得太明显了吧?就算是重色轻友也得有点分寸吧?!这也太过分了!

        莫天机根本不在意傲邪云的脸色,转头问纪墨:“你那边呢?”

        纪墨战战兢兢的道:“差不多了,我那边是真差不多了……再有两天……嗷~~~你不要骂我,我今晚再加班好了,肯定用不了两天。”

        看到莫天机眉毛一扬,纪墨二话不说,直接求饶。

        “轻舞?”莫天机皱着眉转过脸。

        莫轻舞撇撇嘴道:“我也差不多了,还有两天时间完全可以准备完毕。”

        莫天机叹了口气:“还是慢哪,你看看人家乐儿小姐……你要跟人家学着点!站住,你要那里去!?”

        话都没说完呢,就看到莫轻舞气的一甩头大踏步走出门去。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莫轻舞狠狠地跺脚。

        一会儿,开会全部完毕,楚乐儿施施然地走了出来,走到莫轻舞面前,淡淡道:“你的手脚实在太慢了。记得跟我学着点,不懂就吱声,我会指点你的!”说罢高傲的仰着头走出去。

        莫轻舞闻言恨地一跺脚,脚下哈喇喇一声出现了一道深深地裂纹!

        这小丫头片子,还得意忘形了!

        莫轻舞恨恨的在心中怒骂。

        ……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阳等人直接变成了完全不间歇、不断转动的陀螺,连一丝一毫的休息时间也没有了。随时在城内穿梭,转悠,分辨。

        此外还要随时准备接到莫天机的指令去杀人,拷问……

        皇城守备军随时在大街上巡逻,赶着马车;一旦有什么异动,立即赶去解决,解决的事情大抵就是或者从客栈中,或者从民房中,拖出来一具具尸体。

        装上马车径自拉走。

        原本还以为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轻松的活儿,大典在前,怎么能有太多的死人呢,多不吉利啊!但随着拉出去的死人越来越多,皇城守卫军的军官们也开始叫苦连天。

        怎么会这么多的?

        而且还要这么分散,城东城西、城南城北,哪里都有……

        城门外,乱葬岗。

        一群江湖人物看着哪里扔的横七竖八尸体,一个个将嘴巴张成了圆形。

        守备军几乎就是一波一波的往这边运来尸体,而这些尸体里面,就算是生前修为最低的一个,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

        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圣人层次强者的尸体!

        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些人生前,不是独脚大盗,就是独行杀手;又或者是,独来独往游荡江湖的独行客。

        总而言之,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有着一定势力背景的。

        这些高手,有墨云天的,也有妖皇天的,还有东皇天的……

        按照曰期路程来判断,这些人应该是接到琼花大帝登基的消息之后,就立即启程,一路披星戴月拼命赶路,但却没有想到,在第一时间赶到墨云天之后,立即就死在了这里!

        简直就好像特意赶来送死一般的。

        怎么会出现这样诡异的事情?难道这些江湖高手一路长途跋涉,几乎挣命一般地赶路,就是为了专程到墨云天来送死吗?

        又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将这些多天南海北的高手全部都**过来,然后一网打尽?

        众多的江湖人物看着乱葬岗上的一个比一个生前声名显赫的高手尸体,一个个不寒而栗。

        远远的,车轮轱辘再响,又是一辆马车被守备军赶着而来,上面,歪歪斜斜的三具尸体。

        对于围观的江湖人物,这些军人视若无睹,只是随口吆喝着。

        “让一让,让开道路来。”

        “不要挡住了路。”

        “一会儿放下了再看还不是一样么?急什么?”

        ……

        竟然是毫不掩饰、毫不阻拦。

        “这些都是来意图捣乱琼花陛下登基大典的贼人,正整是整个墨云天的大仇人,被我们诛杀之后,统统暴尸荒野!”

        “尔等千万要引以为戒。”

        ……

        看着马车咕噜噜远去,众人议论纷纷。

        “原来都是前来捣乱的贼子……这帮家伙也真的有胆子,墨云天信任天帝登基大典居然也敢前来捣乱。这不是找死么?”

        “所以他们现在都死了……”

        “不过这么多人天南海北的一道来捣乱,这事儿貌似也很奇异啊。”

        “可不是么,谁有那么大能量能够同时指使得动这么多高手一起来到?真是好大的能量啊!”

        “为什么非要是有人指使的?难道就不能自动前来么?”

        “切,说你是猪头,你还真就成了猪。搅乱登基大典,若是与琼花大帝有仇,那么情有可原,至少能够说得通;但,第一,这么多人,难道每个人都跟琼花陛下有仇?其二,琼花陛下新近崛起,以前根本就没听说过他的名号,哪里来这么多的仇恨?更何况,这些人天南地北的都有,分属不同天地,琼花陛下之前单只是对付天魔就已经殚精竭虑,哪里有时间有兴趣去招惹那么多仇家?所以这件事一看就知道,必然是有人指使。”

        “这么说也有道理,可究竟是谁指使呢?”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是能量巨大的人呗,呵呵呵……”

        “能够有资格吃醋,又有这么大能量、还有资格捣乱琼花大帝登基大典的人,相信绝对也不是等闲货色啊……”

        “废话,纯粹是废话!”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其他的几位陛下?”

        “呵呵呵……这就见仁见智啦。”

        “有没有可能是……更高的……人?”压低了声音。

        “呵呵呵呵……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那么为什么呢?”

        “呵呵呵……听说那谁……曾经公开表态鼎证元天限不是天魔……呵呵呵……”

        “原来如此,兄台高见。”

        “呵呵呵……我说啥了?明明啥都没说啊……”

        ……

        慢慢的,琼花城里逐渐的开始充斥了各种各样猜测,毕竟,一下子死这么多人,而且还都是高手,不管是对墨云天官方还是江湖,都是一重极大的冲击。

        若是说这其中没有蹊跷,人们是打死都不信的。

        但,问题就在于……死了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苦主找上门讨个说法。

        这件事就更加的透着怪异了。

        一个两个是孤家寡人这完全说得通,江湖是最不缺独行客的,可是所有人都是独行客,都是孤家寡人,那就貌似有点说不通了!

        怎么可能死了这么多的人居然完全没有人有家人的呢。

        “这样的人,现在已经死了多少?”

        “不知道,不过肯定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

        “那估计还要死多少呢?”

        “不知道,不过肯定还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但这些人都没有苦主,每一个都是独来独往的独行客、孤家寡人……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说的是啊……这件事的确是透着怪异。”

        ……

        这样的一群人,若是分散到九重天阙十大天地千万领域之中,自然是毫不起眼。但,突然间大量地集中在墨云天,而且还要全部集中在琼花城一地。那就显得太另类了!

        在这样的怀疑稍稍的有了萌芽之后,魔云天官方突然又开始了新的动作。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