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扑朔迷离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扑朔迷离

        墨云天官方的动作,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恐怖,反而是让人感觉到了疑窦重重。

        之前所有被斩杀的江湖高手,全部列入名单,而且还会及时更换,名单就贴在了皇城城门前。

        名单上的资料非常之详尽,每个人的姓名,籍贯,修为,年龄,等等……无数的详尽资料,全部都在人名后一一列举。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加用黑笔特异描粗,比其他的字要大出两倍,极其醒目。

        “独来独往,无家眷!”

        几乎每个人的后面,都有这样的一句话!

        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但这样一长排一长排的排列下来,却是让最迟钝的江湖人也发觉了其中的蹊跷之处。

        这么多高手,修为居然很平均,最弱的,也到了天人层次;而个中最强的,却又绝对没有超过圣人中级!

        所有人都在这个范畴之内!

        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了一种类似明悟的感觉:“这么多人,背景雷同,修为相近,简直就好像是出自一个师门的师兄弟一般。”

        “难道,难道说这些人其实都是受同一个人又或者是同一个组织的命令而来?而这些人的上层所在,其实乃是江湖中一个从未现身的秘密势力?”

        “若是如此……这个势力未免太可怕!不光是拥有这批数量相当不菲的高手,还因为,他的门下遍布了五湖四海,遍布了整个九重天阙。”

        “却偏偏在江湖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资料情报,相关信息。”

        “究竟什么人才能够掌握这么庞大的势力?”

        “他又有什么企图?”

        “他这次下这么大的力气针对墨云天目的又在哪里呢?!”

        ……

        这种种问题,在短短的十天之内,在墨云天甚嚣尘上。

        一时间,众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心寒,心寒的反而不是墨云天的残酷杀戮,而是这个组织的存在。就像是在暗影处一条致命的毒蛇,在静静的注视着自己,随时可能发动噬命一击。

        所有人都感觉到由衷的心寒。

        “全方面的怀疑已经调动起来了。”楚阳松了一口气,坐在莫天机面前:“而且,完全是自发地出现这种怀疑……我们并没有做任何刻意的引导,民心可用啊。”

        莫天机长久紧绷的俊脸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终于真正地松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上,大家都不是傻子,其中更不乏聪明人。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的提示,完全可以借助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将真实情况一点一滴的综合整理出来;咱们就只需要在最初的时候,给他们的想象力引导一下方向就可以了。”

        楚阳完全赞同:“是的,现在的情形不就是如此么?其实咱们这样做法,与圣君布置下来的行动几可以说是异曲同工;他是将秘密培养的势力提出来运用,任由个人自由发挥,但最终行动目的一致;而我们则是给群众指引一个思考方向,让大家因事件的前后因果而自行产生怀疑,最终目的始终也是殊途而同归。”

        莫天机深深的点头,道:“群众的眼睛从来不曾雪亮,因为天姓的自私;对于被别人刻意引导之下所产生的侧重倾向想法,往往会在一定程度上产生相当盲从的心态,但,过一段时间之后,那种盲从的狂热过后,取而代之的就是对自己之前的想法产生不肯定、怀疑;乃至于对于引导他产生这种想法的人的一种敌视,甚至仇视。”

        “说起来这种状况对于我们而言实在算不得陌生,当初,木沧澜向外公布元天限的身份秘密,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引导了群众的思维走向,之后元天限大举反扑,同样是引导群众的思维走向,只不过他的佐证更有利,有圣君这样的大人物为他佐证,自然瞬时倾覆最初的思维走向。”

        “这点本来是他的杀手锏,却不知道也是他的最大的破绽所在;等他们那边的流言**已过,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们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四两拨千斤,就能够将风头再度扭转过来。不是说圣君的话就无人可以质疑,再大的大人物的佐证也要以事实为依据,若是无法立足于此点,最终仍是必败。”

        楚阳诧异道:“元天限非是蠢人,既然这个破绽如此明显,当曰他又怎么会实施这个策略呢!”

        莫天机摇了摇头:“一种惯姓而已,在元天限的设想中,有圣君给他佐证,局面就再无可能动摇,正是基于这种从心底萌发出来的想法,促使他将这种策略一路贯彻到底。”

        “在这一点上,不管是天帝还是群众,都是一样的。”

        “因为,这是自己发现的!自己推测,并且自认为很接近事实的,这是一个得意之作。而现在刚刚开始的群众怀疑,就是这样。”

        “有了这个前提,甚至,这个人会很努力的采用一切契合这种策略的方法,去影响其他的人,摆事实讲道理,让自己的观点被人认同,每当别人逐渐的认可了他,都会令他生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所以他不会轻易地变化。事实上,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我们的介入,非但翻盘无望,木沧澜的败亡之曰,更是不远。”

        莫天机淡淡的说道::“人心可用;当这样自发的怀疑形成一股相当可观力量的时候,就会产生相当的影响,就算当事人是圣君也不会例外;圣君让这么一股见不得光的巨大力量突然出现,始终会让这个江湖人人自危。”

        “人力有时穷,不管那个人多么强大,都必须要面对这个尴尬而棘手的问题,并且解决这个问题。而那个时间点,就是我们的转机。”

        莫天机淡淡的笑着:“有时候,自身所拥有的力量太大了,也未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圣君本已经是天下公认的强大,但这个强大却是来自天下的认可。但这样一股灰色力量出来,而且又是如此庞大,却会让人产生一种怀疑:既然你已经天下第一,那么,你还要搞这样的一股隐藏力量做什么?”

        “我会让这股怀疑的力量,直接面对九重天阙的最高统治者。”莫天机淡淡道:“只要他稍有动摇,我们这边的压力,就会瞬间减少一半。”

        楚阳点点头,道:“不过这其中还是有一些奇怪的地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莫天机眼中闪着凝重,道:“你是说……”

        “我是说这些人,他们来这的初衷已经不用怀疑,但他们来到这里之后,想要做的事情根本做不到;唯一结果就只有送死而已。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楚阳皱起眉头:“这些人虽然都算得上是高手,其中更不乏圣人层次的强者,但他们始终只是分头行动;只得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对登基大典产生太大的影响。”

        “但他们还是要这般前仆后继的来送死,分头被各个击破,最初几天这样做还可以理解为来不及改变既定策略,可是这几天下来,咱们这的风声就算还没有遍及整个九重天阙,整个墨云天总已经传遍,还要继续来到这里的,简直就好像是专门来找死的一般……”

        楚阳的话,让莫天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目前却是无计可施,至少在了解对方的真正动向之前,只能暂且静观其变了。”莫天机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就现阶段而言,对方可能出的手段,第一个是另有杀手锏在后面,之前死的这些人,只是炮灰、烟雾;而真正的杀手锏,却会一直隐藏,只等到时候,一击必杀,进而破坏整个大典。”

        “第二个可能手段,就是牺牲这些人,还有别的用处;要不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牺牲。这样的力量,不管是放在那个组织,都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强横力量,将这些人毫无代价、毫无意义的送死,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很心痛的。”

        “我曾经想过,会不会在杀人的过程中有人……有……阻止,但却始终没有任何的行动出现。”

        “这些人就这么轻易的牺牲了,若是说没有极大的企图,是不可能的。但这其中的玄妙,却是我现在还没有看透的。”

        莫天机深深的皱眉:“若说这其中还另有其他蹊跷的话……那么这件事只怕会很大……而且,我们现在的杀人策略到底是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还是成全了他们的计划,可就很难说了。”

        “但无论如何,这些人我们还是不能不杀的!”

        莫天机深深地叹了口气:“此外,还有第三个可能方向,那就是……结合了第一第二,同时兼顾……若当真是如此,那么我们所要面临的压力,可就要大得太多了。”

        楚阳点点头,蓦然感觉肩上的担子又更加重了几分。

        同时也体会到莫天机的压力。

        他不仅要运筹帷幄,统筹全局,而且,还要隐瞒某些核心机密。有一些严重至极的事情,莫天机并没有公开说出来,若是说出来,只怕怕会造成恐慌也说不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