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八章 左右为难【补6】

第八部 第五百五十八章 左右为难【补6】

        楚阳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计划要重新考虑,倒也不是说要并全盘推翻,而是要仔细的研究,

        研究什么呢?

        这个人若然能够锁定莫天机,而且还是不止一次的窥伺,那么,对于莫天机现在开展的行动想来是很感兴趣的。如若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做。

        而现在最应该注意莫天机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那些神秘杀手的背后势力!

        这边所有的命令,行动,都是以狙击那边人为的!

        所有的行动都从这里出去,以这个人的实力判断,想要阻止的话,只怕每一次他都能阻止!

        但他却从来没有阻止过,这又是为什么?

        眼巴巴地任凭那些人被杀,为什么?

        这一次,再不同于之前两人的讨论;两人的讨论只是讨论,没有任何证据。

        但现在却等于是有了间接的证据。

        这其中蕴含的东西可就太意味深长了。

        对于莫天机的提议,楚阳立即接受,一屁股就坐到了莫天机的位置上去,浑身上下气质即时一转,瞬间就变成了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楚阎王!

        从他手中仍旧是有条不紊、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发出指令,每一条,都从莫天机的手中传出去的无异,丝毫不乱。

        就连速度,与莫天机原先的差不了多少。

        在门外守候的楚乐儿,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现在发布命令的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

        一样的准确,一样的迅速,一样的一针见血,一样的雷厉风行。

        莫天机一边传递命令,一边很不契合环境、事件的心中腹诽:这混蛋,原来平常就是懒而已……属于我干的活,这货居然一个人就能够胜任……

        这一次在极致的压力之下,终于表现出来真实面目。亏他这么长时间在自己面前藏拙,不对,与其说藏拙,根本就是偷懒,太可恶了……

        说起来,楚阳与莫天机这两人如果单独计算认知分辨方面,两个人的水平实则是差不多,大致在伯仲之间;但若是轮到排兵布阵,决胜千里,又或者是制敌机先,运筹帷幄,楚阳就有所不及。

        至于占卜吉凶,万马军中进退,随时把握战机,再加上阵法、星相、五行八卦等等,那更加是属于莫天机的个人领域,楚阳对此虽不至于说是一窍不通,所知却是相当有限,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比姓。

        但,窥一斑而见全豹这种能力,楚阳比莫天机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就如……他在铁云抓歼细的时候……而现在,只不过是将当初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而已。自然是驾轻就熟,轻车熟路。

        楚阳接手之后,没有出现任何手忙脚乱的情况,整整一个下午过去,命令如前流水般顺利发出,竟是始终没有那种被窥探的特异感觉出现,

        这个结果让莫天机也有些诧异。

        难道说真是自己的感觉错了?怎么就突然没有了呢?之前这么长的时间里,可是已经出现了好几次了……

        若真的是自己感觉错了,那么这一次闹的笑话可就太大了。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掌灯时分,仍旧没有任何异常。

        楚阳一边有条不紊地传出命令一边凝眉思索着什么,

        莫天机突然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瞪着楚阳,一脸的不可思议,不可置信!

        因为刚才,楚阳突然一连发出了七八道指令!

        一连传出七八道指令自然不算什么稀罕事,如此高强度的工作进程之中,莫说七八道指令,就是一连发出十七八道指令也不算什么!

        之所以莫天机会这么的惊诧,是因为楚阳发出的这些个命令,全部都是错误的!

        或者也不能说指令错误,因为那些个指令还是能执行,可是那些指令的内容是相当荒谬的!

        这让负责传达命令的莫天机顿时摸不到头脑,怎么楚阳会下令攻击纪墨去攻击木沧澜?还有董无伤和顾独行则去找书画双王决战……

        指使罗克敌去了记院……

        这货不会是因为好久没有如此高强度工作,一时间适应不了,突然崩溃了吧?

        但下一刻,莫天机就已经明白了楚阳此举的用意。

        因为,随着错误指令的出现,及至到第三条指令发出的时候,两人同时生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长期处于生死危机之中的巅峰武者福利!长期处在危机密布的氛围、以及生死关头的磨砺,才能培养出这种近乎于神奇的第六感。

        两冥冥中,正有一双眼睛在充满了诧异的望着这里!

        作为长期在地狱门前打滚的九劫剑主楚阳,在这一点上的直觉绝对要强过莫天机。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颈后的毛发都直竖起来了!

        绝对没有错!

        果然有人在窥伺这里的一切!

        果然来了。

        既然已经确认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自然要将一些错误纠正回来

        于是楚阳又连续的下了八道命令,将之前的荒谬指令取消;但,依然没有发出那流水般的绝杀令。

        只是命令正准备找木沧澜麻烦的纪墨撤回原地待命,同时命令董无伤等人取消原本的行动。

        却没有再发出进一步的指令。

        那种感觉没有即时消失,反而更加的强烈了起来。分明就是由人在观视着自己,一边看,一边思索自己这一连串举动到底是什么用意。

        这大抵只是一点注意力,并不具备辨认能力。

        所以,那个神秘人并不知道这房间里其实已经换了人;所以楚阳故意表现出来的错误指令,就令人感到了诧异。

        以暗中那人一向以来对这间房子里的总指挥的认识,是绝对不应该出现这样低级失误的。

        这位总指挥的大脑简直就像是包罗万象却又同时精密到极点的机器,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疏忽失误。

        所以现在出现的这个现象,让这道精神力在这里停留的时间稍微地长了一点点。

        只是这超出了往常极为短暂时间的注视,突然间外面有人大喝一声:“什么人?”

        下一刻,两道身影便如流星一般直冲天际。

        另外,一道灰雾也闪电般随之冲上。

        正是妖皇天两大护卫与劫难神魂冲了出去。

        他们已经发现了窥探彼端的人。

        但,三股巅峰的力量冲上云天之后,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触目所及,就只有空荡荡的天空,白云悠悠,自在来去,如此而已。

        不光是什么人都没有,连只鸟都没有。

        还有,那一种感觉也即时消失了。

        楚阳停下了手,脸色肃穆沉重:“天机,你说的那个人,果然是存在的!”

        莫天机的脸色很难看,点点头:“确实如此,他的举动真的很古怪,竟是在等着我们杀人,而且还是任由我们杀他的人……不知道为何,我刚才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他竟是完全不反对我们杀他的人!”

        “甚至还是杀得越多越好!”

        楚阳与莫天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惊惧,以及一分懊丧。

        若是对方乃是专门派人来送死的……

        那么,自己之前发出的那么多的绝杀令,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

        可是,对方派出了这么多的坚强高手前来捣乱,不杀……怎么成呢?

        难道还任由他们去破坏大典?不管不问?

        那么,谢丹琼的面子固然丢的一丝都剩不下,九劫兄弟也从此不用混了。

        但面对这样的情况,却又该如何办理才好呢?

        “擒而不杀?”莫天机说这几个字的时候,一字一顿,似乎说出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是耗费了巨大力气的。

        楚阳苦笑:“你觉得……可行姓多大?”

        莫天机颓然叹气。

        擒而不杀或者是针对眼前情况最有效的针对姓策略!抓起来,等敌人后续;若是证明自己只是杞人忧天,那时候一股脑全杀掉毫不费事。

        可是,实施起来的可行姓就太不可观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于高深实力武者而言,生擒与杀死,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其间的难易程度,可能相差一倍,可能相差十倍,也可能相差百倍!

        确定目标之后,自己这一边的实力本就高于对方,又是攻其不备,杀死目标自然是相对很简单的事情。彼此全力搏杀,确保对方全无退路也就是了。

        但,生擒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样的独行高手,谁没有保命的手段?力战被杀也就罢了。但只要说开始的目的不是杀死而是生擒,那么出手就一定会有顾忌。

        有了顾忌,就会有许多破绽出现。

        只要稍有空隙,这样的高手多了大把脱身而去的机会。

        而你因为不能直接击杀,只能采用相对温和的生擒手段,那么,个中难度无疑大了太多太多。

        打个比方来说:以楚阳与纪墨的修为对比来说,楚阳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在生死搏杀之中将纪墨干掉;但若是说到生擒,楚阳就要变成十成十的没有把握了!

        这就是个中差距。

        即便只是针对天人巅峰层次的敌人,拥有圣人中级实力的一干九劫兄弟,仍旧没有太大把握可以生擒,这就是个中差距!

        连天人层次的敌人都如此为难,更遑论那些圣人层次的敌人!

        “你若是真的做出来这样的决定,肯定会把兄弟们逼疯的,一个不小心,连我们都会有危险的,得不偿失。”楚阳苦笑着。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