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委屈无限

第八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委屈无限

        迟牛牛嘿嘿冷笑:“既然你们一定要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们,黄泉路上也有个伴,省得孤单!”

        身子极速转回,“当”的一声,手中短剑已经变成了手握剑柄,在间不容发之际与顾独行的黑龙剑狠狠碰撞在一起,这一记毫无花假的硬拼之余,顾独行一个筋斗,消去余势,飘然落在迟牛牛对面,气机重新锁定了眼前之人。

        刚才火并的那两柄宝剑,都在嗡嗡作响。

        如果是楚阳在此,一定会痛恨自己的多事,为什么要给墨泪儿装备档次那么高、那么全套的装备!

        包括九劫兄弟、谈昙、紫邪情等所有人在内,任何人的装备也没有墨泪儿那么华丽,那么上档次,因为她的装备不但数量奇多,而且每一件都是极品,不说短刀短剑等近身兵器,连所有的暗器质地,都是天级极品,如此华丽的装备,放眼整个九重天阙历史,只怕也是没有,纵然不是绝后,至少也是空前。

        错非如此,一柄随手就能放弃的短剑,如何能正面硬拼顾独行的黑龙剑而不曾应声而毁?!

        顾独行的本命兵器黑龙剑质地虽然远胜墨泪儿的短剑,但想要在一个碰撞就将之斩断,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如此第一次碰撞,黑龙剑毫发无伤,而那柄短剑却只是多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缺口,仅此而已。完全不影响接下来的战斗。

        迟牛牛白发萧然,看着顾独行,嘿嘿冷笑:“来得快,死的也快,赶着送死,我一定成全你!”

        顾独行对敌可绝对没有先说话的那种习惯,冷哼一声,黑龙剑“嗡”的一声再度飞腾而起,夹杂着一种扫荡天地的决然,长剑恍如变成了长江大河一般滚滚而来。

        在这等浩荡锐利的澎湃剑势之中,迟牛牛分明感到了一种怅然。一种孤零零的味道,似乎浩瀚的天地之间就只有孑然一人,在拔剑而舞!

        这把剑,这一剑招,竟然是本身就带有情绪的。

        灵姓之剑!

        这一剑,正是顾独行的独创剑招:生死胜败转头空!

        长剑化作了时间的长河,浩荡落下。

        迟牛牛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的神色,手中短剑即时挺起,见招拆招。

        顾独行的身子在急速移动中变作了一团恍如虚幻的影子,在迟牛牛身前身后忽隐忽现,若真若幻。

        迟牛牛却是伫立如山,手中短剑流溢着雄浑的剑气,有如狂风暴雨一般接连劈出,沉着应战,丝毫不慌。

        前后只不过眨眼光景,两人却已经交换了不下两百招。

        顾独行的目的不求杀敌,只求能够拖住迟牛牛,等待董无伤赶来,再连同墨泪儿,三人联手,才有克敌制胜的把握,而进攻正是最完美的防御,剑势如同狂风骤雨,密不透风,攻势接天连地,滔滔不绝。

        在这样的攻势之前,妄想强行脱身只可能更早一步踏上黄泉路!

        迟牛牛嘿嘿一笑:“你不过是要等待你的同伴过来联手夹击,如此强攻攻势虽猛,势难持久,都不怕等不到你的同伴到来,先一步力竭身死么?嘿嘿……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既然老夫到现在都还没走,那么,等你的同伴来了就更加不会走!你们几个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顾独行却是全不理会迟牛牛的说词,只是冷笑一声,长剑舞动得却是更加的紧急了。

        迟牛牛嘴上讥讽不断,心中实则却是在接连叫苦。

        刚才这段话,当真是硬着头皮说的;但,眼前这个敌人实在是不好应付。迟牛牛虽然自问可以招架得住,而且还是不落下风、甚至长久持续下去,却是反噬的可能;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顾独行最终力竭的前提之下,在此之前,想要不付出代价的脱身而走,无疑就是痴人说梦,绝不现实!

        对方那森严的杀机,早已经将自己死死锁定!

        相信自己就算走到天涯海角,这股杀机,也不会摆脱的!

        不说顾独行,还有那个刚才一击不中,再度隐入暗处的女子,实力之坚强,刺杀术之高明,亦是大大的劲敌,若是有一点点的疏漏,随时有一命呜呼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全身而退,简直就是扯淡。

        只是顾独行固然是摆明了在等待董无伤过来联手夹击,而迟牛牛却何尝不是等待转机的出现?

        只要之前那个人过来了,双方的实力差距会更加明显,但两个人的心思总归不如一个人来的单纯,到时候在对方刚刚联手之际,势必会出现一瞬间的放松、在产生那不协调的瞬间一举斩断锁定然后逃走,才是自己当下最适当的脱身方式。

        要不然就算是今天脱身了,只怕也会面临对方无穷无尽的追杀,要知道眼前这几个年轻人,可是代表整个墨云天的官方势力。

        迟牛牛纵然再是自信,也不敢当真正面面对整个墨云天的追杀啊!

        迟牛牛与顾独行单打独斗,真心的吃力得很,倒不是说顾独行已经占据了绝对的攻势,自己多么落入下风,多么狼狈。

        而是因为顾独行的攻势实在是太过犀利,几乎每一招,都有一种共同的特点:你亡,我伤!

        那是一种彻头彻尾、完全不留余地的亡命徒精神。

        迟牛牛对这样的打法可谓头痛至极。

        这就像是一个正人君子,突然遇到了一群丝毫不讲道理的流氓,不管你说什么子曰诗云圣人说,他们就是不由分说地一棍子敲下来!

        没有丝毫的缓冲!

        完完全全的野蛮不讲理!

        对于这样的对手,要想完全不受伤应付过去,根本就不现实。

        绝对不是力不如人,而是很……憋屈,就是很憋屈哦,对方完全就是不照常法的拼命打法;偏偏自己却是很珍惜自己小命的那种人,遇上一个完全不要命的人,而且还要是一个高手。

        纵然是自己修为比对方更高,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事情,不憋屈能怎么办?!

        所以迟牛牛在顾独行狂暴的攻击之下,只能一味自保,等待顾独行一鼓作气终了的时候。然而他每一次面对顾独行冰冷刺骨的眼神的时候,都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种腻歪到极点的感觉,让迟牛牛心中很是不忿:“就算是当年我面对元天限的时候,面对那种权倾天下的眼神,都没觉得如此不自在!怎地就是如此一个无名小卒,居然能够让我感到这么的不自在!”

        所以迟牛牛真心有些怒了,他来这的初衷本想等另一个人的到来,却等来三名顶尖强者的围攻,不过就是收取了一些个蝼蚁的生命力,至于跟我这么玩命么?

        原本迟牛牛还打算等到顾独行的同伴来到之后再寻找机会脱身而去,但现在却是突然间又改变了主意。

        既然你这么想死,招招玩命,那我就成全你,就在这里将这个棺材脸彻底击杀!

        然后再从容而走。

        那个女的虽然也很了得,但绝杀一招只在一瞬,她未必能来得及反应,顶多后上补救,她之实力比眼前的棺材脸还要更弱一筹,就算被她伤到,只要不是要害,伤势断断不会很重,甚至可能在老夫的反扑之下而彻底失去战力。

        如此,就算是另外一个人来了,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老夫的真实修为可是远在他们之上的,就凭他们两个想要留下我,绝对不可能!

        让他改变主意的,正是顾独行的眼神。

        冰冷,不屑,轻视,还有一种无视!

        这种眼神彻底的激怒了迟牛牛:他看不起我!居然敢看不起我?!

        江湖人就是这样,你杀了我可以,但你却不能看不起我!

        你杀我了我会说一句:好武功!你的剑好快!

        但你看不起我,我就要和你拼命!

        迟牛牛大吼一声,手中短剑突然笔直刺出!

        这一剑带着一股凛冽的气势。

        你不是要拼命么?就看你能不能真的拼过我!

        面对迟牛牛的突兀转变,顾独行眼中闪过一丝由衷的嘲弄,剑锋一领,顺着对方的剑尖刺出,却又偏开了一些。

        你的剑,目标是刺入我的心脏么,来啊,我不会闪避的,因为我的剑会在你刺中我的同时,刺穿你的咽喉!

        毫不退让!

        针锋相对!

        迟牛牛哼了一声,即时收剑,又极速抬起,将顾独行的剑格挡在一边,随即又是一剑刺向顾独行咽喉,顾独行脸色不动,长剑转了一圈,如流星般刺向迟牛牛咽喉。

        你刺我咽喉,我也刺你咽喉!

        要死大家一起死。

        迟牛牛剑如风,明明已经接触到顾独行的咽喉,甚至,都已经割裂出了一道血痕,但却不得不收剑,退后。

        因为,顾独行脸色始终不变,长剑去向同样不变,仍是直刺。

        你若不收剑,我就不收剑,纵然你收了剑,我还是不收剑!

        身临其境的迟牛牛怒发如狂。

        一个筋斗翻到了十七八丈之外,大怒喝道:“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你他妈的到底是还是不是人……打仗……有你他么得这么打的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迟牛牛真心的是委屈无限。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