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天禅台,轻舞情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天禅台,轻舞情

        不管每个人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但时间还是一点一滴的过去。.

        时间的轨迹,并不会因为任何人而稍留!

        天禅台。

        九层天禅台,登基莫徘徊;九层九重天,墨云天帝开!

        这是一个异常宏大的建筑。

        占地,九千九百九十九亩。

        最下面一层,乃是一座巨大的广场,广场正中,乃是一个九层宝塔样式的建筑;但,却更见恢弘大气。

        每一层的都有九九八十一个檐角,长长的延伸出去,足足有三十丈长,尖端都挂着一个斑斓璀璨的紫晶风铃。

        单只是风铃的每一个组成部分,就有人头大小;每八十一个组成一串,在空中垂下,风一吹,发出的悦耳声音便让人心神欲醉,情不自禁地想要多听片刻。

        每一层都有九个巨大的广场,前面乃是白玉座位,一排排静静地排列,后面则是广场,可容纳许多观众。每一个广场,都可容纳数万人甚至数十万的观众。

        每一层的各个广场中间,都有九条宽敞之极的通道,直通上一层,这便是所谓的九九天梯。

        唯有面南背北的天梯,铺着明黄色的地毯,宽有十丈,看上去格外的威严大气,一直通到最顶端。地毯两侧,乃一条条直径足有数丈的雕龙刻凤的皇威柱,高有九十九丈,如同两排忠心的卫兵,静静地站立,均匀地排列上去。

        最顶端,就只安放这一张座位。

        一张俯瞰天下的椅子。

        这便是天帝的座位。第八层临时增设了十把这样的椅子,乃是为九帝一后所准备的,如此,正好是每个方向都有一个。

        各自对应各自所在天地的方位。

        这十张椅子与最顶端的椅子无论质地、造型都是一模一样的,寓意自然是大家地位相同,并无分别;而之所以是摆了十把椅子而不是九把,却是因为,这里面也有墨云天琼花大帝的一张椅子。

        登基的时候,墨云天帝是要在最上面的椅子接受本天子民朝拜,这是属于墨云天的重大节曰,无可厚非。

        但,登基大典完结之后,琼花大帝还是要走下来,与各位天帝见面说话寒暄;那就不能再高高在上了,否则就是大大的失礼,超级的拉仇恨,大范围、无差别得罪人鸟……

        这样的安排,很贴心地顾虑到了每一个方面,甚至顾虑到了每个人的心理想法。

        这第八层甚至还有满天星斗的独特设计,象征着:第八层,便是这宇宙天下,就是九重天阙。你所在的那方天地在九重天阙的哪个位置,哪个方向,你的椅子就在哪里。

        排布得丝毫不乱。

        就算想要吃醋找茬也吃不到、找不着。

        此刻,在天禅台上,有无数的人在迅速的奔走,忙碌着,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肃然,没有任何一点的说话声音,就只有沉静的忙碌而已。

        一道道穿着黄衣的人影在穿梭,检查所有的一切,任何一点死角,确保不出现何人一点纰漏。

        这些人乃是隶属于琼花大帝的侍卫,在检查这个浩大的工程的进度。每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落,都是翻来覆去的检查无数遍。

        若是站在高空俯览,就可以感觉到,下面乃是一座巍峨的高山,无数的人在上面忙碌,就像是无数的蚂蚁在沉默的奔走。

        墨云天方面兀自紧急的筹备着。

        时期越来越近。

        时间越来越紧迫。

        墨云天的每个人,都希望这次盛典能够成为永恒的盛典,完美的仪式!以此来冲刷元天限带来的莫大耻辱!

        用这样一个盛大到极点的狂欢,洗刷掉所有域外天魔存在的痕迹,包括心理阴影。

        此次大典,丝毫不容有失!

        哪怕是任何一点点的瑕疵,墨云天人也决不允许出现!

        这一天。

        楚阳与紫邪情,莫轻舞等三个人很难得的在后园中悠闲散步,享受着非常来之不易的片刻宁静。

        花树成荫,芬芳扑鼻;楚阳身边的两女都是天姿国色,倾国倾城,当真是人比花娇,丽色无边;楚御座心中不禁有些熏熏然,很有点想法来着。

        拥有同一个男人的女人之间,通常是很难和平共处的,但这句话明显不合用于莫轻舞,甚至莫轻舞是非常喜欢跟紫邪情呆在一起,在她的心中,男人之中,自然是跟楚阳在一起,自己最踏实最有安全感;但女人之中,却是跟紫邪情在一起最有安全感。其次,则是铁补天。

        紫邪情让人有一种‘背靠高山,巍峨不可撼动’那样的浩瀚恢弘感觉;莫轻舞跟紫邪情在一起,基本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比跟楚阳在一起的时候,还要恣意。

        而且,紫邪情对莫轻舞也是很宠溺,很喜欢这个小妹妹,相当的违反大多数女姓的本能。

        再说铁补天,她则给了莫轻舞一种‘掌控天地、君临天下’那样一种威严至极的安全感。虽然铁补天本身修为比莫轻舞要低很多,但跟铁补天在一起,莫轻舞就是能够感到十分放松,这点貌似能说得通,却也有点说不通,反正就是如此。

        至于莫轻舞最铁的闺**,却是应该的第三大情敌——乌倩倩。两个人在一起真正是唧唧喳喳无话不谈,貌似连最基本的秘密都没有。这一点,乃是在楚乐儿大小姐与莫轻舞的两人之间的争斗中培养出来的阶级感情……

        “紫大姐,你当初为何会想到要褪去妖身,锻体**呢?难道你都不怕痛的么?听说那过程不但痛楚无比,更是极为凶险的事情,往昔不少的妖族前辈都在这一关上魂飞魄散,有成者,几乎是万中无一……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莫轻舞说起了一件她从风狐哪里得来的绝密消息。

        这却是妖宁宁嘴快,说给了心上人白诗璇听,而白诗璇自然不会瞒着莫轻舞这个昔曰主人。

        “褪去妖身,锻体**?”乍闻此语的楚阳浑身一颤,只觉得心里猛地震颤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猛然抬头,望着一脸淡然的紫邪情。

        “这又需要什么理由。”紫邪情轻轻看了楚阳一眼,淡然道:“就只不过是当妖族当得够了,想要尝尝真正做人是个什么滋味。过程中虽有几分风险,几许痛楚,那不也都是过去事了,如今提来岂不是坏了好心情,那个妖宁宁,总爱平白夸大事情,回头可要跟他好好聊聊了……”

        莫轻舞嘿嘿笑了笑,道:“紫大姐之所以肯做这么大的牺牲,其实是为了楚阳吧?”

        紫邪情脸上猛地掠过一层红晕,薄怒道:“你这小丫头找打啊!我怎么会为了个臭男人做这种事情呢!”

        说话的声音虽然貌似斩钉截铁,但却不管怎么听,怎么都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楚阳心中瞬时掀起了滔天巨浪,一时间竟难自抑。

        楚阳不是蠢人,他岂能不明白紫邪情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又岂能不明白这样做要承受多少的痛苦?

        紫邪情这么做,可说是完全为了自己。

        为了以后,不会有人说:瞧啊,这位楚阳,九劫剑主的那个老婆其实是个妖族,传说中的人妖恋来着!

        也为了以后,生儿育女,不再像是妖族人类结合之后诞下的那些个畸形,人头人身,却带着一根妖精才有的尾巴……

        为了……

        她自己把所有事都做了,全部都承受了,但,却什么都没有跟自己说,一点一滴都没有说!

        她只是自己默默的全部承受,将一切一切尽都沉默于心底。

        不管是痛苦,还是折磨。

        “其实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楚阳轻声说道:“我只要我们在一起能够幸福,其他真的不重要,就算……”

        “谁管你在乎不在乎!你以为你是什么重要人物么?这事跟你有一个水云币的关系么!”紫邪情恼羞成怒,红晕上脸,再也呆不住了,白影一闪,仓惶逃走,身法之速,竟令楚阳也为之侧目。

        只是,在她临走的时候,莫轻舞却自清晰地听得到那激烈的心跳。

        如同擂鼓一般。

        楚阳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一时间百味杂陈。

        不可否认的,一种莫名的甜**滋味,涌上心头,久久不去。

        “你这个花心鬼!”莫轻舞哼了一声,跺了跺脚,虽是娇嗔,却是俏皮可喜,倾倒众生。

        楚阳讪讪一笑,将莫轻舞搂在怀里,轻声道:“真正是花心了……轻舞,你知道的,我本想这一生只有你和我……只是,我没有做到,对不起。”

        莫轻舞闻言沉默了一下,娇躯有些轻轻的颤栗,轻声道:“楚阳,之前的很多事,我都忘了……现在,我只想要做一个快乐的小丫头,为了你,只要你能快乐,那些都不算什么……”

        楚阳柔声道:“可是,终究是有些痕迹要留下的,那些痕迹,让我心痛。”

        莫轻舞沉默了良久,突然淡淡的一笑,有些凄楚的说道:“不管你花不花心,但,已经比……已经比……要好上许多许多倍了……”

        她凄然一笑,道:“曾经……我连想要为你做妾、甚至想要做一个最卑微的侍女都不能得……如今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能陪着你……这样的愿望在那时候都是连做梦也不敢想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