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雪!雪!雪!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雪!雪!雪!

        “万圣真灵,竟是这祸世之物再现……那玩意不是早已经全数毁灭了么?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呢?”雪泪寒眼中夹杂有强烈的忧虑,长长的叹了口气:“万圣真灵再现尘寰,整个九重天阙又将要面临一次浩劫……”

        “此事非同小可,须得谨慎对待。.”雪泪寒皱起眉头。

        “真的是万圣真灵?我从七星护卫前辈处听说了一些有关万圣真魔的事情,此魔当年乃是被你们联手剿灭的……”楚阳严肃的说道:“那么,有可能得到万圣真魔传承的,就一定是你们这些人……其中之一。”

        雪泪寒苦笑:“你不用再拐弯抹角,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也知道你在怀疑谁……哎。”

        “现在已经不再是怀疑,而是已经确定的事实了。”楚阳一字字说道:“就是那个人!”

        雪泪寒刚刚才恢复平静的脸色,再度变得阴云密布。

        神色间,充满了一种发自心底的矛盾,连连叹息。

        “而且……元天限的真实身份乃是天魔,那个人竟也是事先就知道的。”楚阳再次抛出来另一枚重磅炸弹,说道:“甚至当年的天地划分,都是有许多阴谋存在的。”

        雪泪寒脸色越来越见阴沉,忧虑,难看以极。

        “元天限死后,我找到了他的私人手札。那手札之中,记载了对他而言,一生中最快意的回忆,还有许多惊天动地的秘密,其中有许多,都跟那个人又密不可分的关系。”楚阳一字字的说着,眼睛紧紧地盯在雪泪寒脸上。

        在九帝一后之中,楚阳最信任的就是东皇。

        不管其他人如何,但楚阳就是相信雪泪寒是正义的,绝对不会伤害自己。而且还会主持公道。但却没有想到,这件事竟让雪泪寒表现得如此挣扎,非如楚阳想象中那般毅然决然。

        “那上面具体记载了些什么?”雪泪寒涩声说道。

        “上面记载了那个人从一个一流武者到达天阙巅峰的历程,描述过程虽然简略,但却是条理分明,不会有假。”

        楚阳说道:“当初,那个人便是利用了当初天下第一财阀雪家的力量……”

        说到这里,楚阳突然心中猛地一震,一下子停住了说话,抬起头呆呆的望向雪泪寒,

        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天下第一财阀,雪家!

        天下第一美女,雪仙儿。

        雪家家主,雪晨阳!

        以至于面前的,东皇天之主,雪泪寒!

        以上几项的共同点就只有一个字——

        雪!

        雪雪雪!

        楚阳心头震撼之余,不由自主地苦笑了起来。他想起来当初元天限手札之中的话:“……天下第一财阀的独生女,江湖第一美女雪仙儿发出声明,谁能夺得天下第一,就嫁给谁……”

        楚阳一片迷惘。

        独生女!

        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是那位天下第一财主雪晨阳就只有一个女儿而已。

        那么,雪泪寒又是什么人呢?

        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不至于那么狗血吧?!

        最主要的一点,元天限在他所有的记载之中,都完全没有提到过雪泪寒与雪家的关系。似乎雪泪寒和雪家就只是凑巧同是一个姓氏而已,本身乃是完全不相干的一个人与一个家族。

        但现在楚阳知道,两者其实是有关系的,而且,貌似还是有很大很大的关系!

        这一点,从雪泪寒的表情中已经看了出来!一代东皇,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如今却露出这般震撼的样子,其中若是没有关系,魂鬼都不相信的。

        若是有关系……那么……

        楚阳很清楚地记得在元天限的手札中还有这样一段话:“……洞房之前,云上人交给我一个任务,杀死雪晨阳……”

        记得当时,楚阳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曾经评论了一番,对这位云上人的不择手段,啧啧称奇,叹为观止。

        “呃……这个…那个…”楚阳很有些尴尬地看着对面的雪泪寒,一时间竟没说出一句囫囵话。

        雪泪寒苦涩至极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雪泪寒的笑声里,充满了往昔不堪回首的痛苦,还有一种刻骨铭心的辛酸。他轻轻地用手指头敲着桌子,声音突然平静到了恍如死水无波的程度,静静地问道:“还有别的什么么?”

        “呃……”楚阳大汗淋漓。

        “都说说吧,反正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不说我几乎就忘了,我原来是姓雪的。”雪泪寒平静的说道。

        但在他貌似平静的话音下,楚阳分明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种火山即将爆发的极致酝酿。

        “元天限的记载之中,大致是这么说的……与雪家合作,利用雪家当世无双的财富,来成就大业……不过……在夺得天下第一之后,在与天下第一美女雪仙儿洞房之前……命令元天限暗杀了……”

        楚阳偷眼看了一下雪泪寒的脸色,这才沉声说道:“……雪家财阀之主,雪晨阳……”

        雪泪寒的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脸色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全无血色。

        他仍旧巍然如山的坐在椅子上,丝毫未动。手指头兀自轻轻敲着桌面,落点如一,丝毫不差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到,现在手指头敲击桌面固然落点如一,着力点恒定,桌面上的着力点位置早在第一下的时候就已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一个透明的洞,之后的每一下敲击,都会有一道劲力循空洞而入。

        而连脚底下的地面,却是千疮百孔。

        这一幕看得楚阳心惊胆战,却有不敢贸然惊扰。

        眼前这一幕意味着什么?

        这种种迹象意味着雪泪寒力道的失衡,在力道普一离手的瞬间,还能循最初的轨迹、最原始的落点设定而行,再之后,竟是完全失控的。

        这一手若是就寻常高手而言,仍是难能,可是对于雪泪寒,这等绝顶大高手,超级强者而言,却是一种极端失控的表现,但如此缺失,雪泪寒竟始终不查?

        半晌过去,雪泪寒兀自垂着视线,却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瞬——

        在这个距离方圆数十里的人们,同时感觉到呼吸困难!

        因为这一刻,想要呼吸空气,居然做不到了!

        索姓就只有短短一瞬,否则死得人可能就多了,而且死得冤枉至极!

        “然后呢?”雪泪寒吸着气,声音仍自平静的问道。

        楚阳干笑两声,道:“我说老雪,你没事儿吧?大家自己人,要是……”

        雪泪寒缓缓抬头,清澈的眼神盯在楚阳脸上,木然全无任何表情,轻轻地,一字字说道:“我、说、然、后、呢?”

        素来胆大包天的某阎王咧了咧嘴,突然感觉现在的气氛很非常相当的有点儿渗人;勉强干笑了两声,又斟酌了片刻才道:“得了,我还把元天限手札给你,你自己看吧。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你这样子,我瘆的慌,见谅啊。”

        这句话本是玩笑,想缓解气氛之用;但雪泪寒竟是全然不为所动,只是很平淡的伸出了手。

        无声无息地伸到了楚阳面前。

        但楚阳额头竟沁出了冷汗,分明能够清晰地看到,雪泪寒所有的手指骨节处,都已经发白!

        楚阳很怀疑,自己如果很单纯的把那手札放到雪泪寒的手上,那手上会不会瞬时冒出一股强大至极的气劲把手札毁掉呢?

        手札毁掉也没什么所谓,反正内容楚阳已经牢记心中,全然有数了,可看不到手札内容的雪泪寒会如何呢?自己会不会成为被宣泄的目标呢!

        如是想了半天的楚阳,竟是好半天没个动静。

        雪泪寒再沉声道:“手札呢?你见鬼了?”

        楚阳这会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心道我可不就见鬼了么,你现在这德行简直比鬼都渗人,又磨蹭了片刻,这才百般无奈地将元天限手札拿出来:“喏,这里边的内容挺多的呢,你自己看吧;只要你有耐心……”

        话没说完,那手札已经到了雪泪寒手里。

        然后楚阳就发现雪泪寒貌似不见了。

        不对,也不是不见了,他整个人分明还坐在原地,但楚阳却感觉他其实有已经不在这里了。整个人已经融进了天地之中,隐身于自然之内!

        他用精纯到了骇人听闻的精神力,将自己整个封闭了起来。

        自己在一页一页地翻看元天限的手札。

        他看得很认真,很专注,而且还很慢。

        到了他这种地步,基本一目十行也能够全部理解里面的意思,但他却看得异常的慢。

        楚阳叹了口气,干脆起身走了出去,去到了庭院里。

        楚阳自己其实也不知道,雪泪寒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元天限记载的这些东西,自己等人看来,或许只是看个表面意思,有些深层次的东西,自己和莫天机始终不是当事人,自然也就无法准确地把握到文字中一些极为细微的东西。

        但,雪泪寒不同!

        他跟元天限一个时代,甚至比元天限还要更早一些。元天限经历的任何事情,雪泪寒都能够在记忆里面找到,彼此印证之下,自然可以完全理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