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六章 坑死人的爱情军师!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六章 坑死人的爱情军师!

        时间很短,不过就是一盏茶时分。

        刚刚离开的莫天机就气急败坏的回到了楚阳面前,大怒的说道:“你说的那些到底是什么狗屁说法!一点用都没有!”

        楚阳一看,只见莫天机俊脸上一个清清楚楚的巴掌印,居然还冒着一丝青色,透过这个巴掌印,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打在莫天机脸上那只手的纤细……

        嘴角也青了……

        一向从容自若的神盘鬼算,此刻却是连发型也凌乱了,那种狼狈,楚阳还是第一次在莫天机身上见到!

        大快人心!

        楚阳见状着实怔了一下,突然抑制不住地哈哈大笑。

        直笑得鼻涕横流,直不起腰来了……

        莫天机看着楚阳,哭笑不得。

        就算是再鲁钝之人,也已知晓自己是受了捉弄,扮演了一会“二货”,更别说聪明如莫天机,可是一肚子的怒发冲冠、恼羞成怒,却愣是发不出火来,最终竟是自己先笑了起来。

        “我说,你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吧?”楚阳嘿嘿一笑:“刚才去表白了?还那啥了?”

        莫天机收敛了笑容,犹豫了一下,说道:“哪有……没有啦。”

        “这个可以有。”楚阳呵呵歼笑。

        “这个真没有。”莫天机仿佛在证明什么。

        “真没有?”楚阳追问。

        “真的没有,真的没有!”莫天机硬着头皮,吞吞吐吐的做出保证。

        楚阳歪着头,满心满脸怀疑的盯着他看。

        莫天机被看得一阵阵心虚……又有些黯然神伤。

        一想到自己刚才挨的那一巴掌,心有余悸,心中更是无尽伤心:她……终究还是不喜欢我的……要不然,怎么会打我呢?

        殊不知,这货那么兴冲冲的回去抱住人家就亲,直如飞禽大咬,简直那啥,就算那女孩心中是情愿的,但作为女孩子来说,起码的女姓矜持还是要有的,这一巴掌自然是必须要打的……

        太出乎预料了啊。

        于是事情就演变成现在这样的……

        整个过程其实很快,相当的快:楚乐儿正在那边埋头工作,整理资料。莫天机兴冲冲的就走了进去;楚乐儿有些诧异:“这才走那么一会,怎么接着就回来了?你不是说找我大哥有事儿么?”

        莫天机期期艾艾的站了片刻,愣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下意识地上前了几步。

        楚乐儿发现莫天机的脸色有些不是很正常的红,身子也有些轻微颤抖,这些状况让乐儿更加的惊讶:“你到底是怎了?难道生病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

        说罢,走近前就要仔细观视状况。

        哪里想到,就在毫无防备之下被莫天机一把揽住,随即就感觉自己柔嫩的脸颊被某种火辣辣的物嘴唇狠狠地“波”了一下。

        那一刻,楚乐儿心中一片空白,几乎是出自女孩子的防卫机制本能的,一声尖叫之后,就下意识的挥出了一巴掌。

        然后下意识的又是一脚……

        全然没有浪费!

        “你干什么!”随着楚乐儿一声羞窘交加带着狂怒的尖叫,莫天机瞬时便如同一只弯曲的大虾一样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然后这货在一片心虚之下,居然直接就脚底抹油的溜了……溜回来找楚阳这个‘爱情军师’。

        一直到莫天机回去找楚阳,然后被楚阳笑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楚乐儿还在捧着自己的脸颊,心中砰砰乱跳,只觉得心乱如麻,又惊又喜又羞……

        没想到这个木头这会子终于开了窍……但他怎么就没下文了呢?

        按正常道理来说,他很应该走过来解释一下的吧?什么情难自已,什么一时冲动,什么……那什么的,可怎么就一脚直接给踹没了影?直到良久良久之后,楚乐儿感觉自己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一些,心跳也没之前那么快速的时候,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想要看看那货还在不在,不是自己刚才那一脚踹得太用力,让他受了重伤吧……

        却发现莫天机其人早已经鸿飞冥冥,无影无踪,顿时一股难言的失落涌上心头。

        天毒大小姐撅着嘴,重重的踩着步子,一步一个脚印,口中喃喃怒骂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木头!”

        “笨蛋!”

        “胆小鬼!”

        “就是个蠢笨的……”

        “连追个女孩子都不会!……”

        “我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

        “恩……最少是这三天绝对不理他了!”

        ——在等待莫天机前来解释,而又苦等不得之后,楚乐儿这会可是真的生气了!

        这个木头,不管什么事情,天文地理五花八门三教九流的事情,都是那么清楚的,那么聪明,仿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他处理不了的难题,更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但……怎地唯独在感情上竟是如此迟钝?

        这货是不是小时候脑袋被驴踢过了?导致智商超高,情商趋于零?!

        楚乐儿越想越是郁闷,越想越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在感情上竟是如此的白痴!这也太奇葩了吧?——这简直就是难以理解的奇怪之事!

        殊不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莫天机也是一样。

        正如现在有很多在他自己的领域中成为宗师一般的人物那样,在其他的方面却是彻头彻尾的白痴——甚至比白痴都不如,绝不新鲜!

        ……

        楚阳此刻还在审问莫天机;而莫天机心中却是已经感觉自己……失恋了,很有些心情低落。

        “如果你喜欢的那个人,却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办?”莫天机长长叹息,忧郁至极。

        居然能问出这种问题出来?

        这什么人哪?!

        楚阳仰天长叹——此刻,楚阳、楚乐儿兄妹二人心情无限的相同——郁闷至极。

        楚阳心中更加是一肚皮的憋屈:他么的,我追你妹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都看不顺眼我;难道现在老子还要帮你出主意追我的妹妹?

        天下焉有此事之理!

        老子偏偏不帮,偏偏就只在一边看笑话!

        “是不是你也没办法了?连你都没办法了,这可怎么办是好啊?”莫天机却认为楚阳叹气乃是认为这个问题无法可解,很有些灰心的说道。

        这会楚阳很非常相当的想在某人的脸上狠狠打一拳,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有这么做,只是意味深长的说道:“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莫天机眼睛一亮:“是啊,这句话有道理,太有道理,一天不成就一年,百年不成就百年,了不起耗上一辈子,就来个此志不渝……”

        面对如此惊人的论调,只有无力的长叹。

        你丫的要是和我妹妹耗上一百年……我就先把你阉了!

        楚阳瞬时做出了一个决定,将莫天机在感情上的表现,在兄弟们之中广泛地传播一下。

        天机在众兄弟心目中的形象有口皆碑,仇怨无数,这么难得的报复机会,这么好玩的事情,可不能我一个人独吞了……他们肯定会打我的!为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就那啥一次吧——楚御座为自己的幸灾乐祸给自己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随即心安理得。

        便在此时,两人突然感觉到整个空中的气机猛地震动了一下!

        随即空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无数的黑色裂纹。

        那是一个个的空间黑洞,须得异变空间完全毁灭之后,才会出现的奇异景象!

        而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半刻钟的光景!

        一股狂怒的气息,突然爆发开来。那是属于东皇的暴怒,惊天动地,几乎要将这片天地,整个的摧毁!

        但下一刻,似乎被刻意的收拢,这股怒气突然狂潮一般倒卷而回。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泪寒居然将这样的气息,也能够收回!

        下一刻,楚阳和莫天机感觉到,东皇之前布下的精神封锁突然消失了。

        换言之,这个小院子两人又可以自由进出了。

        莫天机却迟疑了一下,道:“我还是不进去了。你先和东皇陛下谈吧……我此刻进去,多少有些不方便,交浅难能言深。”

        楚阳了然点头。

        是的,现在雪泪寒的情绪必然非常激动;而莫天机虽然是楚阳可以互相托付姓命的的好兄弟,但莫天机本身与雪泪寒却全无半点交情,甚至完全没有交际!

        此刻,此情此景此时心。

        莫天机贸然进去,雪泪寒心底绝对不会舒服的。

        所以莫天机不会进去。

        直到莫天机走远之后,楚阳这才进入了这个小院子

        踩着地上落叶,缓缓走进了两人之前谈话的房间。

        只见一身白衣的雪泪寒端端正正的坐着,脸上木然全无表情。他坐在那里,仍旧是一派君临天下的气势,仍旧是独霸苍穹的气概,仍旧是凛然不可侵犯,高不可攀!

        似乎元天限手札之中记载的一切事情,对雪泪寒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但,楚阳却分明的感觉到,现在的雪泪寒,骨子里是很可怜的。

        “可怜”这两个字,用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但用在一代天帝东皇帝君身上,就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该用‘可怜’二字来形容的。但楚阳现在却分明有这样一种很明显的感觉。

        “楚阳。”听到楚阳走进来,雪泪寒缓缓抬头,眼神定定的看着楚阳的脸,轻声道:“有一个故事,你想不想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