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东皇说:我是一个鸡蛋。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东皇说:我是一个鸡蛋。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请东皇直言,我洗耳恭听。.不过,有一句话,楚阳想要先跟雪泪寒说。”

        雪泪寒闻言不禁有些意外,楚阳在一句话中,先后使用了四个称谓,前半句的话,使用了“东皇”和“我”,身份乃是一天之主与楚阳本身,而后半句,使用了“楚阳”、“雪泪寒”,却是将双方身份,归结到了两人两世相交的深厚情谊之上。

        我跟雪泪寒说,不是跟东皇说!

        关切之意,不言而喻。

        雪泪寒纵然现在心如乱麻,却也忍不住心下不禁一暖,淡淡道:“在你面前,从来都没有东皇陛下。”

        楚阳点点头,挑眉笑了:“当然。”

        雪泪寒和声道:“你说。”

        楚阳沉默了一下,道:“仇可以报,恨需要偿,本事理所应当之事,当为则为;不过……有很多事,急也没用,纵然郁闷与愤恨,也没有什么用,徒逞一时意气,更是无益,若是你保持这般的心态,对人对己都无好处,甚至根本就是一大阻力,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前被蒙蔽的无数岁月都过来了,何妨再多等几曰,让他朝布局完满,如此才能令歼人授首,让亡灵雪恨。”

        雪泪寒愣了愣,定定地看了楚阳半晌,良久良久,才突然露出来一丝微笑,拍了拍楚阳的肩膀,喟叹道:“兄弟……”

        雪泪寒的声音很是沧桑,很是感慨。如是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当年……只有紫豪,敢对我这样说话……”

        说着,说到‘紫豪’这两个字,声音中有些怆然,居然骂道:“那个混账,自己死的倒是壮烈至极!干净利落的就死了……真真是混账透顶,他若是想要突围,天下有谁能拦得住他?!就算是云上人联袂元天限甚至连同其它的天帝一起出手,又怎么能拦得住?”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又重重的骂了一句:“这混账!”

        ……

        两人重新坐下来,恢复镇静的雪泪寒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一包茶,淡淡的笑道:“楚阳,这是我珍藏的紫霄茶,乃是当年紫豪亲手焙制,普天之下,就独此一份了。我们一边喝茶,你一边听我为你讲故事,这等档次连当年的紫豪也没有,当年固然是我煮茶,茶可是他提供的。”

        刚才还把紫豪狂骂一顿,但紧接着却又无限缅怀的提起。

        楚阳欣然一笑,道:“真真是不胜荣幸,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茶香袅袅。

        热气蒸腾。

        一片片淡紫色的茶叶在茶杯里沉浮飘飘,一股清香味就这么飘然而出。淡雅清香,却带着一种执着久久不散,让人沉浸在其中,长久地感受着那份悠远。

        “世人皆知道,我雪泪寒,乃是东皇帝君,权倾一方;但却没有人知道,我雪泪寒的出身来历。”

        “更加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叫雪泪寒。”

        楚阳怔了一下:“难道说这不是你真的名字?”

        楚阳与雪泪寒,两世相交,识得雪泪寒这个名字,还要远在知悉东皇这层身份之前,之前的雪泪寒只是九重天的第一才子,亦是现在九重天阙的东皇天之主的大名,却不料,原来这个名字却是假名字!

        雪泪寒轻笑,摇头:“怎么会是真名!又有那一对父母亲会为自己的儿女取名字带一个眼泪的泪?这个名字,固然是我现在所用的名字,但却并不是我的本名。”

        雪泪寒淡淡的笑着,亲手为楚阳斟满茶水,而他的声音,越来越显飘渺,似乎一片淡淡的云雾,飘散在这个小小的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

        这让楚阳也生出一股如梦如幻的奇妙感觉。似乎在茶香飘渺之中,自己化身为紫豪,坐在雪泪寒对面,两兄弟彼此无间、促膝谈心。

        “当初,九重天阙正处于一片乱局之中,强者辈出,高手林立;强者为尊,各大势力天天为了地盘而战斗,各大家族拼命地扩充自身实力……那时的九重天阕就是一个巨大的江湖!”

        “人人自限、人人自危。”

        “直到了数千年之后,这样的战斗才渐渐少了些,没有湮灭在这场千年大混战之中的各大家族,各大财阀,各大帮派,开始崛起,站稳了脚跟。”

        “当时在九重天阙,这样的强大门派、家族、帮派,足足有十万余之数!”雪泪寒轻笑着。

        十万余!

        楚阳的嘴角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

        中三天已经是群雄割据,纯粹一个纷乱江湖,但,那才几个世家?够分量的充其量也就是二三十个而已……

        只是从这一个数字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当时是如何的纷乱、状况又是如何的惨烈。

        “在这样的大环境背景之下,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宗门和世家,都不敢贸然就认定自己已经就是完全安全的了;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各大家族各方势力各出奇谋。为了延续家族的发展、保全本族血脉,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世家大族的女子,用来联姻乃是其中一个最常见的手段;而世家男丁,放在明面上的,往往都不是真正重要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一个大家族的真正继承人到底是哪一个,又身在什么地方。只有等那个人羽翼真正丰满了,现身出来,大家才会知道:哦,原来是他。”

        “这些家族,都有一个习惯,就是从来不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是把这些鸡蛋分散出去,秘密的分散到别的地方,因为天有不测风云,任何事情都存在着风险。”

        “就好比我,我当年其实就是被分散出去的一个鸡蛋。”雪泪寒淡淡的一笑,有些讥诮的说道:“倒也能算是……很重要的那类鸡蛋。”

        “这些鸡蛋,带着本族的技能,安排一些好狗血的故事,顺利的秘密进入鹰窝、狼窝、甚至,别的强大势力存在的地方,学习新的技能,与本身技能二者合一,但凡有成者,自然进步飞快,成绩斐然。”

        楚阳点头,表示了解。

        “一般这些被送出去的人,才是家族真正的继承力量,有成者回来后,还要再进行一轮竞争,选出其中最强者,为新的家主,而那时候,基本羽翼丰满,已经不惧怕挑战和危机,而在那个时候,这些人的下一代也会再一次进行分散鸡蛋的这种方式,秘密进入天下间任何一个地方……而留在身边的那个,表面上看来受尽荣宠,实则往往就是最不成器的一个。”

        “所以,很多的家族,对外都是号称独子、独女;这样可以用最不成器的一个来吸引敌人的所有注意力,并且还是一个天然的坑,对付敌人,不管是引蛇出洞,还是守株待兔,都极为有用。但实际上,却不知道有多少血脉流落在外。”

        “只要一个人不是太蠢,听到这种消息都会明白:这样的家族,每一位家主起码都得是三妻四妾甚至更多,至于外边那些个秘密的侍妾,更加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可能就只有一个独生子?但,只不过是根本不知道其他的那些孩子的具体下落和存在而已。”

        雪泪寒的声音很轻,却将当年的纷乱情况介绍得条理分明、历历如绘。

        听得楚阳如同身临其境一般,终于明白了一些个中玄虚。

        “我本姓雪,正是那雪家人,还是雪家的大公子,我们兄弟,共有八个人,都按照鸡蛋法则隐姓埋名,进入了其他的家族、门派、势力;一直到现在,还活着的……就只有两人。”

        “完全没有人知道雪家还有我们这样的存在。”

        雪泪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神情凝注着紫色的茶水,久久不语。

        “我们那一代,雪家共得九名子女,其中八个兄弟,就只有一个女儿。我最小的妹妹,叫做……仙儿。”雪泪寒说到这里,竟然嘿嘿的冷笑了一声,那笑声中竟自充满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意味:“所以这个妹妹……受尽了全家人所有的宠爱!”

        楚阳叹了一口气。

        想起了云上人,想起了元天限手札中记载的内容。

        想起了那位当年传闻中的江湖天下第一美女,雪仙儿。

        “而我在闯荡江湖游历天下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此人是我一生之中,唯一的兄弟。”雪泪寒轻声说道:“他的名字,叫做紫豪。”

        “紫豪与我们这些人不同,他的父母就只是一对普通的人,民夫民妇;但却很意外地培养出了一个声名惊天动地、成就斐然的儿子!”

        “紫豪的所有成就,完全都是白手起家,孤身闯荡刀山剑林,血泊火海。紫豪比我小十岁,所以,向来尊我为兄。”

        雪泪寒的脸上露出来一丝温暖:“现在想起来,当年那段与紫豪一起并肩联袂闯荡江湖的时间,才是余者一生之中最快意的一段时光。”

        “在那段时间,我甚至全然不想回到家族;因为我讨厌那种近乎做贼的腻歪感觉。”雪泪寒笑着:“明明是回到自己的家里,却还要偷偷摸摸,那种腻歪到极点的感觉,让我很崩溃,也曾经因为这件事,让知情的紫豪取笑了我很久很久,至今想来,竟是尤有余悸。”

        雪泪寒口中说着“尤有余悸”,面上却流露出缅怀的神色,仿佛在回味那“尤有余悸”的滋味,回味无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