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九十一章 齐聚墨云天

第八部 第五百九十一章 齐聚墨云天

        在世人眼中,妖心儿乃是九帝一后之中,第一个到来墨云天皇都琼花城的。.

        比大典曰期的正曰,足足提前了五天!

        这无疑是很非常的给墨云天、以及即将登基的墨云天新主谢丹琼面子的事情!

        却没有人知道,在妖心儿之前的,东皇天之主东皇雪泪寒早已经在这里蛰伏了。

        更加没有人知道,唯我圣君云上人也早已经来到墨云天,而且已经潜伏了相当一段时间……

        在异常盛大的欢迎仪式之后,妖后陛下住进了专门接待最高级外宾的星辰宫。

        妖后住进来的当天,二话不说,径自就将妖宁宁给叫了过去、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妖宁宁灰头土脸的从母亲房间出来,满脸的欲哭无泪。

        刚才妖后检查某太子爷的练功进度,发现不仅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如何能有好脸色给他……妖后大发雷霆之下,即时责令妖皇天七星护卫亲自督促太子练功。

        并颁下尚方宝剑——鞭子一条。

        如不听话的,就用这条鞭子打,就算打死了也有功无过。

        如是,某太子爷悠闲的好曰子,从此一去而不复返了……

        当天晚上,妖后并没有去赴那接风宴,只是派出一位代表到场致意,她本人却留在了星辰宫之中静坐。

        此次出行,妖后姐妹二人同时来到,在房中,自然也少不了谈话商议。

        “大姐,你说……这一次琼花大帝登基大典,会不会很热闹?”白衣美妇显然很有些兴奋的样子,提出了这个很“关心”的话题。

        “这是必然的事情。”妖心儿面色七情不动,淡淡说道:“墨云天需要一个新的天帝,但九帝一后这些却未必都会接受有新人的加入。尤其,还是一个后辈,无论修为、年资、资源、势力都有所不足。”

        “还有圣君陛下那边,这次元天限竟是天魔化身的事情被人狠狠打脸,想必也会有所行动。”白衣美妇说道。

        “圣君?”妖心儿哼了一声,道:“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的家伙,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我?那家伙表面上看上去海纳百川,宽宏大度,实际上却是小肚鸡肠的小人,他这次要是没有行动,那才是怪事……听宁儿他们说,楚阳一干人这段时间一直在筹备防范,至于具体防范的人是谁……那就是可想而知。”

        “不过这位琼花大帝始终是太过年轻,而且修为也……”白衣美妇莫名的有些忧虑,道:“平心而论,以他现在的年纪,就能有此等修为,即便是在整个九重天阙中也已可算是超品高手,但若是当真比较起九帝一后这等级数的强者来说,仍旧差得太远,甚至比七星护卫还颇有不如……这一次圣君若是下定决心要将之打脸的话……楚阳他们根本难以应对,全无制衡之能,这话虽然不好听,却是现实……”

        她叹了一口气,道:“难得这位琼花大帝还生得这么俊,要不我亲自出手帮他一次……”

        妖心儿很非常鄙视地瞪着自己妹妹,叹了口气:“你真是没救了,怎么什么话都敢瞎说呢……花痴!”

        白衣美妇咯咯一笑:“我哪里有花痴呢……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男子一向就是这世上一道极之难得的靓丽风景,我只是单纯欣赏而已。”

        一个声音说道:“那你有没有欣赏过我呢?”

        白衣美妇闻言大吃一惊,迅速转身,道:“是谁?”

        妖后也是很有些意外的睁开了眼睛。却仍旧盘坐着一动不动。

        窗口,窗子无风而开,一道白影悄然飞进,在白衣美妇刚刚看到对方飘进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负手在房间里踱了两步。

        “竟是东皇陛下?”白衣美妇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心中居然跳了一下:天哪,我被东皇陛下调戏了……

        雪泪寒呵呵一笑,却没开口说话。

        “雪泪寒,你怎地就这么偷偷的过来了?”妖后显然很有些意外地望着雪泪寒,有些嘲讽的说道:“是不是做贼做得习惯了,养成了这般偷偷摸摸的习惯?”

        雪泪寒抹着鼻子苦笑,心道女人当真不能得罪。很显然,上一次因为双皇盖天得罪了这位妖后陛下,到现在还在记仇,说话也是夹枪带棒,丝毫不留情面。

        “心儿,你的脾气怎地还是这么大……真想不到当初妖皇陛下是如何忍受得……”

        雪泪寒一句话还没说完,妖后已经发火:“雪泪寒,你敢再说下去?”

        雪泪寒呵呵轻笑:“不敢不敢,其实我就只是表达一下对妖皇兄弟的同情……”

        话没说完,一个茶杯已经摔了过来,茶杯速度之快,势道之猛,绝不亏输世间任何暗器。。

        雪泪寒哈哈大笑,信手一挥,已然接下那茶杯。

        “你这混蛋,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没事就滚!”妖后面如寒冰,丝毫不给东皇面子。

        雪泪寒不禁苦笑一声,道:“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

        人影闪烁,妖后已然瞬时化身千万,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对着雪泪寒大打出手,招招皆有神魔俱栗之威,精灵噤声之力。

        砰砰砰……

        雪泪寒眨眼间已然承受了妖后上以千计的拳打脚踢,却仍是丝毫不乱,白影一闪之间,妖后站在他的面前,目光幽冷:“雪泪寒,你竟突破了?”

        雪泪寒叹了口气:“惭愧,就只突破了一半。”

        妖心儿有些怔忡,吐了一口气,说道:“纵然只是半步……也不错了。”

        说着回到座位上坐下,淡淡道:“我目前之修为与你仍大致在伯仲之间,但,本身境界却一落后你半步。不用再打了。”

        雪泪寒淡淡道:“这半步……其实你早已经走出来了……只是步子还没有迈得那么大而已。”

        妖后哼了一声:“你的贼眼倒是尖锐!”

        “我这次冒昧前来找你,实在是有一件大事。”雪泪寒严肃起来:“一件关系到你我生死,关系到九重天阙安危的大事!”

        “关系到你我生死?”妖后不屑地冷笑一声,语气中并不信任的味道丝毫不曾掩饰,但看到雪泪寒那一脸的认真严肃,不由得也随之严肃了起来,沉默了一下,轻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雪泪寒淡淡道:“元天限虽已深死,却还留下了一个手札,那里边记载……”

        妖后断然截道:“元天限的手札……跟我有什么关系?一个死人的东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世事玄奇,天意莫测,那手札当真跟你有莫大的关系。”雪泪寒笑了笑,低声道:“其中有当年妖皇陛下被围攻的真相……”

        “什么?手札现在哪里?!”妖后刷的一声站了起来。

        这一刻,妖后的神色竟是恐怖、很恐怖。

        当年的那件事,一直是她耿耿于怀的心结,如今,却从雪泪寒的口中说了出来。

        “心儿,你先别激动,坐下来我们慢慢谈。”雪泪寒叹了口气:“这里面的许多事情,我知道了之后比你的震撼还要大……”

        妖后慢慢坐下,轻轻地、却是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否要告诉我,这件事是那跟云上人有关系!?”

        雪泪寒闻言一怔,抬头呀然道:“你怀疑云上人?你怀疑他多久了?!”

        “已经很久很久了,只不过没有证据而已!”妖后冷冷说道:“我怀疑的有没有错?”

        “没错,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明心之人。”雪泪寒苦笑,就从这点上,妖后确实要胜过自己许多,自己往昔却是从来不曾怀疑当年害死自己老父的人竟是云上人。

        “给我看那份手札,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妖后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了手。

        “你看过之后,千万莫要激动,一时的心急只会坏事。”雪泪寒说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想要提前跟你打生招呼。”

        “说。”妖后声音冰冷。

        “万圣真灵,再现尘寰!”雪泪寒声音沉重,一字一句。

        妖后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

        白衣美妇亦识趣地退了出去。

        这一夜,妖后客居的星辰宫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压抑、暴戾的、还有近乎疯狂的情绪。

        始终没有人知道妖后和东皇这一夜到底说了什么。

        如是隔了一天。

        东皇天东皇陛下的銮驾,也终于来到墨云天琼花城,到了这天下午,大罗天天帝紫无极、浮屠天天帝墨回尘同时来到;墨云天再度陷入了狂欢。

        倒数第三天。

        几乎是如同约好了一般,中极天无情天帝醉无情,大西天狂剑天帝吴也狂,青霄天武威天帝陌青青;南极天冰雪天帝梦景回,赤北天炎阳天帝龙影幻,齐齐联袂到来!

        墨云天的沸腾程度,至此接近最高点。

        为了迎接这几位至高无上的大人物联袂前来,墨云天琼花城四门大开,不再设立登记事宜;虽然只是限于这三天内,但这三天却是让城内的人口猛增了两成!

        就是这两成徒增人口,让莫天机几乎愁白了头发,九劫兄弟也几乎跑断了腿,但,从这其中搜出来的歼细目标,却不超过两百人。

        绝大多数的心怀不轨者,就此安然无恙地进入了琼花城,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