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天地何时清清白白?

第八部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天地何时清清白白?

        大魔王很出人意料地赶上了这个盛大的节曰!

        只是不知,重现尘寰的大魔王,如今又已经晋升到了什么样的层次……连楚阳也来不及询问谈昙如今是什么层次。.

        只因为谈昙出关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让众兄弟狼狈而逃。

        “哎,你们说说,这次闭关是不是又帅了?”谈大魔王当时拿着镜子,沾沾自喜。

        一众兄弟们刹那间星流云散……

        ……

        而另一个本来绝对不该不来的人却没有来,不,应该是妖没有来,某太子妖宁宁哭着喊着要来要参加盛会,但被暴怒的妖后狠狠揍了一顿之后,现在还在星辰宫养伤,今天的场面太危险了,所以实力太微弱、身份还特殊的他,老实在某地呆着吧……

        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戒备着。

        大家都知道,今天肯定会有事情发生,但大家却绝对不能让事件真正发生,一旦出事,今天的登基大典就是整个九重天阙的大笑话了。

        隐隐中,有一股阴冷之气快速袭来,楚阳脸上声色不动,却是迅速地锁定了目标,那是一个面目黝黑的中年汉子,他的手此刻正隐在怀中,目光随同谢丹琼的銮驾移动着……目光闪烁。

        楚阳悄无声息的逼近目标。

        下一刻,谢丹琼的御辇终于走到了这里,这人目光一亮,右手猛地从怀中掏了出来,脚后根已然离地,眼看着就要跃起。

        却突兀地感觉到背心一凉。

        然后那人就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了。

        楚阳将九劫剑无声无息的从他的后心抽出,打了个手势,人潮中立即有两名大汉走了过来,如同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一把搂住那个不能动弹的中年人,说笑着走了出去。

        其实是架了出去,因为这个中年人在楚阳出手之后,就已经变作了魂飞魄散的死人!

        之所以没有倒下,不过是因为楚阳用力巧妙,才能支撑一时而已。

        在如斯喧闹的人潮之中,这样一点点细微的动静根本就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像是大海中一个小小的泡沫诞生了,接着又破碎了,虽然并非没有响动,但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楚阳已经如是连续的自人群之中揪出来了十几人,而莫轻舞等人也都差不多的样子。

        这一刻,已经顾不得什么万圣真灵的去向了……只求能以最快的速度杀死敌人、避免破坏大典的事情出现,那就是胜利。

        让楚阳目前稍微安心的是,这一波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基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手,大部分都只是圣位层次的角色,其中最高的也不过只得天人巅峰而已。

        在这种前提基础之下,让楚阳等人清理的速度非常快,难度也不大,几乎就没有。

        但楚阳却还明白另一件事,这些人其实根本就是来送死的,他们若是能够制造搔乱,当然更好的,但若是不能,也就当是贡献了一缕真灵。

        对于幕后主使者来说,成与不成,都有收获。

        另外一层意义,却是带有一定的麻痹之意,一个两个未必能够降低楚阳等人的戒心,但十个八个呢,十多个,百多个,接连接触了数量如此之多,本身实力却又不足的目标,心理上若是没有准备,多多少少都有会些许的倦怠之心,万一楚阳等人误以为敌人就是仅止于此,那么真正的雷霆一击到来的时候,势必将无以应付。

        所幸楚阳早在第一时间就已传音:诸人千万不要麻痹大意!

        众兄弟同时点头认同,对这一点,大家其实早已心知肚明,就算楚阳不提醒,大家也不会马虎,毕竟之前和太多更高实力的万圣真灵宿体打过交道,如何不心有余悸。

        这一路的路程虽然不短,但在龙兽的速度之下,整个过程其实也并不是很长时间,但,这一路上担负着护卫任务的一干兄弟们,却是感觉如同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一般,几近心力交瘁,兀自还要强打精神,谨慎注意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无使遗漏。

        真说起来,累倒是不累,那点运动量连热身都算不上,但那份谨慎小心,唯恐出任何一点差错的庞大心理压力,却是实在让人难以承受,同时也是心力交瘁的主因。

        现在天禅台已然在即,敌人正式行动时间点估计也就是在这里安排布置了重头戏,众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事件发生之前的那些个未知压力或者比需要真实面对的压力还要来得更加沉重。

        队伍不急不缓的徐徐前进,楚阳发现,莫天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身边。

        莫天机的脸色虽然同样稍有疲惫,但表露更多地,却是一份欣慰。

        “如何?天机?”楚阳含笑问道。

        “丹琼真是不错!不愧是我们的兄弟,尤其不愧为一个男人。”看得出来,莫天机心情很是愉悦。

        “恩?”楚阳闻言一怔,随即已然明了:“你说的是……梅夫人的事?”

        “是啊,要不还能是什么?”莫天机微微一叹,道:“这个世上,同患难易,共富贵难。多少男人,在成功之前,妻子与他相依相扶,不离不弃,咬牙苦撑,共度难关;但在奋斗有成之后,却将当年的糟糠之妻抛在脑后,自己另寻新欢……”

        “谢丹琼能够在这个时候,选择让弟妹一起并肩接受天下见证,的确是不容易,确实是好汉子!”莫天机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楚阳却是为之默然,良久良久才喟然道:“不错,犹记得当初,在铁云,那是一场战争胜利之后,将军们携带自己的夫人,出席补天为庆功而设下的盛宴,席间当真是美女如云,名媛云集,姹紫嫣红,满目缤纷。”

        “席间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少女,看到那些将军们一个个英姿焕发,威武英俊,却挎着一个半老徐娘,不少人就有些非议,说道:这些英雄的妻子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难看?唯有长得像我这样漂亮的才配做将军夫人啊……”

        楚阳说到这里,莫天机就笑了起来:“幼稚!生长于深宅大院之中的无知妇孺而已!想要做一个将军夫人,岂是易于?先不说熬过多少苦楚?经历多少煎熬?那些个黄毛丫头又懂得什么!花瓶美则美矣,岂有大用?!”

        楚阳颔首:“诚然!”

        然后他说道:“不过,现在人的思想的确是变了……天机,你想想看,身为一个男子,善待自己的结发妻子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起共荣华同富贵也是理所应当之事;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居然将‘不抛弃结发妻子、不生外心’作为一项美德来赞颂了?那本就是完全应该的事情!如今,却是接受赞颂的一个标准,世态炎凉,夫复何言……”

        莫天机闻言沉默了许久。

        恍如不知道如何回答一般,良久良久之后,楚阳以为莫天机已经放弃了这个问题的时候,莫天机这才轻声说道:“物欲横流……真心蒙蔽……狼心狗肺之徒渐多,至情至姓之人越来越少,道德不成为其道德,廉耻不成为其廉耻,人人趋利忘义,个个唯利是图……而年轻女子大多没有基础,没有财力,却又爱慕虚荣,妄图一步登天;而事业有成之人大多人都是中年人,饱暖思银欲,而自家结发之妻姿色渐衰,人老珠黄……”

        “一个有财力,一个有美貌青春,于是乎歼夫银妇,一拍即合!”

        莫天机长长叹了一口气:“这天下,如何才能清清白白?!道理人人皆明,可又有几人能够真正克己自律,众生心皆明,行却浊,何得清白?!”

        楚阳也告默然了。

        这天下,如何才能清清白白?

        楚阳相信,这或许将是一个永永远远都无法根治的问题!

        这样的事情,天下间每时每刻都在重复上演。

        众生心皆明,行却浊,确实难得清白?!

        纵然是修为再高,神通再广……

        就比如创造九劫剑的那位通天彻底的巨能,面对这个问题,只怕也要徒付呼呼,无能为力。

        但,那些付出的,那些曾经共患难却被抛弃的结发妻子们,就活该承受这样的苦痛么?

        对于这个问题,纵然智慧如海的莫天机也只有长叹一口气:“只要她们看对了人……真正找到了好男人……”

        楚阳冷冷笑了:“难道说,若是遭受抛弃,就只能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莫天机愕然,随即明白,这个问题当真是无论如何争论也争论不出一个结果的,道:“我不跟你争论这个问题,但……只希望我们兄弟都能做到谢丹琼这样,问心无愧,也就是了。”

        对于这个话题,楚阳实则也是有点心虚,索姓就便岔开话题,说起另一件事。

        莫天机何等玲珑心肠,瞬时已然了然了楚阳此刻的想法,嘿嘿一笑:“其实你也不用如何的心虚……你纵然红颜知己多了些……不过每一个也都是结发之妻……只要你莫要亏待了轻舞,我就不会揍你。这样说你放心了吧。”

        “揍我?你打得过我么?”楚阳斜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