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六章 群殴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六章 群殴

        修为低微的都在欢呼雀跃:好漂亮啊!今天实在是我一生之中感觉到最漂亮的一天。.

        而就在这个时候,真正的谢丹琼悄然地从九劫空间里出来,站立到了台阶之下。而东皇雪泪寒自然是功成身退,重新悄然隐入了虚空。

        就此不知去向。

        这两次掉包都进行得极尽完美,完全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接下来的后续事情,全部都进行的顺理成章。

        谢丹琼一派从容地一级级逐级走上,接受墨云天子民的朝拜,终于坐在那一张天帝的椅子上,俯瞰天地!

        接连不断的礼炮声,轰鸣了整整一个时辰。

        无敌的墨云天帝!

        无敌的琼花!

        在这一刻,将墨云天曾经被天魔蒙蔽的名声楚地一扫而空。

        墨云天人,在元天限事件之后,第一次真正的,挺直了腰杆!

        很多人,激动地泪流满面。

        你们有东皇,我们有琼花大帝!

        你们有妖后,我们有琼花大帝!

        你们有圣君,我们还有琼花大帝!

        “琼花大帝万岁!”不知道是谁,首先嘶哑着嗓子叫了一声,随即,万众附和,一时间,呼喊声震撼天地。

        ……

        “乐儿,小心注意那些人。”一片喧闹中,楚阳传音。

        楚乐儿冷静的道:“目标已经全部锁定,确定没有任何一个目标漏网。”

        楚阳欣然点头。

        楚乐儿一直没有在大典任何一个场合出手,得以保存下来最完整的战力,还有随身携带的十颗九重丹,就是为了这一刻。

        以她那身天下无双的毒功,将之前有人挑战时滋事起哄的那些人,别有用心喊话引起事端的人,都用无形之毒点了一遍。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楚乐儿隐身在暗处,那些人却是主动跳到了明处,虽然仍是隐身在人群之中,但,对于楚乐儿这种拥有圣人中级神识的高手而言,只要他曾经跳出来,就再也无法摆脱神识**控、无所遁形。

        这些毒,都不能够足以控制、杀死这些人,因为太分散了。但,却可以确定目标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走丢。

        “一定要确保不让任何一个目标漏网。”楚阳脸上有忧虑,更有杀机。

        “明白。”楚乐儿挑了挑眉毛,美丽的眸子中有充满沉静的自信。

        楚阳目光一扫,发现顾独行董无伤等人调息了这一阵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最让楚阳感到诧异的,谈昙的恢复速度,居然比顾独行等人还要更快。

        眼下,居然已经恢复到了完全神完气足的状态。

        看来这家伙,这一次提升的真正不少。

        “你去找莫天机,然后让他给你安排人手。”楚阳传音给楚乐儿:“然后,在谢丹琼登基庆贺举行酒会,里面都在庆祝的时候,把外面的那些目标全部清除掉。”

        楚乐儿答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道:“还是要按照原来的方式么?都是由大哥你来作最终处决?”

        楚阳无奈的道:“我也会参加这行动的,会在我手里处决一部分。”

        对于屠戮那些毫无反抗之力的敌人,楚阳现在已经恨之入骨,压根就不想做了。

        楚乐儿认真的反对:“大哥,现在登基大典已经完成,才是需要屠戮那些人,截断万圣真灵的最佳时刻,你只怕必须要全程都出面才行。”

        楚阳一头黑线,有气无力的道:“好吧,我知道了。”

        楚乐儿咯咯一笑,白影飘动,向着莫天机而去。

        墨云天彻彻底底的沸腾了。

        琼花大帝以无可比拟的超逸风采,无可比拟的无上神功,在今天恢弘亮相,直接就引起了墨云天的全面欢腾。

        一直到了好久之后,琼花大帝出面邀请着九帝一后先行离开了,这里还处在极度的狂欢之中,一直到旬月之后,这里的热潮才逐渐的褪去……

        ……

        当天晚上,在琼花帝宫,举行了盛大的宴会。

        东皇肯定是换了回来的那个真货。

        雪泪寒对自己的那位宝贝七弟当真已经是怒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在离开了天禅台之后,就赶紧刚忙地找了个机会将这家伙换回来。

        自己“东皇”的这个名头得来不易,一共就那么一大点的功夫,基本就算是被那家伙给毁得**不离十了,某货自知惹了大祸,一见正主露面,当场就要跑路,哪里还来得及,径自被雪泪寒直接制住,雪泪寒自知自己兄弟的犀利口舌,全然不理会某货的一个劲求饶,直接用捆龙索将其绑得结结实实,扔进了自己的私人空间里。等这边事儿全部完了,再好好泡制这家伙。

        东皇的名声说败坏就败坏,这事能简单玩得了么?

        到了当天晚上,雪泪寒承受的不是一点半点,尽管早有相当的心理准备,但在一干九帝一后之前,妖后妖心儿横眉冷对,无情天帝心怀不满,狂剑天帝怒目相向,炎阳天帝冰冷一片,当真是全无没半点好脸色。

        唯一对这位举足轻重的东皇多少还有些好脸色的,也就只有是无极天帝紫无极,和武威天帝陌青青,浮屠天帝墨回尘。

        但,这三位往昔乃是东皇的老相识。

        只是随着岁月的变迁,东皇也不敢保证什么了,一个好脸色实在不代表什么,逢场作戏谁还不会啊……

        九帝一后这群人在这次登基大典之中的站队,充其量只是一种表面态度,雪泪寒却是不敢保证每个人心中所想与现实所为完全一致……

        尤其是对狂剑天帝吴也狂和冰雪天帝梦景回,对于这两个人,雪泪寒心中尤其疑惑。

        疑惑的并非是现在的立场,而是因为,曾经……在很多很多年之前……大家的私交还是很不错的。

        现在,这两人却是完完全全地站到自己的对立面上。这个现实让雪泪寒感觉其中有蹊跷,但这种东西,却又不能在这种场合问起来……

        抛开被众人“嫌弃”的东皇陛下之外,这一顿饭,单就明面上来说,还算是宾主尽欢的。

        但暗地里的波涛汹涌,却是未曾止歇,这点谢丹琼也是感觉得出来的。

        所以谢丹琼在简单的一番应酬之后,就自言今曰连场大战,身体虚耗过度,就此告罪离席,留下这一帮几百万年的老朋友老对手在哪里解决一下他们之间的私人的关系或者事情。

        虽然谢丹琼身为主人家,第一个离席,主人走了,只留下一帮客人自己在这里——这一点看起来有些怠慢,但对于这些人来说,才是真正的恰到好处的接待——都是数十万年不见的老朋友,若是中间插一个不认识的新人,不能畅所欲言,才是最大痛苦。

        对谢丹琼,九帝一后表面上尽都表示了理解,今曰虽然只是大战数场,但谢丹琼对上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等闲角色,最后对上的那个雾先生,更是强手中的强手,谢丹琼此刻体力不支才是正理,若是当真丝毫无损,体力充沛,那九帝一后一干人的排名只怕就真得改写了。

        琼花大帝一走,中极天无情天帝醉无情就很干脆地站了起来,冲着雪泪寒说道:“东皇今天真是威势震天,不同凡响,当真让小弟大开了一次眼界,佩服佩服。”

        这句话说得貌似是好说,但语气真正是很有些阴阳怪气的味道来着。

        雪泪寒淡淡说道:“是么?说了几句话就威势震天了?那么在醉兄的眼中,这威势震天,还真是挺容易的。”

        炎阳天帝龙影幻嘿嘿一笑:“别人说这几句话当然没有这样的威势,但东皇陛下说来却又岂可同曰而语,委实是不同凡响,不同凡响啊。”

        雪泪寒斜着眼,冷笑道:“那你只怕就是有些孤陋寡闻了,本东皇不是从现在这时候才如斯威势震天,而是在好久好久之前,就已经煊赫满天下了;莫要说本帝还说了几句话,就算是一句话都不说,本东皇坐在这里,就已经是无限的威势……而这一点,炎阳天帝虽然名震一方,但,呵呵……”

        这一声“呵呵”,真正的意味深长。

        东皇空间中,哪位冒充者正在一个劲的狂撇嘴:你还说我怎么怎么地……你现在说的话,跟我说的还不是一个**姓……

        但他却哪里知道,若是没有之前的他的乱铺垫,现在的雪泪寒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一时间,大厅中的火药味貌似有点浓重了。

        这一场盛宴到了最后那一段,皇宫中的侍卫和宫女们都是感觉自己神智一阵莫名昏迷,然后就睡了过去,再也没有了知觉。

        等到次曰早晨醒来,却看到大殿里面静悄悄的,全无动静,所有摆设都在原来位置,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唯一一点点的异常,也就只有一只玉汤匙断成了两截。

        但这貌似也不算是什么异常吧,但凡宴会,那次不得有几件餐具损毁呢,这次就只有一只玉汤匙断了,实在不算什么,平常得紧……

        众人恍若无事的收拾掉,各自忙各自的。

        是以,谁也不曾知道,昨夜,就在这个大殿之中,说到最后火药味渐渐浓厚了起来,九帝一后这些人就在这个大殿里战斗了一场!

        恩,准确一点说,应该是打了一场混战。

        群殴!

        …………

        <咳,我说很难,可并没说太监……我是说要写好结尾,但也没说会加快速度到今天就结束啊……

        还会有一段时间的;如果什么时候我会说:下个月再战一次月票榜。那么,就会证明,下月就结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