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玄幻奇幻 - 傲世九重天在线阅读 -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八章 再次分道扬镳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八章 再次分道扬镳

        而在这段时间里,楚阳等人可是用尽了手段,却始终没有逼问出那个出产万圣真灵的秘密基地到底在哪里。.随着这些人死去,这个世间恢复了平静,似乎从没有万圣真灵出现过。

        满目尽是一片祥和。

        “大家这次都看过了东皇的实力……而九帝一后之中的那些人,虽然并没有真正当众出手,但只是从东皇那水准判断,也就大致能够推测出其他几个人的实力水平。”

        莫天机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很有些唏嘘:“或者我们以为,我们达到现在的成就已经很了不起,虽然单就事实而论,也确实就是如此,但同样是事实,大家现在也应该都知道了,面对这个位面上的巅峰存在而言,我们仍旧是不堪一击的!”

        “墨云天方面的事情,至此已经告一段落;但,我们却不能留下来,必须要返回到各自的天地,去进一步提升,去不屑的奋战,让自己真正拥有与巅峰层次者正面一战的实力……”

        “墨云天的诸般事宜,就全部都交给谢丹琼了。不管他能做到那一个地步,那都是他的事。”

        “我们还有我们需要做的事。”

        “眼下得着重说说你们两了个。”说到这里,莫天机一瞪眼,看着罗克敌和纪墨。

        两个家伙刹那间愕然至极:本是老老实实在听着讲话,哪想到突然间就被躺枪了呢……

        “我跟你们俩讲,再像以前那样懒懒散散的,兄弟们统一把你们砸成渣!这点真实不虚,绝对的现实!”莫天机凶神恶煞的说道。

        纪墨和罗克敌一脸黑线……

        莫天机这混蛋今天难道是得病了……

        一番议论之后,众人当场决定就此分手。

        “九帝一后还在这里不代表什么……我们走我们的。”

        “也不用向谢兔子辞行了,反正早晚还会再见。免得谢丹琼哭了哄不好……”

        “该走的快走,赶紧走。”

        “趁着九帝一后不在他们主场,咱们先一步回去搞个天翻地覆的……”

        “乐儿,你打算往哪里去呢?”

        “我?我想要去找我师父,他老人家可是失踪许久了,连这次大典都没过来凑热闹……”

        “呃……那也好。傻鸟你呢?”

        “我回去继续偷……你他么的说谁是傻鸟?你才是傻鸟呢,你们全家都是……”

        “走吧走吧,回去吧回去吧,看人家谢丹琼现如今都天帝了,咱们却还只是强盗头子,这就是差距啊……这差距貌似也忒大了……我都开始自卑了……”

        “就是就是,回去咱也找个天帝砍死,来个谋朝篡位,断断不让某人专美于前……”

        “说得好,这主意着实不错……”

        “赶紧走吧,看顾老二那脸黑的……”

        “黑个傻鸟毛,等哥天下无敌了,先把顾老二打一顿。”

        “你大爷的,你打顾老二就打顾老二,傻鸟毛也得罪你了?”

        “赶紧跑……没看那边有人要发飙了……”

        咻咻……

        只不过转眼之间,已经有好几个消失了踪影,长天之上,只见到他们离去的身影,化作了长空中一道美妙的弧线。

        纪墨,罗克敌,芮不通,傲邪云……这个家伙都已经走了。

        呼延傲波跟随纪墨而去,傲邪云也带走自己的妻妾,尽都离开了墨云天地界。

        他们来的时候,是那样的万里跋涉,争分夺秒披星戴月,来到这里之后,迎接他们的就只有连番血战,等到刚刚安静下来,就立即动身离去,离去的还是如此的无声无息。

        甚至,都没有向作为主人的谢丹琼辞行。

        来的是如此的雷厉风行,是那样携带漫天风雷而来,走的却是如此潇洒,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样,我们也走了。”顾独行挽着顾妙龄,微笑着望着楚阳还有莫天机。

        两人点头,示意珍重。

        相互之间,一个眼神已经足够,不需要再说更多,顾独行搂起顾妙龄冲天而去,头也不回。

        董无伤和墨泪儿相视一笑,双双飘然而起,旋转中已经直冲天际,这两口更狠,连个道别的眼神都省下了。

        楚乐儿白衣飘飘,她应也是将要启程,只是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一双妙目在莫天机身上转了一圈,却是欲行又止。

        莫天机咽了一口唾沫,终于先开口说道:“乐……乐儿姑娘……”

        楚乐儿脸上一红,低声道:“什么啊?”心道,难道这木头终于开窍了?想要挽留我?或者邀请我跟他一起走?总还不算太木!

        莫天机貌似又咽了一口唾沫,很是艰难的道:“这个……你……”

        “我什么?”楚乐儿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语气中含羞带臊的意味已是十足,还隐隐有几分小期待。

        “咳咳……”莫天机咳嗽起来,满脸通红,道:“这个……你……你一路顺风……”

        “啥?你说啥?”楚乐儿瞪大了眼,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临近分离,这货居然还是七窍通了六窍……还有那一窍不通啊。

        “我…我…祝你一路顺风…一帆风顺…一路平安……”莫天机一张俊脸红涨得简直要出血了,显然他自己都未必知道他在说什么……

        “呃?”楚乐儿气恼地抬起头,死死盯着莫天机看,两眼锐芒闪处:“就这个?”

        莫天机顿时手足无措,低下头,呐呐道:“恩恩……这个……对,还有……还有那啥……代我向令师问好……这个……此去山遥路远,一路平安最是重要……”

        楚乐儿的神色中有些伤心,淡漠的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将你的心意带到就是。”

        莫天机踏前一步,似乎又要说什么。

        楚乐儿以为他要说什么,抬起头期待的看着他。木头,快快开窍啊……

        “谢谢了啊。”莫天机道。

        “啊?你谢我什么啊?”楚乐儿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又谢谢了?

        “谢谢你……谢谢你替我给你师傅捎个好……”关键时刻,莫天机话到嘴边,已经快要溜了出来的时候,突然一阵心虚,居然又退缩了回去。

        “我真……”楚乐儿火冒三丈,眼见再也压抑不住,猛地一跺脚,地下立时多了一个清晰可见的三寸金莲印,随即白色窈窕身影凭空而起,如一朵白云,冲上半空。

        “嗖”的一声已然去得无影无踪。

        再不走,她真的害怕自己就被气炸了,眼前人根本就不是木头,分明就是一块石头,一块彻头彻尾的顽石……

        莫天机看着楚乐儿愤然离去,脸色灰败,失魂落魄,充满了无尽的怅然。

        楚阳在一边看着,很是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真心是看不下去了……

        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的妹妹真有可能老在家里了……

        “我说……”楚阳清了清嗓子。心中真的有些无力,一代天才,怎么对待感情问题如此胆小?

        楚阳看的清清楚楚,莫天机根本不是不明白,也绝对不是糊涂了;而是他压根就是不敢!

        这家伙在感情问题上的胆小,当真是让楚阳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说,这不应该啊。

        “说啥?”莫天机痴痴的看着楚乐儿离去的方向,神魂不属。

        “我说傻鸟……”楚阳叹气。

        “芮不通不是走了么,他回来了?……”莫天机依然有些神魂颠倒,心中兀自自哀自怜,显然智商已然归零。

        “恩,我不是说那头傻鸟,我说的是面前这头……我是说,乐儿年纪幼小,一路数十万里跋涉……我实在放心不下。”楚阳一头黑线,道:“你能放心么?”

        “是,那该咋办?派几个保镖?挑修为最高的?”牵扯到楚乐儿安危,莫天机顿时惊醒。

        咋办?

        派保镖?

        楚阳真想在面前这张脸上猛踹一拳,大怒道:“我妹妹长途跋涉,前路莫测,派别人也不保险吧,还是你替我送送她吧,行不行啊?你这傻鸟!”

        “对对对,行行行!别人真不保险!”莫天机顿时醒悟。

        “送到地头行不行?”楚阳愤然飞起一脚正整踹在某人**上:“我靠你妹的……你还不快去!再晚了,那就找不到了……”

        莫天机的身体离地而起,飞一般冲上高空,那光景活像是被火烧到了**。居然犹自一边大叫:“楚阳,我不在的时候,你莫要欺负我妹妹啊……”

        话音未落,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楚阳摸着下巴,兀自气不打一处来,狠狠道:“这事儿你管得着么你!莫说你不在,就算你在,你管得了么你?!”

        “你这傻鸟!”楚阳吐了口唾沫。随即才想起有些好笑,捧着肚子笑了好久。却已经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

        闻讯急疾赶来的谢丹琼,得知一干兄弟们都已经走了,竟自怅然地站了良久良久。

        满脸尽是落寞的他,再也不复数曰前的意气风发!

        在谢丹琼眼中,墨云天的基业又算得了什么,纵然能够在金銮大殿上挥斥方遒,也不比与一干兄弟们打闹胡混来得快意!

        现在,就只剩下楚阳,谈昙,还有莫轻舞紫邪情等寥寥数人,再往下的就是跟随楚阳而来的那些个天兵阁战士。

        谢丹琼在黯然良久之后,居然提出请求道:“老大,你把梦无涯给我留下吧,他也是墨云天的老臣子,所谓落叶归根,他好我也好……”

        不愧是新任的琼花大帝,在这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挖人……他心想,老大现在正是离愁充满,充满温情……这时候提要求,应该会答应吧?

        “滚!”楚阳大怒,恶狠狠地骂道:“从我手里挖人,你休想!”

        …………

        (未完待续。)